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表文章

目前顯示的是 2020的文章

精選文章

哲學人生筆記 -《「不打不相識!」》

圖片
「打」,一個哲學語境的動詞單字;近兩年來,這個詞所衍生的語境頻繁出現。再幾天就是「立春」節氣,現在日漸有陽春氣息又草木芳華;歷經寒冬後,陽光下到花園裡和櫻花樹「打」個招呼去唄! 手機裡的即時新聞傳來新任的行政院陳建仁院長,其引述所宗的聖經教義:"「…做眾人的僕人」,行政院要為人民服務,…要"「打」造溫暖堅韌台灣,…"。「行」!「行」政院「打」起來了! 漢字的「打」,就是「行動」;農曆新年的九天長假中,都「打」那兒去了?其實,已不堪回首矣!長假的時間多到可以浪費「打」發掉,奢侈矣!從今以後,復原到正常生活秩序,「打」工去唄! 外電,也不甘寂寞;迎春的禮炮傳來米國的將軍預感即將和中國「打一打」,單打、雙打、拉幫混著打,就在兩年後發生戰爭;原因之一可能是為台灣而「打」。 感動矣!不打不相識!養兵千日,軍人久練而不來打真的,畢竟只算是「少林武僧」,練好看的!諸法皆空才是真的,阿彌陀佛! 小時候,看米國「西部牛仔」電影,俺就很欣賞「老米」的牛仔作風;在酒吧裡情敵雙方互看不順眼,為爭奪美女「打」起大拳頭來還不過癮,就到外面單挑,拔快槍互射解決。帥矣!好強矣!說「打」就來唄!不拖泥帶水;難怪,米國稱霸世道! 有意思地,數十年來,與朝鮮國同一款,只派戰狼「打」口炮口誅筆伐,表演不放棄武「打」說唱戲的中國,聽到米國的將軍下戰帖來矣,說來打真的唄!時間、地點都指定好了;中國反而龜縮起來,竟說自己的準備不夠充分,應該「以和為貴」! 罷矣!早就知道,牆國的國粹語境是假、大、空、虛,雞賊說鳥話唄!世道上的觀衆,勿當真!中國式的武「打」,啥麼「鳥武統」,都是說、唱一起,僅供表演用的! 米國的前國務卿龐佩奧(Mike Pompeo ),在其回憶錄「為米國而戰」一書中,引述其面見朝鮮國領導金正恩的故事:其中,金正恩面告:"中國人都是騙子!";還歡迎米軍繼續駐在韓國,有助於朝鮮國防著中國帝國主義領土野心的擴張。 「打」,一個既「立志」又可以「打折」的概念。要打嗎?再說唄!

詩人之國筆記 -《「破題」》

圖片
「疫獸」已橫行全年,猖狂未有止期,年終更加險惡;展望來年,衆生仍需「自肅」以應對兇險。冬雨綿綿,又來「極地寒流」,氣温驟降伴過年;「年」也是獸,「時間之獸」,定期來襲。  「疫獸」、「年獸」聯合襲向人間浮世,在危疑焦慮中,彷彿漫漫暗夜,却也可以比喻彷彿在等待曙光中,「獸行」終將遠去,來年另有「新獸」,稱之為「變種」。  年終感時,俺「自肅」而減少外遊,隱於書房,近日研究漢語的古詩詞鑑賞,略有心得。其中,對於「詩題」的形成有所理解;「作詩詞」和「寫文章」是情境和文思的各自鋪陳。「詩題」大多下在作詩後,取之於詩意或詩境;「文題」,大多定在行文前,如人之出行必先有目的地。  前者,「作詩詞」以詩人的觸景生情而發揮描繪的功力,也要受到「格律」的限制,這也是漢語的「律詩」或「絕句」的特色。後者,「寫文章」以作者個人的思想整合和表述而見其功力。  近年,台灣的中學校開始培養學生對「小論文」的寫作能力,這是自由化和民主化的教育內容自然要走上的變革方向,基礎在於先有閱讀和思辨的能力,表現自由而豐富的讀、寫、聽、說的人文素養。  台灣人常自豪於已有自由與民主,然而,公民素養仍普遍不足,見諸於代議文化的粗暴和野蠻,不見“揖讓而升,下而飲,其爭也君子“的素養。  從旁觀察,僅以國會和各級議會的民意代表和各級官員的詢答表述,大都離落不全,聽不出「見解的自信」,也可看出思想培養的過程是被填塞的和灌頂的,以致質詢者自傲於謾罵、搞怪、羞辱居多;官員唯諾或實問虛答和閃躲。  在民主先進的國家,議會的「詢答文化」,大致可展現一國人民的人文素養程度。法國對於中學的畢業會考,要求考生完成哲學寫作,題目頗能呈現學生的思想養成和論述能力;如此,國家的公民既有宗教文化的情懷,又能免於自陷於神學教旨的自縛。  回憶多年來的行文論述,俺只要能「破題」,即可文思不絕,對於浮世「現象」,自有看法、說法,目的在於直探「本質」。以「破題」為題,行文成章,也算是年終的自信。 

園藝生活筆記 -《「就這樣活下來!」》

圖片
「冬至」是長夜至極!然後,日夜的長度逐漸互換,白晝漸長,黑夜漸短。到「立春」,之前還有「小寒」和「大寒」;預期最冷的日子還在後面,等著依序來報到。何況,「立春」後還有「春寒料峭」的苦日子。  即使大自然嚴酷,多年的園藝生活經驗,已知依循大自然的節氣,順時序以管理果樹植裁;在寒冬,尤其年末更迭時,心情有躍然期許,觀時以對的喜悦。  浮世擾動不安,但是冒著風寒,逐一檢查果樹的耐寒和更新能力,除了增益自己的「果樹植物學」知識,更有一些遁入「桃花源」以避秦的倖然。還好,遭逢疫刼而有個安逸的地方自得其樂,就算是小確幸吧!  喜歡讀書的人,借用日本的「諾貝爾文學獎」得主「大江健三郎」先生的日文語境的名言:“就這樣活過來了!”。據自述,有幾本「大江」先生推薦的名著,助他走過日本軍國戰爭的肅殺和戰禍、戰後重建復興、「泡沫經濟」破滅的擾動、艱苦和虛浮。  也有同感,果樹園藝讓自己,在外有「疫獸」的不確定危疑中,‘’就這樣活下來吧!‘’。年末月份的綿綿冬雨,落葉樹已褪去枯葉成了光桿;巡視土壤和枝條的健康狀况,很確定,適者生存,各類果樹歷經四季川流的氣候考驗,都照樣活下來了!  有些當令的果樹,蜜雪梨、三星上將梨、無花果、藍莓,已掛果在枝頭;樱樹也搶早孤枝獨開粉紅的花朶;黃金枇杷更是盛開叢花。此情此景,怎能不喜悦?!

法哲學筆記-《「太監的寶貝盒」》

圖片
中國歷史上的太監,扮演著皇權和大內的重要角色。可以說,中國是一個太監當道,權傾朝野的「太監國」。  中國,在皇權當道的時代,想要讓兒子成龍的人家;若兒子是讀書的材料,就大多想要投舉入仕;不然者,家道貧弱,父母給兒子找的另一條路,就是去給皇上當奴才,若能有所發展,說不定在皇權的當下,得寵後能權傾一時,壓過科舉出身的朝官。  說來悲哀,不論走那一條路出身,文臣或太監,本質上,都是皇上的奴才。想當太監,必須先「去勢淨身」,男兒身的寶貝被閹割,有的皇權稍有暖心,讓「新鮮太監」以寶貝盒收藏自己的「小王子」,也就是LP啦!  理由,可能是出自儒家教祖孔子的孝道:“身體髮膚受之父母,不敢毀傷,孝之始也”。可是,皇上的大內「需才」恐急,不可一日無奴才,於是有違孝訓,先割勢矣!  「寶貝蛋」加工處理後,仍歸原主收藏作紀念。有些太監成為「公公」後,難免睹物思親,喃喃自語:“爹啊!娘啊!兒子終於來給皇上當奴才矣,老人家請放心!”。  以上的背景說明,乃是當代的中國一直單方朝思暮想,台灣是其「寶貝蛋」,一點都不能少,文統、武統都無力沒輒,又想出「智統」,實在「反智」至極矣!中國的時代精神是,缺少寶貝就喊寶貝,也就是「缺啥喊啥」;得不到台灣就喊「統一台灣」。  眼見愈喊愈疲弱,台灣與米國關係更親密,就想學米國的「台灣關係法」(TRA),也來立中國自己的「台灣關係法」。就立法的性質而言,該法將是中國的「國內法」,只能規範中國政府和自己的人民,對台灣毫無法的效力。  不過,立下「台灣關係法」後,對中國的意義,該法可作為「太監的寶貝盒」,有自我慰安的作用。實際上,「台灣關係法」等於承認台灣已是「主權國家」矣。

