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年8月24日 星期二

世界小事筆記 《「認同與治理」》

阿富汗與巴基斯坦,比起印度,更複雜和難以有效治理;這是俺與一位印度同學「喬治」在德國修道院交換國情時的見解。

印度有悠久的「種姓制度」傳統;在宗教信仰上,「印度教」信仰佔極大的人口比例,也因為宗教對大多數人的影響而使得政府的治理,在民主化和世俗化的進程中,難以擺脱來自宗教的干擾。

巴基斯坦與印度,自英國殖民統治獨立成為兩個國家,伊斯蘭教和印度教的不同聖域和神學釋義是不適合成為一個國家的原因。「喬治」也告訴俺,印度自己的內部還是有很多複雜的宗教和民族問題;他是「鍚克教徒」,對於自己出身的印度國家很有意見。

於是,俺想到巴基斯坦這個伊斯蘭教的國家,人民對宗教信仰虔誠,遇到必須「護教」的威脅時,激進又義無反顧地鬥爭到底。鄰國阿富汗的最大民族「普什圖人」與巴基斯坦人有同種之親,在對抗阿富汗內部的北方異民族烏兹別克人、塔吉克人、土庫曼人時,有巴斯基坦的同宗民族可以奧援。

理解民族與宗教的結構分佈後,再考量到地理與地緣的影響,阿富汗與巴基斯坦兩國都位處亞洲大山系匯集的崇山高地,歐洲人稱此區域為「興都庫什國家」。

地理上的分隔自治,千百年來以「部落族群」的血緣相依和宗教信仰而自足,不容易形成民族認同;外來的強權以為落後可侵,却又難以治理,最後以不符帝國統治的經濟效益而知難而退。大英帝國、蘇聯帝國和米國都以入侵失敗而撤軍回國。

阿富汗的神學士政教團是一股宗教武裝勢力,抵抗外力的意志持久而堅強。米國即使介入二十年,也投入龐大的資源,但是新總統拜登和他的新政府,以及國家安全顧問團隊,顯然天真而昏庸,對阿富汗內部的民族與治理的問題太輕忽以對,竟然被自己扶持的阿富汗民主政府出賣,不戰而潰。

精選文章

法哲學筆記 - 《「黑熊 vs. 白旗」》

浮世多啓示,中國政府執行的「清零防控」突然封區或封城,人民苦矣!俄國政府的「捉兵出戰」使俄國男人四方出逃。稍前時候,台灣有「黑熊民兵」和「拒絕白旗」的保國抗敵宣導。這個世界,來自地緣政治緊張和意識型態的對立,似乎和平已離去矣! 俺認為,和平是偽題,抗戰是必要的意志和理念。旁觀浮世...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