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年8月27日 星期五

哲學人生筆記 -《「富裕的保障」》

亞當史密的「國富論」,其基本教旨在於「市場上那隻看不見的手」,也就是「自由」與「價格」驅動經濟的「生產」、「分配」和「消費」,使資源的配置達到最適狀態。

浮世的國家和政府,本身即是經濟中的一個參與部門,也應該公平地參與經濟的運行。然而,弱肉強食,強者更強,弱者更弱;是以,「政府」代表「國家」出來調節強弱的力量對比,使得國民和國力能呈現健康正常的發展。

最近,阿富汗國家陷入「神學士」政權手中,佔有人囗半數的女人被趕回家,舉國回歸宗教神權的「政教合一」;已可預期地,國家和國民淪陷於宗教神權的掌控,必然以神學為本,不可有違教旨的「不當消費」,也不必期待有投資來帶動生產,更不可能出現有效的市場分配。

阿富汗國家的「國民經濟」將回到沒有自由和效率的原始市集狀態,注定成為內亂和恐怖不斷的「失敗國家」。既然要成為「神權國家」,較理想的情況,是學習「北韓模式」,膜拜神祉和閉關自守,過自己的「小確幸」生活。

阿富汗的鄰國,中國,也正在學習「北韓模式」;原則上,就是排外和懼外,外人都是別有用心的「外部勢力」,想要顛覆「神聖政權」。

在此,國家為何需要有自由的精神?政府何以需要有民主的選舉?司法何以需要有獨立的制度?就是為了讓國家富裕、人民幸福,無所畏懼地,可以實現每個人的意志和願望。

中國天皇習近平,據說是「經濟學博士」,顯然地,人是出身和成長環境的產物,他的 「理想中國」是回到毛澤東時代的「打土豪分田地」的劫富以求均,即是「共貧」也在所不惜。

中國的刼富,過程如土匪的強取,所依靠的手段,就是獨佔國家的政權暴力,先讓富人自公眾場域消失,強迫之前「改革開放」以來所形成的「民營企業」和所積累的富裕交給國家來支配。之前,「改革開放」的「先富」和「共富」的趨勢已反轉到「刧富」的恐怖。

同一時點,台灣政府宣佈,下一年度將為就業前景可預期的和有保障的軍人和公務人員加薪,目的是分享國家經濟成長所帶來的富裕,回報生命共同體成員的同國一命共渡風雨的奉獻。財源,必然是透過民主制度所形成的國會公決才能動支。

不同的國家神學和制度,以及政權所信仰的價值才是不同國家成敗的關鍵。在台灣的自由化和民主化進程中,不可否認地,有不少人否定自由和民主,理由是吵鬧和無效率,反而嚮往中國的獨裁專制,以為中國富裕了,台灣沒救了!

於是,看到阿富汗國家的政變,竟然投射到台灣悲慘的未來,寄希望於中國的拯救。敦知,中國正在返祖改制,整肅富人以刼富,帶著「塔利班神學士」投奔「金太陽王朝」的北韓,去學習自力更生。

真是浮世難料,没有自由、民主、法治和自我保全的意志,所有的財富和幸福都只是過眼雲煙而已。

精選文章

法哲學筆記 - 《「黑熊 vs. 白旗」》

浮世多啓示,中國政府執行的「清零防控」突然封區或封城,人民苦矣!俄國政府的「捉兵出戰」使俄國男人四方出逃。稍前時候,台灣有「黑熊民兵」和「拒絕白旗」的保國抗敵宣導。這個世界,來自地緣政治緊張和意識型態的對立,似乎和平已離去矣! 俺認為,和平是偽題,抗戰是必要的意志和理念。旁觀浮世...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