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7月28日 星期二

園藝生活筆記 - 《「七月底的盼望」》


「七月底」了!在「大暑」前後這段日子,每日高温的肆虐下,體感幾乎熱爆了,度日如年。 

因為忙碌和避赤熱陽光而減少親炙的果樹;幾乎被我放棄了,任由植栽自生自滅。天地不仁,人禍加之,不免對被自己疏忽怠慢的果樹有些說不過去。「莫忘初衷」是自勉「持之有恆」的銘言;園藝生活或照養竉物,何嘗不是要守住這個「初衷」,既然投身興趣,就不能始亂終棄。 

週日,戴上斗笠,拿着相機回去園子,探望多日不見的果樹植栽和烙影。有幾株酪梨樹和柑樹的「實生苗」枯萎了;蘋果樹的樹葉大多有赤陽灼傷的痕跡,可證蘋果樹的風土特性是耐冷不耐熱;要長出蘋果仍有難以超越的風土條件;「低温量」是可遇不可強求的「天時」。 

平常,面對困境,我常以德國哲人「尼采」的銘言自勉:‘’打不垮我者使我更強大‘’;個人如此!國家更是如此!生命有求生存的意志,找到出囗活下去!看到「黃金無花果樹」結出的果實和紅棗樹的果子幾乎可以採收了,符合經驗上,八月是紅棗上市的時令;紅棗是養身的佳果,“一日三棗,百歲不老”;現場摘下幾粒來品嚐,口感有如蘋果,甜度更高。 

比較没信心的果子,是「黄金無花果」;雖然看似成熟,嚐起來的口感却有點苦澀。不過,能看到樹上掛果至今,雖不滿意仍可接受。天空、果實、波斯菊構成夏景;生命是時空的旅客,來到「七月底」,可以盼望的喜悦是八月七日的「立秋」近了。進入秋天,一陣雨一陣涼,園藝的風景會更美。

哲學人生筆記 - 《「本質論」》


在「太平洋」之外,又加入「印度洋」的「印太戰略」,成為米國在「印太地區」競逐和支配國家利益的行動指引;也是「地緣戰略」競爭的「新關鍵詞」。主要原因,在於人口資源量體巨大的「印度崛起」是愈來愈確定的趨勢。同時,日本的元氣未復,中國又回到「皇權黑洞」,也是場域時移勢轉的原因。 

太平洋,世界的最大洋,何以不能獨自重要?這是「地緣戰略」競爭形勢下,表象上,被米國創造出來的「政治形勢」的語境。究其原因,世界各地的地緣相關者,必須接受一個事實:“米元在支配世界的運轉”。米國政府因米元「硬勢通貨」的「發行權」、「印鈔權」和「結算權」而支配這個「唯貨幣論」的世界。 

讓更多的人囗加入米國奉行的「資本主義」和「市場經濟」場域,擴大地緣場域,印度洋成為語境的新詞彙,於是東南亞和澳洲、紐西蘭,也就必然加入米國的地緣戰略設定,成為地緣場域的利益相關者,米元的地位更加牢固。米元之所在,米國的支配力即在此。 

米國立國的神學基礎,出自「基督新教」的信仰,以誠信、勤勞和奉獻自勉,後來在發行米元的硬幣和鈔票上立下「神誡」:“In God We Trust”。此項承諾,正是隱喻世界上的所有人為的「造作」不可自大妄為而背離「神誡」。 

很遺憾地!中國在其自身悠久文化中所形成的「多神文化」,在「無神論」的「唯物主義」信仰者「中國共產黨」的統治下被摧毀,堅持背離普世價值,自由、民主和人權,而自成一套極權專制的邪教體糸,而且妄想以此散播於全世界。在面對「中國共產黨」邪教組織和教意威脅的前沿,信仰自由、民主和人權普世價值的各國,需要配合以「基督新教」立國的米國,明確又堅定地展現強大的「反中國」的力量和意志。 

回顧歷史,一個半世紀多以前,米國海軍以「黑船東來」迫使「日出之國」日本開國而有後來的「脫亞入歐」的國政維新。在四十餘年前,米國以「聯中抗俄」戰略打開「長城」,進而帶領中國「摸著石頭過河」,進入「資本主義」的時代。然而,日本與中國,先後都在崛起後與米國為敵。 

問題的關鍵,在於日本與中國都患了「大頭症」;以為人的強力造作意志可以取代米國對「神誡」的承諾。在哲學上的啟示:「對價值信仰的力量勝過對表象的迷戀」。「中國天皇」習近平,沒有從宿敵日本的「日本第一」的美夢幻滅中學到教訓,而自己沉浸於以民族之名的「偉大復興的中國夢」,頻頻地以「戰狼出擊」域外和亮劍於週邊。 

「一切有為法如夢幻泡影」,正是自以為是的「權力意志者」,昧於戰略形勢下的必然。 

___________ 

相關文章:2018年3月18日 

哲學人生筆記 - 《「黑船東來」啟示錄》 

米國總統「川普君」在「台灣旅行法」案即將自動生效的前刻,「臨門」再補上一脚,簽上「大名」;有特別的意義,代表憲政制度中掌握行政權的「總統」主動地為該法案的可執行加以「背書」。 

