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表文章

目前顯示的是 8月, 2021的文章

精選文章

哲學人生筆記 -《「不打不相識!」》

圖片
「打」,一個哲學語境的動詞單字;近兩年來,這個詞所衍生的語境頻繁出現。再幾天就是「立春」節氣,現在日漸有陽春氣息又草木芳華;歷經寒冬後,陽光下到花園裡和櫻花樹「打」個招呼去唄! 手機裡的即時新聞傳來新任的行政院陳建仁院長,其引述所宗的聖經教義:"「…做眾人的僕人」,行政院要為人民服務,…要"「打」造溫暖堅韌台灣,…"。「行」!「行」政院「打」起來了! 漢字的「打」,就是「行動」;農曆新年的九天長假中,都「打」那兒去了?其實,已不堪回首矣!長假的時間多到可以浪費「打」發掉,奢侈矣!從今以後,復原到正常生活秩序,「打」工去唄! 外電,也不甘寂寞;迎春的禮炮傳來米國的將軍預感即將和中國「打一打」,單打、雙打、拉幫混著打,就在兩年後發生戰爭;原因之一可能是為台灣而「打」。 感動矣!不打不相識!養兵千日,軍人久練而不來打真的,畢竟只算是「少林武僧」,練好看的!諸法皆空才是真的,阿彌陀佛! 小時候,看米國「西部牛仔」電影,俺就很欣賞「老米」的牛仔作風;在酒吧裡情敵雙方互看不順眼,為爭奪美女「打」起大拳頭來還不過癮,就到外面單挑,拔快槍互射解決。帥矣!好強矣!說「打」就來唄!不拖泥帶水;難怪,米國稱霸世道! 有意思地,數十年來,與朝鮮國同一款,只派戰狼「打」口炮口誅筆伐,表演不放棄武「打」說唱戲的中國,聽到米國的將軍下戰帖來矣,說來打真的唄!時間、地點都指定好了;中國反而龜縮起來,竟說自己的準備不夠充分,應該「以和為貴」! 罷矣!早就知道,牆國的國粹語境是假、大、空、虛,雞賊說鳥話唄!世道上的觀衆,勿當真!中國式的武「打」,啥麼「鳥武統」,都是說、唱一起,僅供表演用的! 米國的前國務卿龐佩奧(Mike Pompeo ),在其回憶錄「為米國而戰」一書中,引述其面見朝鮮國領導金正恩的故事:其中,金正恩面告:"中國人都是騙子!";還歡迎米軍繼續駐在韓國,有助於朝鮮國防著中國帝國主義領土野心的擴張。 「打」,一個既「立志」又可以「打折」的概念。要打嗎?再說唄!

法哲學筆記 -《「客製化的帽子」》

圖片
浮世不靖,阿富汗政權不久前淪陷於實施極端「伊斯蘭教法」的「塔利班」恐怖組織;阿富汗人,不分男女老少,急於逃亡。 女人的驚恐不安,主要來自神學士掌控教法中對女人的「處置權」。女人,不是「人」,只是被神學士藉教法所規範的、可處置的財產。以上,是極端蒙昧的神學士如此地理解。 任意羅織,構陷入罪,尤其女人必須蒙面和罩袍包覆,不許單獨外出,否則,「塔利班」政權派出的「宗教警察」將憑主觀判定,當街公然以暴力對可憐的女人施以肉體上的懲罰。 拉丁文的法律語境中,對於藉法之名的專斷處置權有如下的記述:“Lex est Deus accusans et damnans.”;其義在指陳,指控者和定罪者的上意是法律;就是「依法起訴」和「依法審判」。 以現代的法律語境來理解,就是「罪名法定」的「法治國家」,其「天敵」是指控者和定罪者的「自由心證」。幸好!在進步的法律制度下,要求嚴格的證據實證的效力;其精義表現在:“證據之所在,乃敗訴之所在!”。 宗教神權的「教法」,用於規範治理「教民」,是一種生而為人的不幸和不義的遭遇,也是藉宗教而蒙昧自欺的典型。浮世上,另有極權人治的「皇權法」,以「朕意」為本。 近期中國正出現不同領域的藉法律而行「政治和精神」上的「整肅」。知名的「藝人」被「黨意」指控為「劣跡藝人」,不需有「罪名法定」所本,即突然從公衆領域消失,「片影」不留。稍早前,另有「黨官」被冠以「客製化的罪名」:“勾結政治騙子”、“靠網吃網”…等奇怪難以理解的「罪名」而被「消失」。 恐怖統治矣!看似有法律却無法可論述;於是,俺想到另一句拉丁文的法律語境:“Lex non promulgata non obligat.”;其義在提示,沒有被公佈的法律不具效力。 對台灣人而言,國會「奮戰」通過的「法律案」,必須經由總統簽署頒佈才能生效;此一過程,可以保障人民不會有飛來的「客製化的帽子」。

詩人之國筆記 -《「劣跡可戒」》

圖片
走過去矣!/ 不好意思,搖來摇去/ 姿式不好看,摇頭啊!/ 美姿走路,不忘練習/ 向馬學習!大腿帶動小腿!/ 抬頭挺胸,眼光放遠!/ 地上没有黃金,莫拾路遺!/ 凡走過的,必留下足跡!/ 幾年後,重提劣跡,天啊!/ 像豬在走路!/ 嘿!嘿!嘿!貓在偷笑!/ 歷史前科,舊事重提/ -《「踮起脚尖,惦惦來去無影無蹤,麻豆紀行」》-

