2019年6月22日 星期六

園藝生活筆記 - 《「花果的傷痕」》

「拿捏」是一種「手段」,文雅一些,說是「藝術」也可以!在這個時代,自然而然,不必「拿揑」人情世故而過活,不好嗎?浮世如網,無從逃避;就「拿捏」過活吧!「拿捏」不當,所涉及的人、物,或事會走味、失態、拮据,留下傷痕。在台灣社會的人情世事的語境中,常用到的一個較相近的字,就是「喬」;還有另一個詞,就是「整型」。

拍照的時,喬一下人物的秩序、位置、方向或表情,反正,被喬過,或被整過,就多少有些不自然。那種差別,就是「人工美」和「自然美」的不同。

浮世應對,能收藏好「馬脚」或「狐狸尾」,這是“喬”的特異功夫。當代用語,稱之為「公關」,也可以說,要‘’讓人好看‘’!接近高明的騙術;流行於選舉季節。

在園藝生活的實踐中,花草樹木的生長被人工喬過或被整過,就多少有些不自在,這是我對園藝的美學觀點。於是,英國和日本的「雜樹林」,自然放任的風格,是我的園藝偏好;強調多元植栽,在放任中,由花草樹木自己承受自然風險,包括寒害、雨害、熱害、光害、蟲害、鳥害,這些都是常見的災情。

看著烙在花果上的傷痕,那也是「自然美」,烙影保存下來,似乎有些病態!無花果先以青綠堅硬的果實出現,在成長過程中,有可能看得到却吃不到;表面常見熱害或鳥啄。

或者,先欣喜於藍莓美麗的鐘型小花,却在結果時受到寒害凍傷,成了果乾。槭樹葉的變色,來自明顯的溫差,却可能受不了強烈的氣温變化而凋萎。最喜愛的「波斯菊」,多色群芳,却有些花朶生不逢時受到雨害。

花果的傷痕,都被烙影保存;在園藝生活的實踐中,拋開成果豐碩或傷痕累累的得失心,一切走過的烙印,都是我愛的「自然美」。

精選文章

世界小事筆記 - 《「白紙啟蒙」》

世紀大疫災將近三年;世界衛生組織的秘書長已表示,疫災已接近結束! 中國以外的世界,人們陸續恢復正常的生活。災源地的中國,却反而疫災的確診人數增加。曾經自誇對抗疫災是「親自部署,親自指揮」的中國當權者,「清零宗皇帝」習近平,仍堅持「千古一招」的「清零政策」不改;以疫災惡化的客觀事實...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