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7月31日 星期三

詩人之國筆記 - 《「菸酒兄弟」》

你來一根!我來一杯!/

唉!如果你没出事,多好!/

飄飄然,醺醺然,人稱「同樂兄弟」/

唉!出事!壞在你‘’超買‘’/

此時,別抽了,以免被疑「走私」進來的/

看來,我只能獨飲了/

一杯,再來一杯!/

兄弟,不能同樂,悶啊!

獨飲悶酒,到幾時?/

到……到酒後亂性,……性騷擾/

東摸西摸的……亂摸一通!/

「毋忘在莒」,還是,……「無望再舉」!……? ??/

唉!一樣啦!没差啦!還想怎樣?/

還,……酒駕肇事逃逸!/

以前,只是「逃税」,說/

現在,「條子」來抓人,也上報了!/

終於,兄弟沉淪,難兄難弟……/

來一根?!來一杯!?俱成往事矣!/

笑聲已遠,兄弟,各自登山去!/

別想了!先坐監去吧!/

珍重了!自求多福!/

-《「於是,‘’清教聖國‘’立兹,兄弟落難!後生不知菸酒」》-

2019年7月28日 星期日

園藝生活筆記 - 《「無花果樹的傷心淚」》

七月上、中旬採收無花果後,利用月底的週末假日,替無花果樹「醫美整型」。為了增生新果,於是把枝條末端陸續新發出來的青綠「葉芽」擰掉(pinching),有點像採茶那麼厚工。

没多久,手指‘’擰芽‘’的部位沾到枝條分泌出來的乳白色膠質黏液,就是先前摘果的時候,樹體也會分泌的那種「傷心淚」。沾到這種乳膠液,無論是肢體部位或刀具,没多久就會凝固變色;善後清理也得厚工。

想吃果子,總得費工夫,付出代價!究竟,無花果樹的白色「傷心淚」對動物有‘’報復效果‘’嗎?大自然有很多類植物的分泌物或花果是有毒的,尤其野生的花果、蕈菇,這是植物的自衛機制。若辨識植物的能力不足,不可學‘’神農嚐百草‘’,却錯食山野的花果,誤了自己的性命!

無花果樹,既然是吃它的花,成為人類的水果食材已經有悠久的歷史,人類就吃它已被證明無害又營養的果子就好。至於,無花果樹的「傷心淚」,也就是白色乳膠,聽從前人的「食忌」,總是多一分安全。

在西亞和南歐的「地中海地區」,在古時候,就已有吃無花果的食忌,建議人們在吃過無花果後,不宜立即喝牛奶,以免在腸胃道內造成凝結,有礙消化排餘。

西班牙人,大概知道這種「凝固」的化學現象,反而把無花果用於製作「起司」,稱為「無花果起司」(Fig Cheese);南歐地區有些飲食文化,例如:餐後的甜食,若有生吃無花果或「無花果乾」,因為甜度很高,就再配上紅酒或咖啡來提味。這是我個人愉悦的「無花果食記」。

2019年7月27日 星期六

詩人之國筆記 - 《「公私分明」》

「爺爺」,一向公私分明!/

爺爺說了,就算!/

兒孫,不可藏私!/

「走私」,更不可以!/

爺爺知道了,要「全數充公」!/

還要「抽皮條」!/

讓兒孫叫不敢!/

有夠公私分明吧!/

爺爺,一生就愛抽/

兒孫賺的,都要「抽頭」/

抽菸有害健康,又說,喝酒不開車!/

爺爺說:“喝酒亂性”/

有夠公私分明!/

爺爺是「菸酒商」!

-《「爺爺萬歲!孝順,就是兒孫要讓爺爺高興!不得以私礙公。」》

2019年7月23日 星期二

詩人之國筆記 - 《「以前都這樣!」》

來根菸!/ 

來杯酒!/ 

「總統牌」的!/ 

不!戒掉矣!/ 

唉!想不開!/ 

有關係,就沒關係!/ 

以前,都是這樣的!/ 

現在,「昏君」好欺!/ 

「大內」,好混!/ 

官府,養有「令牌」的賊!/ 

-《「黨國惡習」》- 
____________

相關文章: 

2012年7月3日

詩人之國筆記 -《燈塔》

魚群啊!往又深又廣的海洋游去吧!避開誘餌和魚網!

鳥群啊!飛向廣闊的蒼穹;森林留給狐群和猿猴吧!

