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年1月27日 星期三

哲學人生筆記 - 《「誰能說話?」》

近期,台灣突然浮現一個中國來的詞:「雙標」;意指「雙重標準」。正確地說,這個詞是「鳥詞」,僅就字面難知詞義。但是,通暢前文後語,用之於「政治鬥爭」,可也!大家說鳥話,標準不一。 

俺記得,在學生時代的英語課教學,老師推薦參考「英語九百句型」;套裝句型是統一的,很像「三民主義」,只有「孫文」是專家。如今,漢語的用詞庫可增列此一「鳥詞」,番邦人來台灣學漢語,應該理解「雙標」,和「商標」是不相同的。 

當下,就有一個「雙標」的「現世報」。去年,台灣有一股抗爭「言論自由已死」的「反動逆流」;出來者,大都是在台灣本士草民被噤言的時代,唱附「戒嚴當局」,查禁異議言論書刋的媒體勢力和政治勢力;或是「解嚴」後才出生成長的四十歲以下,未曾經歷失去言論自由痛苦的世代。 

「反動勢力」所抗爭者,是為一位在中國經商致富,為中國代言的「大老闆」的「大外宣喇叭台」,最後未能換得合法的經營執照。抗爭,以「捍衞言論自由」為口號,是很政治正確的;却未料到,「雙標」的考驗在其後,以致雞嘴對鴨嘴不對嘴,「雙標」。 

以「言論自由」立國的米國,在去年的總統大選中,大多數的媒體捲入「選邊」,選擇性地掩蓋或大肆報導某些攸關各競選者的訊息,甚至「假新聞」泛濫,失去媒體中立客觀的可貴原則,淪為「假新聞自由」的「喇叭台」。 

大選後,「Twitter」、「Facebook」,更是封禁連任失敗者「川普總統」的使用帳號,形同商業媒體的「大老闆」自居言論內容審查的中世紀的「宗教祭司」。 

「言論自由」,既然是人民「有知的權利」的基礎;那麼,去年在台灣假藉「捍衞言論自由」的「反動勢力」,為何對米國類似的禁制現象,反而自己噤言不語? 

理由不難理解!某些人、某些勢力,尤其有錢有勢的「大老闆」的既得利益不受損,才能堪配「捍衛言論自由」此一虛言,否則,只能自貼「雙標」此一鳥詞。 
__________ 

相關文章: 2020年4月17日 

人生故事筆記 -《「話如流星」》 

大約九年多前,深秋的夜裡,俺放下書本,走出書房,想看一看户外美麗的星空。於是寫下《「恰似流星」》的筆記。多年來,俺習慣於在書房熄燈後去就寢前,如果天氣很好,尤其秋高氣爽的時節,總會走到書房外的花園,仰頭對星空再多看一眼。期望邂逅「慧星」,却偶遇「流星」劃過夜空。 

中學時代,也是「戒嚴時期」,「噤言」和「禁書」是那個苦悶時代的象徵;一位很風趣的地理老師教學生研判地理方位和研判地圖的方法。當年的地理課都是教「中國地理」,對於出生成長密切相關的台灣地理,高山、海洋都是禁忌;就像那個時代的「生理衛生第八節」,老師備而不好意思教,反正以後自己去探索。「政治」與「性教育」都是那個代的「禁忌」。 

地理老師誇讚俺的地理考試常拿高分,就給「封地」獎勵;「反攻大陸」後,俺可以到「河北省」的「省會」,「保定市」,舊制是「清苑縣」,當「縣太爺」。老師還說,俺的「張姓」出自河北的「清河堂」,歷史上的「火爆張飛」,出自「冀州」,就是後來的「直隸」,或行省「河北」。 

老師又說,「保定」在「中華民國」以前的「清帝國」是「直隸總督」的「駐地」,地位很重要。如果不滿意「封地」,要不要換更大的地方?「蒙古地方」全部歸俺去管;只是,那「鳥地方」很冷,鳥不愛下蛋,想要向南飛。 

老師,有一天,私下告訴俺:"「反攻大陸」是騙人的,別當真!"。俺的「縣太爺」父母官美夢,維持沒多久就飛矣。不過,老師鼓勵俺,「上至天文,下至地理」,現在學好地理,以後可以去探索「天文學」。若有幸發現「慧星」,可以留名星空,讓衆人追尋和仰望。不過,老師又笑著說,「慧星」也被說是「掃把星」,像「烏鴉」不受歡迎。 

地理老師,「流亡學生」出身,後來不見了。教俺「中國歷史課」的老師,河南口音很濃,「國家」聽來是「鬼家],「唱國歌」說成「唱鬼歌」。有意中或無意中,提醒同學:"說話要小心!";否則,他會像「老同學」,地理老師,被送去學唱「綠島小夜曲」。原來如此,地理老師去「火燒島」進修矣! 

「言多必失」;或者,「時然後言,人不厭其言」,「孔聖人」有明訓在前。不過,那是「偶語棄市」的專制時代。說話,既是藝術,也是科學;有人靠說話出名盈利,連鸚鵡都想要學舌。語言能力的養成程序,一般是「聽、說、讀、寫」,與鸚鵡同族。俺以哲學家為志業,重視「寫、讀、聽、說」;如此,有助於「自由的精神,獨立的思想」。 

史記」作者「司馬遷」在「報任安書」中自述,欲「窮天人之際、通古今之變、成一家之言」。壯哉! 
____________ 

相關文章: 2011年11月23日 

詩人之國筆記 -《恰似流星》 

靜寂的夜空,你是你;我依然是我/ 

我看不見你;你不知我在那裡/ 

這是星辰的夜空;我們的家。誰關心我們/ 

不連續的句子,破碎的語言,無法理解的意義/ 

思想的波動;卻是現象的整體呈現/ 

這是語言的故鄉;詩的土地。誰理解我們/ 

將夜空關進犖籠,捕捉所有的星辰/ 

禁錮所有的話語,讓思想成為語言的囚犯/ 

可支配的,想誇大的,是權力的誘惑/ 

抽象的,感受的,是意志的滿足/ 

從何處來?往那裡去?恰似流星/ 

話語的停止,消失;剩下的,是思想的寂靜/ 

夜空如昔,星辰暗淡。文明消失;恰似流星/ 

- 《再不滿意聽到的言論,也不要去禁錮!》- 寫給權力者。

精選文章

世界小事筆記 - 《「帝國之界」》

俄羅斯在九月底當日,於帝國首都莫斯科,向全世界展示:實現帝國主義領土野心的「強盜邏輯」:非法兼併佔有烏克蘭的部份土地,成為俄羅斯聯邦的「新邦」。 烏克蘭的反制措施之一,是申請正式加入北約。後勢將如何發展? 北約可先賦予烏克蘭「準會員」的身份,北約可再加強和擴大目前已在進行中的軍武...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