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1月31日 星期五

哲學人生筆記 -《「人性與唯物」》


春節長假迄今,發生在中國武漢的「2019-nCoV」疫情一直是熱詞和熱題。俺一如以往的習慣和信念,就是“人多的地方不要去!”;學習「陶淵明」,與花草樹木為伴,為立春的農事忙碌。雖然「大寒」的餘威強烈,農忙至少好過外出𨑨迌的「風險」 

農事,間或有休息喝咖啡的時段,想到浮世的疫情風險來襲,依俺自己對趨勢的研判,疫情類比海嘯,其發展呈現波浪前進,「動能」正在加強,「時間」正在初期;唯有等待動能和時間皆耗竭,趨勢的發展才會停止。 

當狂風暴雨來臨時,影響的規模和範圍、深度有多大?以中國的龐大量體,疫情風暴讓自己國內受創和波及外國的程度,都是讓人難以樂觀的。台灣的無奈,在於地緣上、文化上和經濟上,以及政治上與中國有繁複的牽扯。 

台灣人,長期以來對中國有不切實際的幻想,貶抑台灣自身的主體意義,却寄發展希望於中國的未來,自欺於「經營新中原」的幻影。 

俺的祖父在「二二八」之後殷殷告誡子孫切記「遠離中國」的必要;台灣「以海強國」,發展可以四通八達;寄希望於中國,只會讓台灣枯萎。生於此,長於此,我們的根就在台灣這塊土地。 

證諸台灣與中國的「關係史」,台灣大多數人承受中國所施加或外溢的苦惱;中國是台灣不幸歷史的源頭。俺所認識和交往的「老中」同學、友人,私下都自承,不願再「生為中國人」,如果有來世的話。中國人,其實自己都不愛中國人,却大呼小叫「愛國」;又強要台灣人承認自己也是中國人,近乎人格變態。 

疫情大難來臨時,台灣有些中國勢力突然以台灣「口罩不外銷」的政策,高嗆政府決策者「没有人性」,「不是人類」。俺不禁失笑,想到「人性」的意義,難道中國人進步了嗎? 

中國人好談聖人的「四維」,駡人時却直指:「良心被狗吃掉了」。很奇怪的鳥話,難道中國的狗就會變成有良心的狗?就有人性了嗎?人狗異位,頗具「中國特色」。有些「老中」友人視俺為中國的「諍友」,每與俺「相談」總能直切中國和中國人的「死角」。俺不敢當啊!旁觀者清,恪守祖訓「遠離中國,關心浮世」而已,也足矣! 

一言以概之,中國「改革開放」四十年的經濟發展,是以「債務泡沫」吹出「偽國富」的盛世強國;「大國家小人民」肇禍成社會貧富的嚴重不均,政治上的「黨國」返祖至皇權專制;「黨文化」支配國民的思想方向,加重人民的奴性。 

想到中國人自誇於“富起來了!“,却在疫情大難臨頭時,生命和尊嚴被視如草芥。何以致之?俺對中國文化的理解,以往以人為本,敬天愛人,信仰多元的優美文化;如今,所謂的「新中國」却是以「唯物」作為「國家神學」,人性在虛無飄渺中。

2020年1月29日 星期三

哲學人生筆記 -《「與自然和諧」》


中國,其人民正在承受傳染性的「2019-nCoV病毒」肆虐。中國以外的世界上有些國家,也因人民互有往來而受到波及。防止流行病源,如同作戰,如臨大敵當前,必須戒慎恐懼應對。 

病毒是威力強大的「微生物」,找到適合寄生的宿主,就大量地繁殖;作為病源,會使宿主體內的免疫功能失效,任由病毒破壞器官組織。最後,病毒與宿主共亡;已傳染出去的病毒,會存在其他受感染的宿主體內繼續殖民。 

