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文章

法哲學筆記 - 《「台灣議題」vs.「中國內政」》

圖片
米國前任的國務卿龐培歐先生,在任期之末,曾表示台灣不是中國的一部份;現任的米國國務卿布林肯先生近日也強調:「台海問題」不是中國的內政問題。 確實,這兩位米國前後任的首席外交官的敘事,是對當今自稱代表「中國」的中華人民共和國政府說出了台灣早已獨立存在的事實,涉及台灣的安全與地位的議題,何來有中國所宣稱的"內政問題不容外國干涉"的謬稱和偽論? 但是,以上的涉及國際法認知的、台灣作為已獨立的國家法權條件已存在的敘事,仍有未言自明的「隱喻」,可供台灣內部有宣稱"「中華民國」代表「一個中國」"的認同者注意: 台灣的安全和地位是一個關係到世界經濟和安全的「國際議題」;台灣被稱為「問題」,那是外部,包括中華人民共和國在內的列強勢力的客觀認知。 台灣,必須主張自己的法權上和法益上的主體地位,在關於自己的敘事論述時,不宜跟進外部列強勢力的敘事語境所稱的「問題」。在認知上,若台灣是「問題」,就恐淪為被各方處理的對像。 在台灣內部,有一部份人,一再論述「一中各表」的敘事,並以此「符咒」嫁接虛構的「九二共識」符咒,再偷渡到被「一個中國」的黑洞吞噬。 「台海安全相關的問題不是中國的內政問題」,在此回到米國兩位前後任國務卿未言自明的隱喻,台灣當然也不是自稱代表「一個中國」的中華民國的內政問題。「一中各表」的誤謬和偽題的虛構敘述,可以休矣! 退一步而言,台灣內部那些割捨不掉「中國結」的勢力,既然自稱「中華民國」就是「一個中國」;那又何必莫名地去不知所云的「一中各表」?

哲學人生筆記 -《「末代遺民的歷史語境」》


以歷史高票當選連任的「小英總統」,近日以總統的高度為她的「前任」下了「歷史地位」:「馬前總統」對中國「卑躬屈膝」。事出有因;「馬前總統」僭越了「卸任者」不宜指點「現任者」的政治倫理風範;為了不甘心自己的「政治遺產」,「九二共識」,沒有被「現任者」繼承而卸任總統多年以來,嘮叨不已。 

被唾棄的「政治遺產」,其實就是歷史投機主義者,「西瓜偎大邊」,自我矮化,獻媚於強權,却以「和平的偽論」,為敵國外患說話圍事。「馬前總統」和其扈從幫閒,都曾經受到有「台灣價值」和「主體意識」的「李登輝前總統」的牽成。那時期,「戒急用忍」的國政下,此輩的言行都可查考。 

其後,多年來所顯現的是唯恐獻媚中國的脚步落人之後,妾心不被「中國天皇」聽見。於是,近年來,不知藏拙,依然嘀咕於被自證為虛妄造論的「九二共識」被掃為歷史殘餘。 

在「精神病理學」上的追索,這是一種「交心表態」,為以往父祖輩的「反共」和「避逃台灣」而自恨和「自贖」。生養此輩「末代中國遺民」的台灣,不幸地,成為可被賤踏的「鬼島」;台灣人也就淪為彼輩教唆中國人仇視的賤民。 

四年多前,俺以出生成長於台灣的人生經歷,觀察和印證「李登輝前總統」所提示的「場域的悲哀」。「移民族群」若難以放下流亡的父祖輩所遺留的鄉愁,也不甘心融入供養發展的本土,語境中盡是無真實聯結的「歷史中國」;必然言行背離社會的共同經驗;也就是「台灣意識」。 

尤可悲者,彼輩的獻媚言行,中國只能表面笑納和利用;私下鄙視之,佞臣之人也。

這個網誌中的熱門文章

園藝生活筆記 - 《「伊朗來的無花果乾!」》

法哲學筆記 -《"於法尚無不合"》

哲學人生筆記 -《「心情的哲學」》

世界小事筆記 - 《「折磨學」》

哲學人生筆記 -《人與鳥,牢籠的想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