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12月30日 星期一

法哲學筆記 -《為「中國」辦「統一公投」的商榷》

聯電公司的榮譽董事長曹興誠先生,日前在演講中提及,「九二共識,一中各表」就是「胡說八道」;曹先生也為自稱是「中國」的「中華人民共和國」所追求的「統一」提出「建議」:就是台灣來辦「公投」,由台灣人民決定是否同意「統一」? 

曹先生為「中華人民共和國」設想的「統一路徑」,看似意圖緩和「中華人民共和國」與台灣的政治分歧;立意雖善,仍有盲點可商榷。曹先生曾縱横商場,此一「統一公投」的構想,不無「企業購併」的類比。 

然而,盲點在於「中華人民共和國」宣稱“台灣是中國叛離的一省” ;向其宣稱,已經不存在的「中華民國」提「公投案」是自相矛盾的;或向「叛離的一省」台灣提案「統一」,於台灣的法律也是「不適格」的。也就是,曹先生自己所說的“台灣跟中國一點毛關係都沒有”。 既然如此,台灣的政府和人民有何法律基礎和義務,為其他國家的利益舉辦「統一公投」? 

誠如曹先生所言,“台灣自古不屬於中國“。確實!台灣與目前的「中華人民共和國」,在二戰後的國際秩序中,没有領土、人民和主權的歸屬關係。國際上,「中華人民共和國」無所不在的打壓台灣的國際生存空間;這是以政治霸凌和軍事施壓的手段,包裝「中華帝國主義」領土擴張的野心;更是表現「法西斯軍國」的野蠻心態。 

曹先生所主張的「統一公投」,是力量不對等的情況下,使用「以大吃小」謀略的的類比。台灣以「主權在民」的實質獨立地位,容或內部對國家的名稱有分歧,台灣的大多數人民應該不會允許國家的主權被被自己否決。 

台灣,既非從「中華人民共和國」分裂出來,「統一」所指涉為何?與台灣有何關係?台灣自有主體意義;「統一」、「大陸」等用詞,不宜再被政府和人民滲透在社會對話中,而自陷於被強權併吞的危險泥沼。

哲學人生筆記 - 《從「國家神學」到「國家法哲學」》

總統大選的政見發表會上,有候選人振臂高喊三聲:“中華民國萬歲!”。聽起來,有些淒涼感。人生苦短,何苦又喊自己活不到、看不到的「萬歲」。這有些像教徒喊:“OMG !”,或 “Namo Amitaha”;自我安慰的符咒。 

以前,「老蔣總統」在位時,「黨國國慶日」的典禮上,最高潮的時刻是,司儀帶頭跟著「老蔣總統」振臂高呼:“中華民國萬歲! 萬歲! 萬萬歲!”;「老蔣總統」手臂才放下,司儀又補上一句三發點放的「金句」:“蔣總統萬歲!萬歲!萬萬歲!”。 

「老蔣總統」的右手舉帽向「全國軍民同胞們」搖一摇「大盤帽」,微笑致意。這個招牌動作,俺學起來了。高中時期,上課遲到,眾目睽睽下走進教室,同學歡呼中帶著噓聲,俺自知過意不去,只好右手舉起學生制服套件的「大盤帽」,向上課老師和同學們揮一揮帽,微笑致意;很心虛的Style。 

還是小學生時,俺也曾被學校動員,老師帶隊,在當年的「介壽路」廣場旁,跟著摇旗吶喊「黨國金句」。高中時代,在「牯嶺街」的舊書攤上翻到「黨國密秘」;「老蔣總統」早就告知「本黨同志」:“我們的中華民國到去年終就隨著大陸淪陷而已經滅亡了!我們今天都已成了亡國之民……”。啥麼……?亡國矣!? 

