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7月28日 星期二

人生故事筆記 - 《3/4,「找回迷失的羊」 - 調情聖手紀實》


三、狼族相逢 

彼得,何方人物 ? 彼得是攻讀物理學的博士生,唇上留著短髭,微笑時眼睛水漾傳情,出生和中學教育在德國東部「奧德河」以東,戰敗後割讓給波蘭的德語區「西里西亞」,波蘭語、俄語和德語、英語和西班牙語都流利。 

彼得也曾留學西班牙,拜師彈得一手「佛朗明哥」吉他,尤其伴唱「拉丁情歌」,加上放電的水漾眼睛和專注於對象的眼神,好像在含淚傳情,曾讓身旁的「斯拉夫語系」的女伴,多如「旋轉木馬」,數不清楚。 

彼得是俺的好友,亞洲對他是誘人又有神秘怪、力、鬼、神的東方異境,曾讀過意大利「威尼斯」商人「馬可波羅」的遊記;常找俺喝「台灣高山烏龍茶」和想學台語,他是讓各路美女過眼難忘的「殺手情人」。 

歐洲的許多小城有童話般的夢幻,俺接觸過的亞洲或東歐來的女人,常在失神忘我時,說出:‘’終於來到可以戀愛的「新世界」,誰都別來勸阻我!後來的故事,大多是狂愛後以狂悲收場。‘’ 

「性感人妻」艾立克不聽俺的苦勸,幾天後,不告而出走;有可能暗中隨彼得「私奔」,俺却又没有直接證據,俺不能說彼得涉嫌「誘拐人妻」,或以此「揣測」而告知仍不知情的米契爾和院長。畢竟,俺所知的,都是艾立克的片面之詞,也許是「苦悶人妻」的「單戀」,或「幻想外遇」。 

在城外機械工廠打工的可憐丈夫米契爾和修道院長報警協尋;難民私自脫離往地,不知去向,生死不明。修道院的「花蝴蝶」突然失踪了;大家都知道矣!神學士們若有所失,好像身旁只剩下「聖經」和「十字架」,苦日子來矣!「上帝女僕」的修女們的心情也不遑多讓,好像少了可怕的「女巫」。少了競爭的「新婦」,婆婆一切自個兒來。也是苦啊! 

一星期後,彼得是獨自回來的,也向俺坦白過程:艾立克在出發當天,彼得不願給承諾,突然轉念,說她想去混「龐克群」,彼得就介紹她給「佛朗明歌」的吉他朋友,他也是混「龐克群」的。 

誰誘拐對方?這「鳥事」,理未易察,事未易明,事緩則圓;反正都是「成人故事」。 

可憐的米契爾、「大姐頭」院長和德國的地方警方,白忙一場,窮焦急好幾天而無所獲。彼得回來後的前三天都忙於準備發表專業報告,無暇協尋。可能想避免事非擴大。男人在出事後,藉機躲起來,應該是「亞當本能」。俺是「濫好人」一枚,也是彼得的「好朋友」,不忍多言,也無立場。 

精選文章

世界小事筆記 - 《「帝國之界」》

俄羅斯在九月底當日,於帝國首都莫斯科,向全世界展示:實現帝國主義領土野心的「強盜邏輯」:非法兼併佔有烏克蘭的部份土地,成為俄羅斯聯邦的「新邦」。 烏克蘭的反制措施之一,是申請正式加入北約。後勢將如何發展? 北約可先賦予烏克蘭「準會員」的身份,北約可再加強和擴大目前已在進行中的軍武...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