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10月30日 星期五

法哲學筆記-《「米國最高法院」》

米國是一個仍然年輕的移民國家,最初是由歐洲「清教徒」為逃避「老歐洲」王權對宗教的壓迫而對新大陸懷抱信仰自由的夢想,和建立上帝所允諾的平等公義的國度而形成的合衆國家。 

在米國的移民歷史進程中,加入各種不同文化、人種、宗教和夢想,點綴這個國家在不同階段的社會多元和時代精神。比較世界上不同的廣土衆民的國家,米國的「聯邦制」相對於其他國家的「中央制」或「加盟制」,是較能解決不同地區的權力衝突,也較能保持國家穩定多元,却又能團結形成「愛國主義」對抗外敵。 

米國的強大,是來自歷史進程中,由各邦分權出去給聯邦而形成最適效益的「聯邦制」。歷史上,曾有一次重大考驗是十九世紀中期的「南北戰爭」,因為南方農業邦依賴奴隸制的供給勞動生產力;相對於此,北方工業邦引進較多機動力而較少需求奴隸,於是衍生出與「獨立宣言」所揭示的「人生而平等」的價值有衝突。化解國家,尤其是聯邦制國家,內部的社會多元價值取捨的爭議時,米國的「最高法院」和九位大法官扮演定錘止爭的重要角色。 

「川普總統」上任至今,已完成其中三位大法官人選的提名,並且通過「聯邦參議院」的任命。大法官是終身職,個人的思想和價值取向,將會在一段時期內形塑米國的重大政策法案的方向和時代精神。歷任的米國總統無不把握「最高法院」的大法官的提名機會,以增加自己推行政策的掩護助力。 

在米國總統的立場,希望將大法官納為「總統人馬」或「法意禁衛軍」;外界,也不可避免地,將「最高法院」的大法官依其立場標誌為「保守派」和「自由派」。但是,大法官是不會承認自己屬於外界所認定的立場標誌,而只宣誓自己是米國憲法的守護者。

最新一位被「聯邦參議院」任命,被視為「保守派」的「巴芮特大法官」(Judge Amy Coney Barrett)表示:自己不會依照民意來釋憲而只依循米國憲法的本意和精神來釋憲。此番表意,確屬可貴的價值取向,抗拒民粹媚俗而有守護憲法的意志堅持。 

在此,俺想到「保守主義」是米國的立國基礎,表現在「獨立宣言」中,又可上溯至英國「古典自由主義」的源頭,「清教徒」移民先人所信仰的自由、平等和勤奮、誠信,以一生努力的成就,崇隆上帝的恩典。 

那時候,信仰「自由是一切價值的基礎」;「自由就是選擇」,並且以此而努力成就自己和社會,這種信念被視為美好和可貴,如今社會已多元和分歧,更應該堅持這種高貴價值的信仰。 

以上所論述,是俺對於米國「最高法院」成為法哲學價值辯證和實踐最高殿堂的推崇。 

圖片來源:The Supreme Court of the United States (SCOTUS)

世界小事筆記 - 《「米國總統」》

上世紀末,義大利的「黑手黨」勢力以企業化經營,投資於可收買的和可掌控的政客與媒體,效果豐富,勢力坐大,曾經有總理被指涉為「黑手黨」的同路人。有些不願同流合污的司法官或媒體記者遭逢不測的風險,引起人民的憤怒,外國官民的側目。 

當時,德國的媒體代義大利同業發揮良知,報導義大利政治的「黑手黨化」和危機,普遍報導「黑手黨之亂」;也質疑:“誰在統治義大利?”。言下之意,當然不是義大利人和政府,而是來自半島南方的「黑手黨」,已北伐征服義大利中央,進駐羅馬。 

民主國家的政治很容易腐化;反對黨的腐化和墮落更快;媒體更是不可信任。想像一下,反對黨和媒體一起墮落和腐化,這個國家豈還有制衡與監督的力量?可以說,徒有民主形式,却是偽善和貪婪當道的泥沼。 

最近,米國正在選總統,俺遥看曾經被法國記者「托克維勒」報導的「米國的民主」;本屆總統的選舉,只有現任者川普君和媒體兩方在進行「信任比賽」。 

米國傳統的強勢媒體越界代替「在野黨」的人選上場。感覺上,挑戰者「拜登」似乎自甘隱居,交出「競選主權」給媒體;幾乎沒有積極地競選;不然就是忘詞錯亂或失言。不過,沒關係!反對川普的媒體已經為拜登‘’設定‘’民調大幅領先現任者川普,而且歷久不衰。 

媒體自認「第四權」,普遍地商業化和財團化,介入政治競合的場域更容易讓自己腐化,却又以「言論自由」作為掩護。「言論自由」是可欲的價值基礎,也是普遍的「政治正確」,誰能反對? 

其實,不能辨明「商業媒體」的本質者,只是替「財團資本家」免費打工。從米國的總統選舉的怪異現象,民主國家的墮落和危機在於媒體的「自我噤聲」,不然就是「自我膨脹」,逾越獨立客觀追求事實真相的本職,自己下場打泥巴戰。 

可以預期地,媒體背叛存在事實的掩飾作為和操控應該科學的民調,最後的下場是賠上自己的信譽和可信度。

2020年10月27日 星期二

哲學人生筆記 - 《「母親之國」》

名不正言不順,不知所云的「光復節」終於走過那一個不幸的日子。「光復」所指涉的受詞,據說是「台灣」,意指回歸「原主」;台灣被「滿洲人」所建立的「大清帝國」因一八九四年的「甲午戰爭」戰敗,向日本投降求和而簽定「馬關條約」,割讓台灣、澎湖和相關島嶼給「大日本帝國」。 

換言之,帝國之間依國際法所進行的土地與住民的移轉。後來,米國打敗「大日本帝國」,後者在「對日本的舊金山和約」上簽署,放棄台灣、澎湖和相關島嶼,及一切相關的權利。 

那時候,原主「滿洲人」的「大清帝國」早已解體,曾加盟「大清帝國」的「蒙古人」,也早在「中華民國」建立時,選擇走自己的路。建立「中華民國」的「國民黨人」曾宣誓要「驅逐韃虜,恢復中華」;顯然地,為了民族的自尊和驕傲,被視為韃虜的「蒙古人」和「滿洲人」,及其曾經佔領的土地,包括台灣等,都不能再佔有了。 