世界小事筆記-《「白色聖夜」》

圖片
對於十二月二十四日夜裡,基督教文明的子民,視其為一年中極有宗教氣氛的「聖夜」;如果白雪紛飛,那種静美的意象,頗有「天啟」的意義,彷彿人世正在等待「彌賽亞」的降臨,世人得以救贖。 「白色聖夜」是一個「充分」與「必要」條件的組合;「聖夜」的静美意象需要天作之合,就是在那一夜有白雪覆蓋;可是地球的暖化現象使得中緯度的溫帶地區在聖夜臨白雪必須看運氣,如果有幸正逢降下白雪,一切的寒冷辛苦都值得了。  「冬至」已過,夜的勢力已開始反轉縮短,台灣的「玉山」在三千八百公尺以上降下本年的「初雪」,大概只有氣象站的駐地人員有幸賞雪。  在温帶中歐地區的德國,依據氣象預報,大概只有海拔六百公尺以上的中高度海拔的山區和東南部的高原地區,在「聖夜」有機會被白雪覆蓋,其他地方的普遍現象就是冷;當然下白雪得看老天的意思。

世界小事筆記-《「中國缺電的危機」》

圖片
流年不利,諸事不順,表象上,天災人禍引起中國經濟的供需失調。其實,中國時下的各種危機中,以「缺電」最具有政治經濟「領先指標」的作用。  電力,作為商品,有其產品的特點;電力是「即產即銷」的產品;在電力公司的「資產負債表」上,没有「電力存貨」的項目和數字,反而有「備料」的數字,就是煤炭、燃油、核燃料、維修用料等存貨。  另一個特點,就是電力的供輸宜近不宜遠,以免長途輸電的流失電力。中國領土廣大,人口眾多,電力作為經濟和社會發展的動能,在缺電危機中,可以推測,中國經濟已出現「供應鍊」的斷裂和戰略不安全;電力供應平常應該有「備轉容量」,缺電所代表的意義不是發電容量不足,就是有呆滯容量却發不出電力。  這些現象呈現的意義是,作為代表現代文明動能的電力系統已出現調度失能。依照「質能互換」的原理,電力的能源形式包括水力能、火力能、風力能、燃氣能、核能。電力籌備應該兼顧多元和安全穩定。  當一個國家經常缺電,尤其中國,一個廣土眾民的國家,反映著一項殘酷的事實,中國是一個系統運作失衡的能源不安全的國家。中國,平常狂言要併吞台灣,難道是要「點爉燭看電視」?

人生故事筆記-《「冬至煲粥」》

圖片
冬至,隨著濕冷的天氣來矣!「立冬」以來,俺已吃過幾次甜煲粥;「冬至」節氣,在十二月二十一日,更不能不吃紅棗煲粥,補效在於:“一日三棗,百歲不老”。  以前,童年時代,每到「冬至」,祖母都會交待孫子當日要吃「冬至甜湯圓」,才算增一歲。在「冬至」前夕,祖母都會交待孫子一同「搓圓仔」,隔天早晨就可以吃一碗「冬至圓仔」後,再去上學。  至今,俺喜愛吃補品煲粥,應該是童年記憶和遺緒。小時候,也常聽父親與友人在談話中提到「搓圓仔湯」;俺那時候還以為有「圓仔湯」可吃。實在不經浮世人事,有夠傻!  家道祖業是工程營造廠;父執輩話語中的「搓圓仔湯」,事實乃是,競標公家發包的工程,標案被有心勢力「圍標」奪去;在日文的語境中表述為「相合」,也就是在密室中談妥,公開競標只是符合形式條件而已。  俺後來任職於國營事業的工程處,常見到各項營繕工程或購置訂製財物的公開招標案,老面孔的包商和廠商經常在外面的餐廳喝酒吃飯「喬標案」,正是「搓圓仔湯」,也就是「相合」的「浮世繪」。  本年,米國總統大選,想連任總統的「川普君」,原以為勝選已定,孰知一夜過後,準備好的「感恩節火雞」被「偷走」矣!「川普君」的火雞,看來可能是被中國智庫學者自招的「喑黑勢力」,也就是“Deep State”給「相合」做掉矣。至今,「川普君」和支持者仍憤忿不平。  米國,「清教徒」移民所建立的國家,「川普君」曾說過:“在米國,咱們不信任政府,咱們信神!”;二十元的米鈔上也印有:“In God We Trust”的銘言。如今,信神的子民仍不能理解一門「搓圓仔湯」的功夫竟然可以偷走他們的「感恩節火雞」。  天氣濕冷,俺想吃「冬至」的「紅棗桂圓粥」,却想到「唐吉訶德」似的「川普君」還在找火雞。金融市場的「蘇黎世法則」之一:‘’不離開牌桌,就有翻本的機會‘’。  俺看過英國BBC製作的專集節目「機率」後,想到「川普君」不是沒機會赢得連任總統。漢語詩句中也有「山窮水盡疑無路,柳暗花明又一村」。這也一是另一幅「浮世繪」。 

哲學人生筆記 -《「疫劫中的聖夜」》

圖片
記憶中,被喚起的「白雪聖夜」,大約是從十二月中旬開始的;那是基督教文明地區的喜悅、分享與祝福的時段,直到過完新年,回到正常的作息。 在這個時段裡,人們似乎因為「聖嬰」的降臨而得到救贖。俺來自遙遠的東方,當年客居在德國的修道院裡,因修哲學、經濟和法學,而被神學士尊為「東方智者」;自我的體驗是「聖座」旁的「客座」,受到禮遇的「客卿」;也自然而然地融入聖域的生活。  當年,活在與俗世無關的「桃花源」,似乎救世主「彌賽亞」常駐聖域裡。也許,這就是宗教埸域的「磁場效應」,有安全和安定的舒適感,俺也久化而成為慈眉善目的好人,很好相處;也知道一些趣事。  畢竟,聖人也有凡心,客居久了,撞見神父暗夜中觀賞俗世的「成人節目」,竟邀俺共賞;這有點那個...犯了「色戒」。入境尊禮,不宜矣!謝了!也見識過老修女酒醉聖堂,「聖經」反著翻,醉言醉語,說著怪怪的鳥話,可憐啊!被關禁閉反省去矣。  俺未皈依宗教,也非異教信仰的佛教徒,卻能「我佛慈悲,阿彌陀佛!」,發揮「彌賽亞」精神,渡己渡人、致以關心慰問。原來,苦悶焦慮至極矣!人生十五、二十時的歲月,隱於教域學程而未嚐俗世風情,不知俗界樂趣。  平常,被人告解的神父修女,卻換俺來扮演「佛洛依德」醫生,開出「精神分析」的解方。這也影響院長,後來欣慰於院裡有哲學家與神學士們共同見證跨文化的「異業結盟」。  本年入秋冬後,疫情更惡化;德國聯邦政府自本日,十二月十六日起,對全國範圍實施活動管制,至明年的一月十日;等於要求人民於「白雪聖夜」的時段在家裡祈禱「彌賽亞」降臨。   ________________  相關文章:  2018年12月16日  人生故事筆記 -《「彌賽亞」》  一年匆匆,又到年底;記得在德國求學的歲月,每年冬天的初雪降臨後,大概就是十二月中旬過後,距離「白雪聖夜」僅有大約一週的時間;然後就是過新年。  當時,我客居的「天主教」修道院,洋溢著「聖夜」將到,新年不遠的快樂氣氛;神父和修女滿臉慈祥和藹,平時「聖人」的表情也不見了,忙著部置裝飾聖夜掛飾。我是異國遊子,孤獨留居修道院,也放下學問大事,成為神職的「公差」,修女老嬷嬷的「壯丁」,提供爬上爬下的「爬樓梯」服務;掛東掛西,入境隨俗,跟著快樂。  那時候,我才體驗到:年節對不同宗教、文化和民族,有普遍共通的意義:就是「迎新送舊」。但是,也有困惑,人為何「喜新厭舊」?太現實了吧!去年,以

