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表文章

目前顯示的是 9月, 2019的文章

精選文章

哲學人生筆記 - 《「哭泣著離去!」》

圖片
哭泣!像春天寒風中的雨滴;花容模糊矣!哭泣必然有難言之隱喻,只待精神分析解讀出可能的「潛意識」。 哭,先沒有淚,只是傷心;必須眼眶有湧水、精神狀態上呈現抽搐,以成「哭泣」的感傷畫面。人到傷心委屈處,愈想愈悲憤;再加上見到關心好奇的閒雜人,二、三句的打探,就更說不清楚、講不明白了。哭泣!問題和故事就更複雜了。 台灣民眾黨的美女發言人公開哭泣著,要告辭黨職一償久未休息的倦怠疲累。俺,看著不知所云的美女哭泣;以哲學理解的方法進行邏輯分析。大致上,這是一場政治權力鬥爭失落後的「淨身出戶」。其中,隱含著功勞未得償,苦勞被冷落以對的不甘心。 漢語對話中,常聽到佔優勢的對手奚落敗者的用語:"哪裡涼快,哪兒去吧!";如今,當事人說要一償休息或出國的心願,應該是剛好的「出口」。 從敗者的精神出口去尋找療愈;俺的建議是,此地老東家無情無義又不留人,自己就先涼快一陣子,拋棄老東家無聊的鳥人鳥事。過些日子,天無絕人之路,必有另一片新天地。 敗者,若能學得理解名利和權力競合的本質和放下「過去」的不愉快;對比之下,那位柯主席每有理虧,就哭泣回家找媽媽、妻子;男人,被外界嘲笑為「媽寶」,格調差遠矣!俺,看著美女哭泣,開悟較多!

法哲學筆記 - 《「黨府」》

圖片
「極權專制主義」表現在公共治理的形式,簡言之,就是「黨國」,〝國家黨有化〞,以下衍生出政府、司法、軍隊、警察、情蒐、企業、媒體和社團都在黨的掌控中,向黨的利益負責。  既然,一切已「黨有化」;那個「黨」,只剩「集體領導」和「個人領導」的差別。歷史的實踐證明:「後者」必然吞噬「前者」,經由各式的「造神運動」,成為「私有化」之後的「個人黨」;“國家就是我家!“,“政府就是我家的內務府!“。  在「造神洗腦」後,使“愚民“相信,「那個人」是清廉的,反貪污的「英明的神」。殊不知,「黨」已“竊國盜府“,被掌控於「那個人」和其家族、愛將、婆婆、媽媽、奶奶之手。  權力的誘惑太大而讓嚐過者戀戀不忘,被「造神供奉」和被歌頌的體感,豈是〝續攤〞,「再來一杯」可以滿足權力慾望和遂行權力意志?不死不罷休是普遍現象。  所謂的「不忘初心」,沒的事!「初心」是歷史囗號,早已過時效。權力場域也是讓人沉淪在貪婪慾望的泥沼,愈陷愈深,難以自拔,無從回首矣!  台灣民主化的進程,就是要「除魅」,去那個虛構的和詐欺的「外來黨國」,讓土地上的人都是「自由人」;「政黨政治」是雖然不滿意却沒有更好的選擇;「民主政治」也是如此!  追逐權力,就是政客的貪婪本願;所謂高調唱出的救亡“虛構的外來黨國“,或“打破高牆“,吸引信徒,都是「愚民運動」,背離「自由化」和「民主化」的解放本義:使「自由人」的“自由精神,獨立思想“的「獨立公民」成為台灣土地上的文明資產。  政黨的名稱,諷刺地,必須被反其名義去想像 :「民眾」寄生在「市政府」內,只能想像奉行「兩岸一家親」的,民眾的「市政府」是中國的「人民政府」的「近親」。本質上,都是「那個人」掌控的「個人黨」的「黨府」。  “兩點之間以直線為最短“,這句「幾何學」的定言,吸引權力追逐者奔上抗拒改選而想「直線領導」的永遠獨裁,很「親民」吧!也「新」吧!  有志者,「老董們」!想成為「個人黨」的「萬年黨酋」,就先從認養「愛將」、「愛妃」開始吧!兩年前,俺已有文章提醒「愚民」:人性是貪婪的!是先養「愛將」,以養出「私人勢力」。  ______________________  相關文章:  法哲學筆記 - 《「愛將」》  - 2017年9月29