台灣,與「中華民國」是沒有國際法上聯結的「法律基礎」。在台灣土地上的「管理當局」只限於以米國為主的「盟軍託管」的性質。至今,米國只承認台灣土地上有一個「台灣管理當局」在自治,而未承認台灣是一個「主權國家」,理由在此不難理解。 

台灣的政府,目前不尋求與米國建立「外交關係」的難處也在此。米國如何能允許「託管地」的台灣自居獨立的「主權國家」向米國尋求建立「外交關係」?台灣至今尚末與米國釐清「託管地」該如何取得獨立的「國家法權」的糾結。 

在米國的立場,台灣是託管的「客體」,經由民主化的進程,已享有未被承認為「主權國家」的「事實獨立」,也與「中華人民共和國」無關。在台灣的「中國勢力」亂扯「光復」,簡直是胡鬧。 

然而,還有更胡鬧的鳥事,自稱「八年抗戰」打敗日本,“光復台灣”的「中國國民黨人」在「慶祝會」上以台語歡唱「媽媽請你也保重」;但是,這首歌的原曲和原文是日語歌,《俺らは东京へ来たけれど》 - 藤岛桓夫(ふじしまたけお),1957年(昭和32年)。他們不是貶抑台灣和仇視日本? 

看到「中國國民黨人」上下「昏君」一體,翻唱來自日語歌的台語版。俺不得不感嘆,「外來遷佔者」,七十五年來,依然‘’自認高級‘’,實在不理解台灣和日本。「戒嚴時期」禁止台灣人說日語、唱日語歌和台語歌;在學校和公開場所禁說台語,俺曾是被老師公開羞辱的受害者,使本土的台灣人失語。 

如今,他們自己唱起來矣!好像台灣被中國勢力‘’光復‘’,所以半生不熟地唱「台語版」作為恩賜特例。台灣人的歷史實在有夠無奈。台灣是台灣人的「母親之國」,處境艱難,請阿母也保重! 

相關日語演歌 

2020年10月26日 星期一

園藝生活筆記- 《「茱萸來花」》

農曆,九月九日又稱「重陽」,取自「易經」以「六」為陰,以「九」為陽,這是「九九重陽」的原由。 

詩人王維的「七言絕句」《九月九日憶山東兄弟》:‘’獨在異鄉為異客,每逢佳節倍思親。遥知兄弟登高處,遍插茱萸少一人。‘’;茱萸長啥麼樣子? 

這首絕句的指涉,在於句末的「一人」,呼應對稱於句首的「獨在」,而以「茱萸」和重陽聯結在一起,千古傳唱。以前,俺讀到這首絕句,比較好奇的,是茱萸這種植物,不曾在台灣見識過。 

十多年前,一位盆景達人送俺一株淘汰的小苗,大約像鉛筆等長,朋友也不清楚植物的名稱,請俺自己去做功課。放生在花園裡,沒去注意;小苗,一年又一年長大,樹的主幹如成人的手腕那般粗壯,已不適合製作盆景,反而成為與成人等身高度的大盆栽植物,却不曾開花結果。 

去年末,翻土修根和施給有機肥,希望能長見識。時序來到秋風秋雨的農曆九月初七,也是「霜降」節氣;俺再去探巡花園,發現這株不知名的植物開花了,在涼爽的秋風中有些孤獨的意境。 

經過查看植物文獻和圖鑑,又正逢「九九重陽」在即,實在很開心,確認這是一株讓詩人王維感到孤獨的茱萸。俺好像中了大獎。 

每年,也是此時,「蒜香藤」準時開出紫色的花朵,以前是花園中在秋天獨具姿色的植物,陪襯外觀古怪的無花果。今年的深秋,茱萸來花添姿色。

哲學人生筆記 - 《「惹不得」啟示錄》

「思想是語言之囚!」;常聽說:"流氓是惹不得的!",固然,許多人對流氓因此厭惡和畏懼而遠之,這是善良人的正常反應。那流氓自己怎麼想?浮世的笨流氓,大致上,內心竊喜,也愈來愈相信,自己是惹不得的;這是流氓的成因。 

流氓是不會無故產生的,必然是心理上自卑,精神上病態,自幼在成長的環境中,常見強凌弱,有權有力者藉勢藉端欺侮弱小,於是內心產生自卑而以為生存之道就是自己有力氣之後也要如此,才是作人的道理。 

歷史上,許多暴君,小時候都是禍害鄰里,或霸凌自家人的惡棍。上世紀,歐洲的「國家大流氓」,有德國納粹黨的「希特勒」,和義大利法西斯黨的「墨索里尼」;他們出道成名前都有不堪的過往;希特勒曾經「性霸凌」自己的姪女,害她死得不明不白;墨索里尼曾經是在街上鬼混幫派,有吸毒和強暴惡名的小惡棍。 

「流氓坐大」,從社會的治安問題變成國家的政治問題;在台灣被稱為「黑道漂白」的政客。流氓從政,屆峙,萬一那個國家的人民沉迷於民族主義,視「政治流氓」為「國家隊長」和「民族英雄」;可憐啊!國家就完蛋矣! 

