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年5月30日 星期日

世界小事筆記 -《「米國再起?不好惹的!」》

「取代米國」,曾經是那些「新興強權」的夢想;德國、日本,都以失敗退場,那已經是歷史記事。現代,中國自認強大,重拾「打倒米帝」,稱霸世界,民族偉大復興的「中國夢」。

中國的「戰略家」,出自「唯物主義」的思想基礎,常被「表象」所惑,以致給當權者的建議常昧於歷史是多元的和隨機的發展,不可缺少「唯心主義」的辯證。也就是,基礎上不能包容自由、民主和法治為基礎的「競争」機制而迷信打倒一切的「鬥爭」,以致自誤於欠缺「本質」的思想基礎。

中國的「表象」之惑,以為牆外的世界是退步的、衰落的,才會得出歷史的進程已來到「東升西降」的「中國盛世」。以下,俺的故事筆記文章,以漢字寫作,就當作送給中國當權者的「盛世危言」吧!

另外提醒,中國曾經寄希望的米國總統「拜登君」,仍守住傳統的「愛國主義」,決定花大錢來「建設米國」,應該也算是延續政敵前總統「川普君」的「讓米國再徫大!」的豪情壯志。

中國天皇「習近平」仍相信「東升西降」嗎?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相關文章:
2020年5月30日


人生故事筆記 - 《「赤脚吃草」》

「泡沫經濟」時,人會出現幻覺,那是一種認知的狂妄;台灣人稱此現象為「大頭症」。「假性富裕」以為財富迅速膨脹,手上的金錢支配力得心應手;一擲萬金;好像没啥麼事辦不到的。這還不夠!在狂妄心理的作祟下,“可以說不”這句四字真言也流行了。

上世紀末期,日本的「泡沫經濟」將衝頂時,「日本第一」的吹捧虛言,讓日本人從「戰敗國」的自卑中站起來,企業挾帶銀行寛鬆銀根所創造的膨脹信用,到國外大舉購併,被看衰的「戰勝國」米國,垂頭喪氣;「底特律」的汽車製造商被日本的幾家同業,豐田、日產、馬自達、五十鈴打敗。

日本的消費電子產品所向無敵,精工舍、卡西歐的電子計時、計量設備,讓一些瑞士的百年傳統鐘錶業幾乎倒閉。當時,日本索尼的創辦人「盛田昭夫」社長和後來成為「東京都知事」的「石原慎太郎」有一本書:“日本可以說不!”,讓日本「大和民族」的自信心衝高到「外太空」。

日本企業家高價掃進拍賣會上的世界名畫。更無自斂地,買進米國的「洛克菲勒中心」;再下去,日本的泡沫富裕可以買下紐約的「長島」;那是米國最落衰的時期。俺在瑞士的「巴塞爾」、「蘇黎世」和「日內瓦」,與台商友人參訪名錶店,金髮的客服小姐以為我們來自日本,以流利的日語招呼和解說。台商友人也感動讚賞,買下不同款式的名錶,皆大歡喜。

來到本世紀前二十年的「中國崛起」,俺遇到的「老中」友人,以「新貴」出現;其中有一位權貴的笫二代,父母都是「長征老幹部」,「根正苗紅」,與俺在德國相識,風趣又好相處,曾在「文革時期」被下放到山西農村,向「貧下中農學習」,特別喜愛喝台灣的「烏龍茶」。幾年前,來台灣商旅,與俺會面聚餐、喝茶。

「老中」亮出的名片,頭銜是三家地產商的「老董」。談笑之間,脫口而出:"中國富了,米帝、小日本都不行了"。俺問這位老友:"會想到「文革時期」下放農村的苦日子嗎?有想到有今天嗎"?「老中」似乎從浮生如夢中回來:"以前像赤脚吃草,現在就是想賺錢!賺錢!"

俺提醒「老友」:"想賺錢是「資本主義」,就應學米國的創新和自由競爭的精神;不要學日本的不正當操縱,富裕了就想取代米國,最後讓米國感受狂妄的威脅,反而被老師修理。有聽過「夏蟲不可語於冰」吧!米帝的「資本主義」有深厚又長遠的基礎和西方文化的宗教傳統:自由、法治和信神"。

精選文章

法哲學筆記 - 《「黑熊 vs. 白旗」》

浮世多啓示,中國政府執行的「清零防控」突然封區或封城,人民苦矣!俄國政府的「捉兵出戰」使俄國男人四方出逃。稍前時候,台灣有「黑熊民兵」和「拒絕白旗」的保國抗敵宣導。這個世界,來自地緣政治緊張和意識型態的對立,似乎和平已離去矣! 俺認為,和平是偽題,抗戰是必要的意志和理念。旁觀浮世...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