中國「天皇」想拉台灣人跨海過去當「天朝皇民」;米國總統却想派「大官」跨洋過來台灣,自己先開闢航道。從地緣戰略競合的角度觀察「三國大勢」:俺的理解,呈現「天朝傲慢」與「黑船東來」的歷史再版。 

中國,雖然自認「大國崛起」,在國家發展的進程上,却一反「改革開放」的自信,走回歷史上的「皇權黑洞」。「長城」,作為中國漫長歷史閉關自守的神學意義,在當代被以網路金盾封鎖和大興嚴密的「文字獄」取代,使「天朝中國」成為早晚將發生內爆的系統。 

米國的「台灣旅行法」生效,在歷史意義上,如同重演十九世紀中期航向日本的「黑船事件」。當年的目的,是要求日本開國。現在的 「台灣旅行法」是為自己的國內法「台灣關係法」補強,多修一條正式的「陽關道」。 

台灣有自身的歷史無奈,却也有自身優越的地緣戰略優勢;二者互為辯證。「天朝西招」和「黑船東來」,固然是東西向的大國地緣競合;然而,台灣自身的歷史發展却證明,‘’南北行走‘’才是王道。 

中國的庶民用語「買賣東西」,點出當前的「一帶一路」是重複古代「絲路」的東西發展方向。回顧台灣的貿易發展方向,自古庶民以「跑南北貨」而發展出自身的較佳方向,可避開自東向西的歐亞大陸的動亂。

人生故事筆記 - 《4/4,「找回迷失的羊」- 遇到「龐克女郎」紀實》 四、回來真好!


隔兩天,近午時分,俺要去圖書舘,突然路旁行道樹後蹦跳出一位「龐克女郎」,掛著金屬環和奇怪的紅髮和臉粧,身穿皮上衣和緊身褲,足蹬短馬靴。好像一頭火牛衝出,嚇到俺矣! 

啊!艾立克,怎麼是你,可好嗎?(Wie geht's Dir?);許多人都在找你 !艾立克,反而先問起,彼得回來否?接著,抱怨彼得的懦弱,又嘀嘀咕咕,「番語鳥話」一大串,大概是說,男人都是虛偽的,無恥的騙子。…,只有Alfred,你勸過我。唉!多說已無鳥趣。隨後,俺帶艾立克回修道院歸案。 

院長「大姐頭」、修女們,和大、小神父知道迷失的羊歸來後,競相走告後紛紛圍上來,手劃十字架,喃喃自語:「謝天謝地!」(”Gott sei Dank!”)。然後,看著眼前的「龐克女郎」,回想到以前的「性感人妻」,心情五味雜陳,苦笑不已!不知到想要那一個艾立克? 

俺知道,米契爾夫妻留在修道院的可能性已渺茫矣!畢竟,「人妻出走修道院」,只怕成為地方小報的「鳥事」取材。俺,想到童年時代,常讀台灣報紙上的「警告逃妻」啟事,當時,俺以為「逃妻」是「通緝犯」,被抓到後的下場不敢想像。後來,俺曾寫過相關的文章:《「人妻,身份的不自由」》。 

在德國的「老中」同學曾經邀請俺,一同去觀賞德語配音的中國電影「大紅燈籠高高掛」;劇情中,那位大宅門裡神秘老爺的年輕的「四號妾」隨人私奔被門丁抓回來後,下場是「被消失」;似乎在隐喻專制中國的不自由的現實。 

還好,衆生有情,這裡是有法治和人權的德國。眾神職,也不忘感謝俺,為上帝找回一頭迷失的羊;還問俺,如何辦到的?俺坦誠以告,接觸俗世衆生,「無差別心」即可矣!平常若有經過「龐克群」,會分享三馬克或餐券一張,供「索取者」去喝啤酒或用餐。 

友善的「龐克群」成員中,也有醫生、教授,大都認識東方人外型的俺,認為是慈善的好人。這次走失事件,也許是上帝的恩典,讓「龐克群」代為收留照顧走失的羊,免於落入狼口。 

回來就好!只是没人想到,羊已被染色成火牛般的「龐克女郎」。這件「鳥事」,有一陣子,在修道院內被傳為趣談。 

- 全文結束 -

人生故事筆記 - 《3/4,「找回迷失的羊」 - 調情聖手紀實》


三、狼族相逢 

彼得,何方人物 ? 彼得是攻讀物理學的博士生,唇上留著短髭,微笑時眼睛水漾傳情,出生和中學教育在德國東部「奧德河」以東,戰敗後割讓給波蘭的德語區「西里西亞」,波蘭語、俄語和德語、英語和西班牙語都流利。 

彼得也曾留學西班牙,拜師彈得一手「佛朗明哥」吉他,尤其伴唱「拉丁情歌」,加上放電的水漾眼睛和專注於對象的眼神,好像在含淚傳情,曾讓身旁的「斯拉夫語系」的女伴,多如「旋轉木馬」,數不清楚。 

彼得是俺的好友,亞洲對他是誘人又有神秘怪、力、鬼、神的東方異境,曾讀過意大利「威尼斯」商人「馬可波羅」的遊記;常找俺喝「台灣高山烏龍茶」和想學台語,他是讓各路美女過眼難忘的「殺手情人」。 

歐洲的許多小城有童話般的夢幻,俺接觸過的亞洲或東歐來的女人,常在失神忘我時,說出:‘’終於來到可以戀愛的「新世界」,誰都別來勸阻我!後來的故事,大多是狂愛後以狂悲收場。‘’ 