舉國狂熱,成為「政治流氓」的信徒,上下追隨「流氓元首」覇凌浮世弱小,沉迷於「惹不得」的惡質虛榮心。中國有悠久的文化,也曾有燦爛的文明,強調「王道精神」,照理不應該出產「戰狼」四出咬人;然而,民族的悲劇還是發生了。中國已淪為文明國家最討厭的「流氓國家」。「中國天皇」,「國家隊長」,習近平得到的浮世桂冠是「最被反感獎」。 

俺在「中國天皇」習近平被立為「儲君」時,即從他的談話語境中聽出,他的思想短淺粗俗,缺乏教養,又想學毛澤東的霸道,却又沒有毛澤東的詩興才情。相同之處,是兩人都有流氓無癩的劣性;這方面又貼近希特勒和墨索里尼。 

流氓,都享受被造神的虛榮,以為自己是「惹不得」的霸王。然而,天道有報,流氓不論是獨裁暴君,或是國家、民族都有不堪的下場。也許,這種命運可稱為「流氓啟示錄」。

法哲學筆記 - 《「台灣結」》

米國正在調整對台灣的法律關係,進而改變對台灣的政治關係。米國國會已通過多項加強與台灣關係的立法,被總統簽署實施。目前,仍有多項與台灣相關的法案正在國會趕立法進度,不排除以一次多案的「包裹表決」通過,以趕上本屆國會的任期結束日。 

米國國會,為何對米國聯邦體制以外的遙遠的台灣如此地熱心和積極關心? 

一個有趣的比喻,如果說,將正式的「外交關係」比作「婚姻關係」的「法律地位」,或者,比喻為「名份」;米國國會對台灣目前的積極作為,就好像急於給‘’非婚姻關係‘’的「伴侶」有合於米國「國內法」的「法律基礎」(Rechtsgrundlage),以建構未來更深遠的‘’想像關係‘’。 

關鍵在於,台灣優越的海權與陸權共扼的地緣戰略位置和製造業關鍵零組件的供應鍊地位,攸關到米國是否能繼續保有「三洋國家」,尤其是作為「世界國家」的支配地位;而其前提在於,中國能否‘’佔有台灣‘’而成為「海權國家」。 

同樣地,新興崛起的「人口大國」印度,是否只自限於「印度洋國家」,和北困於「喜馬拉雅山脈」與「興都庫什山脈」的高地荒寒,僅被那些沒落的歐洲強權烙印為「印度斯坦」,而不想涉足台灣所在的西太平洋?台灣有印度想成為「製造大國」所不可缺的「關鍵供應鍊」。 

中國的哀怨,正是已失去台灣完整的「半導體供應鍊」的支援而扼腕嘆氣於「世界工廠」的殘缺不全。中國之困,在於缺少在現代「法治國家」和「法意語境」中才能出現的高瞻遠矚的「法律戰略家」,而抱殘守缺於「唯物主義」的「權力論」,和虛幻的「歷史大一統論」。 

米國,正以法律戰略遂行強國的「國家法權」意志,也是「兩手策略」:「國內立法」和「軍事實力」;其與中國現有「外交關係」的基礎是「一個中國」,而各自對台灣地位的定義不同;米國自始未承認「台灣是中國的一部份」,「國內法」的「台灣關係法」正是米國對付中國的法律戰略武器。中國與米國的立場相反,一直妄圖併吞自始與「中華人民共和國」在國際法上不相隸屬的台灣。 

米國,以「總統」為代表的「行政部門」,能否排除「中國結」的束縛?這才是米國為自己解開「台灣結」的關鍵。所謂,想開了,海闊天空。 

台灣這一方,不適合推出「中華民國」這個相對於台灣是「外來的」,也是「流亡的」、「遷佔的」和「非法的」政治符號,讓米國在解「中國結」時又添了「旁結」;「一個中國」或「兩個中國」? 

「一實一虛」,或「一真一假」,到底選何者?這對台灣的「真實存在」在米國的解開「中國結」的過程中無所助益;米國的國會立法,所欲實踐的「國家法權」意志在於「米國的國家利益」。台灣外交部長表示:“目前不尋求與米國建立外交關係”,或許,自困於國家符號的選擇,尚未決定踏出關鍵的一步。 

俺始終相信,「現象學分析」適用於「國家法哲學」論述的「第一法則」:「一切的虛幻,都必然要回到真實」;就是「台灣就是台灣」,台灣的「主體性」與世界上有「幾個中國」無關。未來的世界,客觀上,台灣會是以中國的「近鄰國家」存在,兩國終於互相承認又交好,成為「兄弟之邦」。 

米國,也將會承認台灣是「主權國家」,設有「米國駐台灣大使館」,成為「姻親之邦」,與「中國駐台灣大使館」同在「番邦使團駐區」,可能都位在台灣的「首都」,台北市的「內湖區」。

哲學人生筆記 - 《「實洩虛補,井蛙夏蟲」》

浮世現象盛衰更迭,治亂輪替;此項理解,用於現實生活中的政治、經濟和社會現象的觀察,也是如此;盛衰治亂的每一個階段或部份,都是條件的積累而到臨界轉折, 互換時空。這是俺整理多年的現象觀察而有所理解。 

再過幾天,節氣即將輪到「霜降」,是「立冬」前的一個重要節氣;意義在於,大地將迎來氣温下降,夜裡到清晨或可見結霜的現象;活躍於夏天的昆蟲即將面臨盛世後的肅殺而難有生機。中國古代的哲人「莊周」的定言:“井蛙不可以語於海者,拘於虛也;夏蟲不可以語於冰者,篤於時也;曲士不可以語於道者,束於教也。”《「莊子. 秋水」》 

以上的文句,意指井底之蛙最多只能觀天而不知有海;盛夏之蟲受限於生命短暫而不知有冬冰;鄉曲之士受約束於偏見而不知真實。用於比喻,人的識見短淺,僅拘於一時一地之現象。當霜降於大地,是夏蟲的末世,不能存活於冰寒的天地。 

本年,浮世不靖,瘟疫泛濫,各地不安;各國的防疫如打戰;然而經濟受損,社會也因此多了對立和猜疑;危言也多,尤其「偽戰争論」的「投降主義」在台灣被喧嘩;實在是井蛙夏蟲的現象;拘於中國「文攻武嚇」的宣傳,而缺乏理解中國也只是膨脹的水雞而已。 

俺在漢醫語境中理解「實洩虛補」此一辯證觀念 ;對照於德國哲人「費爾巴哈」(L. A. v. Feuerbach)的一句定言:“人,就是他所吃下的食物”。換言之,人的身體是有機組織,細胞、血液、髮膚,經由食補的養分而再生。 

