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10月30日 星期五

世界小事筆記 - 《「米國總統」》

上世紀末,義大利的「黑手黨」勢力以企業化經營,投資於可收買的和可掌控的政客與媒體,效果豐富,勢力坐大,曾經有總理被指涉為「黑手黨」的同路人。有些不願同流合污的司法官或媒體記者遭逢不測的風險,引起人民的憤怒,外國官民的側目。 

當時,德國的媒體代義大利同業發揮良知,報導義大利政治的「黑手黨化」和危機,普遍報導「黑手黨之亂」;也質疑:“誰在統治義大利?”。言下之意,當然不是義大利人和政府,而是來自半島南方的「黑手黨」,已北伐征服義大利中央,進駐羅馬。 

民主國家的政治很容易腐化;反對黨的腐化和墮落更快;媒體更是不可信任。想像一下,反對黨和媒體一起墮落和腐化,這個國家豈還有制衡與監督的力量?可以說,徒有民主形式,却是偽善和貪婪當道的泥沼。 

最近,米國正在選總統,俺遥看曾經被法國記者「托克維勒」報導的「米國的民主」;本屆總統的選舉,只有現任者川普君和媒體兩方在進行「信任比賽」。 

米國傳統的強勢媒體越界代替「在野黨」的人選上場。感覺上,挑戰者「拜登」似乎自甘隱居,交出「競選主權」給媒體;幾乎沒有積極地競選;不然就是忘詞錯亂或失言。不過,沒關係!反對川普的媒體已經為拜登‘’設定‘’民調大幅領先現任者川普,而且歷久不衰。 

媒體自認「第四權」,普遍地商業化和財團化,介入政治競合的場域更容易讓自己腐化,却又以「言論自由」作為掩護。「言論自由」是可欲的價值基礎,也是普遍的「政治正確」,誰能反對? 

其實,不能辨明「商業媒體」的本質者,只是替「財團資本家」免費打工。從米國的總統選舉的怪異現象,民主國家的墮落和危機在於媒體的「自我噤聲」,不然就是「自我膨脹」,逾越獨立客觀追求事實真相的本職,自己下場打泥巴戰。 

可以預期地,媒體背叛存在事實的掩飾作為和操控應該科學的民調,最後的下場是賠上自己的信譽和可信度。

精選文章

世界小事筆記 - 《「帝國之界」》

俄羅斯在九月底當日,於帝國首都莫斯科,向全世界展示:實現帝國主義領土野心的「強盜邏輯」:非法兼併佔有烏克蘭的部份土地,成為俄羅斯聯邦的「新邦」。 烏克蘭的反制措施之一,是申請正式加入北約。後勢將如何發展? 北約可先賦予烏克蘭「準會員」的身份,北約可再加強和擴大目前已在進行中的軍武...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