哲學人生筆記 -《「富裕的保障」》

圖片
亞當史密的「國富論」,其基本教旨在於「市場上那隻看不見的手」,也就是「自由」與「價格」驅動經濟的「生產」、「分配」和「消費」,使資源的配置達到最適狀態。 浮世的國家和政府,本身即是經濟中的一個參與部門,也應該公平地參與經濟的運行。然而,弱肉強食,強者更強,弱者更弱;是以,「政府」代表「國家」出來調節強弱的力量對比,使得國民和國力能呈現健康正常的發展。 最近,阿富汗國家陷入「神學士」政權手中,佔有人囗半數的女人被趕回家,舉國回歸宗教神權的「政教合一」;已可預期地,國家和國民淪陷於宗教神權的掌控,必然以神學為本,不可有違教旨的「不當消費」,也不必期待有投資來帶動生產,更不可能出現有效的市場分配。 阿富汗國家的「國民經濟」將回到沒有自由和效率的原始市集狀態,注定成為內亂和恐怖不斷的「失敗國家」。既然要成為「神權國家」,較理想的情況,是學習「北韓模式」,膜拜神祉和閉關自守,過自己的「小確幸」生活。 阿富汗的鄰國,中國,也正在學習「北韓模式」;原則上,就是排外和懼外,外人都是別有用心的「外部勢力」,想要顛覆「神聖政權」。 在此,國家為何需要有自由的精神?政府何以需要有民主的選舉?司法何以需要有獨立的制度?就是為了讓國家富裕、人民幸福,無所畏懼地,可以實現每個人的意志和願望。 中國天皇習近平,據說是「經濟學博士」,顯然地,人是出身和成長環境的產物,他的 「理想中國」是回到毛澤東時代的「打土豪分田地」的劫富以求均,即是「共貧」也在所不惜。 中國的刼富,過程如土匪的強取,所依靠的手段,就是獨佔國家的政權暴力,先讓富人自公眾場域消失,強迫之前「改革開放」以來所形成的「民營企業」和所積累的富裕交給國家來支配。之前,「改革開放」的「先富」和「共富」的趨勢已反轉到「刧富」的恐怖。 同一時點,台灣政府宣佈,下一年度將為就業前景可預期的和有保障的軍人和公務人員加薪,目的是分享國家經濟成長所帶來的富裕,回報生命共同體成員的同國一命共渡風雨的奉獻。財源,必然是透過民主制度所形成的國會公決才能動支。 不同的國家神學和制度,以及政權所信仰的價值才是不同國家成敗的關鍵。在台灣的自由化和民主化進程中,不可否認地,有不少人否定自由和民主,理由是吵鬧和無效率,反而嚮往中國的獨裁專制,以為中國富裕了,台灣沒救了! 於是,看到阿富汗國家的政變,竟然投射到台灣悲慘的未來,寄希望於中國的拯救。敦知,中國正在返祖改制,

哲學人生筆記 -《「神聖不可侵犯」》

圖片
「神聖」是至高的地位,近乎「神格」和「聖格」,被安置在「聖殿」。當「承諾與關係」被界定為「神聖」,而且是「不可侵犯」的程度時,綜觀浮世,只有「婚姻」可以比喻,不可以「始亂終棄」如同兒戲。 基督教文明的教堂聖殿正是為「誠信」作見證的場域,從人生皈依宗教的受洗、婚姻結合到告別人生的儀式,本質上,都是崇聖。 米國在阿富汗的撤退和放棄在此地的權力場域,可以回溯到二十年前的「進場」,為了「反恐」而「入侵」阿富汗,以國際法的角度去理解,當時在基督教文明的地區,不是没有可議之處,甚至被標誌為傷及貧窮無辜平民婦幼的「不義戰爭」。 站在支持米國的角度,米國自認有權利行使 「自衛權」出兵阿富汗,去殲滅當年「塔利班」包庇「九一一攻擊」的主謀原兇「蓋達」恐怖組織。 米國出兵的目的,不在於替中亞的「興都庫什地區」重建一個世俗的、民主的阿富汗國家,就只是想「報復」恐怖攻擊而已。 如今,回顧二十年來米國的出兵和撤退過程是一場可争議的,而且犧牲很大的戰争,應該不屬於「神聖」的「聖戰」,反而可以被標誌為「始亂終棄、犧牲夥伴」的故事。 米國的拜登總統和他的政府,顯然地,在意前總統川普君的嚴厲批評:「阿富汗撤退案」讓米國的國家誠信形象嚴重地被自己羞辱。 以「博弈」作比喻,米國拜登總統的昏庸和失誤在先,傷及基督教文明場域所崇聖的「誠信」,必須公開地重新奪分,唯有將被無端受不當類比波及的台灣,提高彼此的「承諾與關係」供奉在「神聖不可侵犯」的聖殿。 俺對「現象學」的解構,以「思想是語言之囚」作理解,米國的自我救贖,在客觀上,米國政府崇聖對台灣「承諾與關係」的說法是「危機管理」,以化解外交上的誠信危機。 畢竟,本案的獲益者是虎視眈眈的前總統川普君,失分的哀家還有中國的習近平,竟然讓長期宣示「台灣是中國神聖不可分割的領土」,突然地被米國奪去,供奉在米國「神聖不可侵犯」的信仰聖殿上! 台灣,可以敬謝米國的「崇聖」加持,也警戒有併吞野心的侵略者中國。但是更重要地,壯大自己獨立國家的安全地位,使其穩若磐石,任何外國都不能輕侮侵犯。