漢語的草民渾話有“吃飽撑著等餓肚”;若用於形容現時的中國經濟,則以往的榮景正進入景氣下行,結構調整的轉折,呈現飽脹實洩的必然。這種客觀規律,可以從「負債雪球」的象徵,殘留各地的大塊閒置地產建築,以及可作為經濟景氣蕭條的代表:多棟未能完工的超高「摩天大樓」看出,國力發展的趨勢已過轉折點而加速下行。 

中國正在實洩中,經濟上不得不承認呆帳和去化庫存,賣廠房設備,騰出有效資源轉進到過去較虛的產業,例如受制於米國為主的半導體强國對晶片製造技術和設備、材料的封鎖。 

過去,俺與不同來路的「老中」交遊,大致上,已從中國的「死要面子」和「重度自悲」的二元民族性和語境中,常見說假話、大話、空話、虛話、廢話的虛張聲勢惡習。因此,見諸於中國的「文攻武嚇亮軍威」,實則正在進行虛補,意指軍事實力仍有不足,只能自吹備戰以自欺欺人。歷史上,「義和團」徒眾的無癩、群氓的欺善怕惡的「病態國粹」,至今不僅未痊癒,還隨著經濟泡沫而惡化。 

對台灣而言,以辯證理解敵國的實洩虛補,再認知「無敵國外患者國恆亡」的警惕,也加緊進行自己的補虛作業;有中國為敵,也有積極的作用,其實不算壞事,正視惡的存在與威脅,可以鼓勵自己上進成為有真正實力的公義強國。至於那些自己嚇自己的「投降主義」是不應該的,只能歸為井蛙夏蟲一類。

世界小事筆記 -《「咳嗽的啟示」》

身體是有機的組織,身體本身也是內部組織與外部環境的「界面」;在不同的季節,身體會呈現不同的反應。季節來到秋冬,多風多雨多涼意,身體的內部組織開始進行「免疫性防禦」;「病症」是「病」與「症」的辯證與統一。 

當身體出現某些「症狀」,身體組織中所對立的應有現象是有「病」在身,只是可大可小,稱為大病或微恙。近日,中國天皇習近平南巡,在深圳的盛會場所,於漫長的講話中,出現連績咳嗽和喝水以自我壓抑。這個場景,有何啟示? 

一個皇權天朝的皇帝被極盡照顧和保謢,在此重要的時間地點,又在被規範檢疫過的眾人之前,身體依然誠實坦白,想咳嗽就不能不咳嗽,皇帝也管不住身體的想要坦白。 

至此,中國天皇習近平終於以自身的咳嗽向他的人民啟示:中國歷史上的皇帝和皇權,無論英武或昏庸,仁慈或殘暴,自己的身體才是自己的第一個子民,不管天威,可以對自己誠實坦白。 

同時也啟示,權力江山無限美好,長生不老帝王夢,終究不可得,仍不免天命有限;歷史上,帝王登基後為己謀的大事,就是先下詔,去看好風水寶地,開始為自己的身後營建陵寢。中國第一個皇帝「秦始皇」的「兵馬俑帝陵」,正是自證帝王再強大,也難逃「天壽」有限。 

皇帝的身體組織,也可以類比自己所統治的國家;民之所欲,人民的聲音,必須廣開言路以上傳,才能知道民意,以超前部署疏浚民怨。 

在中國天皇習近平的座車離去時,有一位民女追向座車欲遞交書狀,想必有事陳情。顯然地,在皇權專制又反民主的中國,類似的民情一向被壓抑,不能上達的「症狀」已成為「國病」。 

在一場被造神為"史詩級"的「南巡之旅」中,皇帝的咳嗽自己知道,聽眾也都看到和聽到了;那位想攔車陳情的民女,究竟有何隐情,民怨的突現,好像這個皇權國家被壓抑不住的咳嗽。 

久疾積病的中國,自稱崛起的強國,皇帝在南巡來咳嗽之前,才在京城下詔,中國今後要「自力更生」;聽起來,是要「鞏固牆國」。這樣子厘抑民意的國家,却一直叫囂要併吞台灣;如今,「皇帝咳嗽」和「民女陳情」併發,應該對有「國病在身」的病體有啟示作用:先治好牆國自己。

哲學人生筆記 - 《「保守主義」》

出生成長在台灣,自幼,俺見習於父母的身教和言教,多有感受到日本禮儀「情義」的影響,言行自謙,待人同理,低處高思;若有受之於人的餽贈或幫助,總是銘記在心,希望有朝一日能回報堪用之力。 

常見「日治時代」因緣結諦的草民,或師生情誼,在隔數十載的時空距離後,不辭遠途來相會;也有耆老之輩為感念幼時情誼而重返台灣。其風可貴。 

也正因為台灣人重人情義理而與日本人在民間層次,留下彼此的好感。善,是可欲的價值,代代傳承,可以發揮良性的循環。悖於同理心和人情義理的惡行就不會起心動念。 

德國哲人「尼采」,有感於歐洲的「基督教文明」積久習而虛偽,人群如弱羊,陷溺於神學枷鎖,不能自勵而出,曾經提倡「重估一切價值」,在於期待發揮人性中善的堅強意志,不再懦弱虛偽。 

時序又到秋風秋雨落葉時,植物也期待自身隨著時序的更迭去掉舊的象徵,來年春天的枝條可長出綠色的新葉芽。浮世正在進行重構,新秩序將在危疑震盪中逐漸浮現。 這時候,俺想到浮世表裹不一,草民如何自處?「保守主義」這個名詞浮現腦海:“過去信守的價值,於今而後,俺仍然信守,而且認為正確可行”,即是。

2020年10月13日 星期二

園藝生活筆記 - 《「風土條件話重塑」》

往年,沒去注意無花果的樹葉是何畤開始枯黃凋落的。今年,十月初一「中秋節」開始,假期密集放到飽,我可以多親炙家庭果樹園藝,這才發現花園裡的無花果樹正在進行樹葉更新,也萌生小果;看來落葉休眠的時間還沒到。 