哲學人生筆記 - 《「雜糧早餐」》

圖片
在YouTube 上看到外國人久居台灣多年後,向觀眾分享喜愛台灣而定居下來的美好活經驗之一,就是難忘台灣的早餐。其中,有法國人接待來訪的親人,共進早餐就呈現文化上的分歧。台式的?法式的?  入境隨俗,必然有適應的時間長短問題。俺在德國的天主教修道院客居的歲月裡,三餐俱在修道院裡與德國人共餐。其中有宗教戒律的用餐安排,也有德國民族的飲食習性。  早餐,總是精簡;一壺紅茶,或咖啡,配上硬麵包切片,以及乾乳酪片,或果醬。早上六點半,晨間彌撒結束後即可開始用餐,大約一小時,以趕上有些師生在大學的課程時間。其實,俺不是很重視飲食的精緻和豐富,填腹七分飽即可。就這樣子,多年下來也習慣矣。  還有一個背景,俺中學時代起,受到「清帝國」的名臣曾國藩家書所述原則的影響,就是「早餐吃得好,中餐吃得飽,晚餐吃得少」;也曾經,或多或少,受到「禪宗」戒規「過午不食」的影響。  如今,飲食偏重養生保身,夏秋季多攝食當令的食蔬,冬春季多藥方食膳。節氣來到「大雪」,氣溫降低,早餐前先沖泡一杯黄耆、有機枸杞、有機紅棗的漢方養氣茶。之後,以沖熱水的燕麥加乾果、紅棗、紅薏仁,或配上一個五穀雜糧饅頭;西式麵包愈來愈少吃矣。  食物與人的辯證關係,在哲學的理解是:“人,就是自己所攝取的食物”,這是「唯物主義」的觀點。若加入「唯心主義」的觀點:“人,就是自己所吸收的知識”,人會自我感覺良好。  ______________  相關文章: 2018年12月11日  哲學人生筆記 - 《「麵包師撞牆」》  以「法國麵包」之名,在台灣賣得很貴;俺吃過幾次,甚無特色。其實,在法國;那些法式麵包只是生活上的食品。麵包的食物地位,有可能,在日本「脱亞入歐」的文明開化進程中,被歐化的勢力誇大了。  日文語境的「麵包」一詞,以「片假名」註記:“パン”(pan);法文語境的麵包註記為“Le pain” 。有名的法國「長棍麵包」註記為‘’ la baguette‘’。  日本,從「歐化」起至今,有些人為了表現自己是文明開化的「歐式人」,特意指定要買 ‘’ la baguette‘’;然後以「牛皮紙袋」套底,露出一大截長棍,抱在胸前,走在路上,上了電車。女人頭戴歐式淑女的圓盤帽,引人側目。  台灣本土,對於麵包,讀音似漢字“胖”的音述。俺,曾有機會受邀到夫妻俱留學法國而結婚的友人家作客,女主人偏好雅痞的法式生活,男主人是紅酒愛好行

哲學人生筆記 - 《歷史機遇與選擇》

圖片
中央銀行突然宣佈,對房地產價格狂漲的不可容忍而實施選擇性的信用管制。這項政策反證,台灣好光景的新時代來矣 !  過去兩年,若有機會,俺都提示年輕的世代,台灣將有騰飛的時代,要把握發展的歷史機遇。台灣沒有與外國統一的「假議題」,台灣早就是主權國家矣 !  台灣人永續的「進步工程」,就是讓台灣的「國家正常化」,捍衛自由,鞏固民主,成為世界上可敬的偉大國家。  年輕世代,大多面臨結婚與否的選擇,婚姻的代價是很高的,有的人故事聽多了,午夜夢迴,可能發現「一個人」也不錯 ! 甚至很幸福!  台灣旅居日本的作家「劉黎兒女士」,近年來的小品短文或著作,轉向「一個人」的提倡。結婚是法律身份和權利、義務的選擇,歷史已久遠。此外,仍有許多不同的選擇和發展的可能。  歐洲的故事顯示:經濟與社會愈發展,國家愈自由開放,婚姻作為單一選項,就愈有可能成為古老的故事。關於這一點,恐怕不能見容於「清教徒」的「保守主義者」,源自宗教的聖諭 : 亞當與夏娃,豈能獨自流浪孤老於「伊甸園」之外。  本日,十二月十日,是「世界人權日」; 「結婚」是「人權議題」嗎?  兩年前,俺寫下《世界小事筆記 -「牆國的想婚男」》的文章,源自觀察,中國因為其偏執封閉的「計劃生育政策」,造成「人口性別」的嚴重失衡,使其國家社會出現嚴重的「雄性焦慮」,表現在侵略性、掠奪性的軍事擴張和經濟壓迫行徑。  政治上,對內鎮壓和「外交戰狼」的惡劣行為,都是呈現中國國家內在本質失調的表象。  ________________  相關文章:  2018年12月9日  世界小事筆記 - 《「牆國的想婚男」》   「牆國」男人,真命苦!表現在焦慮,被失業、被失蹤、被失婚,……被做掉。在古代,還有一項,‘’被閹割‘’,去「大內」作「公公」,給「皇上」、「皇室」作奴才。  「牆國」,男人,‘’適婚的男人‘’比‘’適婚的女人‘’多出三千多萬人,因「一胎政策」和「重男輕女」的傳統性別歧視。終於招致人口結構性別失衡的「反效果」。  為了脱離「王老五過年」的寂寞,於是「婚媒」行業或「婚探子」在公園廣場或街頭「獵女」:“小姐,要結婚嗎?”。  以前,在德國求學認識的「單身老中」,也普遍有「失婚焦慮」,不惜請俺:“老張同志,可否回台灣幫忙物色「王昭君」和「文成公主」?”。蛤?蝦米?碗糕?“和番?”;讓俺奔走當「皮條客」或「買辦經紀」?「牆國」,門都没有! 

哲學人生筆記 -《「丟」的精神病理》

圖片
本年是歐洲清教徒移民登陸北美洲四百週年(1620 ~ 2020)。在信仰的意義上,清教徒認為,自身有「神選」和「使命」,要讓自己更好,以崇隆上帝的恩遇。  人的教育是應該被重視的,尤其兒童的啟蒙識字,可以消除日後的野蠻。兒童有一天性,抓、搶、踢、咬、丟、砸,總結起來:哭鬧撒野。從小看大,小時候沒被家教良好地啟蒙,長大後難符規矩,甚至連說話都破碎,那麼思想的邏輯錯亂也就必然了。  清教徒,先在米國東北的「新英格蘭」地區聚居,因為重視教育,除了家庭教育之外,更設立大學,培養受過「環宇之學」的知識人;「哈佛大學」即是清教徒所創辦的大學。清教徒家庭出身,普遍有較好的教養。從兒童的家教、少年的強制教育,再到青年的高等教育過程中,受教者對待書籍的態度和方式,就可以看出教化的成效,和在社會上的應對禮儀。  俺在德國的修道院,見過年輕的神學士不夠莊重地,把手上的聖經朝咫尺距離的桌案隨手丟置;也看見七十餘歲的老修女在晨課彌撒時宿醉未消,拿反聖經亂翻查,醉言醉語帶酒氣,而被資深的神父和院長判罰「關禁閉」思過。  當年,一位來修道院訪問的資深日本籍修女回答俺的詢問,"教規戒律何以如此不留情誼?""。她比喻,若是日本人,則更重視禮儀規矩,表現在「自肅」。舊時代的武士階級,尤其尊重表現階級身份的武士刀,不得亂放置,遑論「丟置」,近乎視同生命的神器。俺受教和長見識矣!  此後,珍惜和尊重「力量之源」。讀書人不隨手亂丟置書本,就像武士不棄刀,都是培養個人「自肅」的定力。隨著歲月推移和人生閱歷的積沉,俺自覺,言行和價值偏好,有向清教徒看齊的自律;旁觀浮世,不以物喜,自有定見;守着善良。至少,在客觀上被認為:"老張是有禮又博雅的文明人"。