「性感人妻」艾立克不聽俺的苦勸,幾天後,不告而出走;有可能暗中隨彼得「私奔」,俺却又没有直接證據,俺不能說彼得涉嫌「誘拐人妻」,或以此「揣測」而告知仍不知情的米契爾和院長。畢竟,俺所知的,都是艾立克的片面之詞,也許是「苦悶人妻」的「單戀」,或「幻想外遇」。 

在城外機械工廠打工的可憐丈夫米契爾和修道院長報警協尋;難民私自脫離往地,不知去向,生死不明。修道院的「花蝴蝶」突然失踪了;大家都知道矣!神學士們若有所失,好像身旁只剩下「聖經」和「十字架」,苦日子來矣!「上帝女僕」的修女們的心情也不遑多讓,好像少了可怕的「女巫」。少了競爭的「新婦」,婆婆一切自個兒來。也是苦啊! 

一星期後,彼得是獨自回來的,也向俺坦白過程:艾立克在出發當天,彼得不願給承諾,突然轉念,說她想去混「龐克群」,彼得就介紹她給「佛朗明歌」的吉他朋友,他也是混「龐克群」的。 

誰誘拐對方?這「鳥事」,理未易察,事未易明,事緩則圓;反正都是「成人故事」。 

可憐的米契爾、「大姐頭」院長和德國的地方警方,白忙一場,窮焦急好幾天而無所獲。彼得回來後的前三天都忙於準備發表專業報告,無暇協尋。可能想避免事非擴大。男人在出事後,藉機躲起來,應該是「亞當本能」。俺是「濫好人」一枚,也是彼得的「好朋友」,不忍多言,也無立場。 

人生故事筆記 - 《2/4,「找回迷失的羊」- 雞飛狗跳紀實》


二、狼入羊圈 

其次,從人性的角度視之,俺有人生少有的「前哨基地」(Vorposten)的人緣和地利,以觀察平日清修自肅的天主教修道院,突然多出一位熱情、性感又爆乳的人妻,等於是狼入羊圈,雞飛狗跳的鳥趣。 

人妻艾立克的語文專業是「拉丁語系」的西班牙文,個性奔放熱情;有些使壞捉趣的心機,想一石破靜湖,在修道院裡,有時候,打扮得花枝燦爛,性感爆露,誘得那裡的神父和修士們身心不安,不知所措,眼神相隨;更讓那些一輩子早已錯失少女情懷的老修女們受不了,也很不甘心。 

雞飛狗跳已在所難免,又不知如何制伏「女狼」?不曾有的「俗女」入侵聖門事件,只怪神學士們和上帝的女僕們,久在聖界而不知俗界多怪異的「鳥事」,偏又「引狼入院」。也許,這是上帝給的「臨時考試」。 

院長「大姐頭」和嚴肅的「東普魯士」地區出身的神學老教授兼神父,私下請俺能用俗世的智慧和手段,改善艾立克造成的滿院春色的「不安」。距到院三個月後,寒冬已去,春天又回到古意的小城,滿城春意,蔚藍天空下,在春風中的花絮亂飄,蜜蜂彩蝶也東來西往。 

有一天上午 ,俺要去圖書舘,平常在院內伙房幫忙修女的艾立克,淑女打扮,追到大門口要俺留步:院長說,‘’若要外出得找你同意和同行! ‘’ 

好啊!「女士的邀請,不得拒絕!」(Die Einladung von Damen darf man nicht ablehnen !)。春暖花開的時節,路旁的咖啡座,飄來誘人的咖啡香氣,蜜蜂飛來飛去沾觸誘人的水果糕點。俺,展現「騎士精神」,邀請艾立克在路旁咖啡座啜飲香濃的咖啡,看著各式悠遊的路客川流而過;俺也想藉機傳達院方的不安。 

才想開囗說「鳥話」,艾立克先噴出「經典名句」:‘’歐洲的春天,真是戀愛的季節,…我要戀愛了…!‘’;還巧笑倩兮地問俺:‘’你和彼得很熟吧!?告訴你一個秘密,我每次分菜給彼得時,就眨眼波給他;你有發現嗎? 我的眼粧很迷人 ! 彼得受不了,終於要我下個星期隨他回「柏林」去旅遊。‘’ 

好有心機的女人,有備而來亂的,一點都不淑! 

完蛋矣!修道院要出狀況了。 

人生故事筆記 - 《1/4,「找回迷失的羊」- 逃亡紀實》


香港,已完全失去被承諾的自治地位,被中國強行以惡法併呑,這是本世紀繼俄羅斯併吞烏克蘭克里米亞半島後的另一場地緣政治上的「黑洞事件」。有許多香港人選擇出逃以避強權的恐怖統治,台灣是理想的「方舟」。俺,因此回想到曾發生在德國修道院的一件「史詩般」的「鳥事」,過程的緣起和結尾是這樣子的意外,俺列記成四幕,如下: 

一、遠離戰火 

在上世紀九十年代,東南歐「巴爾幹半島」上的「南斯拉夫社會主義聯邦共和國」解體,內部的六個「加盟共和國」和兩個「自治省」的多元民族爭相主張獨立,宣告自己為新的主權獨立的國家。 