哲學人生筆記 -《「共同富裕的陰影」》

圖片
又到大獎額彩券開獎的日子,常聽到家人許大願:"老天保佑中大獎!",然後嘞…看著俺,開心許下另一個大願:"放心!會分你幾個億,有福同享!"。 多謝矣! 這時候,俺想到「阿扁前總統」的金句:"有夢最美!"。說真的,俺不敢想到另一個金句:"希望相隨!"。 「共享」,一個「共產主義」的話術囗號。最近,中國天皇習近平對其黨內下達指示,要求政策能實踐富人「共享富裕」。糟矣!中國的富裕人囗,甚至香港的富人,可能會半夜驚醒。 粗暴赤裸的意思,就是「報繳家户的妻女和牲囗數,拿出來共享!」。近日,另一個「哀家國」阿富汗的人民,也正在驚嚇奔逃;「塔利班武裝政教團」奪權後,已開始盤查和清算人民的户口與財產,尤其有女人的家庭,必須匡列人數和身份、年齡;適合徵用者,單身女人將成為塔利班神學士的「性奴」。 這也是,「塔利班」的奪權成功等於阿富汗女人的「世界末日」。在神學士的觀點,女人是沒有主體人格的財產,只有作為「性奴」才是戰利品。 同樣地,中國天皇習近平正在返祖的路途上,回到蒙昧又反智的毛澤東原始共產主義路線,只有國家和公產,沒有個人和私產,而國家又是屬於共產黨的「黨國」。社會上,若還有私產,則都屬於爹的,就是國家的;爹又是「老太爺」共產黨的兒子。 如此清算下去,社會上個人自以為努力或勞力付出而挣得的私產,都是承蒙老太爺的庇蔭和福氣,必須被迫拿出來共享 ! 一切的報酬,都要感謝「老太爺」的永遠偉大、光明和正確。 「共享富裕」正是誘人不勞而坐享其成,只能靠搶奪徵收別人既有的私產,然後就逐漸秏竭全體人民的積極動能後而淪為一無所有。人民都成為等待共產黨的再分配,賞給飯菜的奴隸。當個人的囗腹被共產黨控制後,「共享富裕」的美夢等於淪落到「奴隸制度」,將不再有自由。

哲學人生筆記 -《「神學士」》

圖片
阿富汗的民主政政體被「塔利班」奪權「暫時」成功。「塔利班」在「普什圖語」,就是修伊斯蘭宗教神學的「學生」。在伊斯蘭神學院的修業學生,結業後分派到宗教寺院出任神職;若繼續深造取得更深奧的神學造詣,有機會出任神學院的經師、教授。 伊斯蘭立教以來,一直有高度的不安全感;外來的威脅,主要來自基督教;歷史上,有三次有名的基督教「十字軍東征」,和雙方數百年來的大小衝突,不斷地互相迫害異教和異派系的信徒。 還有,就是伊斯蘭內部的分裂,出自教祖繼承人之爭的不同派系,各立「聖人」。也有出自教義的解釋分歧而形成分裂。當前,伊斯蘭主要分裂成以「沙烏地阿拉伯」為主的「遜尼派」和以伊朗為主的「什葉派」,對立已升級至國家的敵對。 阿富汗的「塔利班」是「遜尼派」;可以預期地,阿富汗境內的非遜尼派穆斯林,必須警戒來自「塔利班」勢力的壓迫。 教團何以需要武力?有可能出自護教和保護「清真寺」的需要而自備武裝和戰鬥訓練,組成「武裝教衛軍」。「塔利班」既是修神學的準教士,必然受到較一般的武裝鄉勇民丁有教訓規範,形成準軍事行動的紀律;也因此被賦予政治任務而形成「武裝政教團」。 這種出身的歷史過程,是人類的悲劇,出於小群人的宗教理念以武装壯大,再裹脅大多數被威嚇的人群,形成「宗教神權」的國家。在基督教,強調「神愛世人」,歷史上的「教皇」也曾有自己的軍隊,一般的草民,誰還敢有異端言行?「伽利略」也曾被教廷視為「異端」。 政黨和教團,在本質上,奉行「絕對主義」的信仰,大多反對「多元價值」,只相信自家「祖師爺」的「說文解字」,不可有異議。 現代的民主國家已不容許政黨和教團存在自備武力。以前的「德國納粹黨」有「武裝黨衛軍」,暗殺頭目不喜歡的政敵。「中國國民黨」曾有自己的「國民革命軍」,還自設「黄埔軍校」培養「黨衛軍」的軍官,捍衛黨的主義。 「中國共產黨」,至今仍以「中國人民解放軍」充當「黨衛軍」,也有「中國人民武裝警察」,簡稱「武警」。以上二者,是中國共產黨的「專政機器」,專司鎮壓不服中國共產黨專政統治的政敵和草民。 綜觀浮世的政教怪象,「塔利班武裝政教團」奪取政權,也可以算是伊斯蘭世界教派軍校的「武裝秀才造反」,二十年有成。在一片缺少民主成份的土壤,只有宗教信仰是主要的營養,「神學士」容易出頭天。 俺以前在天主教的修道院與神學士共同生活過,有一種感想:宗教的力量既偉大也可怕。