在養殖動物的領域,業主常受苦於傳染性的病毒;像曾經重創台灣畜豬相關產業經濟的「口蹄疫」,宿主是「偶蹄類動物」;豬、牛、羊都是此類宿主。 

目前,仍被嚴格監控的「非洲豬瘟」病毒;以「禽類」為宿主的「禽流感」,都讓養殖的業主驚心受駭,唯恐遇刭此類病毒恐怖侵襲的「系統風險」。 

有些病毒是會變異進化的,進階後的病毒會傳染給人類;甚至在人類宿主體內發現更好的「新大陸」,於是大量繁殖,向外擴展,以人傳人的現象,建立病毒的「殖民領地」。 

古時候,「微生物學」和「微生物醫學」尚未有系統化的建構,對於各類病毒引起大規模、大範圍的病症現象,一概以「瘟疫」(plague)稱之。宿主們,苦無治療的對策,只能等待共亡。十三、十四世紀肆虐歐洲的「黑死病」,造成人口大量的滅亡;有些城鄉成為「死城」。 

可以說,作為「微生物」的病毒與人類或各類動物、植物共存的歷史已久遠,各有自己的生存領域和消亡的程序,就是「秩序倫理」。若有一方逾越互不侵犯的界線,必然引來對抗而分出死活。 

人類常自認是「萬物之靈」,而且「人定勝天」,不免想改造世界,重構秩序,成為「秩序定位者」,以致常釀出人禍。人類吃山產、野味,或發展「核生化武器」,尤其有機的「微生物武器」,等於是在生存領域「埋地雷」引來重大的生存危機。 

以往,「人定勝天」的意志必然延伸出「萬物為人所用」的物慾;結果却是破壞生態平衡,文明毀滅。 

俺,多年來,有機會涉及生物科技産業的若干領域知識,曾經與德國和奧地利有虔誠宗教信仰的生物科技企業主交换彼此的「生態哲學」見解,互有可貴的啟發。對於「與自然和諧」哲學的惕勵銘言深有領悟與共勉。

2020年1月28日 星期二

園藝生活筆記 -《「立春」將至》


「春節」,年味似乎愈來愈淡;童年時代的「過年」充滿期待和喜悦的氣氛,只能成為殘存的記憶。隨著年歲徒增,人生的閱歷見識摻雜著悲喜苦樂;似乎,「過年」的意義只剩「在家休息」,或「出外𨑨迌」;有些許的無奈。 

那種滋味,是對年紀只增不減的焦慮;或者說,人生好像一張付出去的「大鈔」,找回的餘額愈來愈少。「時間」,被喻為射出去不回頭的箭,向前飛去;其實,我所理解的「宇宙」,時間是依著球面前進的循環動能;季節如川流,却週而復始,去了又回來。 

小時候,母親教我唱一首日語歌謠「春來了!」,曾經,我陪著人生晚年的母親,在「大島樱樹」下「花見」;隨著我起的音,已有失憶現象的老人家,好像回到數十年前教我學唱這首歌謠的純真樂趣。我不得不相信「返老還童」這種人生的「可能」,或者,最好是「必然」。 

從童年到老年,時間走在人生的前面,脚步回到「最初」;我的哲學理解,那好似“人在水中流,隨波不逐流,流水去不回,年華如川流”。保住青春,意義上是「抗老」,甚至想長生不老;「依戀青春」,注定是不可能的任務,却總是誘惑眾生男女趨向「喜新棄舊」,其實這是「避老」,這也是「過年」讓人既無奈又焦慮的理解。 

坦然面對歲月在會老的「人身」烙印的無情事實,樂在與「時間怪獸」共存的安心,也許這是一種智慧;人生是一種面向自己終會老去的「存在」。 

節氣在「大寒」後,「立春」將至,就在二月四日。我在幾株落葉果樹的生息過程中觀察到成長和生育的「意志」,時間是看不見的,却是無所不在的動能,去了又回,讓「青梅樹」記得在寒冬中開出梅花,在「春節」時已結出「花生粒」大的「青梅」。 

在「無花果樹」上,彷彿「忍者」悄然來訪過,只留下孤獨的碩果。三年前嫁接的「酪梨樹」也在蕭瑟的寒冬大量來花,繁殖的意志強大;我却沒把握今年會掛果。時間的神秘感讓人既愛又恨。

