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文章

世界小事筆記 - 《「共進晚餐」的鳥事趣談》

圖片
下任總統參選人賴清德,在一次座談的「快問快答」挑戰中,表示最想跟中國的領導人習近平「共進晚餐」;並且推薦點用台灣知名的小吃「淡水阿給」。 「老習」,此生大概已不敢再吃「包子」了;中國皇權禁諱已使包子成為「禁詞」矣!不過,朝思暮想地要吃下台灣的「彰化米糕」;這是另類「食統」併吞「中華民國」的隱喻。 若兵棋推演的「選案之一」是「老習赴老賴之約」,則習近平收到賴清德的隔空邀請「共進晚餐」,雖然可以「信賴」,恐怕身份、場合和時間推敲的焦慮感,已迫使自己在家先睡不著,也食不下嚥;彷彿「老生」進場赴考,成績難料。「老習」,總喜歡自吹「親自部署,親自指揮」,漏氣不得,以免有失「中原天朝」宏偉正確敘事的包裝。 當然,「選案之二」是習近平可以放輕鬆點;「共進晚餐」這款鳥事不會發生的!賴清德只是想對「不點不亮的習近平提點捉弄而已,以證明自己已放輕 鬆 矣!大家不妨彼此看淡世事、國事的地緣爭勝。世事沒那麼嚴重的! 「共進晚餐」,大致上,燭光美酒佐美食較適合男歡女愛的情侶,創造浪漫的夜晚後續情趣;不適合主理國政的政治人物。而且,又不能點燭光,室外的夜晚也不利維安作業。 另有一項文化上的意義,就是「好事」應該在太陽下山前的白天,最好在上午時辰的「共進中餐」前完成!這是古羅馬時代的法律智慧,相傳而沿襲下來用於談妥國約和商約。正派良善者取笑那些動機不懷好意的夜行者像貓頭鷹,才會夜襲,或趁著夜晚視界不清以利喬事作手腳。 「共進晚餐」,有這麼嚴重嗎?俺是「老古典」;反正,君子不夜行就是矣!

哲學人生筆記 -《「強人所難」》

曾經,德國Göttingen大學的漢學系友人Sandra小姐,在初學漢語時,理解語境的困難之一是漢語的「成語」,各有典故,涉及有歷史背景的各類故事,以致「鴨子聽雷」,「不知所云」。她曾經問俺,「強人所難」的意義,可有歷史典故?

她不解,「強人」是誰?遑論「所難」?那指涉啥麼人與事?大哉問!「知之為知之,不知為不知,是知也!」,俺當時「一知半解」,就「說文解字」也給她「一知半解」;大致上,Sandra小姐可以「略知矣!」。

有意思地,「強人」一詞的另解,在政治境中,我倆不約不同地理解,例如,「納粹德國」時代的「阿道夫.希特勒」、「蘇聯」的「史達林」、中國的「毛澤東」…等「族繁不備」的大獨裁者。

當然,俺有附註,「強人所難」不是成語,只是對一種「困境」的指涉,例如,父母與友人「指腹為婚」,子女日後另有自由戀愛,找到「心上的人」;「父母之命」豈非「強人之難」?強迫人使陷入為難的困境。

COVID-19瘟疫肆虐,世界各國政府的應對措施,普遍地出現「強人所難」的指涉困境:封鎖防疫、發展經濟與自由民主的政策抉擇困窘。人類社會有共同的重大危機出現時,應對的效率是優先的選擇;實行「立憲主義」的國家,視「非常時期」為例外而有「緊急授權」,政府得以依據國會的授權,調動資源和實行特定政策。基本上,政府不得已實施的法案,仍然符合「自由民主」的原則。

比較奇怪的現象是,「封城」一詞,被一些不曾有過戰功,甚至是「敗軍之將」的過氣人物,不約而同地「鸚鵡學舌」,一如去年已被統計科學證明不可靠的熱詞「普篩」,「強人所難」要求政府採用。「思想是語言之囚」,時代的「熱詞」,一如牢房關著自己的思想。「封城」的本義是「通通關起來!」;任何抗命者,「通通抓起來!」。自由,從來不缺敵人,意圖「強人所難」的「暴政心態」就存在我們的社會裡。

這個網誌中的熱門文章

園藝生活筆記 - 《「伊朗來的無花果乾!」》

法哲學筆記 -《"於法尚無不合"》

世界小事筆記 - 《「折磨學」》

哲學人生筆記 -《極道の國家和女人》

園藝生活筆記 -《祝願飛向我家的白頭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