哲學人生筆記 -《「善後的高度」》

圖片
正逢疫情急速惡化的米國,在外交上又遭遇狼狽退場的惡評。確實,政治包括軍事、外交也是舞臺上的表演;退場的轉身下臺,也要注意姿勢和風度的「藝術美」。否則,時下的中國熱詞「甩鍋」就很赤裸地形容米國的「昏君」,拜登總統和他的昏睡政府。 前任的「地產商總統」川普君,總是愛捉弄和嘲諷老邁遲鈍的政敵「拜登君」是「瞌睡喬」(Sleepy Joe)。固然,米國的政治有搞笑嘲諷的特色,但是前後任的兩位總統却有「輕忽不懼」的盲目自信,以致禍到臨頭,才失態地冒出「沒想到」這個與總統身份不符的不當「三字經」。領航國政者有各類的訊息管道和幕僚群,就是不應該有「沒想到」的低級誤判,否則國家必有危險。 先不論米國從阿富汗撤退的理由多合理也多正當,但是退場的姿式和善後措施才是表現一個國家的品位和文化教養。在這裡,俺想到一個英文片語“take care of”,漢語譯註為「照顧」,用在「生活者」;若用在「往生者」,被譯註為「善後」,就是讓往生者「圓滿」告別人世。善待「往生者」的禮儀程序以示尊重是文明的高度和文化的教養。 同樣地,告別來過的地方或曾提供服務的空間和便利的場域,以整理有序後交給下一位使用者,更是文明與野蠻的區別。日本人的多禮和貼心常表現在細節上,運動員無論場上的勝敗,必然整理收拾自己使用過的場域後才離開,不將殘餘物留給後人困擾。 漢語語境中的「狼藉」,反映著上一位使用者的文明教養和風度。小時候,俺的母親要求離開座位時,椅子必須回歸原來的桌下定位,以免害人又害己。至今,俺仍下意識地有收椅子的責任感。 回到米國的「政治表演」文化,在疫情初起時,「川普君」搶著扮演「戰時領袖」,想要表現卓越的領導力和打勝抗疫戰爭的英雄角色,結果米國的疫災不可收拾至今。 「拜登君」就任總統後,急著讓米國子弟從戰場上回家,表現收拾善後的卓越能力;結果不幸發生米軍C-17運輸機從空中掉下來阿富汗難民的恐怖情況,讓米國的國政管理形象大受折損。 大國不拘致命的小細節,再偉大善意的政策總是難以「功德圓滿」,却以狼藉收場。浮世一場空,老米「沒想到」會灰頭土臉。

世界小事筆記 《「認同與治理」》

圖片
阿富汗與巴基斯坦,比起印度,更複雜和難以有效治理;這是俺與一位印度同學「喬治」在德國修道院交換國情時的見解。 印度有悠久的「種姓制度」傳統;在宗教信仰上,「印度教」信仰佔極大的人口比例,也因為宗教對大多數人的影響而使得政府的治理,在民主化和世俗化的進程中,難以擺脱來自宗教的干擾。 巴基斯坦與印度,自英國殖民統治獨立成為兩個國家,伊斯蘭教和印度教的不同聖域和神學釋義是不適合成為一個國家的原因。「喬治」也告訴俺,印度自己的內部還是有很多複雜的宗教和民族問題;他是「鍚克教徒」,對於自己出身的印度國家很有意見。 於是,俺想到巴基斯坦這個伊斯蘭教的國家,人民對宗教信仰虔誠,遇到必須「護教」的威脅時,激進又義無反顧地鬥爭到底。鄰國阿富汗的最大民族「普什圖人」與巴基斯坦人有同種之親,在對抗阿富汗內部的北方異民族烏兹別克人、塔吉克人、土庫曼人時,有巴斯基坦的同宗民族可以奧援。 理解民族與宗教的結構分佈後,再考量到地理與地緣的影響,阿富汗與巴基斯坦兩國都位處亞洲大山系匯集的崇山高地,歐洲人稱此區域為「興都庫什國家」。 地理上的分隔自治,千百年來以「部落族群」的血緣相依和宗教信仰而自足,不容易形成民族認同;外來的強權以為落後可侵,却又難以治理,最後以不符帝國統治的經濟效益而知難而退。大英帝國、蘇聯帝國和米國都以入侵失敗而撤軍回國。 阿富汗的神學士政教團是一股宗教武裝勢力,抵抗外力的意志持久而堅強。米國即使介入二十年,也投入龐大的資源,但是新總統拜登和他的新政府,以及國家安全顧問團隊,顯然天真而昏庸,對阿富汗內部的民族與治理的問題太輕忽以對,竟然被自己扶持的阿富汗民主政府出賣,不戰而潰。

