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文章

哲學人生筆記 - 《「相信」的反作用力》

圖片
取信於人,不容易!尤其,對於那些有過惡劣紀錄的背信者而言;基本上,自己「無信不立」,就沒有資格再向社會開立「信用支票」。 話術是信用的天敵,也是最廉價的欺騙工具。位高權重的人、有社會經濟地位的人、從事科學研究的人、教誨學生的老師,和學術研究工作者,法官等人必須自律,自肅而謹言慎行。 當一個人經常濫言:"一定要相信我,•••!";或者,"要相信習近平!",此類「祈使句」宣之於口,代表對自己的所言已經沒有自信,又如何能取信於人?簡言之,有詐欺和背信紀錄者又出來以話術自欺欺人了。 還是那句經典:「無信不立」!中國皇帝習近平已進入「成、住、壞、空」的「壞」期;衰象、敗象相繼浮現;偏偏新年開始,流年不利,竟然跑出一個崇拜者,台灣的馬英九,代為宣傳,要台灣人"相信習近平",真是被天上掉下「黑天鵝」砸到頭。 馬英九,在台灣最有名的背信紀錄,就是曾要支持者相信他的政治承諾:"「總統任內,平均每年經濟成長率6%、失業率降至3%以下、2016年平均國民所得達3萬美元」。當然,言而無信矣! 背信者,竟敢空口話術去為習近平的信用背書;難道,馬英九也相信中國權力黑洞文化下的「君無戲言」?習近平,正在由「壞期」轉「空期」,已有一症候群浮現,就是「精神危疑」,嚴重地不相信自己所提用的人,包括故舊或官場上的恩人;目前正在大整肅那些他認為「忠誠不絕對,絕對不忠誠」的近臣奴才。 輕言則無信:"要相信習近平!";台灣人何其不幸,有為敵人作信用背書者;應該可適用撥打「165反詐騙專線」!

世界小事筆記 - 《「印度在疫難中」》

如海嘯第二波襲來,拔高衝天的「確診數」和「死亡數」;印度的疫情防控線已全面潰敗。

最糟糕的現象,是醫療資源全面短缺,和死亡者的善後去化已無能為力。如果歷史可以倒退回想,現在印度的富人逃疫災的通路已經難上加難;各地都是公開的火焚死者大體的人間煉獄,有如歐洲中世紀「黑死病」瘟疫大難的重演。

各路番邦已自身難保,想伸出援手也難有著力點。關鍵在於,印度看似擁擠混亂,甚至窮人很多,但是印度人的民族自尊心和自豪感很強烈,甚至自視為中國「大乘佛教」的思想源流地。

然而,中國却仗著邊界高山的地勢,牽制和控流印度人視為靈魂洗滌的聖河水流。民族的「水資源戰」結下了對立和仇視,恐怕永無和解放下對抗之日。

畢竟,中國和印度都是「人口大國」和「文明古國」,既牛又扭,對方有難時,本能的反應是:“對方害的!”;以致先拒絕對方伸出的援手;寧死也不要對方來援助。

中國,畢竟是疫情的「起源國」,在印度正逢大疫難而國本動摇時,中國的幫忙,恐怕愈幫愈忙,在家自肅反省,沒來幫忙才是最好的幫忙。

印度人不信任中國人的幫忙是有所本的;也許印度人也多知曉中國的「白蛇傳」故事,先放毒,再提供解毒者,竟然是同源。
______________

相關文章:

2020年5月26日


人生故事筆記 - 《「印度王子」》

在海拔四千多米高程的中國和印度邊界區,多年來,雙方互爭寸尺之土而爭議不止。最近,雙方的駐軍近身對峙,也發生放下「制式武器」,手足同心並用,群起鬥毆,互有軍士官兵掛傷;幸好,没人掛命。

“人多好辦事!“,「天朝中國」的「毛太祖」如是留言!中國和印度都是人口量體約十四億的大國;雙方的「正規軍」互控對方越線佔領寸尺「國土」,却只動口、動手、動脚,不動「制式武器」,大概自知,誰先開槍就不再是擦槍走火,而會是互有死傷的「國界衝突」;再來可能引發戰役,甚至引爆戰争。