於是,早已有歷史恩怨糾葛的不同宗教和民族相繼爆發內戰。當年,俺只是來自遥遠東方台灣,客居在德國天主教修道院的一名外國籍學生 ; 却在修道院裡結識和援助一對來自「克羅埃西亞共和國」的中年流亡夫妻。 

在故鄉,丈夫米契爾是機械工程師,妻子艾立克是大學的西班牙文講師,曾在學生時代兼任「時尚麻豆」。同為外來的「番客」,相遇是天意;修道院長,一位不茍言笑的資深德國修女,也是院內所有修女的「聖域」戒律督導。 

院長,請俺這位「俗界」異教徒的「番客」出手援助,在德國政府和教會的輔助措施之外,能為這對「俗界」的教友夫妻早日適應異國生活提供德語和英語的翻譯。以及,可以的話,介紹院規戒律和生活環境。 

首先,俺因此從米契爾夫妻那裡,和翻譯德語新聞的故鄉內戰慘況給他們知道,而理解有關「南斯拉夫內戰」,究竟為啥而打得死傷慘重? 

簡言之,不願被異族和異制統治。歐洲歷史上的異族入侵,必然發生種族清洗、淨化和宗教歧視的壓迫事件。 

米契爾夫妻是天主教徒,就是在克羅埃西亞東南部混雜「東正教」斯拉夫民族塞爾維亞人和伊斯蘭信仰的穆斯林的故鄉「札布尼克」,有愈來愈多的暴力事件被報導而不得不出逃流亡異國;經由天主教會的援救系統而來到俺客居的修道院暫居。 

法哲學筆記 - 《「帝國主義」》


研讀法哲學,在西方法學有「大陸法系」和「普通法系 」; 前者,歐洲大陸用之;後者,英國、米國等「盎格魯薩克森民族」外移建立的國家採用。

香港在英國治理下也採用「普通法系」;直到中國違背「一國兩制」的國際承諾和「中英聯合聲明」的約定,越位代立和頒行「港區國安法」。香港行之多年的「普通法系」的法制和「習慣法」的精神被「共產黨中國」的「黨權法制」掏空並取代。

法的精義在於「可信的正義 」;中國積數千年的封建專制傳統和至少二千二百多年的「大一統」中央集權專制 ,以及近代共產中國邪教「黨文化」的浸淫,香港入中國,不是華夏之,而是已死矣。

在「盎格魯薩克森」的「普通法制」建設下,交予中國的一顆璀璨亮麗的「東方明珠」淪入泥堆中,在米國帶頭立法,總統簽署頒佈制裁中國;並喚起同系譜盟邦,澳洲、加拿大、英國和紐西蘭等有志一同者,相繼呼應對付中國的背信忘義。

中國,可能至今仍不知自己已踐踏「盎格魯蕯克森」系譜盟邦的精神義理,就是「承諾」;那正是「普通法系」得以悠久傳承,並且成為人類文明主流的原因。

中國,未能取法於自己文化中古已有之的「無信不立」,或「言而無信,不知其可也!」的信的義理;仍以「民族百年屈辱」自慰而陷溺在「羨憎交織」(Ressentiment)的變態民族主義中,更以「犯我天朝者,雖遠必誅之」的「戰狼」心態自我催眠。

然而, 「盎格魯薩克森」的前導遣遠征軍米國,已發兵至中國東南沿海和南中國海,此區域為中國歷史上外來的心腹之患部位。

米國已發出討伐中國的檄文,在國際上,先否定中國對歷史足跡有合法的領域「聲索權」(Ansprüche)。其中之意義,不乏啟示聖國台灣,早日在國家義理上拋棄胡亂虛構的領域主權,隔空意淫「中國大陸」或「大陸」不離囗,只會背離事實,牽扯「地質學」的詞彙到現實的政治實踐中。

「盎格魯薩克森」的「帝國主義」,雖然不義,至少在質性上比歐陸的其他番邦留下可取的文明價值和遺產。不久之前,米國發生黑人反暴警的大範圍抗爭;歐洲番邦也響應。俺,視之為矯情偽善的「泛道德帝國主義」。

幾個世紀前,不分「盎格魯薩克森」和其他歐陸番邦爭先恐後到「黑色大陸」非洲網捕「黑奴」,批發販售到「新大陸」。近代史上,德意志民族迫害境內猶太人、辛第、羅曼人;遑論歷史上的迫害「異教徒」。

「帝國主義」不是「前現代」的語詞,而是始終存在的現象,「國大必霸弱,民富必賤窮」。聖國台灣,以「中華民國」之名,胡亂虛構「固有疆域」,包含五個隣界的番邦,正是典型的「帝國主義」。

哲學人生筆記 -《「心情的哲學」》


學習番邦的番語,必然要學到「問候語句」;大致上,日安、午安、晚安。台灣人的「民族致敬語」是呷飽否?恁阿娘卡厚!恁爸嘞? 

番語也不遑多讓!從How are you?怎麼是你;問候到,How old are you ?貴庚高壽?怎麼老是你?煩不煩啊?「德意志」番語,也是Wie geht es Ihnen?您好嗎?於是,制式而略帶打住禮尚往來的回答是,Mir geht es immer gut ! 俺一向不錯!或者,In Ordnung,如常! 