2020年1月18日 星期六

哲學人生筆記 -《「墨索里尼笑話」》


一個個體、組織或制度欲生存和發展,必須具備正向的意志;特徵在於,有自體產生免疫的和完善的能力,愈是嚴酷的生存條件下,愈能產生強大的療癒能力。 

簡而言之,健康的個體或組織,以進化的觀點來說,自己耗竭趨勢發展的力量;否則,必然會提前被環境打敗。這也是世界上的極權專制政體無法長久存在的原因之一。 

台灣的國政大選已順利地完成;對國內的意義,在政治權力秩序的重整;對國際的意義,在於台灣人的「抗中意識」;對「中華帝國主義」併吞台灣的野心,台灣人,選舉「總統」作為國家的主權象徵,以絕對多數民意的展現,堅定地抗拒外部來的中國強權。以小搏大而成功,正是民主作為戰略武器的極大威力和可貴。 

國際上,許多國家和組織,以及媒體,對於台灣人的民主實踐和成就,都不吝予以肯定和讚賞。唯有中國自居失敗的一方,而缺少文明風度,以怨恨和憤怒表達不願意面對現實和真實,依然陷溺在虛構的神話文本語境中。 

中國,一個量體巨大的國家,懼怕真實至驚慌失措的地步,代表官方的意見彷彿「政治侏儒」的呢喃自語,已曝露中國和所欲彰顯的極權制度是無從吸引在自由環境中成長的多數台灣人,甚至招致排斥;也證明中國領導人的低能。這個局面,好熟悉啊!好像「法西斯義大利」的「墨索里尼笑話」再現。 

「墨素里尼」的專長是没事惹事,還總會敗事,自陷大勢已去的困境。健康的組織必須有自我完善的能力,就此而言,「墨索里尼笑話」在中國出現,正是自證:「中國共產黨」的極權專制已經陷入無以為繼的困境中。 
___________ 
相關文章: 

哲學人生筆記 - 《「會敗事的墨索里尼」》 
2019年6月13日 

曾經在英國治理下享有法治保障的香港,在「主權移交」牆國後,被承諾和保障的「一國兩制」下的「自治權」正逐一地流失;或者說,被牆國逐一地收繳。 

牆國的‘’言而無信‘’,不可期望,已經是罄竹難書;漢語語境中有「君子重然諾」的強調,隱喻「漢語人」中多言而無信的「小人」;以話術和語障先欺騙過手再揚長而去。 

德國友人到牆國行商訂約,俺的送行祝福語必然有“漢語人多欺,自欺也欺人”;那是「漢民族」的民族精神病態,不欺無以過活;擅於說大話、謊話、虛話、廢話,假話以志得意滿,對方才轉身,被背後開槍捅刀是家常便飯。俺的「祝語」變「警語」,老德友人事後相逢,頗有同感,已是不堪回首。 

目前的香港,正受「一國兩制」破滅之苦;台灣人貪財、怕死又好名,偏又「鸚鵡學舌」,學說捲舌音的漢語,被自欺欺人也是必然的。「南國打狗城」和「北國天龍城」的「特首」,正打算一事無成就“落跑”,是城民「現世報」的「自欺欺人」最佳話術案例。 

俺,在年初接待來訪的牆國友人,杯酒交談牆國鳥事,「老中友人」對俺暢言不止,看得出來,悶壞矣!在牆國「七不講」又被監控,言論不自由,見到俺如見「自由女神」;友人笑說牆國出不了「希特勒」,却出了「墨索里尼」。俺聽完鳥話,理解矣! 

「墨索里尼」是「法西斯義大利」的元首,想獨裁集權,也想學「納粹德國」的元首「希特勒」的擴張野心,却成事不足,敗事有餘而被拘失勢;還有勞「希特勒」派出特種部隊營救出來。同樣是獨裁暴君却敗事,「希特勒」在言談中流露出不屑與鄙視。 

「牆國天皇」想超越「牆國太祖」集大權於一身,意圖爭強於域外,對囊中物香港的「一國兩制」更是視為獨裁路上的障礙而逐步侵蝕收權。同時,對內的整黨、肅軍以清敵更是必然,以求皇權永固。 

