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表文章

目前顯示的是 6月, 2020的文章

精選文章

哲學人生筆記 - 《「哭泣著離去!」》

圖片
哭泣!像春天寒風中的雨滴;花容模糊矣!哭泣必然有難言之隱喻,只待精神分析解讀出可能的「潛意識」。 哭,先沒有淚,只是傷心;必須眼眶有湧水、精神狀態上呈現抽搐,以成「哭泣」的感傷畫面。人到傷心委屈處,愈想愈悲憤;再加上見到關心好奇的閒雜人,二、三句的打探,就更說不清楚、講不明白了。哭泣!問題和故事就更複雜了。 台灣民眾黨的美女發言人公開哭泣著,要告辭黨職一償久未休息的倦怠疲累。俺,看著不知所云的美女哭泣;以哲學理解的方法進行邏輯分析。大致上,這是一場政治權力鬥爭失落後的「淨身出戶」。其中,隱含著功勞未得償,苦勞被冷落以對的不甘心。 漢語對話中,常聽到佔優勢的對手奚落敗者的用語:"哪裡涼快,哪兒去吧!";如今,當事人說要一償休息或出國的心願,應該是剛好的「出口」。 從敗者的精神出口去尋找療愈;俺的建議是,此地老東家無情無義又不留人,自己就先涼快一陣子,拋棄老東家無聊的鳥人鳥事。過些日子,天無絕人之路,必有另一片新天地。 敗者,若能學得理解名利和權力競合的本質和放下「過去」的不愉快;對比之下,那位柯主席每有理虧,就哭泣回家找媽媽、妻子;男人,被外界嘲笑為「媽寶」,格調差遠矣!俺,看著美女哭泣,開悟較多!

哲學人生筆記 - 《「敗者精神」》

圖片
成敗都是正常的,可是喜成厭敗最常見。有的人,自認成功是自己的天賦特殊,有如神助,不成功很難。世界是以自己為中心的;然而,歷史的實證:客觀事實的發展,是不以主觀意願而改變的。 所謂機關算盡,不成就是不成!就是那麼確定地,敗了!而且,敗得一塌糊塗!也敗得難堪極了。若以日本的「恥文化」,或者,「武士道精神」,知恥而求全或自責,敗者是應該「切腹」的。 唉!難矣!無恥的敗者,自己不知何以成?自然,也不知何以敗?以為,自己的成功是應該的,是人家欠他的。敗了,都是別人的錯,都是有人在害他。社會上,有這般樣式的人存在,是家庭,也是國家和社會的不幸! 每個人的存在,以及自己的遭遇和發展,在神學上的解釋,是「創造者」的試煉意思;在哲學上的理解,是自己的求全意志;也就是知道,「我想要」、「我應該」、「我能夠」的限制,清楚了之後,全力而為,成與敗都「是」自己的人生。 若有所成功,則歸功於外部的助力,自己的條件和努力只是基礎。若有所失敗,則歸責於自己的不足和辜負外部的助力。很難嗎?這就涉及家庭教養、學程教育和自己的心胸視野的養成。 人生有所求,也能有所不强求;機會可能只有一次,却未必能成功;但是,面對失敗,視為良師益友,坦然承認自己有所不足,也能從中成就智慧的財富。