園藝生活筆記 -《「又找到一顆!」》

圖片
秋風伴著金色的陽光,這般舒服的清晨體感,正是秋天給我的美好記憶。順著秋天的小修剪和為解袋後的蜜雪梨烙影;在與栗子樹相鄰而枝葉茂密交疊的黃金無花果樹葉中,意外地發現三顆果實。記得上個月底才採收過幾顆果實,竟然又結果了。這株黃金無花果樹的生育能力真好! 對於家庭果樹,我採取最少的管理,就是依「節氣」施作;在忙碌工作之餘,有個業餘嗜好可以對植栽花果交心和獨白。果樹的成長和結果不容易,需要多年的耐心裁培和等待;在沒有期待的時候,竟然看到樹上又結果了,心情好像中樂透獎的小確幸。 與無花果樹相鄰作伴的栗子樹,在秋天已見樹葉逐漸變金黃了,喚起我的回憶。那是多年前,在歷史悠久的德國大學城海德堡;也是在金色秋天,我前去拜訪學術旅驛在此的指導教授,和尋訪遊歷傳說中的故事古蹟。 獨自一人,走在「哲學家之路」上,在路旁的落葉堆中,發現幾顆掉落的「歐洲栗子」,走沒走多遠,又發現一顆。就這樣走走停停,我對大學城海德堡的另類印象,竟然烙下秋天沿路數栗子的記憶。 路上,遇到一對德國母女,年輕的母親陪小女兒,帶著小籃子,在靜寂的山野小道旁尋覓落地的栗子。小女孩東找西找,自落葉堆中拾起栗子,興奮地對著站在幾步之外的母親喊著:〝又找到一顆!〞。好可愛的聲音! 母女走到附近,我指著不遠處,自己的來時路,告知那裡的路旁有更多的栗子。小女孩致謝後,往那兒跑去;那位母親友善地與我交談,互問何以有緣在「哲學家之路」上相遇。母女是當地人;交談中,她對我說了一句很有幸福感的話:〝有童年記憶的地方就是故鄉,陪女兒在住家附近的土地上尋栗子,就是希望長大後,始終記得自己的出生地海德堡〞。 〝又找到一顆!〞,當年那位小女孩的可愛童言童語,在秋陽的清晨,喚起我的海德堡回憶。

詩人之國筆記 -《「歸零」》

圖片
「零時」,不是「臨時」!/  「永遠」,正等待出發/  如雨滴化去,石上生苔!/  趨勢,正在朝向「新時代」/  「名正」的「新國家」/  只屬於真實的自己!/  被認識,被肯定,都從「歸零」後開始/  可貴的!以台灣之名,回到事實/  不必再以假名借名,艱苦地面對勒索和取巧/  離開吧!對台灣不義的貪婪者/  投向更大的貪婪之國!/  「歸零」,台灣更自由自在!/  不再假面!/  台灣,就是台灣自己!/  -《「玉山之國,積土以成高山」》-

園藝生活筆記 - 《「秋分作業」》

圖片
「秋」的氣氛愈來愈濃,深夜裡有涼意;九月二十三日是節氣「秋分」,當日的晝夜等長,然後夜漸長,直到「冬至」,當日的夜最長。在這段時間裡,園藝工作可用的白天時間漸短,天色愈來愈早暗,在心情上有愉悅感的工作是「秋收」,同時欣賞大自然怡人的秋天景色。 幾年前,自己播下「芸香科」的「佛利檬柑」種籽,培育成「實生苗」,成長到“鉛筆粗“的四年前,向農友分來「Mono種」紅肉甜橙的「穗木」,嫁接到「佛利檬柑」的「砧木」上。 本年,在打花疏果後,僅允許保留ㄧ粒果實作結果的實驗,看能長到多大?如今,「秋分」之際,果實已長到拳頭般大,稱得上「碩果僅存」;預期到「冬至」時轉成黃金色,也能順利採果。想到「秋收」,心中充滿喜悅的期待。 比較可惜的,是嫁接的「蘋果文芒果樹」,今年是第二年的「來花」,却在「來果」後,在“雞蛋大“的時候提前「落果」,可惜了!顯然地,「芒果樹」仍有待改進的管理問題。 至於「無花果樹」,可利用「秋分」之際秋雨涼爽的氣候條件,除了以「高壓法」分株之外;對於失手折斷的枝條,充分利用回收的「冰品杯」,在底部打洞後,用水草、「赤玉土」和「發根水」、「傷口癒合膠」,做成三株「扦插苗」。希望在「冬至」前可以發根存活。 一年已過將近三季了,四時流轉,台灣真是寶島福地;天時、地利的條件,讓園藝工作隨節氣適時來“款待“植栽,真是有趣!

