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年6月23日 星期三

哲學人生筆記《「貓的犬馬論」》

犬與馬,總是被欺負!犬,祖先仍在野時,被稱為「野狼」,至於,被稱為狗,是有些犬不爭氣,愛入「主人府」受寵,成為「愛犬」或「走狗」,「哈巴狗」;有些失寵的,被放生成為「流浪犬」,不小心成為「狂犬」,報復人類,到處見人就咬。

「野狼」,知道犬的仕途不穩,投以關心,邀犬「在野」,除了可以加強亂咬人的野性戰力,還可以兼差當「色狼」。不過,有些犬拒絕誘惑,以前當「愛犬」的時代,只要摇尾乞憐就可以換到主人摸頭,好舒服!

犬族分裂至今,團結不易,每有風吹草動,一犬吠影,百犬吠聲,其實,没事!反而被誤會是‘’狼來了‘’!久而久之,犬的信用評價不佳。

馬,個性温馴也認命,以前「野馬」時代的自由自在,公馬的「發情期」到了,就找上母馬兩相好。自從投靠人類後,才知道,苦日子不盡,還常被鞭策驅趕,䭾重上戰場或平日跑馬路。

馬的,一生實在苦難!馬被擢升,頂多任職在「閻羅王」的左右之一,與「牛王」長相為伴,併稱「牛頭馬面」。

犬與馬,為啥麼淪落不堪至此?而且,還被人鄙視“甘為犬馬”?問題出在犬和馬的個性決定命運。犬自認忠心不二,馬自認可以負重道遠。

犬又自認比馬看得高,平常抬頭看主人,而馬平常低頭吃草。主人分派任務就因才派用,讓犬去「牧羊」,甚至去「牧馬」。至於,馬被「重用」,繼續「負重」;馬的心理稍微平復,很高興能被人重用。

最近,有一位科技界的「古董商」,道出犬馬的意願,是「甘為共匪犬馬」。此言一出,犬馬忿怒不已,還駡了回去。有苦說不出的,犬馬無從否認自己為何「甘為」?平日,愛哲學的貓,看出了犬馬「依附匪類」的本質。

精選文章

法哲學筆記 - 《「黑熊 vs. 白旗」》

浮世多啓示,中國政府執行的「清零防控」突然封區或封城,人民苦矣!俄國政府的「捉兵出戰」使俄國男人四方出逃。稍前時候,台灣有「黑熊民兵」和「拒絕白旗」的保國抗敵宣導。這個世界,來自地緣政治緊張和意識型態的對立,似乎和平已離去矣! 俺認為,和平是偽題,抗戰是必要的意志和理念。旁觀浮世...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