「老蔣總統」奉行「王陽明」的「心學」,「心性合一」,以上之言,應該不是「愛說笑」或「黑黨國」;何況,他正在「中華民國總統」的憲政大位上「復行視事」。可能也有些那個「心虛」。 

此後,「中華民國萬歲」的金句在許多黨國場域,都要被喊一喊,不喊就真的「不能萬歲」。直到「黨外」集結,在許多黨國子民的口中傳來「中華民國要亡了!」;趕緊搶救「中華民國」;「黨外來了!」,所以要呼群,消滅「綠色共匪」。 

「死而復生」,基督教有「復活節」的典故;佛教有「圓寂」「諸法皆空」的開示。「中華民國」的「國定假日」還缺一個「復活節」;如此,才算「名正言順」,國家的法律地位才臻「圓滿」。 

只是,這就陷入「國家神學」的泥沼語境中。以「國家法哲學」的辯證,「中華民國」的「國家法權」是不存在的,只剩下遺民到台灣的「流亡政府」,以「中華民國」為名的「遷佔者政權」;在「法哲學家」而言,「中華民國」與「台灣」的「法律關係」,迄今,是被質疑的和不圓滿的。 

對此困境,俺引用偉大的德國哲人「康德」的名言:“上帝,是不可被證明的!”;出自哲學家對「神學」的理解和包容;「存在當下」與「漸求圓滿」的國體改造工程,是一代又一代的台灣人的責任。 

國家的偉大之可能,在於人民的互相理解和包容;放下“從那裡來?”的偏執鄉愁,在台灣活在事實的存在,彼此以堅定的自信和團結,移民過三代之後,融入台灣就是「她自己」的偉大進程。

哲學人生筆記 - 《「大學」與「國家」》

「黨」,尚黑!強調一群人在思想、利益的志同道合;以紀律規範言行;基本上,只有群體的利益,沒有個體的自由。 

中國,是一個由「中國共產黨」專政統治的「極權黨國」;其特點就是「黨管制一切」。與「自由主義國家」相反,「極權黨國」恐懼自由的氣息。 

自由是一切價值的基礎,偉大文明的基礎是自由思想,而後有「環宇之學」;就是以大學為代表。可以說,没有大學就沒有文明與進步的國家。大學,在精神發展與思想自由的路上,是相對於國家的獨立存在。 

在「極權國家」不能容忍有獨立於管制之外的「獨立」;這也是中國繼強迫媒體必須「姓黨」以扼住自由與獨立的發言咽喉之後;又強迫大學「姓黨」,目的在消滅自由精神與獨立思想。 

從這項認知基礎出發,就可以理解,何以中國知名的「上海復旦大學」被迫修改大學的「章程」,删去只能自我想像的「自由精神」與「獨立思想」的「大學靈魂」,成為完全的「黨大學」。 

「上海復旦大學」也就是「黨組織」的一部份,加入尚黑的「黨」。大學失去對自己有靈魂的想像,可預見「中國共產黨」的畸形末日。 

想到此,俺為當年在德國大學相識的「上海復旦大學」出來的「老中同學」,以中國的知識菁英自許,回到中國母校教書,感到可惜與悲傷。 

在德國求學,已習慣享有學術自由,如今好像被關入「黨牢籠」的「神學士」。俺也為台灣得來不易的民主和自由感到可貴和珍惜。

法哲學筆記 - 《「法官」,何不平常心?》

法官是人,不是神!依法審判的結果,應該以平常心接受歷史的公評。中華民國憲法第八十條載明:「法官須超出黨派以外,依據法律獨立審判,不受任何干涉」。

本條文的旨意,應該是指法官依法審判所作成的審判書,在公佈之前的過程受到絕對獨立的保障。

但是,法官的審判也有「自由心證」的那一部份;既然,法官是人,就有人的成見或偏見的滲入。承受「羅馬法」文明的基本原則,法官審案,對於可疑的地方,應該符合一般的經驗,也保留可以選擇的自由。

「我心如稱」,是法官的自我期許,却未必能止訟平爭。何況,憲法笫八十一條也有載明,法官終身職保障的免職、停職、轉任或減俸的必要規範。

法官是受國家和人民付託,職司審判的專業賢者身份;孔子的「春秋」,微言大義在於「責備賢者」;「責備」之意在「求全」。

當監察委員陳師孟先生,依據憲法第九十條行使國家的最高監察權,以監察相關法規所載明的法官規範,也是憲政精神和制度制衡的實踐。法官,何不平常心看待憲政制度的「求全」?