其實,問候語受制於當時的天氣好壞;好天氣有好心情,壞天氣,被困在屋內,頑皮的囡囝皮要繃緊,有的無良父母易因天氣變壞而心情不好,關門打小孩。這也可以解釋,「小朋友」盼望好天氣的原因。德國的大學生,互相鼓勵,好天氣不要讀書;壞天氣讀不下書。算是番人番理。 

「夏至」以來,氣温走高,天氣悶熱,心情是大問題。草民的「小確幸」是「三倍券」已綁卡或預購,還沒到手。俺的心情還算平静 ! 反正,這是世紀大疫形勢下的「國民福利」;不收白不收。 

上世紀三十年代,米國發生「經濟大蕭條」,當時沒有疫情,卻「有效需求不足」;當政的「羅斯福總統」採用英國經濟學家「凱因斯爵士」的擴大財政支出政策,政府花錢僱民工東邊挖路,西邊補路;石頭搬來搬去,讓人民有充分就業的心情;主要是有收入。 

上世紀末,日本政府為刺激不振的經濟,也曾經僱失業的上班族修整山路邊坡的環境,每日發工資,兼鼓勵國民登山健行。 

浮世眾生,各種怪事都是起心動念的後果 ; 以前,誰知道中國有「武漢起疫」?終至外傳危害浮世眾生,使得世界經濟活動緊縮,各番邦番民突然手頭吃緊,甚至「好朋友」反目。 

其中,天皇反目;米國天皇川普君,怨他的「好朋友」中國天皇習近平不夠道義,背後捅他,害他疏於防治米國大疫而愈來愈氣噗噗。此仇不報不行!唉!浮世情緣,「狂愛之後必有狂悲」,「天皇們」也不能例外。然而,面對天災人禍不止,智者何以應對? 

兩年前的本日,俺寫下的《哲學人生筆記 -「心情還算平靜」》,今日重讀,不禁莞爾。善哉 ! 身處危疑亂世,俺草民書生一枚,又不是天皇,「心情還算平靜」,不然,又如之何 ? 也只能這樣茍全於亂世矣 ! 自個兒保持心情健康;看著辦,笑看眾生生風起煩惱。 
__________ 

相關文章:2018年7月10日 

哲學人生筆記 - 《「心情還算平靜」》 

啥麼「鳥事」,讓人‘’心情還算平静‘’? 

強烈颳風「瑪莉亞」來勢洶洶;‘’心情還算平静‘’?安心吧! 

颱風來襲,停班停課,放一小時公假,可以提前下班擠捷運,;‘’心情還算平静‘’?,安心吧! 

涉嫌背信、侵佔、洗錢,「前總統」被有司檢察起訴;‘’心情還算平静‘’?安心吧! 

生日當天,「前縣長」的「貪污罪」被終審確定,被要求「入監」報到服刑;‘’心情還算平静‘’?安心吧! 

以上的「鳥事」,在「低氣壓」的颱風天,實在沒啥新鮮的「鳥事」而成為當日的時段新聞。 

這一天,從白天到夜晚,當事人和閒雜人等,眾生平等,無差別心,‘’心情還算平靜‘’。不然,還能怎樣?說虛無,太哲學意境;說無聊,實在有些太閒。 

其實,日子本來就是一天過一天,只是以上這些「鳥事」都成為本日的「時段新聞」,實在是無奈的日子,跳也跳不過去。 


有意思地!一位記者,實在‘’智商百七‘’,實在没啥麼「鳥問題」可問;竟然問監獄的「副典獄長」,入監的「前縣長」,心情如何? 

蛤?蝦米?……長官英明,給了「鳥答案」:“心情還算平靜!”。 

奇怪矣!“子非鳥,焉知鳥心情?”;也不奇怪矣!長官在監獄工作已多年,陪受刑人‘’坐監‘’,送舊迎新,見怪不怪矣! 

「心情還算平靜!」的陳述,在語法上,「副典獄長」究竟該用「虛擬語態」,表示‘’期望‘’或‘’與現在事實相反‘’的表述?還是,逕以“莫宰羊”答覆? 

「蛋頭記者」隔空向「非當事人」提問「入監受刑人」的心情,再公開傳播,既然無從證實,無關語態,只能視為「假新聞」一則。 

浮世的鳥事,習慣就好!俺的心情還算平靜!

法哲學筆記 - 《「惡法的話術」》


「法律」,有雙面的語境;「法」在前,掛出規範的教旨;「律」在後,推動執行。二者的目的在於不得逾越範圍,否則受懲。漢語中的「法律」被形容如「明鏡高懸」,自許教旨在「正人」。不過,主觀的善願,徒法不能自行,還需要「青天老爺」主持公道。畢竟,這是「人治國家」和「人情社會」;一切都是「法隨人轉」,面對國法,不如求神問卦。 

「人治國家」的「法師」和「法匠」,常用的一套法律用語是「法律只保護懂法律的人」,真是讓「無法可依」的人無奈不已。浮世看似有「國法」,却總是遇上「無法無天」的法律惡勢力。有人的漫長人生被法律困住,生死兩難。 

「法律」在西方,作為一種「邏輯」與「正義」相關的實證科學,以「法律學」(Rechtswissenschaft)之名,而生出不同領域的法律學系譜。「公法學」和「私法學」的分野,用於分別規範以「國家」和「公共行政」為主的「公法人」的權利和義務;以及界定「私法人」、「自然人」的權利與義務。 

