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文章

哲學人生筆記 - 《「相信」的反作用力》

圖片
取信於人,不容易!尤其,對於那些有過惡劣紀錄的背信者而言;基本上,自己「無信不立」,就沒有資格再向社會開立「信用支票」。 話術是信用的天敵,也是最廉價的欺騙工具。位高權重的人、有社會經濟地位的人、從事科學研究的人、教誨學生的老師,和學術研究工作者,法官等人必須自律,自肅而謹言慎行。 當一個人經常濫言:"一定要相信我,•••!";或者,"要相信習近平!",此類「祈使句」宣之於口,代表對自己的所言已經沒有自信,又如何能取信於人?簡言之,有詐欺和背信紀錄者又出來以話術自欺欺人了。 還是那句經典:「無信不立」!中國皇帝習近平已進入「成、住、壞、空」的「壞」期;衰象、敗象相繼浮現;偏偏新年開始,流年不利,竟然跑出一個崇拜者,台灣的馬英九,代為宣傳,要台灣人"相信習近平",真是被天上掉下「黑天鵝」砸到頭。 馬英九,在台灣最有名的背信紀錄,就是曾要支持者相信他的政治承諾:"「總統任內,平均每年經濟成長率6%、失業率降至3%以下、2016年平均國民所得達3萬美元」。當然,言而無信矣! 背信者,竟敢空口話術去為習近平的信用背書;難道,馬英九也相信中國權力黑洞文化下的「君無戲言」?習近平,正在由「壞期」轉「空期」,已有一症候群浮現,就是「精神危疑」,嚴重地不相信自己所提用的人,包括故舊或官場上的恩人;目前正在大整肅那些他認為「忠誠不絕對,絕對不忠誠」的近臣奴才。 輕言則無信:"要相信習近平!";台灣人何其不幸,有為敵人作信用背書者;應該可適用撥打「165反詐騙專線」!

哲學人生筆記 - 《「自卑到托大」》

 漢語,不是拚音的文字和語言;語境中容易藏有「偽」。當前,香港的前途困境和不安正是極具意義的案例。「一國兩制」徒託空言,於是「七月一日」成為中國誠信的「祭日」;可預期地,如同另一個日子「六月四日」,將被年復一年‘’追思‘’。 

警戒說漢語的‘’不精確‘’,那是語言學上的比較,嚴重地,說漢語人的「會意」和掌握「本意」,不僅是話語運用的能力,而且,還是直探話語人「精神病理」的「介質」。

較寫實而論,「大大」或「X大」成為近年恭維對方的謙卑自己的「稱謂」,反映著,是社會的「托大」風氣。有些人,自卑心態作祟,等著別人來吹捧,心裡想被‘’尊大‘’,却等不到「知音」,常見樂於被尊稱‘’董へ!‘’,或‘’大へ!‘’。


台灣男人,行走世道,想被‘’托大‘’、“稱大”的心理,已經成為「國民精神病」,包括「作大官」、「發大財」。已經暴發成為「大款」的男人,想再“托大”,當「造王者」或當「隊長」也就順著「精神病理」發作下去。

天無二日,連想當敵人的「打手」或「走狗」,也要當‘’大隻的‘’;客觀上,台灣當前出現的「首富鬥争」,自稱與被稱啥麼‘’X董‘’,都是「自卑」的反射。

台灣人的有趣用語之一,形容此等「鳥人」,客氣地說:“不識字又嘸衛生!”,話多說,更顯見識不足,淪為漢語語境所貶稱的「痞子」、「騙子」之流。 

「發大財」,出自造作的「導演」之手,欺騙浮世那些‘’窮極無奈‘’的群盲,却也引來世道上的‘’已暴發户‘’以身示範,「發大財」後還要‘’換跑道‘’。
上午,聽到德語廣播中有一字:“vorgeblich”,引起俺的注意,意思就是“假托的”;想到台灣有一位有志「大位」者,喃喃自語被「媽祖」托夢要由 ‘’董へ!‘’轉世成為「隊長」。這種語境,就是 “vorgeblich”:假托與佯言「神意」。真是欺人也欺神。 

很遺憾地,另有拚音相似,不小心會誤解的德文字,與“vorgeblich”,僅有一個字母之別,就是 “vergeblich”;意思就是“徒然的、無用的”。

以「金剛經」的偈語形容較貼切:“一切有為法如夢幻泡影”;這是台灣那些喜愛以 ‘’董へ!‘’,或‘’大へ!‘’行騙浮世的「自卑男人」沒搞‘’懂‘’的。

這個網誌中的熱門文章

法哲學筆記 -《"於法尚無不合"》

世界小事筆記 - 《「折磨學」》

園藝生活筆記 -《祝願飛向我家的白頭翁!》

園藝生活筆記 - 《「神豬虎頭柑」》

園藝生活筆記 - 《「伊朗來的無花果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