鹿群啊!追逐那水澤芳草;離開屬於獅群和鬚狗的莽原吧!

人類建造的燈塔,不是為我們;就讓他們;留給迷航的船,和鳥賊群吧! 

- 《「新世界」》-

我喜愛看到燈塔,孤獨地矗立在海角一隅,尤其是那種忘世的境界,我會激動。在台灣國境南疆的「墾丁國家公園」附近的核能電廠,工作和生活的多年歲月裡,我經常獨自跑步或騎車來到鵝鑾鼻燈塔,在附近眺望廣闊的太平洋和巴士海峽;蔚藍色的蒼穹下潔白色的燈塔,特別的顯目滄茫。 

那時候,我會找一處地點,面向太平洋坐下來,感受天上白雲偶然飄浮而過的時空意象;或閱讀隨身帶來的德國哲學家尼采(Friedrich Wilhelm Nietzsche)的語錄,別有一番超然清新的意境。 


有時候,我會在夜晚到此地觀看星空;也望向燈塔的頂端,看著那燈炬在夜裡照向海洋的放射角度。想到幼年時,母親曾經告訴過我的日本諺語:‘’燈塔無法照到底座附近的船!‘’;那是她小時候在公學校求學時,日本老師教她的。記下來了;作了母親後,她又傳給我記在心裡。 


這句諺語提醒世人,尤其是作為領導者,以身作則很重要;就像燈塔一樣,為跟隨者指引方向,讓大家有所依循。但是,那還不夠!在領導者的近身區域,是一處光明照不到的禁地。倖進之人會躲在此地;他們通常玩權靠勢,自恃誇大,迷惑外界,也集結靠攏者成為內賊。 


這些人,通常是領導者的近衛、親族、愛將、閨密、情婦和親信。他們包覆在領導者的外圍底座,像洋蔥的構造一樣,製造模糊的空間,以循私為惡,和謀權藏利。 


古人的經驗:‘’嚴官府易成賊窩!‘’;‘’最危險的地方,就是最安全的地方!‘’;領導者要不定時地清理門戶,以正門風。 


不幸地,歷史案例顯示:領導者常會迷失於自以為是火炬,或燈塔的自我想像之中而不自覺;只想要為遠方他處的船隻標點領航,或追求虛無的歷史地位,而忘了燈塔附近的水域有烏賊群。 


它們是逐光而靠近的軟體動物;烏賊【Sepien (Sepiida);或 Echten Tintenfische】的持色是會向天敵噴出有毒性的墨汁以求脫身。海洋中較高級的魚類,像智慧魚種鯨魚或海豚,喜愛清澈的海水,而不喜與烏賊為伍;反而敵視烏賊污染水域;見到烏賊群必先吞食飽腹,以除後患。「君子惡居下流」和「良禽擇木而棲」,足為各行各界的領導者戒。

2019年7月20日 星期六

園藝生活筆記 - 《「婚約綁人」》

「大暑」當前,每天吃一盤五色水果,這是營養師的獻策,用以替代喝冰品汽水。自產的無花果早在七月中已被我自樹上清場,分送鄰居。最近的熱門水果食材是外購的酪梨。

營養文獻記載,酪梨有極高的營養價值,鄰居的阿桑在我推薦下,也從陌生到愛吃酪梨。 

無花果和酪梨,對於台灣,都是外來品種,引進台灣種植成功的水果食材。我分享自家種出來的無花果給隣居阿桑,還介紹果實就是無花果的花,引來不知所云:“蛤?蝦米?說無花果又說有花?” 

秀自拍的無花果樹的照片作參考,真的無花有果,一時半刻也說不清,頗有「佛祖」捻花,弟子「伽葉」微笑的禪意。不過,鄰居阿桑自述,以前只吃過無花果乾,太甜了! 

我補充,此外,新鮮的無花果可以切片放在薄片麵皮上,烘烤出來,冷却後,撒上冰糖粉或淋上優格,就是一道美味誘人的「無花果薄酥皮派」。 

聽起來,實在很厚工,除非熱愛自己烘焙糕點,否則,吃現成的蔬果拼盤最有營養價值。 

嚴格說來,無花果的外型有些怪異,果實來自隱頭花長在果皮之內;被誤解為無花。 

鄰居,彼此常說些五四三的來開心,阿桑正好傷腦筋,獨子交女友,又不敢結婚;據說,憂心未來有「婆媳問題」,千古難解的心結。獨子寧願「友達以上,婚姻未滿」。 

這件事,讓我想到了無花果葉和婚約綁人的故事,於是說給阿桑開心: 

那是有關:男女,怪怪的「聖經故事」! 