目前,節氣已過「寒露」,不多久就將輪到「霜降」節氣;無花果的樹葉應該會凋落一空,進入「休眠期」;但是,為何又萌生新葉?台灣的四季不太分明,植物的生理時鐘似乎失準,秋風秋雨復暖時,是可以讓落業植物的生理錯亂的。無花果樹的原生地在土耳其「小亞細亞」西南部的高原地區;果樹的習性,偏好少風乾燥的風土條件。 

台灣的地理位在「北迴歸線」上,海島多高山和丘陵的地形,每年的夏秋季有可能承受颱風的影響;夏天濕熱,冬天濕冷,外來品種的果樹移入台灣,必須經歷馴化和轉化的過程。如此一來,在台灣種植的無花果已有台灣的風土特性,口感和風味已不同於原生地的無花果。漢語有「橘越淮為枳」的成語,也能描述外來種的果樹。 

台灣,在豐富的「原民族」特有的文化基礎上,在歷史進程中,又植入不同來源的移民;可以說,已經是一個具有多元文化的「多民族國家」,這是非常珍貴的國家資產。從外來果樹的「在地化」過程和形成台灣特色,我觀察到台灣正在進行偉大的「重塑」。

哲學人生筆記 - 《「經典白欺」》


米國總統「川普」君對媒體很有意見,常批評CNN等不友善的媒體製造「假新聞」(Fake News)。 

原以為,這是「川普」君的「一人之言」;昨日,俺觀看其「競選團隊」的「資深顧問」,也是其「媳婦」,負責募款和媒體公關的「勞拉 .川普」女士的個人受訪專集;娓娓道來,舉證事實,許多米國主流媒體,基本上,不是要報導事實,而是要擷取其中相關的人、事、時、地、物,回到編輯臺,依媒體自身的意識型態和立場加工編出有新聞熱點的故事。 

當然地,夾敍夾議,帶有主觀成見或惡意的偏見,使媒體自身淪為「政治作戰」的「公審部隊」,新聞本身所欲傳達的事實和留給閱聽受眾可欲的價值評判空間已不可得矣。 

媒體,在高舉「言論自由」和藉囗受衆有「知的權利」的大旗下,已經成為國家和社會的「霸權」,指點江山、品評人非,先說先羸,也可以說媒體可被歸類為「染整業」。 

有意思地,有愈來愈多的媒體,在網路串流的時代,守著「染整攤」已生存不易,而亟思轉進到「付費新聞」的市場。有效嗎?不行也不成!表象與本質之辨,詐騙集團改名換姓,仍是從事「老本行」,只想騙人付費買受騙,實在更惡質。 

更有意思地,另一件可堪嘲諷的鳥事,也發生在「聖國節」,有「中國詐騙黨」的黨員突然「良心發現」,因許多番邦和番民正流行「最討厭中國」,為了劃清界線,於是建議「本黨」改去污名,去「中國」二字,僅留下「詐騙黨」以正視聽。 

更「白欺」者,乃是不少的「黨同志」紛紛提醒,改名去「中國」二字不是「本黨」的當務之急,而是「改革」;似乎隱喻"精進詐騙"才應該優先進行。 

物以類聚,人以群分;改革是「顯學」,不改革不行!浮世多「白欺」,「付費改名買受騙」是「經典白欺」。

哲學人生筆記 - 《「看著辦」》

「世界衛生組織」(WHO)終於承認,面對世紀大瘟疫COVID-19的漫延惡化,作為聯合國下的世界最高的公共衛生和疾病防治的機構,沒有新的應對辦法矣! 

情勢的展望,看來不妙;每天都有大量的確診和死亡案例,竟然人類自己創建的專業組織面對情勢惡化,會「束手無策」。可以說,人類的歷史就是「病毒征服人類史」;當前,各大生物技術大國都在競爭,希望搶先研發出防疫專用的疫苗。對病毒的恐懼,甚至,防治季節流感的疫苗,也被人們搶著施打而供應短缺。 

寄希望於疫苗,有用嗎? 

問題在於,病毒會變異,而且,是隨機性的!此外,自然界仍有可能存在未出現的其他品系的病毒,若對有機的生命體發動突襲,人類仍會陷入如同當前的窘困,束手無策;甚至難有應急的解決方案。令人憂慮者,新品系的病毒,若是出自「生物戰」的需求而在實驗室中被人工合成出來,也非不可能。 

人類的集體危機,宏觀地理解,出自「支配的貪婪」和「宰制的邪惡」。 

前者,經濟動機,迫使人類過度開發,先製造出生存問題和健康危機,再競爭式地去研發應對的藥方和醫療設備與技術。人類自己淪為被試驗的對象。 

後者,集權動機,驅動有野心的人或組織,有企圖去追求民族的生存空間和勢力範圍,個人追逐虛幻的歷史地位和虛榮,以實踐權力意志。人類先給自己製造問題,再活在許多無解的問題中。 

如此說來,人類的歷史是一場興衰成敗的輪迴;喜劇與悲劇更迭,再自證是鬧劇。浮世人生,如螞蟻般忙碌,先為自己製造愚笨的問題,再來束手無策。

哲學人生筆記 -《美學上理解「被討厭」》

「被討厭」有違基督教的教義「神愛世人」。换言之,「被討厭」是人的行為,可見浮世人間有愛憎,人是在情緒上表達出主觀上對特定對象的討厭。 

台語的語境中有「顧人怨」一詞,以形容招惹別人對自己的敵意和精神上的排斥。漢語中有「風水輪流轉」,俺也常警惕自己:「狂愛之後必有狂悲」;守節有禮,禮就是義,也是「宜」,不過份即可。 

「被討厭」是「被喜愛」的影子,二者互為「對稱存在」,不會出現落單。中國,在一項跨國的民意調查報告中,被評為最「被討厭」的國家。但是,回憶大約半世紀前,世界上有增多的國家民情對封閉的中國充斥好奇心和喜愛。 

中國也善用此被外國窺探的心理,施展「統一戰線」,利用「筷子民族」的手腕靈活優勢,派出「桌球選手」到外國交流,稱為「乒乓外交」。後來,更利用「貓熊」的萌樣討喜兒童,在外國展開「貓熊外交」。此外,書法、功夫,……甚至西藏的地理和宗教、文化的神秘感也吸引許多國家想親近中國。 