當「法官協會」發起連署,聲援受陳師孟監委調查「是否有濫用心證」的法官,竟然有六成七的法官連署,實在是對憲法的褻瀆,也是對法官護身符「獨立審判」的莫大諷刺。

「法官們」不是自許和標榜「獨立審判」?竟然也需要找「圈內人」連署;法官相護遮羞的獨立審判。難怪,司法的可信度普受人民的質疑。

哲學人生筆記 - 《「選舉與時代精神」》

總統及國會大選將至;近來,俺常收到退休的友人轉傳來網路動員搶救黨國,強烈呼籲支持「黨國之子」的訊息。所列舉的理由,大都是黨國時代的「老哏」,背離現實,極無說服力。 

唯一突出的不同,就是黨國時代的「反共」,已成為隱誨噤語。對中國,則礙於文化鄉愁、經濟利益有「懸念」,而對極權的「中共」專政下的「惡」多所體恤偏袒,不敢置言。 

回想經歷過「反共時期」的「白色恐怖」歲月,對於「黨國復辟」勢力的動員,充斥反動,偏向虛無,以及詆毀台灣到極為不堪;顯示台灣正在承受一波,「中共」垂死前傳來的反智晦氣。 

其實,這般現象正是台灣即將迎來黎明曙光前的黑暗時刻;反動勢力以「老男賊」的「老哏」最突兀;似乎不知時代精神的求新大勢,依然嗜權而打死不退。 

有人哀求選民,給他人生最後一次嗜權大位的機會,却廻避自己曾經是戒嚴黨國的鷹犬 。也有人為先前没有參選到底「很後悔」,却害怕想起,自己所說過的“民主不能當飯吃”。 

荒謬者,對於中國所反對而干涉台灣內政的「反滲透法」的立法,竟然,不約而同地呼應中國,真是外鬼內賊齊叫號。「老男賊」不知退,嚐過名利甜頭不放手,仇視女人和年輕世代,可視為這個時代的反動逆流。 

每個人都有自己的時代傳承,無論得與失都是自己的遭遇。想不枉此生,就是鼓勵、成就和信任年輕世代的努力。選舉,却看盡「老男賊」的横行,顯示的是,台灣尚未掙脱黨國幽靈的桎梏。

哲學人生筆記 -《「尊重女性」,仍需努力!》

總統大選以來, 公眾人物的有些發言,引來社會議論,也恐有負面的影響;在公開的發言中,引來不尊重女性的批評。其中可商榷的,是男性對女性存在意義的若干成見。

以「武大郎潘金蓮蓋棉被」比喻對手;「没生過小孩,不懂父毋心」的舉例,對競選連任的對手女士的批評,已偏離公共議題應就事論事的嚴肅慎重,而不自覺地流於對手是「女性」本身的指涉。

正、副總統候選人,都有不同於一般國民的知名身份,和一定的社會影響力;指涉競爭對手的性別和未婚,未生小孩的有待商榷的觀點,而且自認沒有不妥,這真的無助於性別平權社會的和諧,也錯失對年輕世代示範自己作為進步公眾人物的機會,實在可惜!

長期以來,存在於許多男人對女人的成見,包括能力的懷疑、角色的限制和工具的價值,又將成見與有無婚姻相聯結。這些成見;很遺憾地,無助於公民社會、文化國家的形成。即使擁有高學歷,以知識菁英自傲的男性,若有對女性的成見,實在無助於表現男性的自信。

身為女人,有可能是男人的母親、或是姐妹、或是妻子、女兒、親人、朋友、同事;尊重女性也是保護母性,也是男人的光榮義務。性別平權的偉大意義,在於性別的不同是先天的,或認同的選擇,「人的尊嚴」都不應該被輕忽。

哲學人生筆記 - 《「失言」與「囈語」》

焦慮!一切“失言“的原因來自精神的焦慮,又與性欲的壓抑有關。或者「欲求不滿」。權力,在於實踐自己對外部的影響力,是內部意志的外部實踐;權力在手,性慾能得心應手。 

帝王的後宫臣妾等著「臨幸」;常見富人有妻妾,似乎性慾的需求強烈;其實都是權力,包括財富的支配力。 

選舉,涉及權力的予奪;當面的政客焦慮不已;既無能壓抑對手,就只能找弱勢者出幾口鳥氣;女人,因此常淪為無品無格的男政客賤嘴下的受害者;而且,男政客的賤嘴,發砲多涉及「性的隱喻」,包括女人的身型、外表、化妝、婚姻和生育與否的偷窺。 

總的而論,賤嘴男政客的心態,視女人的競争為“他們的不幸“;若女人與他們同夥,則女人是“他們的工具“。再追究男人的失言,多是對女人的「性別歧視」,反映著「潛意識」中有被女人「閹割」的焦慮;包括隱喻男人性能力的品質和被迎被拒的患得患失。外顯的,睡夢中的「囈語」,是現實中失去權力的焦慮,成之於語境的意義,是「被迫害妄想」。 