哲學人生筆記 -《「難民心結的投射」》

圖片
「思想是語言的囚徒」,阿富汗政府的迅速崩潰和難民爭逃的場景,在台灣成為不當類比的話語和想像,完全未經實證的分析。 總結而論,這是出自一九四九年渡海「避秦遺民」的內心恐懼和根深蒂固的「心魔」,就是風聞浮世有變局;就先自問:‘’台灣安全嗎?要不要趁早脱逃?‘’。 有以上這種不安的心理,台灣對於渠等,只是暫時歇脚的「不安之地」。米國護照、永久居留權、米元、米國置產,…等有助於脱離台灣的下一個棲身之地,都想「超前部署」。 剩下來的,還在台灣的日子裡,就是極盡可能地看壞台灣和唱衰台灣;內心非常期待自己的研判必然實現,以應證自己的先見之明。 顧好台灣和保衛台灣的重責大任,只能交給有志心在台灣,以身為台灣人的宿命,去面對台灣的前途。歷史的實踐證明,「生死與共」的意志和國家雖小,却有不可被輕侮的決心,才是讓台灣成為安全國家的保證。 那些對台灣看衰之輩,藉著米國在阿富汗的敗局,搶佔「話語權」,說啥麼:‘’米國不可靠!‘’;其實反映的,是自己傳承的「難民心魔」和自己不安於台灣的「靠不住」。

世界小事筆記-《「落跑記」》

圖片
米國自阿富汗撤軍的政治決策,造成耗費龐大援助軍費和犧牲的阿富汗政府迅速崩潰,讓內戰的對手「塔利班」勢力輕鬆地接管政府。在民主國家,政權更迭常見;但是內戰的對手以武力奪得政權,必然繼之以鎮壓和逮捕反對新政權的勢力。以前堪稱自由繁榮的香港,落入極權中國的手裡,目前仍在「國安法」的戒嚴恐怖氣氛中;即是近例。 阿富汗的奪權勢力是出自激進伊斯蘭教的「神學士」為主,以極端的宗教律法迫害異端,等同回到中世紀的蒙昧時代。「絕對主義」缺乏容忍異見和拒絕包容多元價值。生命如浮草,在危亂之邦可見人心的不安定,各種人性的自私,表現在驚慌的落跑,實在不意外。 米國在近世的國際關係中,有實力扮演「拋棄者」,是一種「黑色的光榮」- 「黑得發亮」;至於那些「被拋棄」的「哀家」,莫怪米國的無情和背信,只能怪自己可利用的價值貶矣。 不妨回想一下,「靠山山會倒」的浮世不可靠;只有靠自己厚植自身的實力,即使是小國也要勇於表現不可輕侮的意志。自信優於「堅若磐石」的空言;有聽過「海枯石爛」,就不會在乎「磐石」。 米國是「基督新教徒」建立的國家,本來就有浮世教化的「使命感」;對伊斯蘭教的阿富汗國家付出二十年的心血仍然全盤皆輸,只能賺到「仁至義盡」的「安慰獎」。 可議的自私偽善者,應該屬於「北大西洋公約」的「歐盟成員國」,以往的「歐洲帝國主義」列強,視阿富汗地緣的「興都庫什地區」攸關歐洲往來亞洲的經貿通衢,在得知米國有撤軍的決策,已先打包撤軍落跑,讓米國忿忿不平。落跑,難免引起自己的情緒不平和不相關路人的不諒解。 ____________ 相關文章: 世界小事筆記 -《「出逃記」》 2015年12月18日 那一年,1949,大勢已去,港口碼頭、機場地上,東一落,西一落歐洲的名牌皮箱堆放著;藍色黨國的權貴,鳥獸四散找出口,小脚包頭的元配,風騷媚艷的姨太,大包小箱伴著,重要的家當都在箱內,不知能否平安出逃? 沉悶、焦慮、緊張的氣氛中,《藍老爺》煙頭丢到地上,厲聲斥駡一旁嘀嘀咕咕的元配。姨太,冷著媚色臉,看好戲似地,興災樂禍。 看樣子,大勢已去,大家心情都不好,脾氣也很大;出逃匆忙,"都沒人給我報告";説走又不像走,簡直是出逃!有差別嗎?沒有,反正,就是玩完了。 出逃,能帶的黄金、珠寶,大衣,都要帶著,到一個陌生的地方,一輩子在官海撈寶,那個鳥地方,會不會是窮山惡水?管他的!先逃再說。 另一個場景