哲學人生筆記 -《「冬意漸濃」》

圖片
「小雪」之後,陽光日子不多,又接連下起綿綿的冬季時雨。深夜,在温暖舒服的被窩中被窗外的雨聲"喚醒";俺不說是"吵醒",實在是因為「 小夜時雨 」的感受很浪漫美好;「有緣人」在深夜漆黑中,只聽到雨聲滴滴落下;暗黑的冬夜窗外想必淒冷。  有一首很淒美的日語演歌,《小夜しぐれ》,「香西かおり小姐」演唱,詞曲很有詩意,很切合夜雨中醒來的氣氛。很怪的事實,俺在九月底前仍然受苦於酷暑,夜裡難以好眠,搬個涼椅坐在書房的窗外,享受夜風吹來。  葉落知秋,如今已是冬意漸濃,「大雪」節氣就在十二月七日。  __________  相關文章: 《小夜しぐれ》,「香西かおり」

哲學人生筆記 -《「豬八戒,將討回公道!」》

圖片
台灣「最美的風景」,被中國訪客稱讚是「人」,過譽矣!人與事皆有正與反,「最醜的風景」也是「人」。希臘哲人「亞里斯多德」認為,「人是最高貴的動物,也是最野蠻的動物」。有證如下:  茹毛飲血,滿口獠牙,這是文明未開化時期的野蠻風景;因此,人類自己有重要的任務,啟蒙、教化、教育到文明。過程是先脱離蒙昧,覺悟自己有開化發展的空間和可能;「自己作為人,就是目的」,不是「他者」的工具;於是進入後續的進程有「人學」的教育,培養思想能力,成就精神高尚的人。  自古以來,教育是個人、家庭、社會和國家最重要的任務,改善人的品質,創造文明國家進步的各種可能。「自由精神」和「獨立思想」是「人之所以作為人」的意義。  自歐洲移民到米國的清教徒所歡迎的「感恩節」才剛過,這個宗教節日的意義彰顯,人的發展機會,被認為有神蹟,才能歷經大洋風險,來到「新大陸」的荒野,辛勤墾作有成,必須感恩所信仰的上帝給予的眷顧。因此,以"Thanks Giving"表達心意。  清教徒,被外人認為「保守」,其實,正是信守努力、簡約、樸實、誠信、正直和回報的傳統美德,不因時代的變化而拋棄作為人應該捍衛的美好價值。  以上的回憶,源自俺有機會觀看多個客居台灣的外籍人士所製作的「YouTube」頻道,他們或她們,普遍表達對台灣的喜愛和愉悦,也多認為台灣人普遍友善和熱情,於是想長期留在台灣發展。  俺曾在德國多年,也曾遊訪不同的番邦商旅,以「同理心」來待客,「己所不欲,勿施於人」,是國家和社會開放友善的基礎;雖然進步無止境,台灣至今已有長足的進步,台灣人的自信心日益提昇,許多項世界範圍的評比指標都名列「優秀榜」。  自幼,俺的父母在艱困條件下以身教和言教培育子女,鼓勵子女受人幫忙,要知恩回報更多。後來,在社會上,俺也普遍感受到台灣人的美德「吃果子拜樹頭」的義理。  台灣人最反感的人和事,是「背骨的人」和「背義的事」;有許多當代人事的啟示,背情背義的人,以政客和商人居多,固然有一時的短利,却多走不久遠,即成為歷史的灰塵。  「感恩節」的次日,台灣的國會發生「豬劫」,堪稱「野蠻的國恥」。可憐的豬!捨己為人,不像勢利的狗眼看人低,豬一向以平視對人,全身都供人充分利用,有同族却死而末能安,竟然豬的內在臟器,被無情無義的政客作為洩憤丢砸對方的武器,實在對豬的大體極不善待。忘恩負義,是台灣人,則不為也。  尊重生命的

哲學人生筆記 -《「感恩節的心願」》

圖片
日子,好不好過?看個人的遭遇和應對!鼓勵人生的好話,“日日好日“,是嗎?尤其今年世界大疫情,年初開始,迄今猶未止,入秋冬後,疫情更是惡化,許多國家都重拾嚴格的禁制措施和封城;台灣也加強警戒疫情。  日前,德國的首都柏林,又有群眾聚集示威,反對政府限制人民的自由,尤其不能聚友同歡,太痛苦了!群眾違反禁令,必然引來鎮暴警察驅散或逮捕,火爆的衝突在所難免。此情此景更增添歲末的淒涼感。  許多店家的營業幾近歇業,甚至宣告倒閉,影響許多人的生計和前途。受薪族回家吃自己,學校關閉,子女不能任意外出,全家人、夫妻、親子在家共度「感恩節」,實在不知向誰感恩?  平常信仰的上帝,何以今年失去庇佑;難道,世界大疫情是對人性的一次重大試煉?在困境中,能平安生存下去,才能浴火重生而更堅強。  回顧三年前的「感恩節」,俺寫下人生故事筆記 -《「浮世的冬景」》,迄今心存永遠的感恩,對過去歲月中的人生故事回憶如在眼前。更自勉,永存善願;祈願我們的土地、人民和國家能平順發展,人和年豐。  _____________  相關文章:2017年11月27日  人生故事筆記 -《「浮世的冬景」》   又到寒冬,我想到人情的即景;多次在冬季的「歐陸」行走,漫步在蕭瑟的路街上;有時候,看到「行乞客」坐在路旁。也回想到,以前在德國求學的歲月,在「大學城」裡,常遇到饑寒難過的學生向我索取「餐票」;若見我有多餘,也替他的「難友」多索取一份,趕到大學食堂充饑。  「大學生」,在德國,是窮困的弱勢階級。常有沉淪大學的「遊民同學」,拒絕完成學業;自西往東,南征北伐,征討各個不同的大學,就是想要"學海無涯",以「學生」的身分,保住國家的各類優惠。  有「遊民同學」,Ralph Bretzinger,身不由己,自幼被離異的父母遺棄,知道我有「獎學金」,向我商量「借資紓困」,想修理"三手"的「寶馬車」和「加油」;等收到瑞士「公法學期刊」相關的「出版社」的「稿費」後立即歸還。不幸地,「出版社」倒閉,積欠的幾筆稿費如飛走的鳥。  「遊民同學」以著作的「原稿」送我,外加一本簽名留念的相關專業著作「抵債」。我欣然接受,如獲至寶;還讚助他三百元「德國馬克」,鼓勵他專心著述。  幾年前,這位當年的「遊民同學」,在我商旅德國時,相約招待我,和去「成人俱樂部」見識「歐陸」成人世界的「異國風情」。當時,德

法哲學筆記 - 《「國家,從聖域到世俗」》

圖片
一場世紀大瘟疫改變了生活的秩序,少了許多外出活動的機會。利用空出來的時間讀書可以增益神智,算是「疫情補償」,又正逢台灣和米國都有總統大選,熱鬧極了!俺因此從書堆中找出相關的文獻專書,温故知新,本年突然成了「米國學」和「疫情學」的研究者。  有興趣,也有必要的專書,俺列出兩大領域:「米國史」和「米國法」的論述;以及三位關鍵思想家,英國哲人潘恩、法國哲人托克維爾和德國哲人黑格爾,他們與米國的過去和現在,有時代精神意義上的聯結。俺的思想集成也曾受到這三位哲人的影響。  米國史,也是移民史;最初,歐洲清教徒帶著期待找到宗教信仰的聖域,在歷史發展進程,加入來自不同文化觀和價值觀的各地移民,終於淪落至世俗的塵土,以致有當前總統大選的分立,舞弊紛傳;「一個總統,各自表述」,而可能使米國在客觀上成為「兩個總統」的世俗國家。  米國法,以外人的角度,看似一體的法律,其實在「聯邦主義」下,各州強調有自己的「主權」,可以立自己所需要的法律,以致法律淪為市場上的「競爭商品」;各州為自己的經濟利益,可以對相同的事物,參考其他州的法律,為自己的州立出有吸引力和競爭力的法律。  在米國,本年大選中的「搖擺州」之一,「內華達州」就以「結婚樂園」、「離婚天堂」出名,以賺取貪圖便利的「昏頭伴侶」前來付費辦事。本年總統大選出現「計票」的舞弊疑義,目前交由律師進入「法律戰」也是必然的。「法律商品化」,必然需要許多律師,也是收費昂貴的「吸血行業」。  精簡概述米國史和米國法的研究理解,俺歸納為去殖民、爭獨立、反奴隸、世界國;其中英國人潘恩,出版「常識」這本「啟蒙書」,鼓吹英國殖民地人民獨立建國的必要和必然,以致成為母國英王「喬治三世」眼中,「萬惡之首」的「頑固米獨」。只是「喬治三世」有近親通婚的遺傳性瘋癲,老年逐漸癡呆,對殖民地人民發動挑釁的「反獨戰爭」,以求「武統」,終於戰敗失去十三州的殖民地,米國獨立成功。  米國,一個以人民意志為主體的聯邦制國家,不同於英國的君主制,人民可以選出自己的總統,建國後也曾經在「公義邦國」和「壓迫奴隸」的宗教理想與經濟現實之間發生分裂的內戰,又復歸統一。  回顧米國歷史,當前互不相讓的總統當選合法性爭議,終將交由「聯邦最高法院」的九位大法官定奪。民主、法治和選舉引領世界思潮,這正是法國哲人托克維爾以「民主在米國」一書向古老又王權專制的歐洲大力推薦的典型。  論及國家和法律,