「無花果樹」的樹葉,有重大的功用:「遮體」;它是「亞當」禁不住「夏娃」的誘惑而違戒嚐過「禁果」後;發現「代誌」大條了;怎麼身體怪怪的,會出「人命」的。 

想躲起來;於是,「亞當」隨手摘下「伊甸園」裡的「無花果樹葉」遮蔽身體,‘’藏私‘’;自己先落跑,留下「夏娃」一臉茫然;也學「亞當」摘取「無花果樹葉」,“藏私”;然後追出去,一路高喊:“別跑!好漢做事好漢擔!我要你負責”。 

從此,男人就是「亞當」的那款「出事落跑」或「避不出面」的「不負責任」的原型。於是,後來的女人想出「結婚綁人」的制度。 

但是,男人已改不掉「在外偷吃」的習性。落跑不成,就說:‘’我要對「社會」道歉,家裡的「大內」,已經原諒我了‘’。 

以上,是「無花果」的「生理衛生教學」故事,也是男人必修的「盗學」:“偷吃要不留痕跡”;不然,就學「忍者」。 

阿桑,又是一臉的苦瓜!

2019年7月18日 星期四

哲學人生筆記 - 《「有夠不要臉」的「死愛面子」》

「漢語人」的語境中,常有斥人:「不要臉」,和比較級的「很不要臉」,猶有甚者,最高級的:「有夠不要臉」。「漢語人」,有「愛面子」,和比較級的「很愛面子」;當然,至死不改的:「死愛面子」。 

如此,正反對稱構成「漢語人」的「臉文明」和「面子文化」;也在久遠的歷史中,發展出「臉刑」,那是古代五種「肉刑」中的兩種刑:對犯罪人的「黥」和「劓」,前者是刺面上墨,後者是割鼻。 

如今,依然殘留在語言暴力的是「口誅」。斥人「不要臉」,再跳級到「有夠不要臉」,一定是「死愛面子」的「漢語人」在「潛意識」中出現怨憎交織的「思想無能」,那是「精神變態」和「家教欠缺」後的「併發症」,失去說理論法的文明能力,只有想對人「毁容」的衝動。還好,僅止於語言暴力。 

「不要臉」和「愛面子」的口語,正如硬幣的雙面,互為表彰,以成一體。「漢語人」在悠久的歷史上既有「臉刑」的暴力,只想對人「毁容」和「奪臉」以逞自己的「快意」和「恨意」,人際互動也就以「臉文明」為重點,「虛偽」、「逢迎」、「巴結」、「諂媚」,…,乃至「造神」,都是因此衍生出來的「小人動作」。

2019年7月15日 星期一

園藝生活筆記 - 《「使徒果物」》

英文字的“Mission”,固然可以作為「任務」理解,但是在「基督教」的語境,是更神聖的「使命」。「傳教士」如果只是說教,可能會讓聽眾想要洗洗睡去,以現代「行銷學」的策略,還要誘之以利,以先進的科學和醫學幫助新開發的教區,使教民相信‘’有拜有保庇‘’,生活改善和文明進步。 

貿易,在使徒的使命行程中,也促進異域的互通有無。歐洲「伊比利半島」上的西班牙和葡萄牙,得地緣靠海之利,在十五世紀起的「大航海」時代,向未知的異域探險、佔領和掠奪式的殖民,教會的「傳教士」也向異域帶去「使命」,却也帶回救濟歐洲饑荒的果物。 

現在德國人日常主食的「馬鈴薯」來自南美洲秘魯「印第安人」所食用的植物塊莖。法國的釀酒葡葡樹曾經染病嚴重,影響葡萄酒的產業命脈;幸好!以北美洲帶回的葡葡樹種,嫁接到歐洲的葡萄樹種而改善了抗病力。 

英國的「皇家園藝學會」(Royal Horticultural Society)採集了六十多種「無花果樹」的品種,却好奇於“誰引進「無花果樹」到英國這個曾經以「重商主義」為國策的國家?”。 

