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年11月26日 星期五

人生故事筆記 -《被罰「睡到飽」》

小學時代,要學的没營養又五四三的鳥課和「惡補」累壞即將升學考試的小學高年級學生。那時候,「戒嚴時期」,老師也是黨國的專政工具。

現在被視為人權的嚴禁體罰,在俺的記憶殘存中,是老師的特權;有些老師以前受教育於「日治時代」,習慣威權管教,打學生,別人家的孩子,不顧死活,不打白不打,簡直就像現在街頭上持球棒打人的行車惡棍。

當時,褲子得穿多穿厚一些,老師每天早上先亮出拇指粗的「藤條棍」,甚至兩根綁在一梱,從棍首看到棍尾,好像學自日本武士的「示刀」;然後,又訂下當日應該挨打的「充員數」,包括打瞌睡蟲。有棒球隊出身的老師,以手中的粉筆當棒球丢射瞌睡蟲,打中遠處的學生後,還學「主審」比手勢自判好球數。

可憐啊!小學生活在暴政的威脅下,日後怎麼可能敬謝師恩?怎麼可能成為有學養的國民和公民?俺的一位好同學,家境窮困無力參加老師自辦的惡補,多次模擬考不知內線答案,而被公然行刑打成躲到桌下的狗樣慘叫唉嚎。

同一時間,隔壁班有男生被酷師嚴打,奪教室門而奔出喊救命,後面有追兵,酷師輸人不輸陣,豈可丢面子,竟然將手中的藤棍當作標槍擲出去追殺。

話說,那位好同學多次被俺扶持回家,路上說以後要報仇。俺實在没理由反對,政府不是一天到頭宣導「暴政必亡,消滅共匪」嗎?所言有理!有壓迫就有反抗!

本日,有一則發生在金防部陸軍士官班受訓學員,在操課時打瞌睡,以致引來班長不當體罰的鳥事。結果,時代已變,人不可不應變;陸軍司令震怒而下令連座到上校。可憐啊!再好運一些,年底可能就要「掛星」了。如今,可惜啊!自己没睡飽却受連座懲處。

不過,場主是「金防部」,俺當年服預官役時直屬金防部,經常逢閱兵操演,或被動員到「擎天廳」出席「國父月會」,從後座高地看去,各路眾將官士兵睡成一片,好祥和温馨,就是奶媽最想得到的場面。
俺任連隊值星官,帶部隊去參加共襄盛會,看到自家呼呼大睡的充員兵,實在不忍叫醒,反正當面共匪未蠢動,又何必不讓平日站夜哨或勤務繁多的小兵有睡到飽的紅利機會?

散場出去集合時,俺回頭看去,仍有友軍的「傳令兵」在找睡過頭的「花級長官」。據鳥調查,許多人退休後的第一志願是「睡到飽,自然醒」。其實,這項解决方案也可用於體罰「瞌睡蟲」。皆大歡喜!

精選文章

法哲學筆記 - 《「黑熊 vs. 白旗」》

浮世多啓示,中國政府執行的「清零防控」突然封區或封城,人民苦矣!俄國政府的「捉兵出戰」使俄國男人四方出逃。稍前時候,台灣有「黑熊民兵」和「拒絕白旗」的保國抗敵宣導。這個世界,來自地緣政治緊張和意識型態的對立,似乎和平已離去矣! 俺認為,和平是偽題,抗戰是必要的意志和理念。旁觀浮世...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