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8月4日 星期日

園藝生活筆記 - 《「伊朗來的無花果乾!」》

週末假日外出的隨遇,客服小姐的甜言蜜語,接二連三地請我試吃不同的樣品,葡萄乾、蔓越莓乾、小藍莓乾、椰棗乾…,然後,是「無花果乾」。不錯吃!回家前,在賣場一口氣買下十包不同水果的乾果;總覺得,愛吃乾果就要免於遺珠。 

乾果,加上堅果、南瓜子和黑芝麻,平常都用於拌上蔬果盤作早餐,口感和營養俱佳。這一次買到的無花果乾,客服小姐強調,是從伊朗進口的,外型較小粒,不同於以往吃過的,來自土耳其的無花果乾,外型較大顆,乾果肉較多,甜度較高,甚至仍然含著蜜汁,可以單獨當作零食吃。 

「伊朗」,何以成為我這次採購的印象因素?主要在於,伊朗最近又成為「波斯灣」地區政治、軍事緊張的主角。外界的印象,似乎,伊朗是「伊斯蘭」宗教屬性強烈和軍事實力擴張的區域強權,與米國長期不對盤。

其實,伊朗有悠久的文化和古老的文明,古稱「波斯」。在德國求學時期,有一位伊朗出來攻讀「森林學」博士的朋友,曾經問我對伊朗的客觀印象。 

記得當年,我提到「安石榴樹」的花果和「何梅尼」;前者的原產地在伊朗北部「裏海」附近的「高加索山」的南部地區,歷史上,「安石榴樹」經由「絲路」東傳中國,在江南蠶絲產地,花果被用於絲料的染色,再用於織布,仕女的衣裙被染色後鮮豔顯目,引來男人的注目,‘’拜倒石榴裙‘’的誇張形容,可能與此有關。

至於「何梅尼」,是主導「伊斯蘭革命」的「什葉教派」的「神學教授」和「最高精神領袖」,他的支持群眾推翻「巴勒維國王」的王朝,讓伊朗成為「政教合一」的「神權國家」。

這位伊朗同學,當年自嘆,在伊朗他是「異議份子」,只能流亡德國申請難民庇護(Asyl)。還提醒我,瞭解伊朗,就不能聚焦在近代史;伊朗有傲人的「波斯文明」;即使宗教,也不宜被誤解為僅有「伊斯蘭教」,較早的古代,有名的「拜火教」起源於伊朗。 

果樹,也不是只有「安石榴樹」,還有好吃的「無花果樹」,棗樹、桃樹、蘋果樹……。說著,似乎唤起他的鄉愁…;流亡中無奈啊!

那時候,我的伊朗想像改觀了,物產豐富,不是只有儲量豐富的石油,還有地毯、被歐美奉為美食佳餚的「魚子醬」。許多年過去了,那位同學已鴻飛無跡,回伊朗的老家了嗎?我已隨機吃到伊朗來的無花果乾。

精選文章

世界小事筆記 - 《「白紙啟蒙」》

世紀大疫災將近三年;世界衛生組織的秘書長已表示,疫災已接近結束! 中國以外的世界,人們陸續恢復正常的生活。災源地的中國,却反而疫災的確診人數增加。曾經自誇對抗疫災是「親自部署,親自指揮」的中國當權者,「清零宗皇帝」習近平,仍堅持「千古一招」的「清零政策」不改;以疫災惡化的客觀事實...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