法哲學筆記 -《「解構帝國」》

圖片
對台灣而言,遠在歐洲「波羅的海」的立陶宛正在展開三十年前脱離「蘇聯」虛構的帝國語境獨立以來,再一次地對另一個近世虛構的帝國語境「一個中國」的解構。 那把解構的「鑰匙」就是讓「台灣」以「台灣之名」,自「一個中國」的覆蓋想像和以此而虛構出來的「代表性」中,成就「台灣代表台灣自己」的獨立意義。這正是中國焦慮恐慌不已的原因。 「凡虚構者必敗於真實」,這是「現象學分析」的基礎:「回到事實」。歷史上的帝國都是虛構而想像出來的「偉大怪物」,終難逃起於自身謊言的局部矛盾而終至全盤崩解。 中國自己漫長的「皇權歷史」就是一部帝國不同朝代領域擴張和收縮的進程;「秦」、「漢」、「晉」、「唐」、「宋」、「元」、「明」、「清」、「中華民國」,迄今的「中華人民共和國」;版圖有大有小和「多元民族」有多有少。以台灣‘’錯稱‘’自己的「中華民國」,就是繼承「清帝國」解體後留下來的「暫存的大陸記憶」。 「蒙古」,在一九一一年展開的脱盟行動正是「清帝國」解體進程中的先導者;而「中華民國」是在一九一二年建立,所繼承的「清帝國」領土,不包括早已是「日本帝國」領土的台灣。現在流亡在台灣的「中華民國政府」所公佈的「中華民國地圖」包括蒙古…等多國的疆域是虛構出來的「歷史疆域」。 帝國的解構進程中,讓「帝國主義」信徒焦慮者,正是「璞玉出土」,也就是台灣的真實出土。「東京奧運」開幕式上,日本國的官方電視台NHK以「是台灣!」正名來尊稱。立陶宛政府同意「以台灣之名」設立官方代表處,也是「台灣正名」出世的偉大進程。 這項進程的歷史意義在於解構「中國帝國主義」者所信仰的壓抑台灣以成就中國虚幻的榮光;無論是「中華人民共和國」所虛構包括台灣在內的「一個中國」,或在台灣的「中國遺民」所虛構的「一中各表」或「中華台北」,都難以避免被台灣的「事實存在」所解構。

園藝生活筆記 -《「紅心芭樂」》

圖片
芭樂是高營養價值的水果,童年時代的印象,咬硬芭樂容易損壞門牙。至今,俺有機會吃芭樂時,下意識地避開門牙,都習慣性地派出側牙上戰場,至今已有一顆上右側牙斷損,俺的牙醫建議植牙。 但是,去年初在下決定之前,正逢疫情爆發,牙醫又建議,等疫情結束再處理吧!牙齒受損,非短期的原因,也不應該怪給甜脆的芭樂。 自家的果樹清單上有「實生苗」長大的「宜蘭芭樂」和嫁接成功的「紅心芭樂」;其中前者是「本土品種」,結出來的果實「在欉熟」後,常引來「白頭翁」大清早飛來啄食。經驗中,鳥兒啄過的芭樂鬆軟又香甜好吃;通常,俺是看得到吃不到。 今年,「宜蘭芭樂」欠收成,反而是以前嚐起來有澀味的「紅心芭樂」已經掛果;經過梅雨滋潤後,果實長得更快。「立秋」當日,全台灣不少地區有澇災;俺看到報紙刋登的相片,宜蘭縣的縣長幫果農促銷「紅心芭樂」,水果切片是粉紅色的,看起來很誘人,不同以往的宜蘭土芭樂。 俺也發現一件怪事,白頭翁可能已習慣啄土芭樂,竟然放過「紅心芭樂」。鳥類似乎也會挑食,也許,「紅心芭樂」沒有土芭樂好吃。

園藝生活筆記 -《「秋實」》

圖片
看著金黃色的果實掛在枝條上,喜從中來。天時、地利給了台灣難得的戰略機遇,國運正向開展中!老天眷顧寶島,感恩矣! 台灣,氣象圖上,眼看颱風就要衝過來,却過門轉身而去。才幾個月前,台灣的官民焦慮於百年大旱,各地的水庫幾乎見底,求媽祖和雨神皆有過,還祭出限水、節水措施;大企業甚至租水車進補備水。當時,俺也笑在心裡,台灣人太沉不住氣矣!天澤雨水必至!不急! 就像「欠打」的精神焦慮族群,吵著疫苗不敷所需,不擇手段也要去偷打疫苗;俺也嘆息,何苦來哉?不妨稍安,依照秩序即可!看吧!日本、米國、立陶宛、斯洛伐克和捷克,都慷慨贈送台灣疫苗,加上本土自產疫苗也即將上市,就怕自己嚇自己,終於不虞匱乏矣,心想必有成! 再看吧!各地的水庫在梅雨降臨後,加上熱帶低氣壓雨帶籠罩,已經喝飽蓄滿,甚至得調節洩洪。遺憾者,盼水過頭,有些地區已出現澇災、路損。過與不及的浮世現象,調戲人們的情緒,造成起伏的精神現象。 本日是「立秋」節氣,各地都降下大雨,預告著秋天來矣!想著秋高氣爽的日子,又逐漸有果實可以收成;紅棗、黄金檸檬和無花果、馬蜂橙和紅肉橙,都是天賜的美好秋實。心情愉悦矣!