「考古學」的發掘,得到罐中的「無花果乾」,據信:最早應該是在「羅馬帝國」時代,由義大利的「傳教士」帶到仍被視為野蠻人地區的英國。 

至於米國有「無花果樹」,應該感謝西班牙人和「傳教士」在十八世紀中期,加入開發「大西部」的「加州」時引進的。
 
說來有些不好意思!歷史不該由歐洲的「帝國主義列強」獨佔「話語權」:「無花果樹」原產地在「小亞細亞」的高原,三千年前渡過「愛琴海」傳入希臘,似乎有些按兵不動很長的一段時間。 

也許,希臘人愛「哲學」,不重視貿易推廣;直到阿拉伯人的「伊斯蘭教」崛起,向東也向西擴展勢力,其中一支雜染東北部非洲「衣索匹亞」遊牧民族部落的「摩爾人」(Moro),雄才大略的部落領袖展現強大的企圖心,征服和佔領没落的「羅馬帝國」的西南部地區,才讓「無花果樹」向西推廣找到「新世界」。 

包括:北部非洲、義大利南部的「西西里島」和伊比利半島的西班牙、葡萄牙,被「摩爾人」統治數百年,帶來「伊斯蘭教」和阿拉伯風格的建築、藝術。西班牙美食料理中常有「無花果」作食材;「無花果樹」應該是信奉「伊斯蘭教」的「摩爾人」傳教士帶入的佳果美樹。

2019年7月13日 星期六

哲學人生筆記- 《「求不得」與「早知道」》

佛家,有「人生七苦」之說:“生、老、病、死、怨憎會、愛別離、求不得”。

「苦」,在德國哲人「叔本華」的哲學論述中,成為「悲觀論」的原旨。俺的理解,「慾望」,正是「苦」的來源;其中,「求不得」而讓意志難以實踐,苦啊!

有一個浮世的現實案例發生矣,可作為註解:台灣「首富」,「K先生,Terry」,有錢到成為一般人“求不得”的「名人」,平日言行霸氣,好對浮世眾生指點江山的迷律。

‘’如果照他的「高見」,國家就……!……六歲以下的幼童由國家包養,……‘’。「K先生,Terry」,坐而言,不如起而行,「首富」決定下海,到政海「初體驗」,競逐「總統」的「大位」。

奈何,「首富」下政海,也有「求不得」之苦,臨選舉泣涕於浮世,似乎參加“初選制度”,有「被做掉」的哀怨和焦慮不安。

證諸「首富」之前的若干‘’反民主‘’和‘’反法治‘’的「言行」,例如:“民主不能當飯吃!”,或者,“當選總統,就對Lxx「查税」”。如今,已有形勢所迫下的收斂,欲「接地氣」而略遲和生疏”。

此一現象,自證民主即使有缺陷,選票仍是民意的展現和公民自衛的武器。俺回憶往昔,民主也曾經讓譏諷民主不能擋子彈的「鎮國大軍頭」,為了競逐「大位」的「副座」而在拜票場合向草民俺握手求票。

在此多年以前,俺在金門前線的軍事演習後的檢閱場域,曾以「預官少尉排長」的軍職向「陸軍總司令」立正行軍禮報告。

民主真好,證諸「香江」夏日的火紅抗爭,在求「真普選」香港的「特首」不可得,而僅能卑微地訴求保住香港的法治「終審權」,也看似危在旦夕。

苦啊!「慾望」驅動生命的意志,却有「求不得」之苦,即使台灣「首富」也無奈地說:“大哥拜託「你」!”。

然而,錯矣!「大位」公器不可私相交換,更不可‘’搓圓仔湯‘’!如果為民服務必須「接地氣」,就去修哲學吧!希臘哲人「柏拉圖」的提示:“讓哲人為王,或者,國王去修哲學!”。「首富」臨選舉而涕泣「求不得」的舉措應證:‘’有錢也難買「早知道」‘’!
__________

相關文章:

人生故事筆記 -《「如果還俗成真,…」》

2016年7月13日

其實,這件事是神職人員心裡的「禁忌」。說來,俺有點「白目」,不該問却問了,也得到可供參考的答案。

應該說,被俺誤問的人,本來苦無機會說出心裡的鳥事,被俺歪打正著問了;於是,俺反而被當成「神父」,‘’正牌‘’的神父向俺這個‘’冒牌‘’的「神父」告解。

聽人說故事,也算好人一枚,俺就聽來聽去,心想:“爾後,凡事必須三思而行,不可被拐”。

話說多年前,俺客居德國的「修道院」,那些「老德」神職,神父、修女,神學教授或掛牌深造的神學士,對俺特別友善;看到俺東方人一枚,對異文化的好奇,也想見證「馬可波羅」的東方見聞趣事是怎麼一回鳥事;於是,有機會就找俺開講,說說笑笑。