詩人之國筆記 - 《「口災」》

圖片
一直掛在那裡!/ 跑不掉的!/ 呼吸、吃喝、讚嘆、相駡,…派得上場!/ 隨身武器,也是焦點/ 甜言蜜語,不夠用!/ 還可以上色,各種顏色都來抹!/ 抹紅!被抗議!/ 抹黑!能看嗎?/ 好吧!妥協一下,紅得發紫!/ 嚇人吶!拜託別這樣! - 《「上不上囗紅,不是為自己!」》- __________ 相關文章:2012年7月25日 詩人之國筆記 - 《口紅,唇色》 挑選又猶豫,反覆照見/ 鏡中的自己;唇上的顏色/ 目光的焦點/ 為在意,或不在意的/ 伊,怎麼看?徬徨不定/ 何不為自己?願意冒險就是美?!/ 女人,生命中的自我決定/ 為自己的愉悅?/ 為身上的衣著?/ 還是,想像的自己?/ 究竟,伊想要讚美的自己/ 在那裡?/ 鮮紅,太刺激!/ 桃紅,太引誘!/ 粉紅,太可愛!/ 銀紅,太溫柔!/ 橘紅,太熱情!/ 暗紅,太深沈!/ 自己,顏色;穿著/ 何者是主人?/ 上色的唇/ 多餘的話語/ 美的裝扮/ 不合適的整體!?/ 失去的自我/ 愉悅的伊/ 期待的讚美/ 想像的彼此/ 是否性感相隨?/ 問,夜的氣氛/ -《寫給鏡子前的伊;美是自信的,也值得冒險的!》- __________ 相關文章:2020年2月23日 詩人之國筆記 - 《「戴口罩」》 只有露眼,口紅没用,眼影多少上一些/ 都是戴口罩害的/ 大家都在等,漫漫長日/ 十四天/ 一批又一批,居家檢疫/ 減少外出,像「坐監」數日子/ 坐在公車上,左一聲,右一聲/ 咳……咳,……強忍著,想不咳出聲/ 很難!就是不舒服!/ 嚇人啊?/ 哈啾……!不好意思,實在忍不住/ 突然的春雷「驚蟄」?/ 竟然嚇跑不少人,提早下車/ 早知道,多走路有益健康/ 獨自一人,沒人可怕/ 不戴口罩,露出真面目/ 好樣的,自己本來就是健康人!/ 不戴口罩,自信滿滿/ 都是別人多疑,以為到處是Sick People/ 每隔幾年,全民流行戴口罩/ 不健康的國家/ - 《「很奇怪的全民戴口罩現象」》-

哲學人生筆記 - 《「自肅」》

圖片
日本演歌界在「昭和時代」結束時,有兩位有名的歌姬「美空雲雀」和「村上幸子」也相繼殞落。其中,「村上幸子」曾經發表一首演歌「杜鵑鳥」,創作歌詞的內容取材自知名作家「德富蘆花」(とくとみろか )的小說「不如㷌」(ほととぎす)。  「杜鵑鳥」在日文語境中,是以漢字「不如㷌」標記。這首演歌的歌詞,敘述一位不幸染上「肺癆」的年輕「人妻」,雖然作為日本帝國海軍上尉軍官,正被外派駐地的丈夫愛她,却不被見容於夫家的「小姑」,以致夫妻雖有情而被迫悲傷斷緣。  「人妻」,無奈被迫不如歸去,悲傷不已。歌詞中以「杜鵑鳥」的啼哭,隐喻夜裡泣淚的「人妻」,悲傷至極而泣血至死,終於斷了夫妻相牽的命弦。故事至此,真是浮世情緣,愛上了對方,可能比死還慘!  演歌的推出,適逢「昭和天皇」逝世的「國殤」;坊閒傳言,天皇的身體,在生命末期有咳血現象;為了迴避歌詞中「杜鵑鳥」啼血至死的隱喻,被聯想為對皇室的不敬。這首演歌被發行商主動停止發行;主唱的「村上幸子」小姐也表示:自責和道歉,進行「自肅」,自我反省冒犯禮儀的不當。  以上,俺舉此例,指陳禮儀是社會人際互動的基礎,以規範社會秩序和推動文明進程。在德國求學的歲月,印象深刻的,是上教堂或聽音樂會,或出席會議,或婚禮,或告別式的場域的穿著裝扮,參與的人也都能自肅以求莊重,表現自己對場域的尊重。  若有其他客人出面指正別人的穿著裝扮,則是對「自肅」此一可貴又自尊自重價值的「僭越」,反而是對場域和主人的「冒犯」和「大不敬」。