哲學人生筆記 -《「知識人,一方大師」》

圖片
史學界重要的知識人余英時教授過世了。大約三十餘年前,俺曾閱讀余先生的重要著作「歷史與思想」,被其論述中國史學和文化專題時,嚴密旁徵博引的學問態度所吸引。那時候,即知余先生的學問廣博和嚴謹;此後,余先生的許多著作論述,俺也都認真閱讀和反思。 作為知識人,對於自由、民主價值的信仰奉行不渝,蔚為一方大師;俺引為典範者,尚有被奉為「自由主義大師」的一九七四年「諾貝爾經濟學獎」得主海耶克教授,以「自由的憲法」和「到奴役之路」大作,在歐美國家力抗「大政府主義」的「凱恩斯路線」,以及鼓吹「以自由作為一切價值的基礎」,分析「社會主義」必然是使人群失去自由和獨立,成為「極權主義」制度的奴隸。 海耶克教授和余英時教授,一前一後的哲人,他們的思想論述對俺自青年時期以後的價值信仰有啟蒙的作用。余教授堅持自由民主,更有中國文化的情懷和鄉愁;但是,一般人以為,流亡異域者失其故土,就是文化鄉愁而已。 然而,余英時教授以“我在那裡,中國文化就在那裡!”,以此鼓勵有中國文化嚮往者,無論身在何地、何時,都可以自居中國文化的載體。 避秦之禍而不得不流亡異域,對於流亡者有失其根土的痛苦,但是唯有以知識人的自信和眼界,才能為自己的文化鄉愁找到命運的出口。 德國作家,一九二三年「諾貝爾文學獎」得主湯瑪斯曼在「納粹黨」掌權後,自知難以見容於「納粹德國」,選擇流亡德國以外的自由地,落脚於米國加州,繼續為德國文化代言。湯瑪斯曼也以德國文化的載體自居,他說:“我在那裡,德國文化就在那裡!” 俺的知識人典範海耶克教授,出生於「奧匈帝國」時代,在歐陸被「納粹德國」蹂躪的時代,流亡英國,再輾轉到米國「芝加哥大學」任教;晚年任「講座教授」於德國「黑森林之都」的「佛萊堡大學」,開創以「自由主義」為基礎的「市場經濟法哲學派」,被後人尊為「一方大師」。

哲學人生筆記 - 《「詛咒與勳章」》

圖片
曾經在德國的天主教修道院裡,俺與神學士談「見證」。來自詩人「哥德」的名著「浮士德博士」的一場語境:「與魔鬼交易」,或者世俗常說的「與魔鬼打交道換取利益」;俺問諸位「聖人備選」:可有這方面的「見證」可分享經驗? 「準聖人」,都在修行成道中,大多不太食人間煙火,却對浮世的諸多誘惑有難言出口的掙扎。在一陣互相觀望沉默中,終於有一位資深的神父,也是大學神學系的「備選教授」莞爾後,打破短暫的沉默回應了:“Alfred的提問,似乎在鼓勵我們在場的人打開Pandora 的盒子?!”。 神父用了一個很好的隱喻!以當前的疫苗機制和「免疫學」的專業術語,俺的誘引是「病毒抗原」,投向「準聖人」群,意在引發「病毒抗體」的產生;此一互動反應就是免疫能力的生成與發展。 不愧是資深的神父,他又說出智慧語境:“魔鬼的詛咒是上帝的勳章”。這句隱喻有一個條件,就是「自己的內心能先勇敢堅定地抗拒與魔鬼打交道的誘惑,終於引來魔鬼的仇恨詛咒和威脅」。 俺以此修道院裡的人生故事作見證,在當前「台灣事實獨立」的時代進程中,仍有諸多領域的勢力,面對來自中國黨、政、軍、學和網路流氓的文攻武嚇,而噤聲自己,審查自己的言行和立場,以綏靖和獻媚中國,換取苟安的市場利益。 事實顯示,違背自己的真實生活經驗和認知,或與台灣意識劃清界線,自稱「反對台獨」的滑溜虛幻態度,仍難逃被魔鬼清算鬥爭。作為自由人和真正的台灣人,要以自信抗拒魔鬼的詛咒等待上帝頒發的勳章。

世界小事筆記 -《吠的精神現象》

圖片
「東京奥運」出現怪異的「比賽後遺症」,就是中國的「網路流氓」,不論中國參賽項目的輸贏,都向自己的選手和對手,及其支持者發動網路霸凌,已幾近發起「文字獄」,肆虐不順其意者。 日本和韓國的受害者先不論,台灣的受害者主要是有市場利益在中國的演藝名人,恐懼被「網路流氓」扣上「台獨藝人」和「反中辱華」。嚴重者,被中國的廠商取消暴利的「市場代言人」商機。 中國發起在對方的文字和語言中挑刺的鬥爭,展開株連滿門的肅殺,是其「超限戰」的一環,也是「認知戰」的一部份。如果台灣人在意而自我審查,就中計而陷入中國所預設的話語權主場的泥沼。簡單言之,台灣人在乎中國的鬥爭語言和方式,若得罪中國而內咎,則稱為「自我批鬥」,正是合了中國的意旨。 上有所好者,下必甚於此!習近平崛起時的煽動性民粹口號:“敢於亮劍!”,就是典型的中國流氓、無賴的挑釁口氣,至今中國外交官的戰狼作風和網路流氓的霸凌惡行,都是承襲紅衛兵好鬥的狠勁。 中國民族的惡性在共產黨皇權專制的「黨文化」加持下,陷入下流的泥沼,已經沒救了。網路流氓以愛國之名,表現出惡言惡語,對自己的選手霸凌,證明中國人是不愛中國人的,却總是自以為愛國;後者是不需要流露愛,只需要表現恨。 常見狗在表現恨時會狂吠,在有所求於人時,會摇尾乞憐。看懂了狂吠的精神現象,正常人會一笑置之!

