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年8月25日 星期三

哲學人生筆記 -《「神學士」》

阿富汗的民主政政體被「塔利班」奪權「暫時」成功。「塔利班」在「普什圖語」,就是修伊斯蘭宗教神學的「學生」。在伊斯蘭神學院的修業學生,結業後分派到宗教寺院出任神職;若繼續深造取得更深奧的神學造詣,有機會出任神學院的經師、教授。

伊斯蘭立教以來,一直有高度的不安全感;外來的威脅,主要來自基督教;歷史上,有三次有名的基督教「十字軍東征」,和雙方數百年來的大小衝突,不斷地互相迫害異教和異派系的信徒。

還有,就是伊斯蘭內部的分裂,出自教祖繼承人之爭的不同派系,各立「聖人」。也有出自教義的解釋分歧而形成分裂。當前,伊斯蘭主要分裂成以「沙烏地阿拉伯」為主的「遜尼派」和以伊朗為主的「什葉派」,對立已升級至國家的敵對。

阿富汗的「塔利班」是「遜尼派」;可以預期地,阿富汗境內的非遜尼派穆斯林,必須警戒來自「塔利班」勢力的壓迫。

教團何以需要武力?有可能出自護教和保護「清真寺」的需要而自備武裝和戰鬥訓練,組成「武裝教衛軍」。「塔利班」既是修神學的準教士,必然受到較一般的武裝鄉勇民丁有教訓規範,形成準軍事行動的紀律;也因此被賦予政治任務而形成「武裝政教團」。

這種出身的歷史過程,是人類的悲劇,出於小群人的宗教理念以武装壯大,再裹脅大多數被威嚇的人群,形成「宗教神權」的國家。在基督教,強調「神愛世人」,歷史上的「教皇」也曾有自己的軍隊,一般的草民,誰還敢有異端言行?「伽利略」也曾被教廷視為「異端」。

政黨和教團,在本質上,奉行「絕對主義」的信仰,大多反對「多元價值」,只相信自家「祖師爺」的「說文解字」,不可有異議。

現代的民主國家已不容許政黨和教團存在自備武力。以前的「德國納粹黨」有「武裝黨衛軍」,暗殺頭目不喜歡的政敵。「中國國民黨」曾有自己的「國民革命軍」,還自設「黄埔軍校」培養「黨衛軍」的軍官,捍衛黨的主義。

「中國共產黨」,至今仍以「中國人民解放軍」充當「黨衛軍」,也有「中國人民武裝警察」,簡稱「武警」。以上二者,是中國共產黨的「專政機器」,專司鎮壓不服中國共產黨專政統治的政敵和草民。

綜觀浮世的政教怪象,「塔利班武裝政教團」奪取政權,也可以算是伊斯蘭世界教派軍校的「武裝秀才造反」,二十年有成。在一片缺少民主成份的土壤,只有宗教信仰是主要的營養,「神學士」容易出頭天。

俺以前在天主教的修道院與神學士共同生活過,有一種感想:宗教的力量既偉大也可怕。

精選文章

法哲學筆記 - 《「黑熊 vs. 白旗」》

浮世多啓示,中國政府執行的「清零防控」突然封區或封城,人民苦矣!俄國政府的「捉兵出戰」使俄國男人四方出逃。稍前時候,台灣有「黑熊民兵」和「拒絕白旗」的保國抗敵宣導。這個世界,來自地緣政治緊張和意識型態的對立,似乎和平已離去矣! 俺認為,和平是偽題,抗戰是必要的意志和理念。旁觀浮世...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