「男人失勢」的語境,「被閹割成公公」僅是其一,現實中,包括失權、失業、失財,以前的遊山玩水的好日子,已成殘夢。一切的現實困窘,既然打不赢實力較強的競爭者,只能從“女人這個身份“去霸凌。許多對女人歧視和霸凌的語句,出自那些盛氣凌人的「懦夫」,“他們“自認是所謂的「男人」。

世界小事筆記 - 《「回首世道,亂步有跡」》

又快到年底了!台灣的閒人又在找「年字」;一群「蛋頭」為台灣選出的代表字:「亂」。真是來亂的!幫閒鬼混,唯恐天下不亂!

「思想是語言的囚徒」,「言為心聲,字為心畫」,自己的心頭亂哄哄,看待浮世,就是「亂」。世界觀,以小看大,自己能「自信」,對浮世諸現象理解與包容,豈有亂?

兩年前的本日,有感於在台灣的「中國勢力」為習近平的「稱帝」幫閒獻媚,貶抑台灣;證諸「今日中國」,經濟前景嚴重下行,比日本的「泡沫經濟」破滅更嚴重;金融危機也正在更惡化成「流動性」的系統危機。

對比之下,米國的經濟來到失業率創歷史新低,幾乎符合「古典政治經濟學」的理想:「充分就業」。

集權專制看似有效率,却是强迫高壓下的表象。中國歷史的治亂更迭,「盛世」只是歷史幫閒為「人治」的神學造論,終會有人治乏力後的皇權危殆。强國夢醒時,大勢已去!

浮世不亂,回首世道,亂步有跡。有文為證:
_______________

人生故事筆記 -《「政治經濟學」 - 「中國」篇》

2017年12月10日

十年前,2008年。當年,中國正在辦「北京奧運會」,台灣的媒體和投資理財的機構,陷溺於中國「非理性榮景」的召喚而既自卑又聒噪,炒起一波又一波的「中國熱」、「中國崛起」的表象,為「中國人的二十一世紀」,... ,大力地鼓吹聲勢,和促銷投資中國相關的基金理財。

在台北的熱鬧「東區」路口,有一天的中午,我被「電視台」的嬌滴滴「女記者」攔路詢問:“請問大哥:您有投資「中國市場的理財」,是什麼?為什麼?請分享一下心得!";當時的我,戴墨鏡,被如此一問,頓然有"人在江湖"的感覺;真的有"大哥"的「鳥樣子」嗎?

書生草民,已習慣被年輕的小姐稱呼"大哥",實在是不知老之將至,依然活龍。明知男人之患,在妄自稱大,實在不宜!奈何,歲月已老,很多同年的同學、友人,早已童山濯濯,滴滴答答的「老樣子」,而「小弟」我,雖已髮白,被小姐尊為「大哥」,總比我的同年學友,被崇尊為「阿公」、「老伯」有打折優惠。小弟我,夫復何求?

好吧!人生不白閒,"大哥"就來捉弄媒體!這一台中國的「傳聲筒」,在「本土社會」的評價極差,仇視本土而來的。當我承認,自己不看好「中國市場」而投資「米國市場」,並說明理由。採訪"大哥"的女記者和攝影師,都以為我在開玩笑,而忍不住笑出來,無言以對而匆匆地結束訪問。

臨走前,「採訪組員」的「女記者」嬌滴滴向我致謝,還說:"大哥的「見解」很另類!祝您中獎"!顯然地,「大哥」是來亂的,"答案"不符"電視台"所需要的"預設答案"。白費時間,採訪了一個"不上道"的「白目」。

"大哥",捉弄媒體的一個「埋樁」:我,看好「米國市場」而不是「中國市場」的理由之一,是"中國的高官權貴,與我一樣,都看好「米帝」是安全的而可預期的「法治國家」"。中國以龐大的「米元」作「人民幣的「發行儲備」;高官權貴和家屬,暗中兌換「米元」,藏富到「米國」;妻兒子女也都拿「米國國籍」。

