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年8月24日 星期二

世界小事筆記-《「落跑記」》

米國自阿富汗撤軍的政治決策,造成耗費龐大援助軍費和犧牲的阿富汗政府迅速崩潰,讓內戰的對手「塔利班」勢力輕鬆地接管政府。在民主國家,政權更迭常見;但是內戰的對手以武力奪得政權,必然繼之以鎮壓和逮捕反對新政權的勢力。以前堪稱自由繁榮的香港,落入極權中國的手裡,目前仍在「國安法」的戒嚴恐怖氣氛中;即是近例。

阿富汗的奪權勢力是出自激進伊斯蘭教的「神學士」為主,以極端的宗教律法迫害異端,等同回到中世紀的蒙昧時代。「絕對主義」缺乏容忍異見和拒絕包容多元價值。生命如浮草,在危亂之邦可見人心的不安定,各種人性的自私,表現在驚慌的落跑,實在不意外。

米國在近世的國際關係中,有實力扮演「拋棄者」,是一種「黑色的光榮」- 「黑得發亮」;至於那些「被拋棄」的「哀家」,莫怪米國的無情和背信,只能怪自己可利用的價值貶矣。

不妨回想一下,「靠山山會倒」的浮世不可靠;只有靠自己厚植自身的實力,即使是小國也要勇於表現不可輕侮的意志。自信優於「堅若磐石」的空言;有聽過「海枯石爛」,就不會在乎「磐石」。

米國是「基督新教徒」建立的國家,本來就有浮世教化的「使命感」;對伊斯蘭教的阿富汗國家付出二十年的心血仍然全盤皆輸,只能賺到「仁至義盡」的「安慰獎」。

可議的自私偽善者,應該屬於「北大西洋公約」的「歐盟成員國」,以往的「歐洲帝國主義」列強,視阿富汗地緣的「興都庫什地區」攸關歐洲往來亞洲的經貿通衢,在得知米國有撤軍的決策,已先打包撤軍落跑,讓米國忿忿不平。落跑,難免引起自己的情緒不平和不相關路人的不諒解。
____________

相關文章:

世界小事筆記 -《「出逃記」》

2015年12月18日

那一年,1949,大勢已去,港口碼頭、機場地上,東一落,西一落歐洲的名牌皮箱堆放著;藍色黨國的權貴,鳥獸四散找出口,小脚包頭的元配,風騷媚艷的姨太,大包小箱伴著,重要的家當都在箱內,不知能否平安出逃?

沉悶、焦慮、緊張的氣氛中,《藍老爺》煙頭丢到地上,厲聲斥駡一旁嘀嘀咕咕的元配。姨太,冷著媚色臉,看好戲似地,興災樂禍。

看樣子,大勢已去,大家心情都不好,脾氣也很大;出逃匆忙,"都沒人給我報告";説走又不像走,簡直是出逃!有差別嗎?沒有,反正,就是玩完了。

出逃,能帶的黄金、珠寶,大衣,都要帶著,到一個陌生的地方,一輩子在官海撈寶,那個鳥地方,會不會是窮山惡水?管他的!先逃再說。

另一個場景,火車站擠滿了人潮,運兵專用的月台,地上坐滿了撤退轉進的敗軍。這還是幸福的場面,深秋的江淮蘇北荒野大地上,坐著、倒著或趴著殘兵敗軍。一切都去了;黨國大失民心,全盤潰敗,能逃快逃。

更多的,逃不走的,留下來的,廣大的人民等著變局底定。反正江山已去,《藍老爺》又破口開駡了:"都沒人給我報告:江山已去!"。

以上場景,是我在德國大學的圖書舘,意外看到歐洲新聞攝影師留下的1949年中國內戰埸景的記實圖片集。

2015年末,《藍老爺》的兒孫,又重演先人的出逃劇本,再逃一次。還好,早有人提醒:"美國綠卡準備好了;家人早就留在國外了!"。不意外,有家人在國外;資產早就藏在國外了。

精選文章

法哲學筆記 - 《「黑熊 vs. 白旗」》

浮世多啓示,中國政府執行的「清零防控」突然封區或封城,人民苦矣!俄國政府的「捉兵出戰」使俄國男人四方出逃。稍前時候,台灣有「黑熊民兵」和「拒絕白旗」的保國抗敵宣導。這個世界,來自地緣政治緊張和意識型態的對立,似乎和平已離去矣! 俺認為,和平是偽題,抗戰是必要的意志和理念。旁觀浮世...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