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年8月24日 星期二

哲學人生筆記 -《「善後的高度」》

正逢疫情急速惡化的米國,在外交上又遭遇狼狽退場的惡評。確實,政治包括軍事、外交也是舞臺上的表演;退場的轉身下臺,也要注意姿勢和風度的「藝術美」。否則,時下的中國熱詞「甩鍋」就很赤裸地形容米國的「昏君」,拜登總統和他的昏睡政府。

前任的「地產商總統」川普君,總是愛捉弄和嘲諷老邁遲鈍的政敵「拜登君」是「瞌睡喬」(Sleepy Joe)。固然,米國的政治有搞笑嘲諷的特色,但是前後任的兩位總統却有「輕忽不懼」的盲目自信,以致禍到臨頭,才失態地冒出「沒想到」這個與總統身份不符的不當「三字經」。領航國政者有各類的訊息管道和幕僚群,就是不應該有「沒想到」的低級誤判,否則國家必有危險。

先不論米國從阿富汗撤退的理由多合理也多正當,但是退場的姿式和善後措施才是表現一個國家的品位和文化教養。在這裡,俺想到一個英文片語“take care of”,漢語譯註為「照顧」,用在「生活者」;若用在「往生者」,被譯註為「善後」,就是讓往生者「圓滿」告別人世。善待「往生者」的禮儀程序以示尊重是文明的高度和文化的教養。

同樣地,告別來過的地方或曾提供服務的空間和便利的場域,以整理有序後交給下一位使用者,更是文明與野蠻的區別。日本人的多禮和貼心常表現在細節上,運動員無論場上的勝敗,必然整理收拾自己使用過的場域後才離開,不將殘餘物留給後人困擾。

漢語語境中的「狼藉」,反映著上一位使用者的文明教養和風度。小時候,俺的母親要求離開座位時,椅子必須回歸原來的桌下定位,以免害人又害己。至今,俺仍下意識地有收椅子的責任感。

回到米國的「政治表演」文化,在疫情初起時,「川普君」搶著扮演「戰時領袖」,想要表現卓越的領導力和打勝抗疫戰爭的英雄角色,結果米國的疫災不可收拾至今。

「拜登君」就任總統後,急著讓米國子弟從戰場上回家,表現收拾善後的卓越能力;結果不幸發生米軍C-17運輸機從空中掉下來阿富汗難民的恐怖情況,讓米國的國政管理形象大受折損。

大國不拘致命的小細節,再偉大善意的政策總是難以「功德圓滿」,却以狼藉收場。浮世一場空,老米「沒想到」會灰頭土臉。

精選文章

法哲學筆記 - 《「黑熊 vs. 白旗」》

浮世多啓示,中國政府執行的「清零防控」突然封區或封城,人民苦矣!俄國政府的「捉兵出戰」使俄國男人四方出逃。稍前時候,台灣有「黑熊民兵」和「拒絕白旗」的保國抗敵宣導。這個世界,來自地緣政治緊張和意識型態的對立,似乎和平已離去矣! 俺認為,和平是偽題,抗戰是必要的意志和理念。旁觀浮世...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