「米國」是不是中國的"大哥"?「米國」是不是比中國更適合發財致富?「米國夢」是不是比較可能實現?中國的高官權貴和家屬,已經以實際的行動給了答案。

在此情況下,台灣社會對「中國市場」一頭熱,豈不是"Adamakaputt"?立場不同,看世界的方向就不同,「世界觀」也因人而異。「女記者」,中間有嬌滴滴的插問:"A...da...ma??? 是??? ";可能,誤以為"大哥有「口頭禪」"啊...他Ma...的???" 。我,趕緊手指「頭殼」screwing加註澄清,"Adamakaputt",就是「頭殼壞去」。

制度,對於國家才是強弱的關鍵;東亞的「儒教文化」所形成的威權專制的「階級秩序觀」,定於最高端的「人治」而專制的獨尊,逃避「分權」和「制衡」。

近代中國,摸索國家的發展方向,無法在自己的悠久文化中找到適用的答案,而不幸地走上極壞的「黨文化」和「黨權」專制的「黨國」;又缺少「民間社會」、「公民社會」,也沒有真正的「宗教文化」,以及「在野力量」。只能自陷於歷史輪迴的「皇權專制」傳統;以「共和」為口號,卻消滅「共和」的種苗。

在中國古代,「宋國太祖趙匡胤」得位於「陳橋驛兵變」(960年)的「黃袍加身」;當時,「趙匡胤」尚且知道:「天下之大,非一人所能獨治」,以「懼」來操持國政,就是「謹小慎微」。終究,國政繫於一人的發心持願,仍難逃「天命大數」的「自然律」和「人亡政息」的悲劇。

王國盛衰,仍然陷在「天命移轉」的泥沼;國家的存亡,難以避免:始於兵而終於兵的「唯革命論」。

相關文章:

哲學人生筆記 - 《「狗的良心」》

在印象中,狗的「忠心」被讚賞;狗的「口味」被質疑,愛啃老骨頭之外,還被說成,偏好吃掉「人的良心」。 

經過總統大選的辯論,俺又長知識矣!有一位「總統參選人」痛駡媒體的「知識份子」:“良心被狗吃掉“。 

俺為狗高興:狗偏好吃「知識份子的良心」;印象中,「牆國人」重視食補,「冬令進補」的「金句」:“吃蝦米補蝦米“;人的那個部位弱,就吃別的動物的「那個部位」;男人想「補陽」,就吃雄性動物的「鞭」。 

“我的天啊!“;以「忠心」出名的狗,竟然會吃掉「知識份子的良心」;這究竟是狗的進化或退化?狗想要「長知識」,至少也要有能力分辨「知識份子的良心」;狗若不小心,吃掉「蛋頭知識份子的良心」,可能沒補到狗的「良心」,却補到「狗腦」,成了「笨狗」。 

「知識份子」,應該正如記者所自豪的,“小時候讀過很多書,所以長大要當記者“。只是,讀書有陷井,若不小心,會愈讀愈笨,成了「蛋頭知識份子」。 

好狗切記!勿亂吃人的良心;現在的狗食很精緻,比人吃的美食還營養。狗,其實不只需要「忠心」,也需要有「良心」;至少,俺路過時不要亂吠。 

-《「貓的智慧」》- 
__________ 

相關文章: 

哲學人生筆記 - 《「欠俺公道」》 

2018年3月15日 

公道,自在人心嗎?問題是,人心在那裡?俺聽人家說,人心就是良心;很可惜,良心被狗吃掉了! 

那隻狗這麼大膽?事關俺的公道,没良心的狗,啥鳥不去吃,竟然吃掉俺的公道所在的良心!真是没良心的狗。 

其實,凡事不必全怪狗;狗是人養的;人不是狗養的吧!?只怪自個兒生不逢時,生在一個別人的良心被狗吃掉的時代。俺的公道没指望了! 

究竟,俺有啥冤屈?認真說起來,也不是啥麼大不了的鳥事,就是感覺不對勁;怎麼都是你們在當壞人而且沒有遭到報應,俺一直當好人,而且不只是普通的好人,也是不知怎麼使壞的「宜人」。然而,吃香喝辣的福利都沒份,連「索吻」這款鳥事也不會。 

這麼說吧!當好人是義務,當壞人是權利;人生只能盡義務而不能享受權利,這樣的鳥世道,對俺公道嗎? 