歷史昭彰,能力不足的庸人,遇強則弱,在對米國的貿易談判中屢戰屢敗,終至大勢已去,俺與「老中友人」都不意外。

2020年1月16日 星期四

詩人之國筆記 - 《「賊國內亂」》


為何「戰利品」惨不忍睹?/ 

失風了!警察來了?/ 

還有,手脚太慢!/ 

小賊抱怨:‘’都怪老賊擋住財路‘’/ 

老賊反嗆:“都怪小賊笨手笨脚”/ 

警察提醒:“要「改革」了!不然,警方没賊可抓,「業績」會不及格”/ 

小賊又嗆:“老賊該下台!”/ 

老賊反嗆:“誰是老賊?”/ 

“就是年紀大的,八老九十的”/ 

警察提醒:“身份證上,喂!你們幾個,都是只差一兩歲而已,平均八十六歲”/ 

「賊們」,又計較起來:“就是老賊死皮賴臉,「抗拒改革」,才失手的”/ 

警察……“?????你們要「改革」?「金盆洗手」?「改邪歸正」?”/ 

「賊們」,異口同聲:“Oh……No!……要改革……賊技,「能撈就撈」”/ 

小賊:“「賊王」要交棒給年輕的!” 

老賊:“No Way ! 門都没有!打死不退!頂多,出事時,讓我們先「落跑」!” 

小賊:“Mother ! ……,你們先去治好「尿急」,每次出任務都想「尿遁」”。 

警察總結:“怪不得!……「主人」夜裡聽到有「沖水聲」,來電報警”/ 

「警民一家親,賊們一鍋端」/ 

-《「失敗不是偶然的」》-

2020年1月15日 星期三

哲學人生筆記 - 《「師父有問題」》


佛門老僧收了一位稚氣未脱,玩興正濃的小徒;老師父要小徒每日跟著唸經。唸來唸去,經常唸到“阿彌陀佛”。小徒記下來了!

唸經實在無趣,小徒總是不專心,東張西望或打哈欠,東抓西摸地在旁坐立不安。老師父受干擾,也忍不住唸經失誤,被迫重唸多次。有時候,出家人的脾氣也破戒,將手中的木魚槌朝著小徒的「小蛋頭」敲去,還斥責:“專心唸!阿彌陀佛”;扣……扣……扣。

小徒稍安,不久,又噪動起來。老師父終於停下來了:“小厮,你「有問題」啊?”。小徒也忍不住,反問:‘’師父,「阿彌陀佛」是啥?您為啥老是唸到,好煩吶!‘’。

老師父,頓了一下,大哉問吶!於是,慈祥地回答小徒:“「阿彌陀佛」,就是「有問題」,就「有答案」;唸了,就「沒問題」了!要記得,多唸就是了”。

小徒弟,突然開悟了:“師父,弟子可以不必再唸「阿彌陀佛」了;弟子根本「没問題」;是師父「有問題」!”。

……???,老師父拍著自個兒的大頭,似懂非懂,:“嘖…………嘖,是啊!那多年來,俺唸啥來著?「阿彌陀佛」?是麼?俺有啥鳥問題?”。

小徒,青出於藍,悟出咒語是自欺的語障。没有「阿彌陀佛」,啥問題也沒有。「諸法皆空,自由自在」,正是如此。

2020年1月12日 星期日

哲學人生筆記 - 《「精神科」的商機》


激烈的總統和國會大選結束矣!俺好累啊!怪矣!又没參選也没去助選;說累,實在没道理。 

讓俺給個說法吧!近年來,「雙子現象」,讓台灣社會瘋狂,所向披靡,困惑而顛倒眾生。有幾位年輕時代「反革命」,目前已退休的友人,彷彿在為人造神的浪潮中找到佈道傳教的使命,也跟著瘋狂而不累,對俺疲勞轟炸,線上傳訊、線下聊天,不忘對俺「統戰」,樂此不疲。 

私下瞭解,這些友人在自家也面臨夫妻、世代因支持對像的不同而互相對立、爭執、冷戰、劃線。友人們,或有私下問俺:“堅定支持自己中意的「最佳人選」,有何不對?子女為何不能裡解父母的期望和焦慮,聽父母的話,或尊重一些,有這麼難嗎?子女,是不是被外面的同儕洗腦,誤入「歧途」?”。 

說到這裡,俺幾乎抓狂矣!也憂慮選後,有許多失意的狂熱支持者恐怕得去掛「精神科」的門診。這些老友的問題是「偏執」而自以為是,有反對的異議即燥烈暴跳,斥責年輕世代違反儒教的「五倫」秩序。 