哲學人生筆記 -《「哀家殘夢」》

圖片
港都「高雄」的市長被罷免和被收權成功;意外嗎?  俺既不意外,也很意外!「敗軍」的原因很多,表面上看,市長背棄自己的政治承諾,欲拋棄市長的現職,去競選更高等的總統職位,看似符合投機的理性計算:若能遂願,則以承擔大位的宏願來合理化自己的背棄現職。此一背信的「不義」,如今高雄市長被市民罷免,不意外!  開票的結果,市長竟然是被「高票」罷免;相較於當選市長時的被瘋狂簇擁支持,被罷免市長時的鳥獣散盡,還倒貼賠上家丁和轎夫;這是很意外的結果。其興也疾,其滅也速!但是,「狂愛之後,必有狂悲!」正是浮世的啟示錄。  以政治為人生志業,必須「自肅」和「重諾」以尊重場域和民意;當高雄市長在市議會逃避市議員的質詢,甚至言語輕佻,輕蔑以對;這完全是對民主政治的賤視。既然權位與權力來自民主制度,却又輕賤民主制度,這是民主政治的危機;法西斯極權專制正是如此產生的。  高雄市長的輕言寡信又怠職,同黨的市議會議長也有責任,以專斷議事程序,偏頗護市長之短,使議會失能又失職。誰向市民推薦如此的市長與議長人選?當然是他們所屬的政黨!欠台灣的民主場域和台灣人民最真誠的道歉。  如今,罷免投票的結果,高雄市長被市民收權,議長尋短殞命,他們所屬的政黨一役損失兩名將帥,成了最大的「哀家」。就高雄市民而言,此一「罷免市長」的結果,是對先前的「市長選舉」結果的「自我救贖」。  「罷免市長」是偉大的「自我救贖」,先前的「選此市長」,自證是愚昧的「自我摧殘」;何以致之?高雄市民有自省的必要!輕易地被「高雄又老又窮」的話術撩撥,而失去自信,急功近利,幻想要「發大財」;實踐的結果,當然是「南都殘夢」。  偉大的城市,來自沉穩厚實的市民養成自尊與文化自信。 

哲學人生筆記 - 《「仍是月圓的選前夜」》

圖片
一年又七個月之前的「地方選舉」前夕,一輪皓月高掛夜空,雖然選戰引起的各方情緒亢奮不已;不過,在「月娘」默然見證下,高雄的選民似乎在‘「超前部署」;正在為自己的故鄉構築沙地上的城市,以供自己在一年七個月後的今日拆掉重建。  在這段日子裡,高雄人自嘲也被嘲,更多的是懊悔莫及;淪為台灣的笑點話題。俺也是高雄人,户籍設在台北;也就可以「旁觀者」的立場,既同情也捉趣在高雄的親朋好友。更出言安慰:“胡思亂想,誤了自己,知錯能改,另立典範”,即可。  六月六日,高雄為台灣的民主進程立下典範,歷經艱難和市政府行政不中立的抗拒和阻撓,仍以高票「罷免」一年七個月前的錯誤選擇,打掉重建市政府和市長。對國外彰顯台灣民主政治的進程;公職和權力,既可被授與,也可以在必要時被無情地收回。  尤其,當香港人正在力爭普選自己的城市首長不可得,而羨慕台灣的民主政治進程和公民權時,高雄人珍惜完善民主制度的機會,以海嘯般的高票數實踐「罷免權」。  對於台灣民主政治的歷史意義,這也是「超前部署」,以實踐「公民權」的程序為自己生長的城市,「罷免」無良又不適格的巿長和改造負責治理城市的政府。  對政客無情是公民權進步的基礎。炎熱的夏夜,執行「罷免權」的前夕,俺走出書房,望向夜空,仍是一輪明月;但是,高雄不同了。  ________  相關文章:2018年11月24日  人生故事筆記 - 《「俺也是高雄人」》  「選前之夜」,競争各方的戰略高地争奪戰以高雄為先。對於高雄,俺有很深的感情和「絆」;出生於台北市; 但是老家在二二八之前,位在高雄的「六合夜市」附近。  祖父創立的家業是營造業,日治時代,承包營建工程,也在今日的「愛河」附件,靠近「國賓飯店」的地區置產。  父親在戰後餘生歸來,承接家業,却想要有更大的作為,於是帶著家母和俺的兄姐來到台北市,落脚在今日的金華街,靠近新生南路,也就是越過「瑠公圳」,就是現在的「大安森林公園」附近。  家父發揚光大祖傳的家業,曾經南北奔波承包各地的營建工程,迄今有多處知名建築物是由俺家的營造業承建,包括蔣介石總統初到台灣的「士林官邸」早期房舍,以及「圓山飯店」早期的建築。  俺是在台北市「金華街」的老家出生的;至今,童年的家景印象猶存,附近的瑠公圳、清真寺、市立女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