當然,「改革開放」後中國市場的經濟誘惑,更是讓外國的企業和資本家夢想前去發財,外國豈能不喜愛中國?可惜者,中國的國家品味有極深重的「羡憎交織」(Ressentiment)精神病態。 

源於有長遠文化的自傲,却又曾淪落於外患而有民族「百年恥辱」的自卑;既羡慕外國強權的科技進步和優勢,又歸咎自己的落後為外國強權的欺侮所致;國家品味的病理原因,出在想要報仇外國的強烈恨意。 

這種變態的民族心理,反映在毛澤東的「輸出革命」,以及「天下大亂,形勢大好」的狂妄心態。以「毛澤東路線」繼承人自居的習近平,以「敢於亮劍」的主動向外國表態要挑戰而鬥爭取代。同時,對內洗腦人民兼壯膽,以「打鐵還得自身底子硬」,動員群眾作挑戰外國的準備。 

當前,中國奉行的「戰狼外交」,四處挑戰國家品位的下限和文明世界應有的多元又良善的價值。中國的「被討厭」,原因正是精神病態上的自卑又自大而表現「無神論者」的無敬和「唯物論者」的無知。 

「被討厭」也有一種美學上的挑戰,就是想要嚐試,自己可以醜陋到何種極限?美,引人注目;醜,也是如此。美醜對稱,正像善惡對立。德國哲人「尼采」提示,“惡也有積極的意義”,就是正視惡的存在而追求超越,不向醜陃的方向沉淪。醜陋被浮世預設為「被討厭」的對象。

哲學人生筆記 -《「生活即生命」》

工作,拼死拼活,所為何來?終於告老還鄉,還「想」做什麼?還「能」做什麼?還「應」做什麼?大哉問!這三項自問,正是偉大的德國哲人「康德」在論述「人是什麼?」的「引問」。 

其實,問題涉及‘’生活是什麼?‘’;或者,‘’如何活下去?‘’;然後,還可以「怎麼生活?」。殘酷地說,法國哲人「盧梭」提醒人們:“人生而自由,却無不在枷鎖中”。工作是枷鎖,婚姻是枷鎖,…,所嚮往的愛情,何嘗不也是?給予承諾?綁約,都是枷鎖。為什麼「心經」要揭示:“諸法皆空,自由自在”?但是,這是「死而後已,放下執著」,誰知道?「執著」也是心中的枷鎖。 

自有人類以來,「工作」為先,有工作才有收入,工作甚至可以為「姓氏」,「賈伯斯」(Jobs)多才多能的「多工作者」。米國總統川普君確診「武漢肺炎」,就診後急於自醫院脱逃,給的理由是‘’Jobs、Jobs……要讓米國再偉大,不能沒有總統出來領導米國‘’;所以他又回到「白宫」找Jobs。 

對抗失業是各國政府的責任,於是「拼經濟」,創造就業,尤其在瘟疫災情的封鎖下,為人民創造工作機會。 這也是主要經濟體國家的疫情又惡化的主要原因。 

另一位德國哲人「尼采」也不甘寂寞,硬要提醒人們,“「惡」也有積極的意義,要正視「惡」的存在”。瘟疫是人之所惡,正視瘟疫的存在,瘟疫的積極意義在於,勿以惡的看不見而輕忽生命迫在危險中。 

‘’人的存在是面向死亡的存在‘’,這是另一位德國哲人「海德格爾」的提醒。究竟,人的存在除了工作,還剩下什麼?如果去問「蘇格拉底」,想也知道,他老人家一定說:“俺只知道,俺什麼都不知道!”,這正是對「康德」大哉問的答案。

哲學人生筆記 - 《「改變方向的力量」》

近年來,「地緣戰略」一詞多被論及;尤其米國海軍戰艦巡弋「印太地區」,空軍的長程戰略轟炸機,萬里巡航,都顯示,「米國的世界存在」,以展示強大的軍事力量威嚇任何「挑戰者」。同一時期,中國空軍的戰轟機,也多次侵入台灣西南海域的「防空識別區」(ADIZ),顯示崛起強權的「軍事存在」,有意在此區域經營中國的勢力範圍。 

俺喜愛觀看「動物頻道」,尤其是「貓科」動物中的「大貓」,也就是「獅群」(a pride of lions)的生活和習性。其中,「獅王」平常看似懶散霸道,却自許為勢力範圍內的霸主,負責任地獨自外出巡守領域,不允許外來的「雄獅」入侵。對於自己的兒子們,在「鬃毛」初長成,出現「性成熟」跡象的時候,以威嚇力量驅趕兒子們離開源生的「獅群」,逼迫它們到領域外自謀生活。 

「獅王」的權力意志,目的在於,不允許自己的獅群被覬覦侵犯,裡面有自己的妻小和血脈,更涉及族群的生存發展空間。「獅王」一旦失守於入侵者,「獅群」淪陷,「新獅王」只留下仍可生育和獵食的「母獅們」,餘皆老弱不留。這就是「強權意志」的殘酷;為了生存,不能有鴿子、兔子的「求和」空閰。 

米國,自從告別「孤立主義」的「門羅宣言」後,奉行海軍少將「馬漢」的「海權論」,實踐米國是「兩洋國家」的地緣戰略優勢,發展出地表最強大的海軍武力,在水面和水下支配佔地球面積四分之三的水域。更藉此支配優勢向「空優」發展,意圖以「太空軍」稱霸空域。 

歷史的發展進程顯示,「清教徒」信仰和守護上帝應許的「天選神學」所建立的米國,在主觀意志上追求「善願」的實踐,以崇榮上帝的恩典;在客觀形勢的發展中,成為「超級強權」,捍衛自己的生存價值和意義,守住「地緣戰略」的優勢是必要的。 

米國,歷史上不免出現偽善的「社會主義」勢力,或虛幻的「自由主義」勢力,使米國看似懶散孤立的「睡獅」而被誤會已衰弱虛無。一旦,涉及建國的「保守主義」價值被侵犯,「清教徒意識」被喚起,如同「獅王」再起,前去壓制冒進前來挑戰領域的雄獅。 

「獅王」既醒來,就不可被打敗,必以求勝為意志!中國釀出「武漢肺炎」,禍延世界,米國受災尤其慘重,如此迫身的危機,使得米國的「基督教十字軍」意識再起而蓄勢待發;世界的發展方向即將因此而改變!

