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文章

世界小事筆記 - 《「雞蛋與博愛座」》

圖片
看似不相關的兩件鳥事,在無奈的浮世,竟是有相關的想像。 雞蛋,個人少吃幾粒,應該不至於餓到,非必需食品也!多吃無益!何況,蛋白質的來源多樣化矣。然而,群聚犬吠的效應,會擴大成為經濟的供需失衡現象。 在自由的市場,「看不見的手」,價格,會發揮調節功能,使供需失衡回到均衡;除非市場已失靈,被獨佔或寡佔的勢力挾持操控。 台灣的公共交通載具上,普遍設有「博愛座」;表象上看似立意良善,本質上,却是製造「特權」,鼓動自認有特權者,聲索「獨佔」或「寡佔」,引起讓人嘆氣的「爭議」。出發於善意,却流於「特權」的惡劣。 「博愛座」的英文標示為「Priority Seat」,就是「優先座」;給予一些自認有需求者,自認可以優先「求讓」或「迫讓」,却不免流於情緒上、道德上的公然勒索。 「讓」或「分享」,之所以是珍貴的價值,是在於「主動」和「出讓」,而且「讓之以禮」,而不流於表現出丟棄式的「施捨」。被「禮讓」的一方,本來就應有認知,「受讓」、「承讓」是幸福或福氣而不是權利上的「求讓」。 回到「雞蛋」的:「蛋頭問題」!春、夏的供蛋不足的群吠現象,俺注意到,那是出在供需訊息不流暢和時差;若消費者稍降低需求強度,可免於被哄檯所害。有訊息和得蛋來源者,主動分讓、分享來源給鄰友圈,不需去群聚搶購,以共渡緊需時段。 看吧!本來可以正面調節的心理緊迫和解除惡意操作的「蛋頭問題」,現在又如何了?蛋的供應多出全台灣人口每日一蛋的兩天需求量,還迫使勇於任事和做到流汗被人嫌的「尋蛋者」,農業部長陳吉仲辭去官職。 至於,那位求讓「博愛座」未遂的「女作家」,簡直自取其辱有餘,其公審「拒讓者」的「勒索文」中挾帶著提醒台灣社會,她將有「新書」在法國出版,急於去面會法國的出版商,出版給法國人閲讀。其他不知情的無辜乘客應該讓出「博愛座」。罷矣!想出門就享有特權的心態在作崇!

哲學人生筆記 - 《「併吞者」》


「一國兩制」被認知為中國承諾保障香港的自治地位,而且,是至少「五十年不變」的承諾。如今,不到五十年的半途,中國就毁棄自己的承諾,急於逕立「香港版國安法」,以「一國」併吞「兩制」。 

中國,作為「一國」本體的「併吞者」,以外國的角度觀之,保障香港的「自治」地位,既守住「兩制」的諾言,又保有「東方明珠」的繁榮璀璨,利多於弊;那究竟在急啥麼? 

以俺的角度,必須放在中國歷史的「皇權觀」上去理解;那是「成王敗寇」的「始皇」標誌。既然想當「皇帝」,就要「敢破」和「能立」。當「皇帝」,就要當「始皇」或當「太祖」;那是「皇朝」的第一人;否則,就是「拾遺者」,只能替「先皇」守成,傳給後代子孫;却又想萬壽不老,實在矛盾! 

中國的「太祖」毛澤東曾作詞:“宜將剩勇追窮寇,不可沽名學霸王”;換言之,渡海東逃台灣的「中華民國」,被毛澤東視為遲早要消滅的殘餘流寇,算不上「偏安」的政權。 

也因此,在心態上,毛澤東想另建新國和立新憲,而不是在「中華民國」的憲政架構中,作為「舊政府」的繼承者;於是另建「新中國」,毛澤東才能被尊奉為「中華人民共和國」的開國「太祖」或「始皇」,否則,只是宿敵死對頭蔣介石的繼承人;他不願接下蔣介石的「中華民國」的政權遺產(Legacy)。 

相似地,「一國兩制」是鄧小平在香港主權移交上的政治設計和安排,也是「改革開放」之外的另一項政治遺產。在實踐上,包括了鄧小平指定的兩位先後繼承人,江澤民和胡錦濤。他們都是「改革開放」和「六四鎮壓」的概括承受的遺產繼承人,功過都在鄧小平的影子覆蓋範圍內。 

習近平的青少年時期遭逢「文化大革命」,被塑造的環境條件是極左的「毛澤東路線」和「破四舊」、「和尚打傘,無法無天」的語境。以此背景分析,習近平的皇權路上,寧願效法毛澤東的「敢破」和「莽痞之風」,而棄鄧小平的務實求富方向。 

在習近平的有限學識中,脫離不出毛澤東的「土法煉鋼,自力更生」的語境;言語中流露「黃土高原」上草民的用語風格:「打鐵還得自身底子硬」,「敢於亮劍」等單邊「冒進主義」。主觀上,拾毛澤東的囗角殘渣:“敢叫日月換新天“。 

可悲者,毛澤東和習近平都是中國國族蒙昧語境中負面表列的「反智者」。於是,「敢破」之外,困於「能立」,却偏要動員群衆為自己造神,先有「毛澤東思想」和後有「習近平思想」被傳播。 

前者的「不斷革命」和政治運動以整肅和鬥爭自己的神學敵人。後者,以「一帶一路」掠奪窮國資源,武力威脅鄰國,無能防止瘟疫外傳,又破壞香港的「一國兩制」以樹立皇權一統。 

毛澤東的「永久革命論」,留下來的是「一窮二白」的「新中國」。「敢於亮劍」的習近平,應該也難脫此「皇權中國」的宿命。不止為繁華已逝的香港而悲,也為中國逆時代潮流的反智和自残而悲。

這個網誌中的熱門文章

法哲學筆記 -《"於法尚無不合"》

園藝生活筆記 - 《「伊朗來的無花果乾!」》

園藝生活筆記 -《祝願飛向我家的白頭翁!》

世界小事筆記 - 《「折磨學」》

哲學人生筆記 -《極道の國家和女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