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文章

法哲學筆記 - 《「台灣議題」vs.「中國內政」》

圖片
米國前任的國務卿龐培歐先生,在任期之末,曾表示台灣不是中國的一部份;現任的米國國務卿布林肯先生近日也強調:「台海問題」不是中國的內政問題。 確實,這兩位米國前後任的首席外交官的敘事,是對當今自稱代表「中國」的中華人民共和國政府說出了台灣早已獨立存在的事實,涉及台灣的安全與地位的議題,何來有中國所宣稱的"內政問題不容外國干涉"的謬稱和偽論? 但是,以上的涉及國際法認知的、台灣作為已獨立的國家法權條件已存在的敘事,仍有未言自明的「隱喻」,可供台灣內部有宣稱"「中華民國」代表「一個中國」"的認同者注意: 台灣的安全和地位是一個關係到世界經濟和安全的「國際議題」;台灣被稱為「問題」,那是外部,包括中華人民共和國在內的列強勢力的客觀認知。 台灣,必須主張自己的法權上和法益上的主體地位,在關於自己的敘事論述時,不宜跟進外部列強勢力的敘事語境所稱的「問題」。在認知上,若台灣是「問題」,就恐淪為被各方處理的對像。 在台灣內部,有一部份人,一再論述「一中各表」的敘事,並以此「符咒」嫁接虛構的「九二共識」符咒,再偷渡到被「一個中國」的黑洞吞噬。 「台海安全相關的問題不是中國的內政問題」,在此回到米國兩位前後任國務卿未言自明的隱喻,台灣當然也不是自稱代表「一個中國」的中華民國的內政問題。「一中各表」的誤謬和偽題的虛構敘述,可以休矣! 退一步而言,台灣內部那些割捨不掉「中國結」的勢力,既然自稱「中華民國」就是「一個中國」;那又何必莫名地去不知所云的「一中各表」?

人生故事筆記 - 《「印度王子」》


在海拔四千多米高程的中國和印度邊界區,多年來,雙方互爭寸尺之土而爭議不止。最近,雙方的駐軍近身對峙,也發生放下「制式武器」,手足同心並用,群起鬥毆,互有軍士官兵掛傷;幸好,没人掛命。 

‘’人多好辦事!‘’,「天朝中國」的「毛太祖」如是留言!中國和印度都是人口量體約十四億的大國;雙方的「正規軍」互控對方越線佔領寸尺「國土」,却只動口、動手、動脚,不動「制式武器」,大概自知,誰先開槍就不再是擦槍走火,而會是互有死傷的「國界衝突」;再來可能引發戰役,甚至引爆戰争。 

有事,未必需要大動干戈,雙方的駐軍在荒寒之地,寂寞兼無聊,赤手空拳相撲,就當作體育賽事,不可能鬧大的!看得出來,人多就囗雜,吵鬧也正常,虛張聲勢而已。在這個時代,先動武就得付代價。「天朝皇帝」養兵平時,總要遛鳥一下。 

俺在金門前線服役時,就有經驗,兵不能閒,來自各路的「鳥蛋小卒」,住在碉堡或坑道,三不五時喝酒裝瘋鬧事,動動手脚,俺的處置就請「輔導長」輔導一番,總不能光說不練。也許,太過文明的「仁政」,起不了作用;甚至,好戰的「蛋頭小卒」,休假日到「八三一」,與他番友軍結下樑子,大打出手,招來憲兵介入,被送法辦。猴急動拳脚,實在有辱軍譽。 

俺曾經在德國修道院裡,與「印度王子」George,一位氣宇不凡,印度菁英世家貴族出身,攻讀醫學博士的同學,談到印度的軍隊和兵制;也問到,為何印度軍人常在閱兵典禮上表演「騎機車疊羅漢」的特技 ? 

George的回答,竟然是,印度的人口多,兵員的資源豐裕,現實上,不致於有強大的敵國,最多就是虛張聲勢,唬弄對方。而且,久無戰事,兵卒太閒,就練些奇怪的特技。算是另類「特種部隊」。 

俺也問George,若有一天,印度必須與中國發生戰争,印度不會重蹈覆轍失利嗎?George說,中國的軍隊也練功夫,尤其他們的和尚也會練「拳脚武術」;他們的和尚修行的佛學源自印度,印度人愛好和平,可以允許牛和猴子上街自由行,不會主動侵略別國的!好佛心來著的高貴印度人,去學醫濟世剛好。 

George也知道俺有武家底子,自幼學過多年的「少林武功」。俺嘉許George的佛心,就順帶提醒:“少林寺的祖師「達摩」也是來自印度的高僧,聽說有一道蓋世武功「達摩易筋經」秘傳東土中國”,俺也想修練此功夫。真是武術電影看多了,俺異想學得秘笈,「怪叔叔」一枚。 

George集榮耀和虛榮於一臉:“太好了!印度人的文武兼俱!既外傳佛法又外傳武'術”;中國應該不致於低估印度的底子;印度雖然看似表象紊亂怪異,但是路上所見的,有「聖牛」和「聖人」,都有不可欺的「聖性」。真的?漢語中的「深藏不露,不可貌相」,是也! 

許多年後,台灣在對抗「肺炎瘟疫」的戰爭中取得領先世界的績效;台灣人同感榮焉而流傳經典名句:“我台灣,我驕傲!”。俺回想起,當年的「印度王子」George的光榮表情;大概近似「我印度,我驕傲!」。 

「民族主義」有一種是積極的和平共濟的自豪感,這是善的發展。另一種是積極的耀武揚威,四出霸凌弱者的「法西斯戰狼」,這是惡的發展。台灣常聽聞中國要「武統台灣」的濫言,俺想到George曾自信地說:“印度人愛好和平,印度還出過「釋迦牟尼」、「泰戈爾」、「甘地」…”。 

俺也曾遇到無良的「老中」濫言:“不說那麼多了,打過去就是了!”。當年,俺認為George的談吐見識流露文明古國子民的自信底蘊。George,現在應該是醫學教授吧?曾告訴俺,他有出身的不自由,不能與相愛多年的德國女友結婚,必須接受家族的「種姓限制」和安排。

這個網誌中的熱門文章

園藝生活筆記 - 《「伊朗來的無花果乾!」》

法哲學筆記 -《"於法尚無不合"》

哲學人生筆記 -《「心情的哲學」》

世界小事筆記 - 《「折磨學」》

哲學人生筆記 -《人與鳥,牢籠的想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