哲學人生筆記 - 《「放假飽之後」》

「中秋節」的長假在晴空日麗中圓滿結束,長假收心總有抗拒,尤其「星期一恐慌症」在所難免。 

以前服兵役時,常有週日夜的「晚點名」時少了幾隻羊;其中有「媽寶」斷奶不全,放假出去依偎愛人懷抱,收假前難分難捨,"別了!軍隊",後會無期。 

通常,「逃兵」是被部隊的長官關說逃兵的「馬子」後勸回「浪子」,尤其發動文攻武嚇,將以軍法伺候:"逃兵回籠,兵役無期變「老兵」"。當然,罪刑法定,有關係就沒關係。只是小兵好唬弄!除非逃兵犯下刑案,勞動憲警全國抓鳥。 

俺在外島金門,有無放假沒差,反正都呆在那個鳥地方;若有兵卒逾假不歸,則代誌大條矣!往上通報,三天之內未在金門島內尋回,「金門防衛司令部」會發佈「雷霆演習」,在全島大搜捕逃兵,各駐防守軍總動員,還有「責任區」,不可讓友軍在自己的「責任區」抓到「欽命要犯」。 

通常,「攜械」又「敵前逃亡」,那時候,依敵前的「戰地軍法」,恐怕難逃死刑。思鄉或親情的召喚,也有老兵或軍官逃亡,有的「逃官」是另有難解的挾怨心結;或者,早有圖謀,想要投奔心中的「祖國」。 

最折騰衆將官兵者,就是「金東防區馬山連」的上尉連長「林毅夫」的「叛逃案」;俺與部隊弟兄多日參與搜捕,連豬舍、雞舍的畜食都被管制數量,以防成為補給逃亡者的「破囗」。 

後來,「司令官」得知,人跑到對岸去矣!部隊才回復正常作息。當年,「林毅夫」就是利用潮汐位差和水流泳渡;潮汐又與「月娘」的圓缺有關。 

放長假過後,浮世人心較龜毛又憂鬱;職業場所、金融市場、家庭人際、親子關係都得謹慎以對,尤其「禍從口出」易招怨。各位在職場上的「長官」,就禁言或少說兩句;「時然後言,人不厭其言!」,尤其在滿月之後,「月娘」去瘦身的那幾天。 

幸好,十月八日「寒露」節氣將至,秋風秋雨怡人心,又有「國慶」的三天假期。草民妁「小確幸」可期。

2020年10月4日 星期日

哲學人生筆記 - 《「台北紀行」》

至於「正室」,首都「南京市」,則是西望茫然,渡海「撥遷」而來的「老人」,若非「天命」已歸西,猶在世者也坐八十幾望九十幾,如今只能「新亭對泣夢金陵」;否則,就是幼兒時隨父母同至,台灣才是生長發展的「立足地」。 

說到「台北」,直接的印象,應該是指涉行政區域的「首善之都」,中華民國中央政府流亡暫棲台灣的「陪都」,「台北市」。 

這也是俺這位土生土長的「台北人」總為「台北市」的妾身不明抱不平,被「工具化」的「賠都」;「台北市」被閹割了「主體性」。那麼,「新北市」的命名和身份更是莫名其妙地自居「賠都」台北市的「附庸」;中南部的台灣人北「上」,當然所指涉者,先想到「台北市」也。 

名不正,則言不順;「新北市」頂多只能位居中華民國「賠都」台北市的「陪都」。「台北市人」還不想禪讓「首善之都」給「新北市」,除非後者改名,也就是找一個有自己獨特身份的市名,正名之。 

這好比,自始為「妾身」,此生和此身非己有,只能淪為「非正室」。俺,也為「新北市」抱屈多年矣。當年,名字多多,却僅能靠「北」挑名字,實在没缺創意和設計力。 

不過,以上所論乃「台北市」的草民,俺的書生之見;還是說說「台北市」到底有啥麼強勢?近日,俺在黄昏時分漫步「台北市」的精華區的地標建築,當然非「台北101」莫屬,曾經是世界最高的摩天大樓,如今已退居和謙讓給「後進」。俺曾經想過,「台北101」為啥想‘’稱高世界第一‘’? 

其中有精神醫學上的從邊陲擠到世界中心的自卑變自大的爭氣,讓世界各路的番人看見,台灣人能因此欣喜雀躍。「俺存在,所以俺長大,俺有話要說」。台灣不是「亞細亞孤兒」嗎?中華民國不是一再被見棄於番邦嗎?恁爸給你看! 

就在這種「精神病理學」的依據中,拔地而起,先強迫「台北市民」俺,無可逃避地,看見偉大的「台北市」獨有的「大玩具」。說它是蓄勢待發的「探空火箭」也可以。

園藝生活筆記 -《「秋高氣爽探果實」》

秋,是收穫的季節;尤其「白露」到「寒露」這兩個「節氣」之間,白天仍有高温,到了黃昏,秋風送涼非常舒服。夜裡的天空透遠清爽,不知名的遙遠星辰閃爍可見;這是一年中可以忘憂和期待的歲月。忘憂,是因為氣候怡人,少了一直煩的雜務;期待,是因為花園裡的果正在召喚誘人。 

以前讀歷史,記憶猶存,對北方草原上的「匈奴」在秋天的風土印象是「風吹草低見牛羊」;還有,兵壯馬肥蓄勢待發。隐喻牛羊已肥,可饗以客人「燒烤牛排」和「燒烤全羊」。還有,就是騎馬出發南下打刼去。 

