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年6月23日 星期三

哲學人生筆記 -《「專家,流氓和AV優」》

「專家」,一個唬人的頭銜稱呼;出自術業有專攻,從事自己的「專業」。就倫理的範疇而言,專家效忠專業的知識,不效忠賴以維生的職業。看起來,很嚇人的偏執。

不比較不知道,各行各業都有專家。多年前,俺在德國收看德語新聞的專題節目系列討論;有一集的主題是討論德國首都柏林的性產業工作者,幾位女士,發起籌組「工會」,可以享有應有的權利,當然,也應該善盡義務。

此舉惹惱政府、教會和教育…衛道人士。啥麼?……又怎麼這樣?「性工作」不是應該暗中來,已經很容忍矣!如今,竟敢要求被正式承認上市招「新血」?太腐化風俗矣!

節目上,只見幾位反對的專家分別陳述「高見」,疾呼不可。輪到唯一的性工作者代表的女士,穿著打扮很像SM中的「S女王」,環視主持人和其他來賓們,悠悠然地說:‘’我代表同行在此說話,我們是性行業領域的專家,我的專業是「滴蠟燭」和「抽皮鞭」,讓客人叫好不已。

重要者,我們帶給大家愉悦,我們有許多顧客是您們各行各業的同事,他們或她們暗中找上我們告解尋歡,然後帶著滿足暗中離開,再回去繼續作您們各位專家們的同事,行醫、教師或主持宗教彌撒……‘’。

節目中,熱鬧爭論。那位女士又說,我們成立「專業性服務業」的「工會」後,可以正式合法地罷工,業主必須尊重和保障性工作者在法律上的各項應有權益。

這個討論節目,俺收看後,回到台灣,遇上政府「廢公娼」、嚴查「特種行業」,以各種道德、宗教、教育的理由,說是經過有關的專家們討論過才做成決定;面對「系統風險」而停業時,不敢向政府紓困。

雖然如此,俺對於「專家」,認為可敬者稀少,大多成為呼朋引伴,分享特權的「圍事者」;以往,那是黑道流氓的「專業」,使命完成,皆大歡喜;除了有「專業」在手者,誰能為之?

從此,俺對於自稱或被奉為「專家」者的想法、說法、做法都聽聽就好。知識、真理來自於自己的辯證思想過程,否別,鸚鵡也是專家。

精選文章

法哲學筆記 - 《「黑熊 vs. 白旗」》

浮世多啓示,中國政府執行的「清零防控」突然封區或封城,人民苦矣!俄國政府的「捉兵出戰」使俄國男人四方出逃。稍前時候,台灣有「黑熊民兵」和「拒絕白旗」的保國抗敵宣導。這個世界,來自地緣政治緊張和意識型態的對立,似乎和平已離去矣! 俺認為,和平是偽題,抗戰是必要的意志和理念。旁觀浮世...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