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4月30日 星期四

哲學人生筆記 -《「有限度」的「懷孕」》


世紀瘟疫大災,受到重創的各路番邦憤怒不已;正準備拔番刀砍向「牆國番朝」;另一組幫兇,「世界不衛生組織」和其「主事番官」(CEO),也準備受責獻祭。 

「衛生」,乃文明進化的首要任務;「不衛生」是各路番人的「蒙昧」,故番人成邦之治理,無不先從「公共衛生」之完善著手;生理、心理、環境、營養及預警制度之普及建設以成就「文明」,使番民「進囗」營養又衛生,「出囗」成章。 

文明之番邦,其番民已不見蠻習, 免於傳染惡習與瘟疫,「公共衛生管理」之典章制度完備,番民思想獨立,精神自由,望之高貴又自信。此乃「啟蒙」之成就,以生不再「蒙昧」,言語行事光明,不再似有似無,逢事不再可有可無;先「好像」,又「似乎」。 

番民之開化未完成,常見於未敢承擔責任,此乃人格上之「不備」。浮世番民男女之情戀,發於情成於語,常有愛在心裡不敢成於言語;以致,‘’吾愛汝!‘’,先以‘’吾似乎愛汝!‘’開囗。究竟,愛或不愛,難說!終至浮世番男番女,相愛不及義,懷念較唯美。 

亦有,狂愛到「奮不顧身」而「忘我」,及至狂悲而大悟,然番女自白:“已經有限度的懷孕矣!“;唉!不知可喜或可惱?「確診」如「考試放榜」;「懷孕」,可有可無!豈能「有限度的懷孕」? 

番人番邦何以語焉不詳,言不及義?可見諸於「世界不衛生組織」與「牆國番邦」之勾搭,不能也不敢光明正大地為浮世瘟疫大疾為之預警在前。 

究責當前,「主事番官」竟以「牆國番邦」曾經為起疫已通報「世界不衛生組織」:「此疫」,乃是「有限度的番人傳番人」之疾。 

「傳染病」乎?免驚!「有限度的」而已!鳴呼!如此不衛生之「鳥語」,殊不知,「番人相傳」方為「關鍵」。遥遠之番邦,「聖國台灣」非其成員,本無義務却善心通報此疫起於「牆國番邦」,以「病患已進行隔離治療」唤起「預警」,其義若非「番人相傳」,豈有其他可乎? 

是以,番人開化未成,見諸於不衛生之「鳥語」。「有限度」的「懷孕」乃「有限度的番人相傳」。嗚呼!「思想者,語言之囚也」;「文明開化」始於對抗不衛生之思想。

精選文章

世界小事筆記 - 《「帝國之界」》

俄羅斯在九月底當日,於帝國首都莫斯科,向全世界展示:實現帝國主義領土野心的「強盜邏輯」:非法兼併佔有烏克蘭的部份土地,成為俄羅斯聯邦的「新邦」。 烏克蘭的反制措施之一,是申請正式加入北約。後勢將如何發展? 北約可先賦予烏克蘭「準會員」的身份,北約可再加強和擴大目前已在進行中的軍武...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