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文章

哲學人生筆記 - 《「相信」的反作用力》

圖片
取信於人,不容易!尤其,對於那些有過惡劣紀錄的背信者而言;基本上,自己「無信不立」,就沒有資格再向社會開立「信用支票」。 話術是信用的天敵,也是最廉價的欺騙工具。位高權重的人、有社會經濟地位的人、從事科學研究的人、教誨學生的老師,和學術研究工作者,法官等人必須自律,自肅而謹言慎行。 當一個人經常濫言:"一定要相信我,•••!";或者,"要相信習近平!",此類「祈使句」宣之於口,代表對自己的所言已經沒有自信,又如何能取信於人?簡言之,有詐欺和背信紀錄者又出來以話術自欺欺人了。 還是那句經典:「無信不立」!中國皇帝習近平已進入「成、住、壞、空」的「壞」期;衰象、敗象相繼浮現;偏偏新年開始,流年不利,竟然跑出一個崇拜者,台灣的馬英九,代為宣傳,要台灣人"相信習近平",真是被天上掉下「黑天鵝」砸到頭。 馬英九,在台灣最有名的背信紀錄,就是曾要支持者相信他的政治承諾:"「總統任內,平均每年經濟成長率6%、失業率降至3%以下、2016年平均國民所得達3萬美元」。當然,言而無信矣! 背信者,竟敢空口話術去為習近平的信用背書;難道,馬英九也相信中國權力黑洞文化下的「君無戲言」?習近平,正在由「壞期」轉「空期」,已有一症候群浮現,就是「精神危疑」,嚴重地不相信自己所提用的人,包括故舊或官場上的恩人;目前正在大整肅那些他認為「忠誠不絕對,絕對不忠誠」的近臣奴才。 輕言則無信:"要相信習近平!";台灣人何其不幸,有為敵人作信用背書者;應該可適用撥打「165反詐騙專線」!

哲學人生筆記 -《「墨索里尼笑話」》


一個個體、組織或制度欲生存和發展,必須具備正向的意志;特徵在於,有自體產生免疫的和完善的能力,愈是嚴酷的生存條件下,愈能產生強大的療癒能力。 

簡而言之,健康的個體或組織,以進化的觀點來說,自己耗竭趨勢發展的力量;否則,必然會提前被環境打敗。這也是世界上的極權專制政體無法長久存在的原因之一。 

台灣的國政大選已順利地完成;對國內的意義,在政治權力秩序的重整;對國際的意義,在於台灣人的「抗中意識」;對「中華帝國主義」併吞台灣的野心,台灣人,選舉「總統」作為國家的主權象徵,以絕對多數民意的展現,堅定地抗拒外部來的中國強權。以小搏大而成功,正是民主作為戰略武器的極大威力和可貴。 

國際上,許多國家和組織,以及媒體,對於台灣人的民主實踐和成就,都不吝予以肯定和讚賞。唯有中國自居失敗的一方,而缺少文明風度,以怨恨和憤怒表達不願意面對現實和真實,依然陷溺在虛構的神話文本語境中。 

中國,一個量體巨大的國家,懼怕真實至驚慌失措的地步,代表官方的意見彷彿「政治侏儒」的呢喃自語,已曝露中國和所欲彰顯的極權制度是無從吸引在自由環境中成長的多數台灣人,甚至招致排斥;也證明中國領導人的低能。這個局面,好熟悉啊!好像「法西斯義大利」的「墨索里尼笑話」再現。 

「墨素里尼」的專長是没事惹事,還總會敗事,自陷大勢已去的困境。健康的組織必須有自我完善的能力,就此而言,「墨索里尼笑話」在中國出現,正是自證:「中國共產黨」的極權專制已經陷入無以為繼的困境中。 
___________ 
相關文章: 

哲學人生筆記 - 《「會敗事的墨索里尼」》 
2019年6月13日 

曾經在英國治理下享有法治保障的香港,在「主權移交」牆國後,被承諾和保障的「一國兩制」下的「自治權」正逐一地流失;或者說,被牆國逐一地收繳。 

牆國的‘’言而無信‘’,不可期望,已經是罄竹難書;漢語語境中有「君子重然諾」的強調,隱喻「漢語人」中多言而無信的「小人」;以話術和語障先欺騙過手再揚長而去。 

德國友人到牆國行商訂約,俺的送行祝福語必然有“漢語人多欺,自欺也欺人”;那是「漢民族」的民族精神病態,不欺無以過活;擅於說大話、謊話、虛話、廢話,假話以志得意滿,對方才轉身,被背後開槍捅刀是家常便飯。俺的「祝語」變「警語」,老德友人事後相逢,頗有同感,已是不堪回首。 

目前的香港,正受「一國兩制」破滅之苦;台灣人貪財、怕死又好名,偏又「鸚鵡學舌」,學說捲舌音的漢語,被自欺欺人也是必然的。「南國打狗城」和「北國天龍城」的「特首」,正打算一事無成就“落跑”,是城民「現世報」的「自欺欺人」最佳話術案例。 

俺,在年初接待來訪的牆國友人,杯酒交談牆國鳥事,「老中友人」對俺暢言不止,看得出來,悶壞矣!在牆國「七不講」又被監控,言論不自由,見到俺如見「自由女神」;友人笑說牆國出不了「希特勒」,却出了「墨索里尼」。俺聽完鳥話,理解矣! 

「墨索里尼」是「法西斯義大利」的元首,想獨裁集權,也想學「納粹德國」的元首「希特勒」的擴張野心,却成事不足,敗事有餘而被拘失勢;還有勞「希特勒」派出特種部隊營救出來。同樣是獨裁暴君却敗事,「希特勒」在言談中流露出不屑與鄙視。 

「牆國天皇」想超越「牆國太祖」集大權於一身,意圖爭強於域外,對囊中物香港的「一國兩制」更是視為獨裁路上的障礙而逐步侵蝕收權。同時,對內的整黨、肅軍以清敵更是必然,以求皇權永固。 

歷史昭彰,能力不足的庸人,遇強則弱,在對米國的貿易談判中屢戰屢敗,終至大勢已去,俺與「老中友人」都不意外。

這個網誌中的熱門文章

法哲學筆記 -《"於法尚無不合"》

世界小事筆記 - 《「折磨學」》

園藝生活筆記 -《祝願飛向我家的白頭翁!》

園藝生活筆記 - 《「神豬虎頭柑」》

園藝生活筆記 - 《「伊朗來的無花果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