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7月13日 星期六

哲學人生筆記- 《「求不得」與「早知道」》

佛家,有「人生七苦」之說:“生、老、病、死、怨憎會、愛別離、求不得”。

「苦」,在德國哲人「叔本華」的哲學論述中,成為「悲觀論」的原旨。俺的理解,「慾望」,正是「苦」的來源;其中,「求不得」而讓意志難以實踐,苦啊!

有一個浮世的現實案例發生矣,可作為註解:台灣「首富」,「K先生,Terry」,有錢到成為一般人“求不得”的「名人」,平日言行霸氣,好對浮世眾生指點江山的迷律。

‘’如果照他的「高見」,國家就……!……六歲以下的幼童由國家包養,……‘’。「K先生,Terry」,坐而言,不如起而行,「首富」決定下海,到政海「初體驗」,競逐「總統」的「大位」。

奈何,「首富」下政海,也有「求不得」之苦,臨選舉泣涕於浮世,似乎參加“初選制度”,有「被做掉」的哀怨和焦慮不安。

證諸「首富」之前的若干‘’反民主‘’和‘’反法治‘’的「言行」,例如:“民主不能當飯吃!”,或者,“當選總統,就對Lxx「查税」”。如今,已有形勢所迫下的收斂,欲「接地氣」而略遲和生疏”。

此一現象,自證民主即使有缺陷,選票仍是民意的展現和公民自衛的武器。俺回憶往昔,民主也曾經讓譏諷民主不能擋子彈的「鎮國大軍頭」,為了競逐「大位」的「副座」而在拜票場合向草民俺握手求票。

在此多年以前,俺在金門前線的軍事演習後的檢閱場域,曾以「預官少尉排長」的軍職向「陸軍總司令」立正行軍禮報告。

民主真好,證諸「香江」夏日的火紅抗爭,在求「真普選」香港的「特首」不可得,而僅能卑微地訴求保住香港的法治「終審權」,也看似危在旦夕。

苦啊!「慾望」驅動生命的意志,却有「求不得」之苦,即使台灣「首富」也無奈地說:“大哥拜託「你」!”。

然而,錯矣!「大位」公器不可私相交換,更不可‘’搓圓仔湯‘’!如果為民服務必須「接地氣」,就去修哲學吧!希臘哲人「柏拉圖」的提示:“讓哲人為王,或者,國王去修哲學!”。「首富」臨選舉而涕泣「求不得」的舉措應證:‘’有錢也難買「早知道」‘’!
__________

相關文章:

人生故事筆記 -《「如果還俗成真,…」》

2016年7月13日

其實,這件事是神職人員心裡的「禁忌」。說來,俺有點「白目」,不該問却問了,也得到可供參考的答案。

應該說,被俺誤問的人,本來苦無機會說出心裡的鳥事,被俺歪打正著問了;於是,俺反而被當成「神父」,‘’正牌‘’的神父向俺這個‘’冒牌‘’的「神父」告解。

聽人說故事,也算好人一枚,俺就聽來聽去,心想:“爾後,凡事必須三思而行,不可被拐”。

話說多年前,俺客居德國的「修道院」,那些「老德」神職,神父、修女,神學教授或掛牌深造的神學士,對俺特別友善;看到俺東方人一枚,對異文化的好奇,也想見證「馬可波羅」的東方見聞趣事是怎麼一回鳥事;於是,有機會就找俺開講,說說笑笑。

話說,遠道來的和尚唸不同的經,彼此互相一番比手劃脚,就教了!有一位波蘭來深造的神父,外型可觀,氣質談吐和年紀,若不是在修道院而是在外面的浮世,早就被如狼似虎的「民女」佔為己有了。

有一回,難得在夜晚,在修道院外的紅塵閒逛而不巧遇到俺,兩個「外國人」,就在大學城裡漫步,也談故鄉事和修業的甘苦。俺攻續「法哲學」,神父攻讀「神學」;以往總想找哲學家俺辯經兼偷渡傅教。

那一次,神父自述:有時候,苦悶上心頭,尤其常被不知其神父身份的民女「性騷擾」!!??;當民女知道他的神父身份後,就更起勁想勾引他,想要攻破持戒的城堡。據說,民女會有戲謔的‘’成就感‘’。

神父的困擾不是被“me too!”,而是經常苦惱,加果不是神父,該有多好!

Oh mein Gott!俺没聽錯吧!?俺的德文能力特別注意「虛擬第二式」語態的表述:“期望,或與現在的事實相反!”;也就是,如果現在是‘’凡人‘’,就可以有‘’凡人‘’的生活。換言之,神職的試煉在於自己的七情六慾的考驗;信仰的考驗才是其次的試煉。

那件鳥事,在許多年後,俺在園藝生活的實踐中,得到應證。植物,也有兩性,「雌雄異株」或「雌雄同株」;「單性花」不能結果,「兩性花」的「自花授粉」;或「人工授粉」,才能修成正果。

十多年前,俺植下一株「大果桑樹」,一直不察,這株樹只開「單性花」,不過每年「清明」前後,發出新綠色的葉芽和開出象牙白色的花朶,很賞心悦目。也就没去注意:“為何不結果?”,以為只是花期正逢「時雨」,生不逢時。

只是,俺也很納悶,種到「單性樹」,還分不清雌雄。去年八月中,俺找來本土培養出的另一品種的「大果桑樹」,是「雌雄同株」,已有開花結果的記錄。

於是,俺以「靠接法」,新技靠上老樹;竟然‘’老傢伙‘’的活力轉到新枝,二十天後就證實存活,而且,生機旺盛。今年四月「清明」,已經有結實「大果桑」,而且是豐產。

在青梅成熟,楲樹新葉轉紅的暮春;俺採果來食用;想到當年那位苦惱的神父。如果「還俗」成真,現在是否會後悔?唉!浮世,早知道……就…,却世事難料。

精選文章

世界小事筆記 - 《「白紙啟蒙」》

世紀大疫災將近三年;世界衛生組織的秘書長已表示,疫災已接近結束! 中國以外的世界,人們陸續恢復正常的生活。災源地的中國,却反而疫災的確診人數增加。曾經自誇對抗疫災是「親自部署,親自指揮」的中國當權者,「清零宗皇帝」習近平,仍堅持「千古一招」的「清零政策」不改;以疫災惡化的客觀事實...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