哲學人生筆記 -《「台灣學」》

圖片
論說台灣和理解台灣,不宜僅從浮面的美景角度出發,不妨以「台灣學」的角度來論述和理解。 台灣,至少可以有獨特和豐富兩個面向;戰略上,海權和陸權接角的Hub,引來各方列強番邦的競逐,西方人在「大航海時代」,到世界各地找資源,財富和奴隸,台灣被視為東亞大陸近緣的泊地。  那時候起,台灣先民即有貿易觀,表現在「跑南北貨」的「方向語境」中,台北市大同區的大稻埕、迪化街和高雄巿鼓山區的「哈瑪星」一帶,都是以南北貨批發出名。  今日的「南向政策」,符合台灣和地緣的歷史發展進程。台灣獨特的歷史,也在於警戒近鄰巨大量體的中國,免於被黑洞磁吸。在中國的歷史上,台灣只是偶然的角落,天朝不曾擁有,即使被迫佔有,也是可割可棄的邊緣一角。  「天朝中國」的方向感是自居陸地的「中心之國」(Das Reich der Mittel);甚至拒海,只在意逐鹿中原,撫遠蠻夷,迪化番人。從漢字的貿易語境可知,「中原天朝,橫貫東西」;貨物也被稱作「東西」,來自亞歐大陸上東西走向的「絲路商旅」。  台灣的命運和歷史發展,其實是住民等待知音的寂寞過程,有被工具化的悲情,也可以說,因此養成被貶抑的自卑感而想取悅強權的自勵奮進;自我約束不會鬧事的乖寳寶。  也可以說,偏房妾婦所出之子女,生於憂患,能善於察言觀色,知道眉角,也善於靈巧和機巧,有精巧細活的手工能力,在近世西方科學啟蒙和教育的助益下,可入微細的製作工技。  獨特的地理來自偉大的造山運動,多元的民族和移民過程,造就豐富的文化內容。台灣有自身的發展進程和命運,可作為構建構主體價值的基礎,無論東方或西方的番邦,看待台灣,他們都是偶然的過客,台灣人自己要強調,是立足土地生根茁壯的大樹,莫成為卑微的浮草。

哲學人生筆記 - 《「戀在小雪」》

圖片
在日文的語境中,常見「戀」的表情意;以抒發成為過去的情感,有些追念;或者,對於現在的,以至未來的情感執著,有期望也有些疑惑。  在讀日文詩歌時,俺經常碰到這個有特殊意義的字。出自哲學家的解惑和辨義,說漢語者,對「戀愛」是合一表情意的,而不求明辦差別,以至於在美學的表現上,有些含糊失焦。  世俗的「直教人生死相許」,美化「愛」的最高價值,究竟原因何在?在這個時代和社會,因情感問題出人命的案件,大都是「不倫案」解不開。其實,這是可以探源到「戀」,本質上是不可理喻的「迷失」,却誤以為「愛」。  世俗上,有情人的「戀愛」,「愛」是在彼岸的目的地,「戀」是自此岸出發的動力;有情人「為愛而戀」,過程中有患得患失、焦慮、美好、吃力、失望、背叛、懷疑,終至難以渡到彼岸的愛。這種精神現象都是「戀」的症候群。  本年的十一月二十二日,是「小雪」節氣,一個意境很美的名字,在北半球的温帶地區開始降雪,景色很美。日本女性常見以「小雪」為名,可能出生在此節氣附近。  詩歌中,也常見以雪境為素材,有一首演歌名曲「細雪」,由資深演歌明星「五木博」和「伍代夏子」合演,表現戀的不捨情境和不可思議。俺在往年的「小雪」,都會來一碗「桂圓紅豆湯」補冬令,是另一種情境的「戀」。  __________  相關文章:  2013年11月19日  哲學人生筆記 -《小雪》   《細雪 / 五木ひろし》  [詞: 吉岡 治  曲: 市川昭介]   泣いてあなたの 背中に投げた 憎みきれない 雪の玉  今もこの手が やつれた胸が 男のうそを 恋しがる  抱いて下さい もう一度 ああ 外は 細 雪  不幸つづきの おんなに似合う つかむそばから 消える雪  背中合わせの ぬくもりだって あなたがいれば 生きられる  夢のかけらが 散るような ああ 外は 細 雪  酔ってあなたが 私にくれた 紅が悲しい 水 中 花  春になったら 出直したいと 心にきめて みれん酒  お酒下さい もう少し ああ 外は 細 雪  初冬,節氣《小雪》將至;氣溫也明顯地下降了,歲月川流,已經告別深秋;想到北國白雪初降的那份蕭瑟美景;心情在這個時刻,多少也有年終打烊的浮動。  聽到日本演歌名星「五木ひろし」,以滄桑的男人音色,唱出這首名曲《細雪》;他,為一位被男人的謊言欺騙,而運氣背極了的女人,唱出了癡心與無奈;即使有美夢,也會似窗外散落的細雪

哲學人生筆記 - 《「你關心啥麼?」》

圖片
好久沒聽到的一句名言:"今天是台灣最黑暗的一天!"。俺又聽到矣!莞爾。  怪矣!這兩日的天光是「立冬」以來最美好的日子,晴空高遠又陽光普照;俺利用難得的好天氣,週三,出去 遊訪 ,兼陪九十歲的孤單阿姨老人家去Costco大賣場購物。在陽光下,在大賣場裡,老人家的心情因接觸陽光和人氣而難得的開朗,有說有笑。   老人家的心情狀態也是「資深國民」長照的「指標」。誰說只有年輕人可以往外跑?老人家尚能飯,也尚能行,相約於亮麗的好天氣出來 遊訪 ,是「老吾老以及人之老」價值的實踐。值得奉行和鼓勵。  週四上午八時,俺與牙醫師老友有約回診,張口讓牙醫師以各種不同的專業工具,不時換上不同的精工鑽頭東磨西拋,俺自己都看不見檢修的實做工序,終於約五十分鐘完畢。醫師老友輕拍一下肩頭,告知檢修「佛牙」,已完成「根管治療」;而且,整體保養照顧的績效極佳,可以活到老,用到老。  俺感謝牙醫師老友的一路「黑廂作業」,基於信任,在檢修治療「佛牙」時,俺的眼前,只看到醫師白袍胸前囗袋上綉著「醫師」二字。就放心全交出自己矣。十多年前,俺的另一位「大牌牙醫師」,在檢修「佛牙」時,不忘給俺在耳邊傳「佛法」兼「說教」,俺只能張口結舌,毫無招架之力,真是趁人不便。不過,他是一位有趣的牙醫師,佛法愈修愈笨;竟敢說哲學家的俺是「智障者」,終於讓他傳法不成。  在域外各路番邦受困於疫情再起,而實施多項行動限制的措施,俺的生活感受,相對於各路番邦人的受苦,是難得的幸福。從多項國民生活福祉的指標,包括防疫績效和專業醫療品質來看,台灣正在進入國力和福祉上升的態勢。  在幸褔洋溢的時光,傳來"今天是台灣最黑暗的一天!";俺想到古希臘哲人「柏拉 圖 」對「世界觀」的定義:"世界,對於你,就是你看到的樣子!"。俺始終認為,「自信」比「相信」重要。前者,讓你關心自己的能力範圍和行善意志的實踐;後者,有可能讓你活在被「假消息」欺騙的黑暗恐懼中。