園藝生活筆記 - 《「剪枝整型」》

圖片
「風水」,可有科學理論的依據,而被稱為「風水學」?民間的風水涉論,有時候,用詞或用語,聽來有些虛玄。反正,求好風水,大多涉及名利、餘蔭、身心健康,有權有勢。觀察浮世現象,官場的權力者和商場的求富貴者,大多難以避免「風水觀」。理由在於,權位步步高升,財富及身是可欲的。  「風水觀」的關鍵在於「位置」,決定發展的空間,優勢和劣勢都有可能。再詳細地探討,「位置」決定「型態」,後者決定「方向」。最簡單的例子,就是金融市場的價格「走勢圖」,從「型態」可以研判走勢的「方向」,向上、向下或橫行。  基本上,社會現象、市場現象都反映生命的有機動能。植物,也是可以如此類比觀察,植栽的型態決定樹勢的強弱,也決定植栽的生命動能,包括最適的結果能力。對家庭果樹園藝的管理,植栽的型態管理很重要,包括剪枝和整枝;為的是,自種植開始,好的樹型為後續年度的花果和營養的分佈取得較佳的空間。因此,每年在適當的時間整修就不可疏忽。   在日本有植栽管理的「達人」,在「封建時代」,替大官巨室之户管理「和式庭園」的空閰和植栽的造型,地位崇高,被禮譽為「庭師」。到了近代,「仕事人」的行業分殊,有「景觀設計師」或「空間造型師」。  在果樹管理的專業領域,「果樹整型達人」身懷技術,可讓紊亂的樹型煥然一新,巧手三五下,可讓多年來未曾「開花結果」的果樹,在來年傳來花果喜訊。這手絕活,正是我求之不得,立志學來的知識。   若說,果樹的發展命運,有果樹自身的位置風水,似乎太高深玄妙;若從果樹管理的實踐而言:選種,土壤、施肥、陽光、澆水,成長空間的管理,都是重要的基本生長條件。此外,依季節川流,適時地剪枝、整枝和造型,以及果實管理,都是可以提高成果的技術。  節氣的時序來到「白露」,不久就是「中秋節」,如果沒有颱風,應該是天時人和兼俱的美好季節,却三不五時地,就被「氣象分析師」看圖說故事,以不排除有颱風來威脅。 看著「無花果樹」上掛的果子幾近成熟,想到果實的命運和風水:〝今年結果在此枝,來年有緣發那枝〞?大哉問!先問今年冬季落葉後,將如何剪枝整型。

園藝生活筆記 - 《「烈日倖存記」》

圖片
再過三天,九月八日,是節氣「白露」;體感上,炎熱灼人的烈日氣焰漸退,早晚略有涼風拂來,書房窗外掛的風鈴叮叮噹噹。中秋應景的「芸香科」名果「文旦柚」,或各款柚品,大致上,在「白露」節氣已可以採收;放到「中秋節」賞月品柚,據說囗感最佳。  每年到「白露」節氣,我會比較放心,有些春季分植的小果樹苗,是否安然活過炎陽夏天,不必淘汰?到了「白露」就可揭曉「倖存名單」。今年的觀察名單是五株在春末扦插的「黃金無花果樹」,至今看來安然無恙。預計「立冬」後,檢查根系的發育,再換大一號尺寸的空間來盆植。 秋天,近日來訪的日本友人感性地告訴我,是幸福的季節!咦...? 有沒有說錯?颱風不是最常在秋天侵襲「日本列島」,還三不五時地,有火山、地震、海嘯來威脅嚇人。何幸福之有? 日本友人,自有一套「大和美女」的人生哲學:〝日本的生存空間是不安全的,自古以來,生民逆來順受,為生命的短促無常而民族同絆。春天的櫻花來去太匆匆,櫻吹雪滿地殘跡,淒美感傷伴著餘年;還要渡過燠熱的夏天。到了秋天,自北向南迎來楓紅遍野,能坐收成熟的秋實品味,豈不幸福?〞。 說得也是!我的生日在深秋,情感上,秋天應該是我的季節。想到這本命,我豈能也不幸福? 友人來台灣旅遊,受我接待,也與我交換「家庭果樹」同好的種植和管理經驗。我偏愛「桑科」的「無花果樹」和「芸香科」的「柑仔」;她偏愛的「藍莓」,名列日本的「人氣果樹」之一;家庭採收的美果可作烘培糕點的水果食材。 交換對果樹的偏好之後,心得摘要如下:家庭果樹無可避免受制於地理的風土條件,必須因地適種。「無花果樹」是「亞熱帶」的果樹,偏好乾燥、少風和陽光,「柑仔」偏好的生長條件也是相似的。  「藍莓樹」偏好「温帶」的涼爽氣候,日本比較適合種植。「無花果樹」大約在四百年前自中國東渡到日本;多雨又多颱風,冬天和春天的雪季低溫,不利於生長。有研究顯示:家庭種植的「無花果樹」,壽命大約十到十五年;一生總結的果實約一百粒上下;平均年結果實數約八粒。說起來,也有「少子化」的現象。 清晨,巡視「無花果樹」的小苗栽;我有些欣悅,真好!能烈日倖存至今,盼望長大後,能多子多孫。德國哲人「叔本華」,自己一生獨身,却提示別人:「生命的意義,是在完成生殖任務後就可以再見了」。真是會氣死一堆爸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