話說,遠道來的和尚唸不同的經,彼此互相一番比手劃脚,就教了!有一位波蘭來深造的神父,外型可觀,氣質談吐和年紀,若不是在修道院而是在外面的浮世,早就被如狼似虎的「民女」佔為己有了。

有一回,難得在夜晚,在修道院外的紅塵閒逛而不巧遇到俺,兩個「外國人」,就在大學城裡漫步,也談故鄉事和修業的甘苦。俺攻續「法哲學」,神父攻讀「神學」;以往總想找哲學家俺辯經兼偷渡傅教。

那一次,神父自述:有時候,苦悶上心頭,尤其常被不知其神父身份的民女「性騷擾」!!??;當民女知道他的神父身份後,就更起勁想勾引他,想要攻破持戒的城堡。據說,民女會有戲謔的‘’成就感‘’。

神父的困擾不是被“me too!”,而是經常苦惱,加果不是神父,該有多好!

Oh mein Gott!俺没聽錯吧!?俺的德文能力特別注意「虛擬第二式」語態的表述:“期望,或與現在的事實相反!”;也就是,如果現在是‘’凡人‘’,就可以有‘’凡人‘’的生活。換言之,神職的試煉在於自己的七情六慾的考驗;信仰的考驗才是其次的試煉。

那件鳥事,在許多年後,俺在園藝生活的實踐中,得到應證。植物,也有兩性,「雌雄異株」或「雌雄同株」;「單性花」不能結果,「兩性花」的「自花授粉」;或「人工授粉」,才能修成正果。

十多年前,俺植下一株「大果桑樹」,一直不察,這株樹只開「單性花」,不過每年「清明」前後,發出新綠色的葉芽和開出象牙白色的花朶,很賞心悦目。也就没去注意:“為何不結果?”,以為只是花期正逢「時雨」,生不逢時。

只是,俺也很納悶,種到「單性樹」,還分不清雌雄。去年八月中,俺找來本土培養出的另一品種的「大果桑樹」,是「雌雄同株」,已有開花結果的記錄。

於是,俺以「靠接法」,新技靠上老樹;竟然‘’老傢伙‘’的活力轉到新枝,二十天後就證實存活,而且,生機旺盛。今年四月「清明」,已經有結實「大果桑」,而且是豐產。

在青梅成熟,楲樹新葉轉紅的暮春;俺採果來食用;想到當年那位苦惱的神父。如果「還俗」成真,現在是否會後悔?唉!浮世,早知道……就…,却世事難料。

2019年7月10日 星期三

哲學人生筆記 - 《「不忘文學」》

一位「老中」友人,在他的祖國苦悶不已,在德國求學時向我月夜吐露心聲,抒發內心對選擇文學作為人生志業的偉大意志。 

當年,這位被我稱為「老朱同志」的「才子」,也是‘’苦悶老中‘’,視我為「知音」;我們在異國相遇相知的同學故事,多年前,被我寫成「人生故事筆記 -《詩人之國的遺民》」。歲月川流,許多年過去了,我已回到台灣;當年,那位“苦悶老中‘’如飛鴻,已不知去向。回中國去了嗎?他曾經活得苦悶、被壓抑的中國,三十年來,除了物質浮華的自我感覺崛起外,在文明普世價值的實踐上,已逆向退回封建時代的歷史皇權專制黑洞。 

當年,「老朱同志」專攻德國文學,對於自身語境所在的漢語所承載的漢字文學有隔閡。主要原因,在於出身「北京大學」的菁英自傲,在時代風雨起落中,對「五四新文化運動」以來所想要追求的西方價值無著落,又歷經「無產階級文化大革命」的破壞傳統價值,於是「老朱同志」對自身語境的文學是陌生的,也有些虛無感,而對台灣的文學有距離的美感和嚮往。 

在這個彼此認知的基礎上,我們經由對話,對‘’黨國禁錮‘’的文學語境有所批判;那不是出自‘’作為人‘’的情感表現和嚮往自由的呼喊,而是黨國意識型態下的不得不然。算是時代的無奈和悲劇。 

文學,非我的本業,卻是我的關懷;從哲學的理解出發,“我思、我寫,我存在!“是內心的呼唤和時代的激動而有共嗚,我寫下去就是了! 

