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7月7日 星期日

園藝生活筆記 - 《「在修道院的採果樂趣」》

 在德國漫長的求學時期,如師如父的指導教授和師母安排我客居在天主教「聖方濟各」的修道院,與「神學士」共同起居生活。對於未曾皈依宗教,甚至是來自遥遠東方異教文化語境的我,是人生難得的體驗。 

業師和師母視我如子,讚賞我異國萬里求道的心願,鼓勵我安居後能自由而豐富的讀書。至於,宗教生活就視為人生的緣份,屬於靈性的領域,能否有及身的見證,就看自己的慧根和造化。 

德國式的修道院生活,以異文化來客的俗界觀點臨場參與和體驗,在後來的人生中,回想起來,是肯定自己的,竟能樂在其中,隨遇而安,而且是此生中比較自肅認真的歲月。此生中,能有那麼一段聖域的生活經驗,既幸運也滿足了。 

修道院的生活,仍保有傳統自足的物質生活供給;院裡有花果園,有種植數十年的栗子樹,每年深秋,金黄色樹葉、寒冬落葉,到次年四月「復活節」前後,又長出青綠的新葉,帶給我年復一年,歲月川流而去的感傷。院裡,還有樱桃樹、蘋果樹、西洋梨樹、李樹、醋栗樹…等,適應「温帶大陸型氣候」的果樹。 

每年,總有誘人的豐碩結果;負責照顧神職修士生活的修女姐妹們,以「上帝侍女」自持,平日祈禱讀經、唱聖樂詩歌的早晚課之外,就是忙於料理修道院生活所需的食、衣、住的供給。

在我客居的二樓書房之外,打開窗户,就是伸手可採摘的樱桃。雖然果實誘人;但是,我謹守分際,不取自來之果實,也不拾遺地上的落果;那是公、私產權的分際。 

修女姐妹們,每日身著及地的修女服,年紀也較長了;總是以似有似無的眼力望著樹上不可及的果實,手指比來比去,那兒、這裡…。實在有些不捨! 

“需要我幫忙嗎?”;修女姐妹大驚喜:“啊!我才祈禱上帝能幫忙呢!”。真是好美麗的回答! 

修女姐妹看我搬來移動梯,没多久就採滿一籃的樱桃。有時候,梨子,或李子、或蘋果、…。幾年來,幫忙修女姐妹採果和修剪果樹、鬆土施補有機肥,是我的快樂勞動。 

路過的神父,身著嚴整的聖袍,手持聖經,看我採果,也感染那份自然風情的收穫樂趣,也不忘為我祈禱:“上帝保佑您!”。修女姐妹捧著水果籃,告訴我,將會用來製作拿手的水果派、水果蛋糕。

 採果後次日,從大學回來,總能聞到厨房烤箱烘焙糕點散出的香氣。有時候,來到交誼室,桌上已放置切塊的水果蛋糕和咖啡壺、紅茶壺,奶精、糖包,旁邊還放著對折的卡片;温馨地寫著:“請自行享用,讓我們感謝Alfred,奉獻時間、勞力、專長,為大家採收豐美的水果”。那幾年,我在修道院的角色既是作客,也是「採果達人」。 

修女姐妹也自認,在祈禱課之外,最大的樂趣是製作糕點、分享烘培手藝;那是少女時代來到「成年禮」時,必須向朋友展現的才藝,傳承自媽媽的專長。 

被院長指派負責照顧我的修女「雅典娜」,曾經請我在超市代購土耳其進口的「無花果乾」,製作「無花果派」;那是我與外型怪異的無花果初次的相遇。當時,一直誤以為,無花果只能製作乾果。當年,也不曾理解,修道院為何没種植無花果樹? 

後來才知道,果樹有適地適種的自然條件限制;中歐大地的冬天,我曾經歷過大雪又冷凍到攝氏零下三十度的滋味,無花果樹是喜愛多陽光、少風的風土條件,受不了深冬到初春的積雪寒害。

精選文章

世界小事筆記 - 《「白紙啟蒙」》

世紀大疫災將近三年;世界衛生組織的秘書長已表示,疫災已接近結束! 中國以外的世界,人們陸續恢復正常的生活。災源地的中國,却反而疫災的確診人數增加。曾經自誇對抗疫災是「親自部署,親自指揮」的中國當權者,「清零宗皇帝」習近平,仍堅持「千古一招」的「清零政策」不改;以疫災惡化的客觀事實...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