世界小事筆記 - 《「找回海權」》

圖片
海域佔地球面積的十分之七;天空雖然遼闊,工具却難以久滯,也難以負荷巨量的運載;人類總是要回到陸地上生存。如此說來,海域是爭取陸地優勢的競技場。就像奧運競技,在運動場地上爭來爭去,目的在於站上頒獎臺上,升國旗和奏國歌。 海域正是有運動場的爭勝功能,是近海或環海國家的天賦優勢資源;在地緣戰略上有利於讓自己發展成為「海洋國家」,如果條件和實力足夠,要成為「海權強國」!讓那些陸地國家羡慕不已。 台灣,正是因為地緣戰略上的環海制陸的優勢條件加總,成為地緣戰略家才看得出來的價值寶地。中國的戰機每日擅闖台灣的西南空域識別區,主要目的在於空域下面的海域和通道。 中國,長遠歷史上的畏海又陸封的國家,如今渴望出大洋的覺悟和行動,遲矣!再建的「北洋水軍」想找出口:支配海權水域的自由,得先躲過台灣的陸基制海的「攻艦飛彈」。 換作是位在歐洲大陸外緣的英國,也會羨慕台灣的地緣戰略優勢,曾被盟軍統帥,米國的「麥克阿瑟將軍」,標誌為「永不沉的航空母艦」。英國也曾經在擊敗西班牙「無敵艦隊」後,稱霸地表海域以支持「日不落帝國」的廣闊陸域,直到交出優勢給興起的強權,「兩洋國家」的米國。 還好!彼此都系出同源的「盎格魯蕯克遜」文化。只是,英國有過糊塗的時代,竟然去加入没用的「旱鴨子歐盟」,那個浪漫天真,只幻想依賴中國市場的没落聯盟。 「天佑女王」!仍有頭腦清醒的多數英國人民,選擇了讓「脫歐」成功,才能不負天賦的「海洋國家」優勢,去找回曾經支配的廣闊海洋水域。 放「伊莉莎白女王」航母出去遠航,可以顯示英國「脱歐」的戰略意志,也擁有「全球化海軍」的條件和雄心,更宣告英國正在找回被封存已久的海權。路過「福爾摩沙,美麗之島」的東岸太平洋水域時,進港來喝「下午茶」吧!

哲學人生筆記 -《「台灣合衆邦聯」》

圖片
本日,八月一日,在台灣是「原住民日」,一個對抗外來殖民主義政權多年後,得之不易的「自己日」。 “我就是我自己”,如今,面對一個被國家政權承認的「日子」;俺必須引用已故一週年的「民主先生」,前總統李登輝先生的哲言:“我是不是我的我”,來再確認「自己」的「主體意義」。 台灣人,一直有「自我」的身份認同焦慮和困惑;目前有許多關於台灣的指涉名稱,也影響到台灣的「住民」,難以進化到「我是我自己」的主體境界。 「東京奧運會」上,奪牌升旗的符號象徵是「中華台北」;俺稱為「秦語台北」似乎較有歷史感,却少了融入台灣原住民族在內的「土地現實感」。 以前,俺在金門前線服「預官役」,任職排長,排內有幾位「原住民弟兄」,也有多位中國大江南北散兵整編的「老芋」弟兄。閒聊話故鄉時,「反攻大陸」後,何去何從? 「原住民弟兄」,說要回台灣山上的部落;「老芋」弟兄說:“俺不回老鄉了!在金門有老婆了”,有的說:“娘在老家?就回去!”。當時,俺體認到,有土地認同就有根,就有生存發展的希望。 當年,俺在金門前線,每天晚點名後要帶著弟兄唱「我愛中華」和呼口號:「消滅萬惡共匪,三民主義統一中國」,又看到部隊中的「原住民弟兄」也跟著呼唱振臂。俺覺得,內心有些怪異感;當真?原住民也要去「反攻大陸」喔?俺的心中也浮起曾當過「台灣人日本兵」出征的阿爸。 以哲學的語境形容此荒謬,是「神學霸凌」,讓所有的人被馴化成只說一種語言;比鸚鵡還不如;有的鸚鵡會說多種語言。 相關文章: 2016年8月1日 · 哲學人生筆記 -《土地與「原民族」》 總統在本日,以元首和外來族群的身分,對其治理的土地上的「原民族」舉行公開的道歉儀式,以示承認其所代表的「外來政權」對「原民族」有歷史殖民,迄今仍不止的不公不義。 國家是「後設的」認同符號;土地和土地上的「原民族」都早於國家的創設。世界上,任何一個「移民國家」必然有歷史的困窘;從「殖民統治」到「本土化」的進程,在面對被殖民的「原民族」,如何坦然地宣示國家是土地的「所有者」? 「後設的」國家,總是在理念論述上,意圖對各類來路的,懷有敵意的「被殖民族」,包括「原民族」和後來的「移民」,整合成為「人民」,然後是被馴化的「國民」。 於是,基於國家政權自己的野蠻或文明的進度;治理「被殖民族」的權力話語有「一元論」:「招番」、「撫番」、「理番」、「頑民」、「刁民」、「劣民」。 手段上有「鎮壓」、「安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