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7月18日 星期四

哲學人生筆記 - 《「有夠不要臉」的「死愛面子」》

「漢語人」的語境中,常有斥人:「不要臉」,和比較級的「很不要臉」,猶有甚者,最高級的:「有夠不要臉」。「漢語人」,有「愛面子」,和比較級的「很愛面子」;當然,至死不改的:「死愛面子」。 

如此,正反對稱構成「漢語人」的「臉文明」和「面子文化」;也在久遠的歷史中,發展出「臉刑」,那是古代五種「肉刑」中的兩種刑:對犯罪人的「黥」和「劓」,前者是刺面上墨,後者是割鼻。 

如今,依然殘留在語言暴力的是「口誅」。斥人「不要臉」,再跳級到「有夠不要臉」,一定是「死愛面子」的「漢語人」在「潛意識」中出現怨憎交織的「思想無能」,那是「精神變態」和「家教欠缺」後的「併發症」,失去說理論法的文明能力,只有想對人「毁容」的衝動。還好,僅止於語言暴力。 

「不要臉」和「愛面子」的口語,正如硬幣的雙面,互為表彰,以成一體。「漢語人」在悠久的歷史上既有「臉刑」的暴力,只想對人「毁容」和「奪臉」以逞自己的「快意」和「恨意」,人際互動也就以「臉文明」為重點,「虛偽」、「逢迎」、「巴結」、「諂媚」,…,乃至「造神」,都是因此衍生出來的「小人動作」。

精選文章

世界小事筆記 - 《「白紙啟蒙」》

世紀大疫災將近三年;世界衛生組織的秘書長已表示,疫災已接近結束! 中國以外的世界,人們陸續恢復正常的生活。災源地的中國,却反而疫災的確診人數增加。曾經自誇對抗疫災是「親自部署,親自指揮」的中國當權者,「清零宗皇帝」習近平,仍堅持「千古一招」的「清零政策」不改;以疫災惡化的客觀事實...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