同時,有幸受「中華語文教育促進協會」主事友人之邀,在數位時代,略獻拙力,網編文學來稿刋出,方知吃力。老眼昏花,看稿編排格式,全是文場。 

前些日子,我為青少年「文青」的大作網編;近期又為名家的「古典文學」讀書講義網編;算是實踐當年對「老朱同志」的承諾:“不忘文學“。

2019年7月9日 星期二

園藝生活筆記 - 《「冷門熱活」》

 節氣流轉已入「小暑」,接下來,一年的熱活日子還有「大暑」、「處暑」兩個熱情的「節氣」等著接待北半球的「眾生」。 

就算過了「秋分」、「白露」和「中秋」,夜裡會有涼風吹拂的秋意;可是白天仍有‘’白目‘’的「秋老虎」出來炙人。總之,面對現實,炎炎日頭下,眾生活得熱滋滋的。 

在家庭果樹的行事曆上,我雖然樂在自己的園藝生活,畢竟書生本色,仍會多少關心浮世議題,加減瞭解時令的水果市況。記得去年盛夏,台灣的果農為當令水果盛產敗市而叫苦不已。

豐產敗市,農民之苦,我記下來了!前事不忘,後事之師;書生之見:“要多吃蔬果!尤其台灣的水果,行旅許多國家,最難忘情台灣的物產,就是好吃的水果”。 

確實如此!台灣是寶島,地緣和風土條件得天獨厚;外來的熱帶和温帶的果樹,來到台灣後都能有不錯的結果,品質風味俱佳。更何況,台灣加入「世界貿易組織」(WTO)後,外國的水果也在台灣上市競爭,也可以補上季節的供給缺口。 

我喜愛吃蘋果和柑橘,生活中的多色水果供應每日不缺,一日不吃水果就怪怪的,好像教徒忘記祈禱就去洗洗睡。多吃蔬果,營養師早已耳提面命,多吃蔬果有益身心健康,也可以鼓勵終年辛苦的農民,精進水果的品質! 

「雲端記事」的設定,自動彈出「熱詞」提醒我,家庭果樹所需的施肥、剪枝、嫁接、採收的時程。現在炎熱當頭,讓人熱得發昏刺痛;可是黄昏時分要善待植栽,記得供水提神。 

為了避免樹上的果實熱到受傷,行事曆提醒:“採下來吧!愛惜天物,熱壞了就太可惜了!”。於是,炎夏的日子,我的水果多了自產的果物。口感有些酸澀,甜度不如專業果農所賣的水果。於是,我分享給朋友‘’同甘苦‘’,却得到古典的讚美:“不錯吃!有原始的水果滋味!”。 

蝦米…?蛤…?“;「孔子」說:‘’ 益者「三友」,損者三友。 友直、友諒、友多聞,益矣。……‘’;吃得出“原始的水果滋味”,應該算是…?好吧!算是「古意的朋友」,至少讓我傷心不起來。 

園藝生活的實踐,我常分享心得筆記,建議同好的朋友,視「家庭果樹」為生活文化的一部份,從種下植栽起,到收成果實,即使有許多挑戰,甚至再三失敗,却可以讓自己的情感平穩和懷抱希望,我視「家庭果樹管理」的嗜好為「冷門熱活」。 

行事曆附帶出來的「雲端圖片」,有誘人的各色當令水果,檸檬、無花果、西印度樱桃、紅棗,不同的顏色聚在一起,豐富誘眼,算是夏天的「群英盛典」。

2019年7月7日 星期日

詩人之國筆記 - 《「反熱」》

先認識問題!「反」或「熱」?/ 

「日」,先聲明:問題不在「日」!/ 

「本日」,「反日」改稱「反熱」/ 

「日本」:讚成!/ 

「中國」:反對!/ 

「本日」,中國:已有「節目」/ 

「日本」:唉!又有事矣!/ 

問題,偏矣!「反」,成為「主題」/ 

「熱」,反而,躲到一旁「涼快」/ 

那兒涼快,就那兒去!/ 

對矣!哲學殿堂!/ 

清冷!孤寂!/ 

冷門!/ 

聽俺的「拙見」:/ 

‘’人多的地方,不要去!‘’/ 

冷靜!冷静!/ 

俺,前去「冷門」,問候哲人老友!/ 

-《「小暑」紀行》-

園藝生活筆記 - 《「在修道院的採果樂趣」》

 在德國漫長的求學時期,如師如父的指導教授和師母安排我客居在天主教「聖方濟各」的修道院,與「神學士」共同起居生活。對於未曾皈依宗教,甚至是來自遥遠東方異教文化語境的我,是人生難得的體驗。 

