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文章

哲學人生筆記 - 《「相信」的反作用力》

圖片
取信於人,不容易!尤其,對於那些有過惡劣紀錄的背信者而言;基本上,自己「無信不立」,就沒有資格再向社會開立「信用支票」。 話術是信用的天敵,也是最廉價的欺騙工具。位高權重的人、有社會經濟地位的人、從事科學研究的人、教誨學生的老師,和學術研究工作者,法官等人必須自律,自肅而謹言慎行。 當一個人經常濫言:"一定要相信我,•••!";或者,"要相信習近平!",此類「祈使句」宣之於口,代表對自己的所言已經沒有自信,又如何能取信於人?簡言之,有詐欺和背信紀錄者又出來以話術自欺欺人了。 還是那句經典:「無信不立」!中國皇帝習近平已進入「成、住、壞、空」的「壞」期;衰象、敗象相繼浮現;偏偏新年開始,流年不利,竟然跑出一個崇拜者,台灣的馬英九,代為宣傳,要台灣人"相信習近平",真是被天上掉下「黑天鵝」砸到頭。 馬英九,在台灣最有名的背信紀錄,就是曾要支持者相信他的政治承諾:"「總統任內,平均每年經濟成長率6%、失業率降至3%以下、2016年平均國民所得達3萬美元」。當然,言而無信矣! 背信者,竟敢空口話術去為習近平的信用背書;難道,馬英九也相信中國權力黑洞文化下的「君無戲言」?習近平,正在由「壞期」轉「空期」,已有一症候群浮現,就是「精神危疑」,嚴重地不相信自己所提用的人,包括故舊或官場上的恩人;目前正在大整肅那些他認為「忠誠不絕對,絕對不忠誠」的近臣奴才。 輕言則無信:"要相信習近平!";台灣人何其不幸,有為敵人作信用背書者;應該可適用撥打「165反詐騙專線」!

哲學人生筆記 - 《「不忘文學」》

一位「老中」友人,在他的祖國苦悶不已,在德國求學時向我月夜吐露心聲,抒發內心對選擇文學作為人生志業的偉大意志。 

當年,這位被我稱為「老朱同志」的「才子」,也是‘’苦悶老中‘’,視我為「知音」;我們在異國相遇相知的同學故事,多年前,被我寫成「人生故事筆記 -《詩人之國的遺民》」。歲月川流,許多年過去了,我已回到台灣;當年,那位“苦悶老中‘’如飛鴻,已不知去向。回中國去了嗎?他曾經活得苦悶、被壓抑的中國,三十年來,除了物質浮華的自我感覺崛起外,在文明普世價值的實踐上,已逆向退回封建時代的歷史皇權專制黑洞。 

當年,「老朱同志」專攻德國文學,對於自身語境所在的漢語所承載的漢字文學有隔閡。主要原因,在於出身「北京大學」的菁英自傲,在時代風雨起落中,對「五四新文化運動」以來所想要追求的西方價值無著落,又歷經「無產階級文化大革命」的破壞傳統價值,於是「老朱同志」對自身語境的文學是陌生的,也有些虛無感,而對台灣的文學有距離的美感和嚮往。 

在這個彼此認知的基礎上,我們經由對話,對‘’黨國禁錮‘’的文學語境有所批判;那不是出自‘’作為人‘’的情感表現和嚮往自由的呼喊,而是黨國意識型態下的不得不然。算是時代的無奈和悲劇。 

文學,非我的本業,卻是我的關懷;從哲學的理解出發,“我思、我寫,我存在!“是內心的呼唤和時代的激動而有共嗚,我寫下去就是了! 

同時,有幸受「中華語文教育促進協會」主事友人之邀,在數位時代,略獻拙力,網編文學來稿刋出,方知吃力。老眼昏花,看稿編排格式,全是文場。 

前些日子,我為青少年「文青」的大作網編;近期又為名家的「古典文學」讀書講義網編;算是實踐當年對「老朱同志」的承諾:“不忘文學“。

這個網誌中的熱門文章

法哲學筆記 -《"於法尚無不合"》

世界小事筆記 - 《「折磨學」》

園藝生活筆記 -《祝願飛向我家的白頭翁!》

園藝生活筆記 - 《「神豬虎頭柑」》

園藝生活筆記 - 《「伊朗來的無花果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