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10月15日 星期二

哲學人生筆記 - 《「偏安一隅」》

「外來黨國」的反動勢力,茌南台灣高雄辦‘’黨國國慶‘’,「黨國徒子」的講話中有「偏安一隅」的語境,在憤恨的表情和詛語中演出,哀「黨國淪亡」的不甘。 

似有自稱的「天意」,在「哀的場域」,竟然作為背景的“國旗拼圖”,突然靈異似地傾頹;莫非,「哀的場域」以此「哀的現象」自己應驗。 

「偏安」,漢民族政治神學語境中的「正統論」的變異,是「潛意識」中流亡心態的外顯。「黨國殘餘」為那面充斥著血紅色和「血滴子太陽輪」合成的圖騰被冷落而哀怨,又如何?本質上,外來的符咒,「反本土」的壓迫象徵而已。 

「外來黨國」的殘餘勢力,心不甘情不願地被中國世仇視為「窮寇」而流亡台灣。外來權貴和遺民在心態上自始即以「偏安者」自居,作‘’反攻大夢‘’而終成幻想;久之,而成精神病態上的反台灣,以自卑的懷疑心態敵視本土台灣的一切正面努力和接納。 

生存,必須從立足土地的現實基礎上出發。在台灣偉大的自由化、民主化不可逆的進程中,「外來黨國」的“遺民後代“,不可否認地,終將逐漸地轉化成‘’西來移民‘’的後人;歷經“在地三代“,而祭祖在台灣,都將自認是「台灣人」。

精選文章

世界小事筆記 - 《「白紙啟蒙」》

世紀大疫災將近三年;世界衛生組織的秘書長已表示,疫災已接近結束! 中國以外的世界,人們陸續恢復正常的生活。災源地的中國,却反而疫災的確診人數增加。曾經自誇對抗疫災是「親自部署,親自指揮」的中國當權者,「清零宗皇帝」習近平,仍堅持「千古一招」的「清零政策」不改;以疫災惡化的客觀事實...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