世界小事筆記 - 《「皇帝吃仙丹」》

圖片
瘟疫肆虐,入秋以來,疫情如海嘯的大波浪,襲向世界各國。許多國家的政府和專家都向人民告知,寄希望於疫苗早日問世。如今傳來佳音,已有大製藥企業研發疫苗初見高成效,如同大旱逢甘霖,似乎救星來矣。  台灣有一股中國勢力始終不忘為中國代言,即使疫苗這種高度不確定和高風險的人體注射劑,也要求台灣人給中國製造的疫苗機會,死活看接種者自己的運氣。  其實,先不必理解疫苗的藥理和人體反應的機轉等專業知識,只要讀過中國歷史,也可以知道,中國的製藥有偏方孤本的傳統文化,始終缺少可信度和安全度,只重形式主義,以為有吃藥或打針就没事。孰知,死了人命才知出大事矣。  幾年前,為幼童施打的疫苗就有造假的嚴重問題,害許多父母失去疼愛的獨生子女。不過,中國歷史上,也不乏皇帝吃了道士提煉的仙丹而暴斃。  歷史上,中國的製藥文化常受到政治和宗教的支配而形成非科學方法的製程,皇帝也就成為被實驗的白老鼠,何況草民的賤命,死一個再換一個。  佛教在中國歷史上曾遭遇「滅佛」的「三武之禍」;其中的一位皇帝是唐朝的「武宗皇帝」,信奉「道教」而滅「佛教」;更因為聽信道士的進言,服用仙丹以強身壯陽和延命。結果,皇帝以三十三歲的壯年暴斃。佛教也因為皇帝的天命突然移轉而衣鉢和香火得以延續。  市場經濟的本質是消費自主和選擇,是否注射預防瘟疫的疫苗,應該交由個人為自己的生命和身體做選擇,親中國者而施打中國疫苗,小心變成吃仙丹的中國皇帝。

哲學人生筆記 -《「櫻花吹雪」》

圖片
四年前,川普君被「選舉人票」的優勢送進白宫,成為米國第四十五任總統。當時,勝選大位的定局讓「普選票數」較多的對手選民極為不滿和憤怒,以為「世界末日」來到;許多反對者集結抗議。不過,彼時未有傳出「選舉舞弊」。  四年後,同一個川普君“可能“被「選舉人票」的劣勢請出白宮,換對手拜登君入座白宮,就任米國第四十六任總統。此時,川普君正進行法律控訴對手;支持者也集結抗議,控訴對手陣營「選舉舞弊」,要求歸還深夜被“偷走“的「勝選」。  浮世風雲多幻化,人生際遇似夢境。川普君在本次選前的最後一場辯論會上,激動地告訴對手拜登君:“若非如您,傳統的老政客的長年無所作為,四年前的自己,大可以不必出來競選米國總統“。  此言,既確實,也有些隱而未言:一位幾經商場起伏的「大腕」,已經富貴在身,以一般人的心願,足矣!然而,掌握更大權力的意志,使自己有無以名狀的「潛意識」,那正是如同歷史上許多「權力者」追求的可欲目標。  「大位不以智取」,看「天命」和「機運」,俺不願意以「命中注定」的「命運論」來標記人生的「測不準」。然而,四年前後的川普君,其作為米國總統,權力的得與失,確實是:‘’時也,運也!‘’。米國社會正被「分裂的M結構」和「瘟疫」重創。  否則,僅以「傳統政客」失信於競選政見的承諾,川普總統應該是有信守承諾的「非傳統政客」;「重誠信」,正是保守主義權力者的特質。也正因此,尤其是,面對選舉對手可能以「詐欺舞弊」得利,這是對「誠信價值」的褻瀆,也是宗教上的罪惡。  從「法哲學」研究的理斛出發,俺常閱讀和參考「米國最高法院」的論證判例,樂於看到川普君立下「為總統選舉詐欺選民,控訴民主黨和與其相關的州政府」案,在「聯邦最高法院」成為米國歷史的經典判例。  另一方面,俺又想到,若川普總統過去四年曾有機會看到華府的樱花盛開和飄落的「樱吹雪」美景,那麼無論定局是否有利於自己,他曾經在米國第四十五任總統任內,立下信守政見的優良典範,也試著重建保守主義價值的世界秩序,此生足矣。

哲學人生筆記 - 《「分裂的M」》

圖片
米國總統大選的混亂局面只是一個「表象」;本質是一個經濟社會結構凹陷下的反映;也就是「M型化」社會的兩極對立;一端「歧視」對方,另一端「仇視」對方。  「聯邦制」,又是「總統制」的國體,在國家的政治、經濟和社會的發展上,前者有助於領土廣大,人口組成多元的國家維持穩定,各聯邦成員加入比脱離有利;聯邦政府是被各邦委任權力而形成的資源調控平台。  以米國而言,聯邦政府被委任的權力不多,各邦仍保護自治的權力和邦民的民權。源於拓荒西進的大河劇史詩般的背景,各邦的人民有不安全感,尤其祖先在歐洲曾經受到王權和教權的迫害,來到「新大陸」後又要對抗來自爭奪土地資源的侵權,甚至政府和豪強勾結的聯合迫害。  人民的「擁槍權」和「帶槍權」形同「第二生命」,絕不可被剝奪,豈可將人民反抗的武器交給政府。可以說,民主政治的本質是出自於人民對政府的不信任,擁槍以對抗和推翻政府,保護自己、家人和私有財產權,以及自己的宗教信仰。這也是為什麼多次槍擊的死傷嚴重,米國的主流政客和政黨仍不敢公然表示支持「反擁槍」。  政府的角色不是「生產者」而是資源的「分用者」和「耗用者」。當各級政府被委任分配資源,結果造成「M型化」的現象,必然是政策的制定發生錯誤。  米國是「兩洋國家」,取代「日不落」的大英帝國,成為「世界國家」和軍工產業的供應者,長達半世紀之久;米國享受富裕,反映在獨佔的「米元發行權」,米元成為各方需求的「強勢貨幣」。  米國的經濟發展出現錯誤,在於對「經濟全球化」的迷思;再幻想「市場全球化」,於是「外包」產業到國外,尤其是「中產階級」所專擅的專業管理服務的產業,然後是從低端製造業向上滲透到高端製造業,勞動者的工作機會被外國,尤其是亞洲的人口大國,或被自動化生產的機器人取代。  「 M型化」社會的本質正是中間凹陷下去的分裂。新的米國聯邦總統難產,或「合法性」和「正當性」未受到另一半人的承認與祝福,「民主內戰」就不遠矣。米國歷史上的最大創傷在於「南北戰爭」的「聯邦內戰」;主要原因在於北方勢力要求南方廢除作為生產工具的奴隸制度,等於強奪南方勢力的私有財產權。  不向另一端較富裕的北方勢力屈服,於是南方的反廢奴的各邦脱離「聯邦」,成立自己的「邦聯」,打另一場「獨立戰爭」也就不意外矣!聯邦總統「林肯」,也因此成為南方勢力欲鏟除的政敵,被暗殺於「南北戰爭」結束後依然分裂的社會。 

世界小事筆記 -《「感恩節火雞」》

圖片
米國大選的開票之夜,頗有戲劇情節的看點,也有類似金融市場價格反轉的啟示。  尋求連任總統的共和黨川普君,原先意氣昂揚地宣佈大勝,即使開票作業仍在進行中。然而,川普君在一夜之後,早上起床,錯愕地發現感恩節火雞竟然不翼而飛了。  奇怪矣!誰偷走了火雞?台灣有常言,‘’睡前吃西瓜,半夜恐反症‘’,意即白吃了,出事矣。股票市場也常有「變盤」的現象,本來一切順勢發展的行情,在仍不知原因時,突然反轉走勢,「多方」被摜壓而損失慘重。  金融市場有「定言」:「行情總在絕望中誕生,在半信半疑中成長,在一片樂觀中破滅‘’。川普君在米國傳統媒體勢力的摜壓下,始終自信樂觀終將勝選連任。孰知選舉的一路走高形勢却突然被雷擊摜壓,殺得川普君傻眼。  俺注意到,台灣人對川普君的立場,在各國之中是逆勢走高地支持,不同於其他國家的民間看法。台灣的媒體人也多有川普君的支持勢力,不同於許多外國媒體反對川普君的立場。  如今,川普君被摜壓打到擂台邊,幾乎要跌下去矣。台灣的川普君支持勢力,俺看到的臉色,都是災後創傷的鬱卒。顯然地,「台上有瘋子,台下有傻子」。無論如何,人家米國人在選舉打得火熱,台灣人也跟著瘋選舉,還不乏以過來人的經驗、對米國選制的怪異多有指教;也順便回憶,不久前自己國家的大選經驗。  天佑台灣!本年的選舉和罷免都順利地完成,也可以嘲笑米國的選舉很像「第三世界」,充斥人為的操控。台灣人應該能理解,川普君,被突擊摜壓的心情不好受;商場的出身,曾有過起落和破產的經驗却不服輸,應該會在法律場域討回公道。  選情的發展,既然類似遇到「賭場郎中」,依照「蘇黎士十大法則」之一:“不離開牌桌,就有翻本的機會”。川普君應該不會認輸,會堅持找回自己的「感恩節火雞」;拜登君恐怕得憂心,自己的「感恩節火雞」也可能會飛走。

