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年6月23日 星期三

世界小事筆記 -《「惡居下流」》

在學生時代,俺曾多所涉獵中國文、史、哲學、漢語佛學、詩詞、書法、少林武學;至今,仍然為中國有悠久而豐富的文化和璀燦的文明,而且為「多民族國家」感到豐富和可敬。

對於「皇權中國」、「黨治中國」,尤其歷史上的專制皇權和賤踏人性尊嚴的黨國壓迫,則深感厭惡和疏離。時至今日,成長過程中,經歷的人生故事,曾為中國人感到悲哀和可憐。


歷史與法權的發展進程,俺自己的增益知識,台灣和中國早已是兩個主權國家,却因為「黨國」禁錮和對人民洗腦之害,讓有些台灣人舆大多數的中國人陷在「一個中國」的虛幻語境中,形成惡的匯流。

文化與政治的糾結,造成雙方的惡勢力,互為援引唱和,妄尊中國的「國族主義」為至高無上的神學教旨,許多漢語中的惡言常成為噪音,包括法西斯語言、文革用語、黨國文化充斥的用語,赤裸、粗暴和下流的語境,不幸挾持中國和淹沒文化的意象。

尤其,在自稱「中國崛起」後,竟然不是中國傳統的優美文化被突顯,而是以「戰狼」自居,社會主義專制的「黨文化」,以粗俗下流的語境佔據中國的形象,更以粗暴的「狼牙棒」亂揮舞和嘶吼不符中國強權意志的弱小鄰國。

中國,被提防、被懷疑和被孤立,也是必然的結果。中國人在經濟發展起來後,在世界上却不太受人尊敬,也是受到「新中國」的「專制國家」和「霸道政府」的惡形惡狀所害。

中國人民可憐嗎?俺是有保留的!可憐之人,必有可惡之處;一個巨量人口的大國,竟然被「黨文化」洗腦成擁護壓迫者的「奴隸國家」,動輒以「反中辱華」的自卑感,惡言地表現「被迫害的妄想」。

人多又如何?還有希望嗎?‘’中國人民站起來了!‘’,回顧中國近代的歷史進程,這只是一句自欺的口號;王道不彰,霸道伸張。中國在世界上不受尊敬,也就不意外矣。

當台灣人正在感謝日本和米國援助的疫苗如雪中送炭,滿懷善意温暖時,却聽到疫源的中國放出惡犬狂吠,作勢咬人;此種不符「人道主義」價值高度的反差和對比,無助於中國想塑造「可信、可愛和可敬」的國家形象,反而讓有主體意識的台灣人想起中國古代哲人的高見:“是以,君子惡居下流,天下之惡皆歸焉”。誠然。

精選文章

法哲學筆記 - 《「黑熊 vs. 白旗」》

浮世多啓示,中國政府執行的「清零防控」突然封區或封城,人民苦矣!俄國政府的「捉兵出戰」使俄國男人四方出逃。稍前時候,台灣有「黑熊民兵」和「拒絕白旗」的保國抗敵宣導。這個世界,來自地緣政治緊張和意識型態的對立,似乎和平已離去矣! 俺認為,和平是偽題,抗戰是必要的意志和理念。旁觀浮世...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