有時候,俺很謙卑,只抱怨而已,浮世欠俺“一個”公道就好。但是,公道是不可“計數“的;零零總總,就是那個 “気持ち(きもち) 悪い"。 

唉!說到底,對浮世無奈而心裡不平衡,只能嚮往擁有「烏托邦」的國籍;至少那兒不是鳥地方,只有俺自己能去,一切自己打理;更没有俺討厭的狗。 

其實,也不是狗有啥不好,而是只會摇尾乞憐,三不五時偷吃別人的良心,害俺的公道没指望。俺的「烏托邦」禁止狗入境;很公道吧!至少,俺的 "気持ち(きもち) いい"。 

- 跟狗過不去的俺 -

2019年12月5日 星期四

哲學人生筆記 - 《「大師」》

小心,大師來了! 

浮世行走,有「頭銜」最好;聽過「媽媽桑」嗎?手腕高於「小姐」;俺曾經去日本商旅,與日籍友人離開酒店時,小姐輕聲温柔地說:〝客人,請稍等,媽媽桑要來送您們出去〞!真是禮數週到。看似小事,却做出身段以示尊重客人。「頭銜」不同,角色就不同。其實,媽媽桑還年輕貌美,卻難掩一絲風霜感;換個說法,「資深小姐」可也。 

浮世需要神學,由大小不同的角色在其中演出;人們的虛浮在於沉迷於被托大;「小沙彌」唸經,會被認為有口無心;換個「老和尚」唸經,會肅然起敬。大德高僧唸經,果然有口有心,安心不少。 

「佛典史」上有一重要的文獻「大乘起信論」,被託名是由「天竺」的高僧、詩人「馬嗚菩蕯」造論。目的在為浮世眾生「說法」與「明義」;總結於統攝「心」的作用,依於「信心」而一心皈敬佛法。「馬嗚」也因此在佛教發展史上做出了偉大的貢獻,而被尊為「菩薩」。 

在此,「造論」而使人生「信心」,如此重要的任務,當然、必須由「大師級」的人物來承擔,一般未啟蒙的渾噩眾生,只能等著被深度洗腦。以上,如此的分析,目的在於警示,「造論」是無中生有的;浮世諸現象,就是諸法都起於意識和感知。 

以上的引證,用於指陳台灣面對一個「外患現象」:中國為一個虛幻的「帝國主義」的領土野心:「併吞台灣」,而千思萬想,手法盡出地「造論」,合理化自己的「帝國主義」野心。如今,在窮途末路之際,也虛構「大師」出來造「虛論」,誘騙浮世眾生。 

見證台灣社會,「大師」多如螞蟻,究竟眾生能在何處依於「信心」?許多案例顯示:「大師」被供養而騙財騙色,受害者到頭來人財兩失。有大師被供養的浮世,必然有白癡化的危險現象。 

指陳問題表象的虛幻,呈現問題的本質,是哲學家的任務。

2019年12月2日 星期一

世界小事筆記 -《「炒手配副手」》

又到總統大選,俺想到「副總統」,這個奇怪的角色;位尊却無權。在權力的場域,「副手」或被稱為「副座」或「輔座」。「副座」是被附帶上來(attached)的,或者,類似「博愛座」,被給予決定於「主座」的偏愛選擇。 

也可以說,「副座」被比喻為車輛的「備輪」,等著主輪爆掛出場,才能免强上場。這種「備用」現象有些像丈夫的「小老婆」,肦望「大老婆」被掛單出場,自己才有機會上場扶正;平常只能在「牛棚生產」待命中。 

米國總統「川普君」,在仍是「地產商」大老闆時,主演電視實境節目,有名的權力霸凌語言就是“你被炒了!“(You are fired!)。「川普君」總統的搭檔「副總統」,彭斯,一位正直的保守價值信仰者,加上受到米國憲法的保障,「川普君」的權力霸凌語言“你被炒了!“對「彭斯副總統」在任內用不上,除非連任的搭檔換「備輪」。 

「彭斯副總統」很“稱職“!出場對「牆國」的惡行,多次不留情面;扮演「黑面彭斯」;「川普君」自稱的「好朋友」,「牆國習天皇」只能被指教。「川普君」的下任搭檔「副總統」,依然是「彭斯」,「博愛座」捨我其誰! 