世界小事筆記 - 《「賓州到白宮」》

圖片
米國總統大選已成為台灣的國家安全大事。據米國選情分析師強調,簡稱「賓州」的「賓夕法尼亞州」,其「選舉人票」將是競選米國總統勝選必爭的「戰略高地」。  得「賓州」的勝利者,將在次年的一月二十日就職大典後,以米國總統之尊帶著第一夫人,走上華府的「賓夕法尼亞大道」,成為米國白宮的主人。  似乎,「賓州」與白宮,也與米國,在國家命運的意義上,有不可切割的歷史聯結。「賓州」有其歷史地位,地理上是與米國建國以來國家重大創傷的「聯邦內戰」,也就是「南北戰爭」,有悲劇性的場域烙印。  「南北戰爭」打了四年又一個月,關鍵的一次最重大戰役,發生在賓州的「蓋茨堡」附近的戰場上;死、傷、失蹤的「北方聯邦軍」與「南方邦聯軍」的軍人,在一八六三年七月三日,「米國獨立紀念日」前夕,高達五萬一千人。  單一戰役的兵員損失,如此驚人,佔「南北戰爭」期間總戰損人力的十分之一;「蓋茨堡戰役」是「南方邦聯」攻進北方的最後一場重大戰役,此後,由「羅伯特李將軍」統領的南軍處於守勢,逐漸耗盡有限的戰爭資源,終於在一八六五年六月二十二日槍炮聲停止,「米國內戰」以烙印國家的重大歷史傷痕收場,持續至今,南北兩方的人民情感仍有隔閡和心結。  時至今日,米國總統大選的激烈競爭,挾雜多元的議題對立,將由總統當選人來面對,選前選後的對立、焦慮、緊張看似「民主內戰」。幸好,米國憲政制度的三權分立,尤其「最高法院」的九位大法官,必要時,將扮演止爭的角色,這是法治國家的優越性。選後,太陽仍然會升起來!  賓州的最大城「費城」,是一七七六年七月四日,「第二次大陸會議」由十三個「前英國殖民地」的代表批准「米國獨立宣言」的「聖地」。當「賓州」之名不絕於耳,歷史似乎正在召喚米國人為自己國家的命運和獨立,再次做出偉大正確的選擇。俺聽到「賓州」,想到米國的民主有感,於是筆記自己的歷史感。

哲學人生筆記 - 《「看氣象做民調」》

圖片
客居德國天主教修道院的歲月,俺幾乎在每天晚餐後到公共交誼廳報到,收看德國「第二公共電視」(ZDF),在晚上七時整的「今日新聞」(Heute Nachtrichten)。  那些老德神學士,久居聖域,總想知道俗世鳥事;不過,聖人的心事,俺知矣!守在電視機前,就是想一睹那位美麗端莊的女主播;聖人見民女,凡心大動,今日浮世發生那些大小鳥事,俱不重要矣!  二十分鐘到了,就非看到女主播道:"晚上好眠,明晚再見",那些「豬哥神學士」才轉台看「德國甲組足球聯盟」的賽場。不過,應俺的請求,等「氣象學博士」預報後再轉台。神學士初始很訝異,俺來自遙遠的台灣,德國和歐洲旳氣象好壞,有影響嗎?  「知之為知之,是知也!」,俺解釋,那位敢於標誌「氣象學博士」的分析師,多次被俺驗證「黑森林地區」的氣象實況,確實準確!另外,俺想學習氣象科學和預報氣象的專業德文語態和敍述句方式。後來,神父和修女見到俺,出門前,想知道當日當地的氣象預報,也會向俺查詢一番。  每到選舉,選情和支持度的民調滿天飛,多半近似於「道士畫符,各自表述」,拿人錢財,替人慰安。米國正在大選,各路的民調,天南地北,各有特色,就是不知道在玩啥麼鳥?反正就是,非彼即此,有人會勝選,有人會敗選。  台灣的大選,民調不是「道士畫符」,而是「鬼畫符咒」。俺曾被「做民調」,知道如何做,才能「造王」;有文記事,如下。只是,選民可憐啊! 俺,很想念當年那位被神學士不看重的「氣象學博士」,缺少浮世知音,除了俺。  _____________  相關文章:   2018年11月2日  哲學人生筆記 -《「玩民調」》  自從今年的選舉活動以來,俺至少已接到六次「電話民調」,來訪的一方,聽得出來,不懷好意,只想「做民調」。 俺信守「戰略原則」:“放進來打”,視「來訪」為「詐騙集團」,只想做出自己想要的「民調」。可以說:所有的「民調」都是「騙道」,想測出俺的「意志」。   其中有兩次「來訪」,應該是中國委辦的「民調」;真是“皇帝不急,急死太監”。俺,以前唬哢過「詐騙集團」,於是款待來訪民調也就‘’答非所問‘’。  直覺地,網路發達之後,「網客族」的聲音,不知真假,都被加權放大;屬於非常備「網客族」,被視如「空氣」;甚至只想以‘’特定年齡‘’以下的「世代」為主流。再探究下去,有些「民調」是有償訂製或購廣告附帶。   等而下之者,有的「民

哲學人生筆記 - 《「人的恩怨」》

圖片
論及「人性」,可以放心嗎 ?如果答案是肯定的,大小的鳥事就交待「閨蜜」或「情婦」代辦。隱私(Privacy)是一個很現代的「個人化概念」,經由法律意識的啟蒙,現代的公民社會出現「隱私權」相關的法律語境。  在以往,個人有「隱私」,似乎有些不夠意思!或者說,違背「君子坦然,淑女無瑕」的古訓。「隱私」所在,必然伴隨臆測或猜疑;這也是作人不容易的原因,有些抗壓力低的人竟然必須「以死明志」,太嚴重矣!  日有陰晴,月有圓缺,每個人都有權活得「是自己」,除了自己的良知,除非自己願意,不必向外人交待自己的「隱私」;許多個人的鳥事,唉…,一言難盡矣。  俺在德國求學時,正逢「東德政權」崩潰,統一後的德國聯邦政府為實踐「轉型正義」,立法處理「前東德政權」所遺留下來的「人性災難」,就是「國家安全秘密檔案」(Stasi-Unterlagen-Archiv);一個不義的,也是不法的政權,竟然為了維持統治的穩定,對國民建立了龐雜的監控檔案。  有許多「前東德國民」,在德國統一後,去「主管機關」查閱自己的秘密檔案後,才發現自己曾經被好友、父母、子女,或學生、同事,或夫妻、情侶之間互相「打小報告」給政府,甚至自己一時無心的告白,或早已忘記的抱怨,都被也登錄在案,真是人性何言?   「國安密案」的存在,必然是那種人性無聊的大環境所要求,也是那種由「監視狂」和「背叛狂」合為一個「極權國家」的「集體創作」,表面上看似和諧,合作辦大事;却是人性扭曲的國家社會。  相對於「極權國家」,民主國家,每逢選舉總會爆出許多政客和家族不堪的惡事,看似分裂,却顯示民主真好!人民有機會關心那些想爭奪權位的政客和集團,為何想熱心為國家和人民服務?原來人無横財難富,政客不是吃素的。無論爭權奪利或沽名釣譽都想要有「隱私」。  這也是為何國家的公民或主人,必須反對極權專制的原因;那個制度需要有正義感而大義滅親的「義人」,有可能是對「大人物」挾怨報復的「閨蜜」。在民主制度下,「閨蜜」可能是最有效的「吹哨人」。  ________  相關文章:   哲學人生筆記 -《烏龜的肚子》   - 2016年10月31日 -  烏龜不能翻肚子,否則「心腹」朝天,四肢無力不能呼天搶地,只有被看光光。烏龜的要害,是肚子不能被翻覆;這也是「龜密」。  法國皇帝「拿破崙‧波拿巴」(Napoléon Bonaparte)認為:"僕人眼中沒