天啊!作個開明的「資深世代」有這麼難嗎?為何不能打開心窗,與時俱進?「狂愛的背影是狂悲」,誤入反動的神殿,拜錯神祇,只會陷入神學性格的「偏執」,却拒絕認知「時代精神」的進程,真理是哲學辯證出來的價值。 

民主就是每個「參與者」在自由與法治的基礎上,為自己所信仰的價值和所尋求的利益做出選擇,靜待人民公決。大選終於順利地完成了,期待選前不同立場者的猜疑、對立和仇恨能劃上句點。 

以「共和」為榮!「自由民主」是共和國的偉大資產;人民彼此,就放下勝敗、失望、喜悦、憤怒時的偏執,先充分地睡飽,再去看「精神科」門診;太陽仍會升起來一路陪伴。 
___________________ 

相關文章:
 
人之國筆記 - 《「俺的帳單」》 
2019年1月3日 

怎麼打混仗?/ 
當「牆國」欺台灣,俺「踹共」/ 
還譙「牆國」/ 
當男人欺女人,俺護女人/ 
還動手動脚相助/ 
當然,女人多認為,俺別有企圖!/ 
罷矣!自己回家躺著喘/ 
當老賊逼昏君?/ 
這,…這,逼醒就好/ 
當老男賊欺女昏君,俺女士優先/ 
想辦法活下來!或call me! 
「迷兔」,待命中!/ 
當然先出口回駡:“老不識大體!”/ 
被扣發「敬老金」,合理!/ 
還要鼓勵徵「老賊税」/ 
說真地,老賊太閒而不賢,不是國家之福!/ 
當老賊駡小賊,俺鼓勵小賊/ 
不是支持,而是聽道上前輩的經驗/ 
當年,為何落居下風?/ 
啥?…蝦?蛤?原來是搶位置?這款「鳥事」/ 
俺,全部改為「博愛座」,有創意吧?/ 
總之,年紀實在不公平/ 
懷胎十月,出生時辰却不相同/ 
只能哭著回家問媽咪/ 

- 《「昏君」遇難則堅強,好兆頭!打不垮後,還要反擊!》-

2020年1月11日 星期六

哲學人生筆記 - 《「未來與國際」》


全國大選的投票就在幾小時之後舉行,漫長而艱辛的競選活動終於可以靜待人民的公決。 

對全國大選的認知意義,俺個人的見解就是:自由是一切價值的基礎,可以實踐個人對未來的選擇;民主是解決爭議的理想制度,由公民來共決國政。 

可以說,命運由自己決定;每個公民即使各有不同的國家願景,但是,未來民主共和的意志就在自己的手中,不要回到過去!也不要讓自己陷溺在階級和社會對立的過往仇恨之中!更不要被偏執和成見所左右! 

國家未來的方向,就交給年輕世代來掌舵;台灣的地緣位置,已將自己的命運與國際結合為一,這也是本次大選的特殊意義。熱心、安心去投票是公民參與共和的第一步。重視自己的未來,就是走出笫一步,才知道自己和國家可以走多遠。

2020年1月10日 星期五

世界小事筆記 - 《「沒事可忙」》

退休,公務,二選一;當然退休去矣! 

錢多、事少、離家近,少來煩、福利優,這樣的公務生活,即使如此讓人羨慕,還是退休比較好。 

德國,目前至少缺二十萬「公務員」,隨著結婚、生育意願的萎縮,二戰後經濟復興奇蹟的「經濟大國」,德國和日本都面對「少子化」的生產力不足問題。 

私部門企業如此,公部門的政府也是缺人,偏偏浮世刁民多鳥事,國家自我定位為「社會國」,短照、長照,都要包攬,以示「萬能政府」。 

「公務員」為公服務,久而久之,實在不開心!退休來享福,被「後人」照顧,也算是「風水輪流轉」。 

面對上陣服務的人力缺口愈來愈大的問題,私部門企業的應變策略,是生產線的「數位化」、讓「AI上陣」。公部門的政府被迫,看來也只好跟進。 

以後,負責司法審判的法官,可能以「狗」代勞;草民有罪或無罪?據說,在「自由心證」上,狗的直覺優於法官的「獨立審判」;檢察官,則由很會抓弊的「貓」代勞。

哲學人生筆記 - 《本名「小姐」》


「小姐」,是常見的女性「稱謂」;無所不在,大致上,不分老少的「女士」,被稱「小姐」,突然地,身價升值不少,心情也突然年輕多了。被稱呼「小姐」,應該勝於被稱「夫人」、「太太」;當然,若被冒失者拋來「歐巴桑」或「阿嬤」、「阿姨」,不內傷,才怪。 

