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文章

哲學人生筆記 - 《「相信」的反作用力》

圖片
取信於人,不容易!尤其,對於那些有過惡劣紀錄的背信者而言;基本上,自己「無信不立」,就沒有資格再向社會開立「信用支票」。 話術是信用的天敵,也是最廉價的欺騙工具。位高權重的人、有社會經濟地位的人、從事科學研究的人、教誨學生的老師,和學術研究工作者,法官等人必須自律,自肅而謹言慎行。 當一個人經常濫言:"一定要相信我,•••!";或者,"要相信習近平!",此類「祈使句」宣之於口,代表對自己的所言已經沒有自信,又如何能取信於人?簡言之,有詐欺和背信紀錄者又出來以話術自欺欺人了。 還是那句經典:「無信不立」!中國皇帝習近平已進入「成、住、壞、空」的「壞」期;衰象、敗象相繼浮現;偏偏新年開始,流年不利,竟然跑出一個崇拜者,台灣的馬英九,代為宣傳,要台灣人"相信習近平",真是被天上掉下「黑天鵝」砸到頭。 馬英九,在台灣最有名的背信紀錄,就是曾要支持者相信他的政治承諾:"「總統任內,平均每年經濟成長率6%、失業率降至3%以下、2016年平均國民所得達3萬美元」。當然,言而無信矣! 背信者,竟敢空口話術去為習近平的信用背書;難道,馬英九也相信中國權力黑洞文化下的「君無戲言」?習近平,正在由「壞期」轉「空期」,已有一症候群浮現,就是「精神危疑」,嚴重地不相信自己所提用的人,包括故舊或官場上的恩人;目前正在大整肅那些他認為「忠誠不絕對,絕對不忠誠」的近臣奴才。 輕言則無信:"要相信習近平!";台灣人何其不幸,有為敵人作信用背書者;應該可適用撥打「165反詐騙專線」!

哲學人生筆記 - 《「放長假」的心情》

  
「放假」,以往不是「例假日」,就是「國定假日」。學生時代寒、暑假的記憶已久遠了; 沒想到,「武漢肺炎」的疫情威脅,讓各行各業幾近停止 ; 許多人的生活作息也改變了,變相的放假,尤其是「放長假」,讓許多人的心情也悶到叫不敢。 

歐米國家抗疫的手段愈來愈強烈,對外幾近「鎖國」,對內幾近規定人民「軟禁」在家。如此一來,社會的「流動性」減速,缺少「交流」,社會的生機將萎縮。這是在「非常時期」不得已的保存之道。 

俺的德國企業友人本日來電問候,彼此心裡明白,疫情惡化讓日常的商務幾乎停擺,他對生意的展望很迷茫,不知下一季的訂單在那裡?該如何排定生產計劃? 

老德友人,藉著問候俺,其實也是化解自己內心的苦悶 ;他用了一句:‘’病毒的情況很糟,希望您「一路好走」 !也希望,病毒没有抵達貴島‘’(Ich hoffe es geht Ihnen gut und der schlimme Virus hat Ihre Insel nicht erreicht. )。 

德國老友大概不知,台灣的最新「病毒確診」案例,已自歐洲反襲回來;聽起來,這句話若字譯為「一路好走」的祝語,在漢語的語境,好像是「訣別語」。不過,人家是用他們「德意志民族」的優雅語文「德文」表述的;俺自己可以不必刻板地照字意解釋,而意譯作‘’祝你一路順意‘’,或浪漫一些,‘’好友一場,相忘江湖,不必相送。‘’ 

然而,再想想,又好像「世界末日」已近。不好!不好!這個理解有些「鐵達尼」的「末世場景」。俺想到「柏拉圖」的世界觀:"世界對於你,就是你看到的樣子;世界對於俺,就是俺看到的樣子";也就是"一個世界,各自理解"。 

「東方人」望向「西方人」所在的地方是「日落」;「西方人」望向「東方人」所在的地方是「日出」。俺以這句話鼓勵老德友人,其實,那個「太陽」就在俺倆人的眼前爬上又爬下,不是嗎? 

俺本日聽德語廣播,德國聯邦總理「梅克爾」就「抗疫戰爭」建議的一項「準則」,就是減少「社交」;她用的德文字是"Sozialtreffen"。俺問老德友人,有聽到嗎?他説,没有!若有聽到,這才是問題所在;少了「社交」,所以心情很悶啊!容易做出「蠢事」。 

俺聽到「蠢事」,也想到一句「勉語」:“君子慎獨”;意指人多的地方不要去「湊熱鬧」,每個人「自律自重」,主動善盡公民對國家和社會負責任的本份,好自為之!

這個網誌中的熱門文章

法哲學筆記 -《"於法尚無不合"》

世界小事筆記 - 《「折磨學」》

園藝生活筆記 -《祝願飛向我家的白頭翁!》

園藝生活筆記 - 《「神豬虎頭柑」》

園藝生活筆記 - 《「伊朗來的無花果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