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文章

哲學人生筆記 - 《「哭泣著離去!」》

圖片
哭泣!像春天寒風中的雨滴;花容模糊矣!哭泣必然有難言之隱喻,只待精神分析解讀出可能的「潛意識」。 哭,先沒有淚,只是傷心;必須眼眶有湧水、精神狀態上呈現抽搐,以成「哭泣」的感傷畫面。人到傷心委屈處,愈想愈悲憤;再加上見到關心好奇的閒雜人,二、三句的打探,就更說不清楚、講不明白了。哭泣!問題和故事就更複雜了。 台灣民眾黨的美女發言人公開哭泣著,要告辭黨職一償久未休息的倦怠疲累。俺,看著不知所云的美女哭泣;以哲學理解的方法進行邏輯分析。大致上,這是一場政治權力鬥爭失落後的「淨身出戶」。其中,隱含著功勞未得償,苦勞被冷落以對的不甘心。 漢語對話中,常聽到佔優勢的對手奚落敗者的用語:"哪裡涼快,哪兒去吧!";如今,當事人說要一償休息或出國的心願,應該是剛好的「出口」。 從敗者的精神出口去尋找療愈;俺的建議是,此地老東家無情無義又不留人,自己就先涼快一陣子,拋棄老東家無聊的鳥人鳥事。過些日子,天無絕人之路,必有另一片新天地。 敗者,若能學得理解名利和權力競合的本質和放下「過去」的不愉快;對比之下,那位柯主席每有理虧,就哭泣回家找媽媽、妻子;男人,被外界嘲笑為「媽寶」,格調差遠矣!俺,看著美女哭泣,開悟較多!

世界小事筆記 -《「炒手配副手」》

又到總統大選,俺想到「副總統」,這個奇怪的角色;位尊却無權。在權力的場域,「副手」或被稱為「副座」或「輔座」。「副座」是被附帶上來(attached)的,或者,類似「博愛座」,被給予決定於「主座」的偏愛選擇。 

也可以說,「副座」被比喻為車輛的「備輪」,等著主輪爆掛出場,才能免强上場。這種「備用」現象有些像丈夫的「小老婆」,肦望「大老婆」被掛單出場,自己才有機會上場扶正;平常只能在「牛棚生產」待命中。 

米國總統「川普君」,在仍是「地產商」大老闆時,主演電視實境節目,有名的權力霸凌語言就是“你被炒了!“(You are fired!)。「川普君」總統的搭檔「副總統」,彭斯,一位正直的保守價值信仰者,加上受到米國憲法的保障,「川普君」的權力霸凌語言“你被炒了!“對「彭斯副總統」在任內用不上,除非連任的搭檔換「備輪」。 

「彭斯副總統」很“稱職“!出場對「牆國」的惡行,多次不留情面;扮演「黑面彭斯」;「川普君」自稱的「好朋友」,「牆國習天皇」只能被指教。「川普君」的下任搭檔「副總統」,依然是「彭斯」,「博愛座」捨我其誰! 

權力,常用的動詞是「操作」;權力的目的是發揮最大的影響力。浮世往來,多為權為利,即使看破紅塵的出家人或神學士,也想要當上「大師父」或「大神父」;更何況,律師也要冠上「大律師」,才覺得有信心而安心不少。 

浮世「尚大」,以大為尊,男人、女人皆如是;女人自稱「小女子」,是自謙和塞奶。浮世求大位是第一志願,寧為雞首,不為牛後。於是,混個「小黨」的「黨主席」,也能自覺偉大不少。不過,熱度過後,「小黨」多淪為「金光黨」,靠選舉募款撈財;這也是「小黨」的「黨主席」,多為“常任的“,好處不落外人;家族、親信、臣妾湊人數,分居斂財的黨務要職。 

值得取笑者,「小黨」的「黨主席」幾乎不設「副主席」;小廟難再容「博愛座」。若大黨設有多位「副主席」,也非好事,因人設事而意在招安,裂痕已在,早晚分裂。 

另有讓人奇怪者,夫妻搭檔,大多以夫為「正座」,妻為「副座」,以符合「男主外,女主內」的世俗成見,多為避人耳目的「賊夫妻」。對外,以醫生或教育家作掩護;實則,不想讓外人嘲笑男人在家「懼内」。觀其夫妻的言行舉止,協同出擊外敵,「賊妻」斂財又管財,打死不退。 

台灣,已歷經多次的「總統直選」;人民應該已見識過多次,大位「主座」和「副座」人選的財產問題,總是“說不清楚,講不明白“。候選人,其實不必遮掩或躲藏財產問題;有財產不是罪惡,憲法保障人民有恆產的「私有財產權」制度。有些候選人,說不出口的事實,應該是炒手配著副手;想要投機來著,撈了就溜。 
____________ 
相關文章: 

世界小事筆記 -《「阿玄配阿土」》 

2015年12月2日 

有利可圖,無所不炒!「作手學」,古已有之,居間操作,買低賣高,煽風點火,「造勢」也「造市」,逢高出脱,壓低買進。 

人性逐利,人為財死,殺頭生意有人做,賠本生意避之唯恐不及。鬱金香、蒜頭、潽洱茶、名女人用過的內衣褲、靈骨塔、二手鞋,都可以炒作。聯動債、選擇權、官位,只要可以表彰有利可圖的空間,都可以大炒特炒。 

擁有許多後知後覺的「投資人」所沒有的先知先覺的特殊門路,是「投機客」的典型敏感度;談不上道德,而是有些人的人性中的偏好而已;稱為個性即可。 

好的「投機客」,,尋找和持有所欲結果的牌,而「蛋頭型」的「投資人」是持牌坐待攤牌,一番兩瞪眼。 

台灣,是「以商立國」的「重商主義」國家,政府的「先商政治」和北韓的「先軍政治」,造成某一類身分的人有較得利的機會,,有難言之妙;;你是懂的,我也懂的;就認命當草民吧! 

商人的專業在逐利,軍人的專業在打戰;商埸如戰埸,一方要錢,另一方要命,錢與命是可以辯證統一的。窮怕了!想拼命賺錢圖利;不怕死,就可以不要命。要命,也要錢,,或要命,不要錢,各有人在。有時候,要你命的,是親密的愛人;愛上了,比死還慘。 

北韓的「先軍政治」,軍人有「軍宅」可安身立命,是社會主義「種姓制度」的「既得利益階級」,説不要命也要打戰,應該是虚張聲勢而已;不然,带背包搭帳蓬即可,,何必大費資源大蓋軍宅? 

同樣地,台灣的「先商政治」,商人可以干政,以商領政,讓人民没命地吃毒油,也要干政賺錢。政客説,有最高道德,就如同北韓軍人自吹世界無敵一樣;那是「金氏世界紀錄」的笑話。 

看到「阿玄」的「軍宅明細清單」繁複傷眼,,我認為,「阿玄」是「非典型的短線巴菲特」,應該搭配一位在股市持股多樣的名人「阿土伯」,成為下一屆的「正副總統候選人」。這一組人選,應該可以妥善地管理「台灣基金」。

這個網誌中的熱門文章

法哲學筆記 -《"於法尚無不合"》

世界小事筆記 - 《「折磨學」》

園藝生活筆記 -《祝願飛向我家的白頭翁!》

園藝生活筆記 - 《「神豬虎頭柑」》

園藝生活筆記 - 《「伊朗來的無花果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