這種浮世偏好,來自「迷失」(Miss);英語,「小姐」的「稱謂」,"Miss"被縮寫為"Ms."。基本上,擺脱身份上被桎梏於歸屬於「男人的女人」,「丈夫的女人」那種身份的不自由。 


「小姐」,在本年的國政大選的語境中也佔有「份量」,某位「男性總統候選人」的女性「蜜友」或「密友」,“X小姐”,是另類不在場參選的傳說想像,涉及金錢及八卦想像;私領域的「隱私」被傳說而導引到「成人故事」。 


異性關係的文本,大致上,俺行走浮世,人生閱歷已多,不見怪矣 !只是,“X小姐”,被指涉的 「男性總統候選人」的「金主」又自曝「少年維特的煩惱」,喜愛偷窺少女「夏綠蒂」那誘人的「小白腿」。 


很奇怪耶?!怎麼是那個部位?這正是「黨國禁錮」的故事。當年,「黨國」對少男、少女的標準樣式規範,男生只許留「三分頭髮」,女生只能留齊耳垂的「清湯掛麵」髮型。男生、女生一律穿著「卡其色配帽」的「軍訓制服」,統一外型正是「制服」的意義,馴化制伏也。 


女生,穿的裙子必須及膝蓋部位的下緣。「小男生」的青春期動情只能偷窺「小姐們」的「小白腿」那一段,合於想像推理。「迷你裙」、「比基尼」只能等「Ms. USA」或「Ms. Europa」的「豪放女」賞賜。 


真理,來自黑暗中的探索,包括「黃色書刊」、「小電影」中的發現「原來如此!」、「就是這麼一回事喔!」。浮世「性解放」了,則「無所不解放」,那是人性慾望及反對「道學老賊」的壓抑。 


黨國時代,當年被「禁錮」的少男、少女,如今正是俺這個世代以上的「老賊」;從「初老」到「垂垂老矣」都有。俺,很愉悦,只有白髮,最常被稱呼「大哥」;虛榮不少!也非常樂於提携年輕世代,無保留地傳授所學所知給年輕世代。 


本日,收到官府衙門的來函,落落長的解釋文,引證法條項目繁多。文末「賜知」,若仍有疑義,請洽衙門;其中,單位電話之外,還留下承辦人員“X小姐”。莫大的善意;却具名「小姐」?俺有些困惑;堂堂官府衙門的承辦人,讓「大哥」知道「小姐」的名字,有這麼難嗎?俺又不是「怪叔叔」!

哲學人生筆記 - 《生如繁花》

生命無常,在佛家的說法,緣起緣滅;一切「有為法」如夢幻泡影,所以,聖賢皆以「無為法」而有差別。順應浮世而安心自在,不同於世俗,是自信與温馨的表現。 


以上,未曾經歷生離死別的人生,不易理解生命情缘的「絆」;也不易體會珍惜有情眾生的可貴。現實的浮世,領悟「無常」就是「平常」,而活出「是自己」的意義。 


生如繁花而多彩,由自己抉擇自己的命運,充實生命的意義;以哲學的話語來表述,就是「意志」的實踐,在「平常」中做利益衆生的「宜事」。 


繁花多色,有起有滅,却「存在」過;「過眼」浮世而愉悦,正是幸福的相遇。

哲學人生筆記 -《「國殤」的啓示》

新年方始,一場軍用直升機墜落事故,折損國軍八名軍士官;其中包括軍官最高階的「参謀總長」,和士官最高階的「總士官長」。總共,在事故中,有重要的將士八名因公殞落往生,另有五名將士受傷。 

生命無常,國家培養有尃業素養的軍人以奉獻本職學能、捍衛自由民主制度,突然遭逢此一重大事故,堪稱「國殤」。保衛國家,愛護人民,守土有責,是軍人的天職。軍人,也都是民人的手足家人;生命的突然殞落,讓國人不捨與同悲。 

