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文章

哲學人生筆記 - 《「相信」的反作用力》

圖片
取信於人,不容易!尤其,對於那些有過惡劣紀錄的背信者而言;基本上,自己「無信不立」,就沒有資格再向社會開立「信用支票」。 話術是信用的天敵,也是最廉價的欺騙工具。位高權重的人、有社會經濟地位的人、從事科學研究的人、教誨學生的老師,和學術研究工作者,法官等人必須自律,自肅而謹言慎行。 當一個人經常濫言:"一定要相信我,•••!";或者,"要相信習近平!",此類「祈使句」宣之於口,代表對自己的所言已經沒有自信,又如何能取信於人?簡言之,有詐欺和背信紀錄者又出來以話術自欺欺人了。 還是那句經典:「無信不立」!中國皇帝習近平已進入「成、住、壞、空」的「壞」期;衰象、敗象相繼浮現;偏偏新年開始,流年不利,竟然跑出一個崇拜者,台灣的馬英九,代為宣傳,要台灣人"相信習近平",真是被天上掉下「黑天鵝」砸到頭。 馬英九,在台灣最有名的背信紀錄,就是曾要支持者相信他的政治承諾:"「總統任內,平均每年經濟成長率6%、失業率降至3%以下、2016年平均國民所得達3萬美元」。當然,言而無信矣! 背信者,竟敢空口話術去為習近平的信用背書;難道,馬英九也相信中國權力黑洞文化下的「君無戲言」?習近平,正在由「壞期」轉「空期」,已有一症候群浮現,就是「精神危疑」,嚴重地不相信自己所提用的人,包括故舊或官場上的恩人;目前正在大整肅那些他認為「忠誠不絕對,絕對不忠誠」的近臣奴才。 輕言則無信:"要相信習近平!";台灣人何其不幸,有為敵人作信用背書者;應該可適用撥打「165反詐騙專線」!

哲學人生筆記 - 《「圍國」》


「瘟疫」,這個漢字語境的名詞所指陳的,不論「瘟」,還是「疫」,都是相近的意思,就是「病」。古時候的人,對 「瘟疫」的起因不解而恐懼,歸咎於隱晦的天意或來自幽暗界的詛咒。人民,在蒙昧意識中,不知如何防護,不是去問鬼神,就是出逃外地。死於 「瘟疫」的人口和地區,常留下可怕的荒城。 

中國,在歷史上常有記載「逃荒」的事故,包括天災、饑荒、戰禍和 「瘟疫」 的難民成為其他地方的負荷,也成為起義顛覆皇權統治的主因。中國的皇權專制強調穩定的「朝貢秩序」,菁英的官僚系統依然行禮如儀,官吏下跪喊喳,或「皇上英明」不絕於口。 

實則,城外已有難民大軍迫近;朝野上下苦無對策,於是「圍堵」成為政策的選項;荒亂失措中,將災民取代「瘟疫」,成為皇權的首惡大敵。作為源頭的「瘟疫」,以滲透、傳染、散佈和擴散征服人類,還讓人類自己分化、對立和攻伐;可以說,是威力強大無比的敵人。 

世界各國的政府,和其人民,正在受虐於起自中國「武漢」的「瘟疫」;普遍的對策是圍堵和隔離;中國自己的對策是「封城」。於是,以世界地圖作棋盤;肉眼看不見的「瘟疫」是動能,驅動圍阻的力量到可能的「破口」之地。 

世局如圍棋;中國自認「大國崛起」,意圖回復「中華帝國榮光」而大肆擴張,到處攻城掠地;在國際外交場域中,以「一個中國原則」對台灣施行「圍國」,再施以類似莽蛇絞殺獵物,窒息台灣而吞噬的「圍堵滅絕」政策。天佑台灣!強權爭勝而抗中必得的海權戰略地位,扼止了中國的陸權探海企圖。 

中國皇帝「習近平」,在其「建國七十年國慶」的演講中指出:“沒有任何力量可以遏止中華民族的偉大復興”。是麼?「習皇帝」的學養不足,似法西斯義大利的「墨索里尼」,難道沒有從中國古老的智慧中得到啟示:“夏蟲不足以語於冰”。意即,活躍於夏天的昆蟲活不過霜降的寒氣肅殺,遑論更後來的冬天冰雪的凍僵威力。 

始於去年冬末的「2019-nCoV」流行病(Epidemie),從中國「武漢」向外而漫延全中國,再越國界到許多國家;台灣也是受害的國家之一。說來諷刺,中國政府對「疫情中心」(Epidemiezentrum)「武漢」和陸續的受災大小城市施以「封城」,而世界上已有至少六十餘國對中國施行「封國」。這盤圍棋有隱喻,中國擴張意志的施力與反作用力,以致倒打自己,痛到叫不出來。 

中國是死要面子的「自大鴕鳥」,在「公共衛生學」領域,未能治理攸關巨大量體人口生命的「公衛醫學」問題;却因為爆發「瘟疫」被圍國。

這個網誌中的熱門文章

法哲學筆記 -《"於法尚無不合"》

世界小事筆記 - 《「折磨學」》

園藝生活筆記 -《祝願飛向我家的白頭翁!》

園藝生活筆記 - 《「神豬虎頭柑」》

園藝生活筆記 - 《「伊朗來的無花果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