法哲學筆記-《「米國最高法院」》

圖片
米國是一個仍然年輕的移民國家,最初是由歐洲「清教徒」為逃避「老歐洲」王權對宗教的壓迫而對新大陸懷抱信仰自由的夢想,和建立上帝所允諾的平等公義的國度而形成的合衆國家。  在米國的移民歷史進程中,加入各種不同文化、人種、宗教和夢想,點綴這個國家在不同階段的社會多元和時代精神。比較世界上不同的廣土衆民的國家,米國的「聯邦制」相對於其他國家的「中央制」或「加盟制」,是較能解決不同地區的權力衝突,也較能保持國家穩定多元,却又能團結形成「愛國主義」對抗外敵。  米國的強大,是來自歷史進程中,由各邦分權出去給聯邦而形成最適效益的「聯邦制」。歷史上,曾有一次重大考驗是十九世紀中期的「南北戰爭」,因為南方農業邦依賴奴隸制的供給勞動生產力;相對於此,北方工業邦引進較多機動力而較少需求奴隸,於是衍生出與「獨立宣言」所揭示的「人生而平等」的價值有衝突。 化解國家,尤其是聯邦制國家,內部的社會多元價值取捨的爭議時,米國的「最高法院」和九位大法官扮演定錘止爭的重要角色。  「川普總統」上任至今,已完成其中三位大法官人選的提名,並且通過「聯邦參議院」的任命。大法官是終身職,個人的思想和價值取向,將會在一段時期內形塑米國的重大政策法案的方向和時代精神。歷任的米國總統無不把握「最高法院」的大法官的提名機會,以增加自己推行政策的掩護助力。  在米國總統的立場,希望將大法官納為「總統人馬」或「法意禁衛軍」;外界,也不可避免地,將「最高法院」的大法官依其立場標誌為「保守派」和「自由派」。但是,大法官是不會承認自己屬於外界所認定的立場標誌,而只宣誓自己是米國憲法的守護者。 最新一位被「聯邦參議院」任命,被視為「保守派」的「巴芮特大法官」(Judge Amy Coney Barrett)表示:自己不會依照民意來釋憲而只依循米國憲法的本意和精神來釋憲。此番表意,確屬可貴的價值取向,抗拒民粹媚俗而有守護憲法的意志堅持。  在此,俺想到「保守主義」是米國的立國基礎,表現在「獨立宣言」中,又可上溯至英國「古典自由主義」的源頭,「清教徒」移民先人所信仰的自由、平等和勤奮、誠信,以一生努力的成就,崇隆上帝的恩典。  那時候,信仰「自由是一切價值的基礎」;「自由就是選擇」,並且以此而努力成就自己和社會,這種信念被視為美好和可貴,如今社會已多元和分歧,更應該堅持這種高貴價值的信仰。  以上所論述,是俺對於米國「最高法院」成為

世界小事筆記 - 《「米國總統」》

圖片
上世紀末,義大利的「黑手黨」勢力以企業化經營,投資於可收買的和可掌控的政客與媒體,效果豐富,勢力坐大,曾經有總理被指涉為「黑手黨」的同路人。有些不願同流合污的司法官或媒體記者遭逢不測的風險,引起人民的憤怒,外國官民的側目。  當時,德國的媒體代義大利同業發揮良知,報導義大利政治的「黑手黨化」和危機,普遍報導「黑手黨之亂」;也質疑:“誰在統治義大利?”。言下之意,當然不是義大利人和政府,而是來自半島南方的「黑手黨」,已北伐征服義大利中央,進駐羅馬。  民主國家的政治很容易腐化;反對黨的腐化和墮落更快;媒體更是不可信任。想像一下,反對黨和媒體一起墮落和腐化,這個國家豈還有制衡與監督的力量?可以說,徒有民主形式,却是偽善和貪婪當道的泥沼。  最近,米國正在選總統,俺遥看曾經被法國記者「托克維勒」報導的「米國的民主」;本屆總統的選舉,只有現任者川普君和媒體兩方在進行「信任比賽」。  米國傳統的強勢媒體越界代替「在野黨」的人選上場。感覺上,挑戰者「拜登」似乎自甘隱居,交出「競選主權」給媒體;幾乎沒有積極地競選;不然就是忘詞錯亂或失言。不過,沒關係!反對川普的媒體已經為拜登‘’設定‘’民調大幅領先現任者川普,而且歷久不衰。  媒體自認「第四權」,普遍地商業化和財團化,介入政治競合的場域更容易讓自己腐化,却又以「言論自由」作為掩護。「言論自由」是可欲的價值基礎,也是普遍的「政治正確」,誰能反對?  其實,不能辨明「商業媒體」的本質者,只是替「財團資本家」免費打工。從米國的總統選舉的怪異現象,民主國家的墮落和危機在於媒體的「自我噤聲」,不然就是「自我膨脹」,逾越獨立客觀追求事實真相的本職,自己下場打泥巴戰。  可以預期地,媒體背叛存在事實的掩飾作為和操控應該科學的民調,最後的下場是賠上自己的信譽和可信度。

哲學人生筆記 - 《「母親之國」》

圖片
名不正言不順,不知所云的「光復節」終於走過那一個不幸的日子。「光復」所指涉的受詞,據說是「台灣」,意指回歸「原主」;台灣被「滿洲人」所建立的「大清帝國」因一八九四年的「甲午戰爭」戰敗,向日本投降求和而簽定「馬關條約」,割讓台灣、澎湖和相關島嶼給「大日本帝國」。  換言之,帝國之間依國際法所進行的土地與住民的移轉。後來,米國打敗「大日本帝國」,後者在「對日本的舊金山和約」上簽署,放棄台灣、澎湖和相關島嶼,及一切相關的權利。  那時候,原主「滿洲人」的「大清帝國」早已解體,曾加盟「大清帝國」的「蒙古人」,也早在「中華民國」建立時,選擇走自己的路。建立「中華民國」的「國民黨人」曾宣誓要「驅逐韃虜,恢復中華」;顯然地,為了民族的自尊和驕傲,被視為韃虜的「蒙古人」和「滿洲人」,及其曾經佔領的土地,包括台灣等,都不能再佔有了。  台灣,與「中華民國」是沒有國際法上聯結的「法律基礎」。在台灣土地上的「管理當局」只限於以米國為主的「盟軍託管」的性質。至今,米國只承認台灣土地上有一個「台灣管理當局」在自治,而未承認台灣是一個「主權國家」,理由在此不難理解。  台灣的政府,目前不尋求與米國建立「外交關係」的難處也在此。米國如何能允許「託管地」的台灣自居獨立的「主權國家」向米國尋求建立「外交關係」?台灣至今尚末與米國釐清「託管地」該如何取得獨立的「國家法權」的糾結。  在米國的立場,台灣是託管的「客體」,經由民主化的進程,已享有未被承認為「主權國家」的「事實獨立」,也與「中華人民共和國」無關。在台灣的「中國勢力」亂扯「光復」,簡直是胡鬧。  然而,還有更胡鬧的鳥事,自稱「八年抗戰」打敗日本,“光復台灣”的「中國國民黨人」在「慶祝會」上以台語歡唱「媽媽請你也保重」;但是,這首歌的原曲和原文是日語歌,《俺らは东京へ来たけれど》 - 藤岛桓夫(ふじしまたけお),1957年(昭和32年)。他們不是貶抑台灣和仇視日本?  看到「中國國民黨人」上下「昏君」一體,翻唱來自日語歌的台語版。俺不得不感嘆,「外來遷佔者」,七十五年來,依然‘’自認高級‘’,實在不理解台灣和日本。「戒嚴時期」禁止台灣人說日語、唱日語歌和台語歌;在學校和公開場所禁說台語,俺曾是被老師公開羞辱的受害者,使本土的台灣人失語。  如今,他們自己唱起來矣!好像台灣被中國勢力‘’光復‘’,所以半生不熟地唱「台語版」作為恩賜特例。台灣人的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