業師和師母視我如子,讚賞我異國萬里求道的心願,鼓勵我安居後能自由而豐富的讀書。至於,宗教生活就視為人生的緣份,屬於靈性的領域,能否有及身的見證,就看自己的慧根和造化。 

德國式的修道院生活,以異文化來客的俗界觀點臨場參與和體驗,在後來的人生中,回想起來,是肯定自己的,竟能樂在其中,隨遇而安,而且是此生中比較自肅認真的歲月。此生中,能有那麼一段聖域的生活經驗,既幸運也滿足了。 

修道院的生活,仍保有傳統自足的物質生活供給;院裡有花果園,有種植數十年的栗子樹,每年深秋,金黄色樹葉、寒冬落葉,到次年四月「復活節」前後,又長出青綠的新葉,帶給我年復一年,歲月川流而去的感傷。院裡,還有樱桃樹、蘋果樹、西洋梨樹、李樹、醋栗樹…等,適應「温帶大陸型氣候」的果樹。 

每年,總有誘人的豐碩結果;負責照顧神職修士生活的修女姐妹們,以「上帝侍女」自持,平日祈禱讀經、唱聖樂詩歌的早晚課之外,就是忙於料理修道院生活所需的食、衣、住的供給。

在我客居的二樓書房之外,打開窗户,就是伸手可採摘的樱桃。雖然果實誘人;但是,我謹守分際,不取自來之果實,也不拾遺地上的落果;那是公、私產權的分際。 

修女姐妹們,每日身著及地的修女服,年紀也較長了;總是以似有似無的眼力望著樹上不可及的果實,手指比來比去,那兒、這裡…。實在有些不捨! 

“需要我幫忙嗎?”;修女姐妹大驚喜:“啊!我才祈禱上帝能幫忙呢!”。真是好美麗的回答! 

修女姐妹看我搬來移動梯,没多久就採滿一籃的樱桃。有時候,梨子,或李子、或蘋果、…。幾年來,幫忙修女姐妹採果和修剪果樹、鬆土施補有機肥,是我的快樂勞動。 

路過的神父,身著嚴整的聖袍,手持聖經,看我採果,也感染那份自然風情的收穫樂趣,也不忘為我祈禱:“上帝保佑您!”。修女姐妹捧著水果籃,告訴我,將會用來製作拿手的水果派、水果蛋糕。

 採果後次日,從大學回來,總能聞到厨房烤箱烘焙糕點散出的香氣。有時候,來到交誼室,桌上已放置切塊的水果蛋糕和咖啡壺、紅茶壺,奶精、糖包,旁邊還放著對折的卡片;温馨地寫著:“請自行享用,讓我們感謝Alfred,奉獻時間、勞力、專長,為大家採收豐美的水果”。那幾年,我在修道院的角色既是作客,也是「採果達人」。 

修女姐妹也自認,在祈禱課之外,最大的樂趣是製作糕點、分享烘培手藝;那是少女時代來到「成年禮」時,必須向朋友展現的才藝,傳承自媽媽的專長。 

被院長指派負責照顧我的修女「雅典娜」,曾經請我在超市代購土耳其進口的「無花果乾」,製作「無花果派」;那是我與外型怪異的無花果初次的相遇。當時,一直誤以為,無花果只能製作乾果。當年,也不曾理解,修道院為何没種植無花果樹? 

後來才知道,果樹有適地適種的自然條件限制;中歐大地的冬天,我曾經歷過大雪又冷凍到攝氏零下三十度的滋味,無花果樹是喜愛多陽光、少風的風土條件,受不了深冬到初春的積雪寒害。

2019年7月3日 星期三

哲學人生筆記 - 《「老賊在等你!」》

老將、老兵,喜歡談陳年勇事;老夫、老妻,不忘碎唸,自己早年誤入無奈的陷井。投資客,喜愛吹噓當年的看得準。醫生,不忘提醒衛生處置必須符合SOP。營養師,苦口婆心提示配方,每日攝食「五色蔬果」。

家中有女初長成,那個爸爸總擔心,出外被「色男子」拐走;那個媽媽,心裡有數,當年就是被「色男子」猴急,才成了現在的「老媽」。唉!罷矣!天下愚夫愚婦何其多,早年出身盡是英雄世家、紅男綠女、名醫、老董、「武松」不怕虎。不約而同,現在要出來「選總統」。

浮世人生,道上混久了,「老鳥」愛吹牛,「菜鳥」要忍耐。老賊未死,莫忘‘’戰史‘’,叫俺“第一名”;喜歡啥?買給你!儘管生小孩,不怕没人養!管他床上寫作業,也要符合SOP!