權力,常用的動詞是「操作」;權力的目的是發揮最大的影響力。浮世往來,多為權為利,即使看破紅塵的出家人或神學士,也想要當上「大師父」或「大神父」;更何況,律師也要冠上「大律師」,才覺得有信心而安心不少。 

浮世「尚大」,以大為尊,男人、女人皆如是;女人自稱「小女子」,是自謙和塞奶。浮世求大位是第一志願,寧為雞首,不為牛後。於是,混個「小黨」的「黨主席」,也能自覺偉大不少。不過,熱度過後,「小黨」多淪為「金光黨」,靠選舉募款撈財;這也是「小黨」的「黨主席」,多為“常任的“,好處不落外人;家族、親信、臣妾湊人數,分居斂財的黨務要職。 

值得取笑者,「小黨」的「黨主席」幾乎不設「副主席」;小廟難再容「博愛座」。若大黨設有多位「副主席」,也非好事,因人設事而意在招安,裂痕已在,早晚分裂。 

另有讓人奇怪者,夫妻搭檔,大多以夫為「正座」,妻為「副座」,以符合「男主外,女主內」的世俗成見,多為避人耳目的「賊夫妻」。對外,以醫生或教育家作掩護;實則,不想讓外人嘲笑男人在家「懼内」。觀其夫妻的言行舉止,協同出擊外敵,「賊妻」斂財又管財,打死不退。 

台灣,已歷經多次的「總統直選」;人民應該已見識過多次,大位「主座」和「副座」人選的財產問題,總是“說不清楚,講不明白“。候選人,其實不必遮掩或躲藏財產問題;有財產不是罪惡,憲法保障人民有恆產的「私有財產權」制度。有些候選人,說不出口的事實,應該是炒手配著副手;想要投機來著,撈了就溜。 
____________ 
相關文章: 

世界小事筆記 -《「阿玄配阿土」》 

2015年12月2日 

有利可圖,無所不炒!「作手學」,古已有之,居間操作,買低賣高,煽風點火,「造勢」也「造市」,逢高出脱,壓低買進。 

人性逐利,人為財死,殺頭生意有人做,賠本生意避之唯恐不及。鬱金香、蒜頭、潽洱茶、名女人用過的內衣褲、靈骨塔、二手鞋,都可以炒作。聯動債、選擇權、官位,只要可以表彰有利可圖的空間,都可以大炒特炒。 

擁有許多後知後覺的「投資人」所沒有的先知先覺的特殊門路,是「投機客」的典型敏感度;談不上道德,而是有些人的人性中的偏好而已;稱為個性即可。 

好的「投機客」,,尋找和持有所欲結果的牌,而「蛋頭型」的「投資人」是持牌坐待攤牌,一番兩瞪眼。 

台灣,是「以商立國」的「重商主義」國家,政府的「先商政治」和北韓的「先軍政治」,造成某一類身分的人有較得利的機會,,有難言之妙;;你是懂的,我也懂的;就認命當草民吧! 

商人的專業在逐利,軍人的專業在打戰;商埸如戰埸,一方要錢,另一方要命,錢與命是可以辯證統一的。窮怕了!想拼命賺錢圖利;不怕死,就可以不要命。要命,也要錢,,或要命,不要錢,各有人在。有時候,要你命的,是親密的愛人;愛上了,比死還慘。 

北韓的「先軍政治」,軍人有「軍宅」可安身立命,是社會主義「種姓制度」的「既得利益階級」,説不要命也要打戰,應該是虚張聲勢而已;不然,带背包搭帳蓬即可,,何必大費資源大蓋軍宅? 

同樣地,台灣的「先商政治」,商人可以干政,以商領政,讓人民没命地吃毒油,也要干政賺錢。政客説,有最高道德,就如同北韓軍人自吹世界無敵一樣;那是「金氏世界紀錄」的笑話。 

看到「阿玄」的「軍宅明細清單」繁複傷眼,,我認為,「阿玄」是「非典型的短線巴菲特」,應該搭配一位在股市持股多樣的名人「阿土伯」,成為下一屆的「正副總統候選人」。這一組人選,應該可以妥善地管理「台灣基金」。

精選文章

園藝生活筆記 -《「大佛手與小愛玉」》

暖陽初冬的好時光即將在今夜變天;遠望高聳的台北一〇一金融大樓方向,西北方淡水方位的天空已有厚重的雲系靠攏。 天邊的概念有多大?雲聚遠天,風起雲湧,真壯觀!但是,這也是東北季風的鋒面將至的天象。換言之,北方的鋒面將帶來風雨,氣溫會急降;今夜起,將有冬天已至的感受。 晴朗的天空下,...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