最有意義者,「法律學」的開展被放到哲學領域,接受質疑、批判和邏輯的檢定,使法律的立法、執法和審判符合正義價值;以及系譜內不同專業的「法律學」能符合文明進程的需求。於是「法哲學」成為批判「法律」的合理性、公正性和正當性的基礎學問。 

對「法律」的質疑,必然會遇到法的善惡本質。「善法」或「惡法」是與每個人的權利與義務相關的議題。「自由是一切價值的基礎」、「自由就是選擇」,「善法」在明確而積極地保障自由人的權利,和規範最低的義務,有助於促進人的動能。「惡法」,當然不是法,而是限制人的積極動能,使人不得逾越立法者的權力野心。 

中國丟出粗製濫造的「香港版國家安全法」,意圖網羅和懲治全世界的株連者;這已經是藉法律之名,對全世界宣戰。這也是「中國帝國主義」對外擴張與侵略野心的表露。「惡法」的信徒,可以說,是奴性深重的「極權體制」的奴隸;最常用以「自我安慰」的辯護是:只要不犯法,不必害怕「國家安全法」。 

對此,俺想到,台灣在「戒嚴時期」,「黨國」信徒常說,「戒嚴法」對人民的影響微乎其微,幾乎感覺不到「戒嚴」的存在。聽起來,好像「戒嚴黨國」藉機在賣「生理衛生棉」。

哲學人生筆記 - 《「皇權、帝師與奶媽」》


正逢香港遭逢極權中國以「港區國家安全法」實施「淪陷區戒嚴」的壓迫時,流亡在印度北部「達蘭蕯拉」的西藏民族宗教領袖,「藏傳佛教」法王,「十四世達賴嘛」以八十五歲生日標誌六十一年的流亡苦難仍未有止期。 

香港,「九龍」英國屬地,伴隨「新界」租地,以璀璨的「東方明珠」之榮光被移交中國;歷經二十三年「一國兩制」的實踐,香港扮演中國奶媽的角色,提供中國七成外來資金的供奶功能。 

這種正面和有建設性的功能,非確保香港不同於中國中央集權的管治不可能達成。如今,中國的「港區國家安全法」,形同以「軍管」為後盾的「警察戒嚴法域」;也等於中國親手殺死奶媽和自己開出正式的「死亡證明」。「香港之死」是悲哀的浮世啟示錄,實在無奈和不值得! 

達賴嘛與對法王領域西藏的想念,俺在德國大學的圖書館讀過法王的著作「我的國家,我的人民」,讀後讓人不捨。 

流亡的西藏人自稱西藏為 「圖博」 ,以傳奇的「活佛轉世」和「天葬」傳統,以及雪域高原和大山,獨特的宗教文化帶有誘人的神秘感,西藏曾有自己的神話、藝術、醫學,郵票、貨幣和軍隊,在世界屋脊高原曾是獨立的宗教國家。 

在「清帝國」解體後,與蒙古一樣,未加入以「驅逐韃虜,恢復中華」的漢族革命而建立的中華民國;都選擇回復本民族國家的獨立。當今,西藏與蒙古的名稱是漢民族帝國主義的漢語語境。 

西藏和蒙古在「清帝國」時代,與滿民族的皇權是宗教一系的教盟。信奉「嘛教」的帝國皇權是施主,供養法王和活佛;五世達賴嘛曾東向帝國皇都,此後法王扮演皇權的宗教帝師而倍受尊崇與禮遇。 

蒙古遊牧民族,同為信奉「嘛教」而親近「清帝國」的皇權。中華民國的成立,政權和政府猶未能統一。西藏民族和蒙古民族與漢民族既已存在民族敵意,各自獨立建國也是必然的選擇。 

蒙古民族有一大部份的土地,即「北蒙古」,獨立建國成為漢語指稱的「外蒙古」。然而,仍有蒙古民族自稱的「南蒙古」被中華民國「強佔」,即「塞北四省」的寧夏、熱河、察哈爾、綏遠;當今的中國合稱為「內蒙古自治區」。 

以上的歷史與民族命運的啟示錄,之所以無奈與悲哀,在於漢民族的漢語語境充斥帝國強權以大欺小,忘恩負義和偽善,不能善待弱小,以致「中國統一」或「回歸中國」等於被消滅。 

台灣自一九五二年的勝利盟國「對日本的舊金山和約」成立後,已存在獨立而不屬於「他者」的「國家狀態」(Staatlichkeit),面對在台灣的「中國遺民」充斥「大一統」的文化與政治混淆不清的語境,仍不能不警惕。

哲學人生筆記 - 《「邪教的神學」》


為何哲學重要?不修哲學無以理解價值多元與包容的可貴;以自由為一切價值的基礎,經由多元辯證的程序,真理使人自由。出生與成長於民主自由的「後解嚴世代」,不曾經歷過戒嚴專制的桎梏,難以體驗「佔領區戒嚴」的痛苦。 

如今,中國藉著拋出「香港區國家安全法」,對全世界發動「治外法權」的單方管轄主張;這是「天朝中國」的「皇權觀」,違反天朝意志者雖遠必誅。這項發生在香港的邪惡,讓自由世界的新世代見證其潛伏的危險。 

