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年12月24日 星期五

哲學人生筆記 -《「出走的人妻」》

不久前,台灣有政壇「名女人」被親密男伴暴打和凌辱;鳥事音爆,台灣人若不想知細節由來,但是看到花容憔悴也知大半矣!遇人不淑,下場就是如此淒慘。

浮世海內外蕃邦,這般狂愛又必然狂悲的鳥事,常有見聞,俺喜愛「精神分析學」,積「個案」研究多數而成「通案」,不敢成一家之言,略有心得可矣。

先說在德國求學時期,常關心在地的鳥事,德國社會也常有暴夫打跑人妻的案例;德國各地方和聯邦政府設有「政治正確」的保護婦女和兒童的相關機構和政策。其中,受暴逃家的女人被收容在「女人之家」。

此單位的德文用詞也是一門政治,以“Frauenhaus ”稱之,却常被誤解為提供男人與女人聯結的「入侍女屋」(Bordell );那些受暴女人的下場簡直被誤解地想像,情何以堪?政府知錯矣,改為「保護女人之家」。

不過,俺注意到,有些案例的女人有「受虐症候群」,無論肉體上或精神上已習慣成自然,不受虐待,似乎找不到「存在意義」。在私密的性關係中,就是SM,虐與被虐的「主奴合作組」,外人難以知其個中的滋味。

有些案例中,被收容的受暴女人,在當日或次日起即關切暴力男人的下落動向,頻頻打探那個暴力男人是否曾前來送花求饒和關切。患得又患失地持續到不聽勸阻想回到暴力男身邊,找出不同角度的原諒理由。當然的下場,是回去後又被家暴而多次逃家。人間不可思議,外人的關心有些自作多情。

有意思的鳥現象,發生在台灣正在進行的公民投票競爭場上,提出「同意」的正方,正在精神上懷疑幾位有實力的「寡頭」,被認為不忠,未明確地表態支持正方,其忠誠度可疑。

事實上,這幾位忠誠上的「容疑者」,如同精神上失去「不表態的自由」,是精神上的「被凌遲」。在戰力對比消長的競爭中,面對「假議題」的鳥公投,等於籠中鳥的精神出走;已不能再回頭矣!否則,籠中的身體注定等著公投案正方敗場後成為被練打的沙包。可憐的「政治人妻」,出走或不出走?都會被凌虐。

精選文章

法哲學筆記 - 《「黑熊 vs. 白旗」》

浮世多啓示,中國政府執行的「清零防控」突然封區或封城,人民苦矣!俄國政府的「捉兵出戰」使俄國男人四方出逃。稍前時候,台灣有「黑熊民兵」和「拒絕白旗」的保國抗敵宣導。這個世界,來自地緣政治緊張和意識型態的對立,似乎和平已離去矣! 俺認為,和平是偽題,抗戰是必要的意志和理念。旁觀浮世...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