遊牧民族的「秋活」,也適用於「家庭果樹」的「秋活」行事曆;利用「中秋節」的連續假期和美好的天氣,我來到久未照顧的花園;眼前所見,有得有失:「芸香科」的「葡萄柚」、「佛利檬柑」已可採收,用於「中秋節」的祭祖。至於「瓦倫西亞橙」,仍在長大中,預期「立冬」過後才適宜採收。目前,掛果在樹上可以呈現豐碩待收的自我感覺良好;算是另一種意義的「兵壯馬肥待出發」。 

「桑科」的「無花果」,因為疏於補肥,以致果實看似營養不良,果粒發育不足,外觀不誘人。「山欖科」的「仙桃」,多年來常在花期被雨摧,或出現「生理落果」的遺憾;今年,有碩果兩粒倖存,却外表很不美觀,對「渡鳥」沒有吸引力。敦知,冒險咬下一囗,竟然有栗子或甘薯的囗感,比無花果好吃多了。以前被冷落的仙桃樹,明年的照顧要加倍用心。 查看成績,有過學生時代的經驗,就是難免患得患失;不過,作為「園藝業餘者」,自己考試作答,成績好壞得失,自己評分;最佳的方案,就依照「釋迦牟尼佛祖」的開示:"應無所住而生其心",可以既期待又忘憂,有夠療癒。

2020年10月2日 星期五

哲學人生筆記 - 《「戰力是零」之後》

「這人」,自稱是「驕傲的中國人」;曾經服軍職於台灣的軍隊,鳳山的「陸軍官校」出身,官階至「陸軍上將」,曾任「陸軍總司令」。台灣軍隊的戰力,據「這人」的評估"是零"。 

哇!白混矣!「建軍備戰」、「精實專案」、「防衛固守」、「巨額軍購」,竟然戰力出不來,掛蛋!換言之,大砲打小鳥,反被小鳥笑。實境如何? 

先不說「職業軍人」,台灣草民的男丁大多數服過「義務役」二、三年,出操、打靶、摸魚,飛彈誤射,多少總能誤打誤中;在機率上,似乎不可能出現「戰力是零」的「死當」成績。「這人」所言,有媚中國以取寵的「武德歸零」。 

經常,街頭警匪槍戰,流彈傷人,或者黑道火拚,死傷難免,民風強悍,再溫、良、恭、儉、讓的台灣草民去服「義務役」,即使服膺以和為貴,總有誤打得點的鳥實力,「戰力是零」究竟是怎麼一回鳥事? 

俺曾經讀過一本書「歷史上的中國兵」;大致上,皇權末世,中國的草民落草為寇,戰力和勇度強過官兵,也因此官府「怕亂」,尤其「民變」;一切以「維穏」為先。米國與「前蘇聯」都曾在南亞地區「興都庫什山脈」的阿富汗佔不到軍力強大的優勢,反而在不堪拖累國力而無奈地撤軍。 

關鍵,在於窮山惡水民風強悍,以及宗教信仰的「聖戰」,和部落結構的擁槍自重。俺因此想到,最有戰力持久的國防,應該是「武裝民兵」,寓戰力於坊間草民,開放人民擁槍的自衛武力。不宜全寄望於吃公糧的制弍軍警。 

私人武裝,如同米國憲法保障人民的擁槍權利和民兵結社,形成保衛家園和社會的自然制衡功能。「前蘇聯」在上世紀對抗「納粹德國」機械化裝甲兵團入侵的「衛國戰爭」,各路「抗德」的武裝民兵和支援放暗槍的阿公、阿嬤也功不可沒。 

平常,一般人聽到黑道幫派擁槍而畏懼,原因在於武力的不對等。若反之,黑道幫派知道草民也擁槍自衛,就會提心吊膽,有些「黑道大哥」不怕警察,因為都交陪打點妥當矣;就怕小弟不服而造反,反饋以「暗槍花生米」。 

「中國天皇」習近平或「北韓太陽」金正恩,最恐懼的威脅不是外敵,而是人民的暗算。當國家獨佔制式武力,就會出軍武升級再升級的競賽和效率不彰,於是出現「前台軍陸軍總司令」,「驕傲的中國人」,評價聖國的國軍「戰力是零」的鳥話。 

這如同自己吃飽後翻桌不留餘地給後人,缺德無品矣!「制式武力國有化」的缺失之一,就是花了大筆銀子建設國防,然後,「武官末將」投敵去,站在牆頭嘲笑邊牆守衛軍的「戰力是零」。 

「軍人武德」淪落,投敵稱榮才是國家和人民的危機,也是另類的欺騙浪費後背叛人民。「驕傲的中國人」的不可信任,在「末將」說:國軍「戰力是零」的案子中令人驚嘆。俺讚成效法米國,草民有擁槍的權利,以免「花錢歸零」的鳥話被無品的「末將」拿去媚敵求寵。

哲學人生筆記 - 《「古月在今夜」》

「中秋節」在本日;今夜的主角是「月娘」;肉販和木炭商也感謝「月娘」肯露面賞光。滿城,於是公園、路旁、家門囗,或公寓大樓的中庭,全民大燒烤,飄著燒烤氣氛,也算是「月娘」淪落肉海的「在場證明」。 

這種現象,應該不是「月娘」的本願;古時候,「月娘」的本色應該是古意和靜月;在全民大燒烤旳時代,被今夜烤肉的煙燻氣給"氣壞了"。 

「月娘」在今夜,也只有在「中秋夜」,比平常惹人注目;平時,「月薪」能按時入户才是王道。歲月流逝,「月薪」又來矣!「月娘」更老,今夜「老身」再現,「老月娘」可有聞到台灣冒出的烤肉香?

精選文章

園藝生活筆記 -《「大佛手與小愛玉」》

暖陽初冬的好時光即將在今夜變天;遠望高聳的台北一〇一金融大樓方向,西北方淡水方位的天空已有厚重的雲系靠攏。 天邊的概念有多大?雲聚遠天,風起雲湧,真壯觀!但是,這也是東北季風的鋒面將至的天象。換言之,北方的鋒面將帶來風雨,氣溫會急降;今夜起,將有冬天已至的感受。 晴朗的天空下,...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