有事,未必需要大動干戈,雙方的駐軍在荒寒之地,寂寞兼無聊,赤手空拳相撲,就當作體育賽事,不可能鬧大的!看得出來,人多就囗雜,吵鬧也正常,虛張聲勢而已。在這個時代,先動武就得付代價。「天朝皇帝」養兵平時,總要遛鳥一下。

俺在金門前線服役時,就有經驗,兵不能閒,來自各路的「鳥蛋小卒」,住在碉堡或坑道,三不五時喝酒裝瘋鬧事,動動手脚,俺的處置就請「輔導長」輔導一番,總不能光說不練。也許,太過文明的「仁政」,起不了作用;甚至,好戰的「蛋頭小卒」,休假日到「八三一」,與他番友軍結下樑子,大打出手,招來憲兵介入,被送法辦。猴急動拳脚,實在有辱軍譽。

俺曾經在德國修道院裡,與「印度王子」George,一位氣宇不凡,印度菁英世家貴族出身,攻讀醫學博士的同學,談到印度的軍隊和兵制;也問到,為何印度軍人常在閱兵典禮上表演「騎機車疊羅漢」的特技 ?

George的回答,竟然是,印度的人口多,兵員的資源豐裕,現實上,不致於有強大的敵國,最多就是虛張聲勢,唬弄對方。而且,久無戰事,兵卒太閒,就練些奇怪的特技。算是另類的「特種部隊」。

俺也問George,若有一天,印度必須與中國發生戰争,印度不會重蹈覆轍失利嗎?George說,中國的軍隊也練功夫,尤其他們的和尚也會練「拳脚武術」;他們的和尚修行的佛學源自印度,印度人愛好和平,可以允許牛和猴子上街自由行,不會主動侵略別國的!好佛心來著的高貴印度人,去學醫濟世剛好。

George也知道俺有武家底子,自幼學過多年的「少林武功」。俺嘉許George的佛心,就順帶提醒:“少林寺的祖師「達摩」也是來自印度的高僧,聽說有一道蓋世武功「達摩易筋經」秘傳東土中國”,俺也想修練此功夫。真是武術電影看多了,俺異想學得秘笈,「怪叔叔」一枚。

George集榮耀和虛榮於一臉:“太好了!印度人的文武兼俱!既外傳佛法又外傳武'術”;中國應該不致於低估印度的底子;印度雖然看似表象紊亂怪異,但是路上所見的,有「聖牛」和「聖人」,都有不可欺的「聖性」。真的?漢語中的「深藏不露,不可貌相」,是也!

許多年後,台灣在對抗「肺炎瘟疫」的戰爭中取得領先世界的績效;台灣人同感榮焉而流傳經典名句:“我台灣,我驕傲!”。俺回想起,當年的「印度王子」George的光榮表情;大概近似「我印度,我驕傲!」。

「民族主義」有一種是積極的和平共濟的自豪感,這是善的發展。另一種是積極的耀武揚威,四出霸凌弱者的「法西斯戰狼」,這是惡的發展。台灣常聽聞中國要「武統台灣」的濫言,俺想到George曾自信地說:“印度人愛好和平,印度還出過「釋迦牟尼」、「泰戈爾」、「甘地」…”。

俺也曾遇到無良的「老中」濫言:“不說那麼多了,打過去就是了!”。當年,俺認為George的談吐見識流露文明古國子民的自信底蘊。George,現在應該是醫學教授吧?曾告訴俺,他有出身的不自由,不能與相愛多年的德國女友結婚,必須接受家族的「種姓限制」和安排。

這個網誌中的熱門文章

法哲學筆記 -《"於法尚無不合"》

世界小事筆記 - 《「折磨學」》

園藝生活筆記 -《祝願飛向我家的白頭翁!》

園藝生活筆記 - 《「神豬虎頭柑」》

園藝生活筆記 - 《「伊朗來的無花果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