將士因公殞落,可啓示於國人者,意義在於奉獻的可貴。此一重大事故後;國人的「共和意識」和「台灣價值」更加凝固;所彰顯的認同,在台灣土地上,我們是「命運共同體」。 

捍衛土地、自由和民主,「共和國」的每一個「自由人」,容或有不同的國家願景;但是,在自己的本職崗位上,為了我們「何以在此」的高遠價值,隨時可以「奉獻自己」。

哲學人生筆記 -《「信仰」》

“信神嗎?“,總統競選辯論會上,一位參選人如此問向其他二位競爭者。很奇怪的問題;信不信是每個人內心的價值判斷和選擇。如此問別人,是想要表明自己有信神;暗示那些不信神或「無神論」的人無可依靠嗎? 

信神,不等於信教;前者,若信仰金錢萬能,將發大財;那是信「財神」嗎?若認為喝酒可以澆愁,那是信「酒神」嗎?類比推演下去,浮世諸神,多不及備載;人在那裡?恐怕,信神是「造神」的先期準備,「因信造神」,自己等著被「異化」,造成一尊被供奉在神殿上的「人造神」。 


浮世的極權尃制者,就是如此逐步被追隨者供上神殿的。信仰,是高尚的價值體系的選擇,而奉獻自己以成就理想美好。距離自己最近的信仰,不是自誇自己「頭上三尺的神明」,而是「因信稱義」,讓自己安心的思想,信仰就在每個人的頭腦活動中。 

_______________ 

詩人之國筆記 -《「碎碎唸」》 


母雞,看著公雞,.../ 


呼呼大睡的疲累/ 


每天,跟著太陽起烘/ 


睡眠不足,真是累啊!/ 


但是,又奈何!/ 


該醒來的清晨,就怕錯過/ 


也不能讓太陽睡過頭/ 


へ!あなた,wake up!/ 


起來!快給太陽 " Good Morning Call "!/ 


黑暗的世界,在等太陽起來/ 


趕走黑暗,帶來溫暖/ 


...???/ 


公雞,夜裡凍壞了;看來掛了!/ 


母雞,看著依偎的小雞/ 


快!wake up!/ 


媽的蛋,還沒下!/


相關演歌:



_________________ 

相關文章: 


哲學人生筆記 -《瘋狂和喃喃自語》 


- 2017年1月2日 - 


在一個半世紀前,也就是十九世紀下半,出身於「基督教」神職家庭的德國哲學家「尼采」;伴隨他成長的過程中,家中成員,大多是女人。倍受女人愛護的「尼采」,在那個以「基督教」神學為主流精神的時代,「尼采」的哲學思想,頗受側目和爭議。 


「尼采」,以「反基督」和「重估價值」的論點,解構當時德國社會長久信守的秩序(Ordnung) 和「基督教」所強調的價值。以現代的用語,「尼采」是"非主流"的"邊緣人";他的哲學,意圖重估從神學所衍生出來的價值,和顛覆"主流"的"建制"。 


歷史的發展,在世紀交替的二十世紀元年,「尼采」帶著瘋狂和喃喃自語,終於閉上看穿世界的慧眼;他交待妹妹遺言:"不可讓神父或牧師來主持他的告別式"。「尼采」的耽心,是可能發生的;神父或牧師會在那個場所,藉機說他的壞話。 


「尼采」的「反基督」,至死不休,有哲學家的固執,咬死不放棄自己的價值信仰;那是神學的天敵。進入二十世紀,歐洲的各類社會運動和思想,風起雲湧;也爆發兩次在歐洲的戰爭,擴及世界上的許多國家。 


時代精神和社會意識,對文明發展的影響,有「波浪效果」只要世界上各國的相互聯結愈深,愈無法避免外來的「作用力」。去年,英國脫離歐盟和「川普」先生當選「美國總統」,呈現「民粹」的"顛覆"效果。 


長久以來,被奉行的「整合」和「秩序」的「建制價值」,已呈現無能為力的虛弱。客觀上,世界呈現加速淘汰;「百年一系」的價值秩序被質疑。然後,被「解構」;「權威」失去被信任,令人不耐、被嘲笑和被質疑背信。 


