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10月3日 星期四

哲學人生筆記 - 《「統一的偽議」》

中國才過完十月一日的「國家生日」,德國也在本日,十月三日,歡慶統一後的第二十九年的「國家生日」。


德國的「國慶」活動很謙卑,聯邦政府不在首都柏林,而在北部的港都「基爾」舉辦官方的慶祝活動;公共媒體的節目,大都是談話回憶歷史和播放宗教聖樂或古典音樂。



前天,十月一日,中國在首都北京幾近戒嚴,舉辦大國強軍的「大閱兵」伴著軍樂進行曲踢正步,學鵝走路,意在展現「國家企圖」;很像上世紀三十年代崛起的「納粹德國」,以閱兵大典展現強國的權力意志和強權的「暴力美學」。 



中國國家主席」面容沉重地在國慶大典上重申:‘’…要堅持和平統一,一國兩制……,為實現完全統一而繼續奮鬥‘’。極權專制的皇帝所言,真是不知所云的「帝國主義」的「領土野心」的宣示。 



這也很像上世紀三十年代,德國的「希特勒」,曾經聲嘶力竭地宣告:“……收復「日爾曼民族」的生存空間”;指的是,民族遷徙的歷史足跡。西歐到大西洋和東歐,遠至歐亞分界的烏拉山脈和南亞的高加索山脈,甚至到亞利安人活動過的中亞興都庫什山脈的廣大土地。 



在中國以外的有識者,對於以上的「強人宣言」,在自家大城門上隨便說說也就當笑話聽。如果效法「希特勒」的蠢動冒進,下場是讓德國亡國,在四十五年後才在歷史的機遇中,重建德國的「國家法權」。後代的德國人至今仍揹負父祖輩發動戰争破壞文明和種族「大屠殺」的歷史罪責,必須謙卑自肅,注意言行。 



中國的歷史有「大一統」的歷史偽題;實際上,領土隨著國力的強弱而有大有小,於是昧於國際法權所確定的合約秩序,任意野蠻地指陳「歷史主權」,似乎只要某一地出土類似漢人生活過的遺跡,即可宣稱,該地是中國歷史上神聖不可分割的領土。 



某一地,經過歷史的沉澱,也曾經早已存在原住民族或多元民族的文化遺跡;中國的野蠻主張,無視於客觀存在的事實而妄言,正是「帝國主義」的「領土野心」的源頭。 



中國的「大一統」史觀和「正統論」,本質上,是壓迫其他民族,唯漢民族‘’最文明‘’的「漢民族中央集權論」。其他的多民族獨立自治、多民族聯邦論,在漢民族的政治文化語境中是不存在的。 



甚至,從歷史的辯證事實,中國也強力抗拒經濟發展將帶動政治自由化和民主化的結果。米國在四十年的幻想之後,才恍然大悟,給予中國多年的經濟優惠和同意中國加入「世界貿易組織」,以及鼓勵米國企業投資中國,也接納大批中國的留學生,更同意中國企業在世界最有效率的米國資本市場上市集資,以壯大中國的企業資本。 



如今,米國發現,自「八國聯軍」攻佔北京後,米國不同於其他列強侵略的濟弱扶傾中國,協助中國發展高等教育;一個多世紀以來,換來的是中國的「師夷長以制夷」,「反米帝」以及政府設下市埸進入的各種障礙。「漢民族」擅偽,迷信於「中國神學」:“夷狄入中國,則中國之”的同化觀是根深柢固的;心態上忘恩負義,言行虛偽善變,不守承諾。 



當今,中國的民族和宗教政策更具壓迫,想迫使異族、異教、異文化走上「中國化」,這正是「納粹德國紐倫堡法案」的再版,將種族淨化、宗教淨化,予以付諸中國化政策的實踐。 



在國際法權的檢驗中,台灣與中國是無涉糾葛的,於是中國只能訴諸文化、宗教和血緣的相近而一再重複「一國兩制」的政治欺騙。台灣在自由化和民主化的實踐進程中,愈來愈確立主權獨立國家的事實,台灣人的權利早已自給自足,不必有外國的施捨。 



當今,在台灣的社會語境中,濫言的「統一」或「一國兩制」都是中國勾串「外來黨國」勢力造神學之論的「偽議」。 
__________________
相關文章:



2015年10月3日 


人生故事筆記 -《「統一之吻」》 


來自「臉書」的提示,去年的本日,十月三日,我曾寫下「哲學人生筆記 -《解釋與改變》」;這是源於我曾經重訪德國「柏林洪堡大學」時,在「主講堂建築」大廳的壁上,見到刻有「唯物主義」哲學家「卡爾•馬克思」的名言,而寫下我的心得。 



今年本日,十月三日,是德國統一的第二十五年的《國慶日》。四分之一世紀過去了;人生通常不滿百, 最近二十五年的人生意義和記憶,應該是很豐富的。 



記得當年的本日,我客居在德國的修道院裡。當晚,德國各地的夜空煙火炫麗,各種歡慶活動,鼓動民族激情。那時候,我孤獨一人,仍在靜寂的修道院圖書室裡苦讀和寫研討課的報告;題目是"德國統一的經濟整合效應分析"。記得報告的結語之一,是"德國統一的成本,將由歐洲支付;未來德國將支配歐洲"。 



當時,我的見解,是源自德國聯邦總理「柯爾」先生的政治宣言:"德國統一是歐洲統一的基礎"。這句話,等於暗示,唯有加速「歐洲共同市場」(EEC)的整合進程,才能支付德國統一的龐大成本。日後,統一的歐洲,也必將受德國的主導和支配。 



次日早餐,兩名年輕, 看來清純的波蘭來的年輕「小神父」, 酒意未消,端著餐盤,前來與我同桌用餐。他們亢奮依然,得意地分享統一之夜,在酒館裡的艷遇:"Alfred!你沒有一起來,太可惜了!... 



有幾位德國小姐,知道我們是「神父候選人」,來自修道院,都好熱情又興奮地獻上熱吻,説是「統一之吻」,請我們在祈禱時,代為轉告上帝,感謝恩典,讓德國統一…"。…???,這是什麼又什麼嗎?「小伙子」,真是涉世未深的「小紅帽」和「童子軍」,在統一之夜裡,遇到「大野狼」了,而且是一群,…,看來,魂也丟了,沒帶回來!!! 



「小神父」,説話太大聲了;其他資深的神父和老修女、教授,都聽到。瞪著大眼,看過來…。我只好也大聲地問《小神父》:"《統一之吻》是免費的嗎?"。這話,引來大家哈哈大笑;資深的老修女《雅典娜嬤嬤》説:"上帝會開帳單,寄給您們的,我親愛的孩子們!"。 



其他的德國神父,似乎酸味十足地,挖苦《小神父》:"德國「夏娃」很誘惑人的!您們回國後告解時,要請「波蘭上帝」,感謝「德國上帝」的恩典,在德國統一日,讓「德國夏娃」出來誘惑「波蘭亞當」"。 



相關文章: 


精選文章

世界小事筆記 - 《「白紙啟蒙」》

世紀大疫災將近三年;世界衛生組織的秘書長已表示,疫災已接近結束! 中國以外的世界,人們陸續恢復正常的生活。災源地的中國,却反而疫災的確診人數增加。曾經自誇對抗疫災是「親自部署,親自指揮」的中國當權者,「清零宗皇帝」習近平,仍堅持「千古一招」的「清零政策」不改;以疫災惡化的客觀事實...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