中國以怪、力、亂、神的「民族神學」而有自惑的「天朝觀」,以為「世界即天下」,可以為所欲為。何以如此?傳統的中國文化尚有「遠人不服,修文德以來之!」的自省能力。如今,「共產黨國」的中國,出自「鬥爭壓倒一切」的狂妄心態,出自民族的自卑心態而在經濟發展可堪溫飽之後,產生野蠻與自傲。 

對全世界,尤其文明的進步社會,中國表現「怨憎交織」(Ressentiment)的病態,既自卑於失敗落後,又挾雜無知、野蠻與羨慕強者的言行舉措,類似一百二十年前的「義和團」拳匪,以符咒、刀槍、鬼打牆殺向「番邦番人」。 

「義和團」是以蒙昧為本的「邪教」,盲動出征,亮刀槍砍殺外人;當今的「共產黨國」的中國,正是皇權歷史中的盲動與反動的輪迴。可以說,邪教的幽靈對文明世界突襲,發動「媒體戰」與「法律戰」,其教旨是一套「以我為主」的專制教條,敵視多元與包容的價值。 

需要恐懼邪教發動的「新時代戰爭」嗎?當然不 ! 戰略上,輕視邪教的不自量力;其出自「絕對生義」的邪教神學,本質上,即是黑暗與無知和野蠻。面對黑暗襲來,由不得自由人恐懼和退縮,而是堅定哲學的信念,捍衛自由和鞏固民主;真理必然站在有哲學信仰的自由世界。 

七十五年前,同樣是邪教的「納粹德國」神學,向世界展示暴力與野蠻的崛起,然後瘋狂而自取滅亡。強拏必有粍竭之日,在於其神學體系的封閉,無法自行改善。既然如此,自敗與滅亡是必然的;「共產黨國」的中國何能例外?!

哲學人生筆記 - 《「大的迷失」》



以大為美,以大為好;所以,以大為先。這個世界的利益分配,由大國決定,小國惴惴不安等著命運被決定。實力決定利益的歸屬,至少,在文明的價值被彰顯之前,實力就是一切。 

文明的價值難道不是實力之一,何必只強調硬實力面?米國的哲學史家威爾.杜蘭,在他的名著「西方哲學史」中,舉出一個擬人化的故事: 

“森林中的動物,難得有機會聚在一起,說是要建立「森林和平公約」;那些弱小的動物都很期待,推派鴿子和兔子代言;那些猛獸,推派獅子和老鷹代言。 

難得動物們能心平氣和共商大事;鴿子和兔子提議,爾後動物在森林裡相遇,不得以大欺小!獅子和老鷹耐心聽完後,露出強大爪牙,問各位代表,你們有「這個」嗎?‘’。 

事理再明白不過矣!北韓的「金正恩」不想當鴿子或兔子,所以一定要有「核武」當威懾的爪牙,印度、巴基斯坦也是如此思考! 

國家的領土不必大,人口不必多,但是實力一定要「大而硬」。冷戰時代以來,這個「大而硬」的國家神學教旨始終没變;也因此,「文攻武嚇」有一定的市場,有的弱小國家吃這一套而「自我審查」。中國就是玩這一套而陷溺其中,廣土眾民,以量體巨大創造恐懼與幻想的空間,不可迕逆,市場龐大,……;在台灣就是有這一派「偽務實」的勢力吃這一套「中國燒餅油條」。 

實踐證明,「偽務實派」必然是「虧空派」,失去價值信仰,被「虛強者」玩弄到枯乾無力而棄之。最明顯者,台灣的「中國買辦」勢力:不敢再提「反攻大陸,消滅共匪」的政黨、「商人無祖國」的台商,他們刨根湧向中國,帶著幻想,前仆後繼的「散户心態」,以為真理相伴。在中國風光不可逆的時期,還不忘回頭貶抑台灣,多罵幾句留守本土顧家的人是「井底之蛙」,以此向中國交心明志。 

俺曾經多年研究「市場經濟」的法哲學,也有商場諮詢的實務經驗,深自警惕,在「法冶」欠缺的地方,那不是市場而是賭場,最後是「全盤皆輸」。 

台灣的親中國和媚中國的政黨、媒體勢力,過去靠向中國而沾利,回頭再以商圍政。如今,中國正加速奔向皇權黑洞的進程,「毛澤東」的「虛無化社會主義」路線,在習近平嗜權緊抱大權的當今,明顯地,捲土重來,冒進又蠻幹的「土八路」正殺向在台灣的扈從勢力;那些咳「九二共識」搖頭丸的政黨,或吸「兩岸一家親」鴉片的無良投機政客和台商,如今陷在泥沼中無從挣脫。 

歷史的「虛無主義」有一特徵,在狂熱到頂之時,權力者的兩眼茫然,囗語喃喃,不安全感加大。歷史的記錄片顯示:毛澤東在「天安門」城樓上檢閱百萬紅兵大串聯時,看著廣場上狂熱高舉「毛語錄」的群茫紅衛兵,造神至此,毛澤東的眼神却流露茫然。 

這種現象有所隠喻,毛澤東在權力失落於黨內敵對勢力時,寧可砸毀自己長期革命所建立的「新中國」的國家機器,以呈現創造與毀棄都由自己來的虛無。納粹德國的希特勒在「紐倫堡納粹黨大會」,有如神劇式的大造神儀式上,舉起右手臂回應黨徒以「希特勒禮敬」,也是雙眼茫然於登峰之極。預告下一步是走向集體毀滅。 