‘’唉!老張,此言差矣!人生向晚,不吹白不吹!男人銀子多,還要自證精子多,才是「人生戰士」‘’。

是的!俺知矣!没事就多生小孩去!「彼德原理」:“每個人都會來到「無能為力」的位置”。怎麼辦?能混就混!再不然,快落跑!見好就收。「總統」,很好混!選前,「話唬爛」自己當年的鳥事;對手都是差勁的「賊」,只有自己才是最佳的「老賊」。

「古典經濟學」的「賽伊法則」(Say's Law):“供給創造自身的需求”;這是「充分就業」的理論基礎。迄今,俺還不曾遇到「大位虛懸」的鳥現象。

“秦失其鹿,天下共逐之!”。「選總統」引來一群阿貓、阿狗加入追逐。「天下」誰的?流浪狗、流浪貓也不寂寞;聽說,這就是「共和國」。

2019年7月1日 星期一

哲學人生筆記 - 《「自卑到托大」》

 漢語,不是拚音的文字和語言;語境中容易藏有「偽」。當前,香港的前途困境和不安正是極具意義的案例。「一國兩制」徒託空言,於是「七月一日」成為中國誠信的「祭日」;可預期地,如同另一個日子「六月四日」,將被年復一年‘’追思‘’。 

警戒說漢語的‘’不精確‘’,那是語言學上的比較,嚴重地,說漢語人的「會意」和掌握「本意」,不僅是話語運用的能力,而且,還是直探話語人「精神病理」的「介質」。

較寫實而論,「大大」或「X大」成為近年恭維對方的謙卑自己的「稱謂」,反映著,是社會的「托大」風氣。有些人,自卑心態作祟,等著別人來吹捧,心裡想被‘’尊大‘’,却等不到「知音」,常見樂於被尊稱‘’董へ!‘’,或‘’大へ!‘’。


台灣男人,行走世道,想被‘’托大‘’、“稱大”的心理,已經成為「國民精神病」,包括「作大官」、「發大財」。已經暴發成為「大款」的男人,想再“托大”,當「造王者」或當「隊長」也就順著「精神病理」發作下去。

天無二日,連想當敵人的「打手」或「走狗」,也要當‘’大隻的‘’;客觀上,台灣當前出現的「首富鬥争」,自稱與被稱啥麼‘’X董‘’,都是「自卑」的反射。

台灣人的有趣用語之一,形容此等「鳥人」,客氣地說:“不識字又嘸衛生!”,話多說,更顯見識不足,淪為漢語語境所貶稱的「痞子」、「騙子」之流。 

「發大財」,出自造作的「導演」之手,欺騙浮世那些‘’窮極無奈‘’的群盲,却也引來世道上的‘’已暴發户‘’以身示範,「發大財」後還要‘’換跑道‘’。
上午,聽到德語廣播中有一字:“vorgeblich”,引起俺的注意,意思就是“假托的”;想到台灣有一位有志「大位」者,喃喃自語被「媽祖」托夢要由 ‘’董へ!‘’轉世成為「隊長」。這種語境,就是 “vorgeblich”:假托與佯言「神意」。真是欺人也欺神。 

很遺憾地,另有拚音相似,不小心會誤解的德文字,與“vorgeblich”,僅有一個字母之別,就是 “vergeblich”;意思就是“徒然的、無用的”。

以「金剛經」的偈語形容較貼切:“一切有為法如夢幻泡影”;這是台灣那些喜愛以 ‘’董へ!‘’,或‘’大へ!‘’行騙浮世的「自卑男人」沒搞‘’懂‘’的。

精選文章

園藝生活筆記 -《「大佛手與小愛玉」》

暖陽初冬的好時光即將在今夜變天;遠望高聳的台北一〇一金融大樓方向,西北方淡水方位的天空已有厚重的雲系靠攏。 天邊的概念有多大?雲聚遠天,風起雲湧,真壯觀!但是,這也是東北季風的鋒面將至的天象。換言之,北方的鋒面將帶來風雨,氣溫會急降;今夜起,將有冬天已至的感受。 晴朗的天空下,...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