在此場景之中,自居"主流",將如同「尼采」時代的「基督教」,神學被解構;現代,則是進入「反基督」以來的另一次「除魅」的時代。紳士和淑女的風格,神職和政客的話語,掩藏不住虛偽和偽善。 


「尼采」,曾經期待「超人」的出現;等不及,而自己以瘋狂告別世界。哲學人生使「尼采」瘋狂嗎?胡言亂語"解構"時代的「舊秩序」和重估其中所依附的「舊價值」,曾經面對誤解和排斥。 


比起來,現代「民粹」的「解構」,有「喜劇明星」的表演效果,觀眾的掌聲可遇不可求。哲學的「解構」,在「尼采」身上,有「悲劇先知」的預言效果,在哲學的「思想史」上已經得到歷史地位:"「尼采」焦慮於時代精神的蒼白和衰弱而瘋狂"。 


附註: 


本文中,所附「尼采」的文獻圖片,引用德國「Rowohlt -rororo叢書」(rowohlts bildmonographien)的「圖片歷史文獻」-「尼采」單冊的封面和封底。

哲學人生筆記 -《「夜宿客棧」》

「客棧」,現代的名稱多樣,「旅館」、「酒店」、「摩鐵」、「民宿」... ,就看「客倌」愛上哪?都行!憲法保障:人民有居住遷徙的自由。但是,憲法的「博愛」却常不受狗仔、偵探、法官的尊重。尤其,若投宿在「客棧」裡的,是「知名鳥人」,做愛做的「鳥事」而記者「全錄」在案;可能... 該怎麼說呢?你是懂的!

通常,男女投宿「客棧」,不是純「作客」,還有吃飯、睡覺,兼「聊天」,談哲學、算命... ,然後... ,「登出」。很幸運地,這好像很「一般」。感謝啊!台灣自由民主矣!在「戒嚴時期」可沒這款「好混」!

「警察」會像軍中的「輔導長」,做愛做的「鳥事」,三不五時地,半夜來「查房」;想當然,抓到「特殊情節」,你是懂的!當事人男女,怎麼說?都說不清楚,講不明白矣。

「戒嚴時期」的煤體,大都報導「黨國烏事」,歌功頌德,無趣極矣!俺的高中「國文老師」,鼓勵同學,要學好「抒情文」中對浪漫情節的想像和描敘,不妨多“涉獵“這類「情色文本」和外遇故事,還有「警告逃妻」的登報啓事。當年的「警察」,替國家查人民的「鳥事」;據說,替「法院」和「醫院」招了不少「法事生意」;算是「黨國黑人產業鏈」。

浮世眾生不是愛「八卦鳥事」,而是有「偷窺鳥事」的「心理衝動」;想知道別人都在玩「蝦米代誌」,然後與民同悲或同喜。日本是「情色大國」,也是「AV强國」,啓蒙許多青少年的「性想像」。日本的「浮世繪」、文學、戲曲文本也多有色有趣,怪異、變態、不倫,亂倫的故事都是題材。

歲月更迭的「風雨聲」中,俺又重聽一首頗有情境的「日本演歌」;是已故多年的「村上幸子」小姐和現在已是資深歌手的「鳥羽一郎」先生,合唱的情歌《「みちのくしぐれ」》(陸奧時雨) 。

在「演歌」的對白中,外遇的男女,受困於「陸奧」地方的「時雨」而夜宿客棧;男女二人對唱出外遇「不倫戀」的心情文本。其中,投宿時,登記姓名時,女人的内咎、不甘、猶豫、不安和互勉,必須勾「小手指」以示信守承諾。男人,唱出的心情,却是“帶「小愛」夜宿客棧,應該不會被知道“;這,... 好像亂哄承諾,「 有事」以後再說,打算落跑的「啟示錄」。

相關日本演歌:

精選文章

法哲學筆記 - 《「黑熊 vs. 白旗」》

浮世多啓示,中國政府執行的「清零防控」突然封區或封城,人民苦矣!俄國政府的「捉兵出戰」使俄國男人四方出逃。稍前時候,台灣有「黑熊民兵」和「拒絕白旗」的保國抗敵宣導。這個世界,來自地緣政治緊張和意識型態的對立,似乎和平已離去矣! 俺認為,和平是偽題,抗戰是必要的意志和理念。旁觀浮世...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