「歷史的虛無主義」都會留下大而不當的造作,看似偉大,却埋下巨大的天災人禍於後人,中國的「長江三峽大壩」的災難已不是隱憂而是現實,千里洪澇於大地,然而人間不可思議的是,中國自己的戰略不安全項目中,包括水資源嚴重不足,糧食與能源不足,…。 

徒有爪牙,却是徒然;殊不知,偉大的國家社會的形成,是積小步的精細工程而成就出來的,不是一步到位的大而危險。

2020年7月3日 星期五

法哲學筆記 - 《「惡法的語境」》


中國以居高臨下的姿態向香港丟出一部以國安為名旳惡法;其立法旨意,在完全剝奪香港人為自身的權利和義務自治立法的空間。可以說,這是一部粗製濫造,法意野蠻,完全不符現代立法規範的惡法。 

顯然地,中國是極權的「政治國家」,不是「文明國家」;對人權的保障和權利與義務的界定完全從缺,「港版國安法」通篇的法條只有皇權旨意的訓斥和恐嚇;也可讀出,整部國安惡法意在立法樹威,逞中央皇權的震怒和洩恨。 

在此,完全展現中國對香港的主權移入是「再殖民」,這是香港人的悲慘命運。香港人,如今面對自由被剝奪的困境,對中國絕不能在意志上軟弱,而是在反中國的戰略上鄙視中國的野蠻和落後;這樣的國家和政權已呈強弩之末。 

習近平,正如「法西斯義大利」的「墨索里尼」,反智又能力低落,只會出拙敗事;皇權愈集中,邊際效用愈低,以致權力現象看似極大,却敗象頻出,內外交困兼天災人禍,將四十年「改革開放」的進程扭回「皇權黑洞」。 

中國看似怒氣沖沖,却是挫折敗事的反映。在台灣,鞏固民主和捍衛自由是身為台灣人和自由人的最低道德義務,以思想獨立和自由精神,在戰略上鄙視中國的文攻武嚇,以及中國媒體勢力的助攻和壓抑台灣人的自由意志。 

在中國威嚇不斷的時代,彷彿時光倒流回到八十多年前的歐洲,飽受「德國納粹黨」囂張狂妄的時代,有人附和,有人恐;但是作為有自由精神的台灣人必須不為勢刼,也不為表象所騙而陷入自我羅織「偽罪狀」的語境。更要認識到,背離人性自由意志的惡法不可能如中國所願地實施下去,只會換來自由人的鄙視和嘲笑。

哲學人生筆記 - 《「皇權國安法」》


九十年前,「納粹德國」在歐陸崛起,當時德意志民族普遍振奮,應該保持理性思考的知識人,或音樂家、藝術家也主動投入寄望,遑論一般民衆的狂熱,認為希特勒和納粹黨是帶有讓民族脫離戰敗泥沼的奮進者;連其他的歐洲國家,英國、法國也有不少同情者和欣賞者。歷史證明,納粹黨和希特勒,他們想征服世界。 

九十年後,米國的國家安全顧問「奧布來恩」(Robert Charles O'Brien)發表演說,承認米國在九十年前開始誤判中國共產黨的本質和角色,以為交往中國共產黨和協助中國,必然可以改變中國共產黨的「黨國」。如今,中國的發展事實證明讓米國懊悔,承認自始就錯了。 

回顧歷史,影響百年中國最重要的國家是米國,其國內的知識界在九十年前,普遍認為和同情中國共產黨是「土地改革者」;相似於歐洲的知識人,米國的知識人和媒體人都曾經對社會主義黨國患了「左傾幼稚病」,對蘇聯共產黨的社會改造和對德國納綷黨的國家社會主義的實踐,大都寄予祝福。 

殊不知,那些以社會主義之名的權力嗜好者,無論左派、右派,都是奴隸制度的狂熱者;本質上,都是想掌控一切資源,包括無形的思想言論,唯有將一切掌控在手,才能建立奴隸制度供他們驅使。 

於是,以國家安全和穏定之名而有繁密的國安特務、秘密警察和集中營的建制。在蘇聯有「克格勃」(KGB),在「納粹德國」有「蓋世太保」(GESTAPO)的「國家秘密警察」建制,專司偵防和抓捕,使國家敵人不知去向。 

香港的命運從「東方明珠」的繁華淪落至今的「港版國安法」下的魚肉,只是替二十三年前的「死亡回歸」開出中國官方的「死亡證明」。 

「親中必衰」,只是許多人一直誤判,以為中國會改良;然而,皇權幽靈的極權中國總是會摧毀許多幻想者的美夢,連港都残夢都不留。中國,從漫長的皇權歷史觀察,天災人禍之國是難以超脫的黑洞。

精選文章

法哲學筆記 - 《「黑熊 vs. 白旗」》

浮世多啓示,中國政府執行的「清零防控」突然封區或封城,人民苦矣!俄國政府的「捉兵出戰」使俄國男人四方出逃。稍前時候,台灣有「黑熊民兵」和「拒絕白旗」的保國抗敵宣導。這個世界,來自地緣政治緊張和意識型態的對立,似乎和平已離去矣! 俺認為,和平是偽題,抗戰是必要的意志和理念。旁觀浮世...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