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年12月24日 星期五

哲學人生筆記 -《「始於革命到自殘」》

中國的專制政權,似乎已走到盡頭矣!曾經,一位「中共權貴」的第二代子弟在德國提醒俺,不要低估「中國共產黨」自虐而自毁的能耐。

初聽之下,不可思議!「政權」不都是想求永固和生存發展?為何活得不耐煩,自尋短路?本日,收看一段電視的財經節目,女主持人談到自己不懂,為何中國最近對自己最有表現的企業家和市場的「大腕」動刑整肅?

中國常突然使企業的負責人消失,或是對藝人或網路行銷名人處以巨額罰款;惡劣的影響造成經濟、產業和市場的供需秩序大亂,加上「武漢肺炎」的疫情又失控而由點至面的感染,必須封城和命令工廠停工。

經濟作為政治的「下層建築」,當經濟失序,市場失靈,必然地,作為「上層建築」的政治將被動摇。未來,中國的政經情勢是否將如這位「老中同學」的定言,不要低估中共「求死而生」的能耐?可以等待,浮世無不朽,何況中國以「虛無主義」作為「國家神學」。

當年,俺認為中國人習於為自己造神,出自民族自卑深重的精神病態,以造神的話術來合理化和崇聖化自身的不足與自卑。最近,有一個可笑的例證,分明自己是惡名昭彰的「極權專政」,却偏要標榜中國是「全過程的民主國家」,優於「假民主」的米國。

財經節目的女主持人,如果有綜觀當代中國的歷史,大致上可以發現,「中華人民共和國」的命脈正在以「自毁」,完成從「始祖」毛澤東到「末帝」習近平的始末歷程。始末二帝各有自毁的「傑作」。

「毛始祖」建國後,俺看過英國BBC的記錄片,毛澤東被神格化的頂點是在「文化大革命」時,於「天安門」的城樓上檢閱百萬「紅衛兵」的大會師。看著「天安門廣場」上的群眾狂熱不止,毛澤東揮手致意時的表情茫然,那是一種親自砸了自己漫長革命所建立的「新中國」的偏執感和虛無感,以遂報復政權被官僚以「治國之名」把持,背棄其革命理想。

至於,「末帝」習近平何以親手砸掉中國「改革開放」的進程,想扭轉方向回到「始祖」毛澤東的「空想社會主義」?「習末帝」上位後常喃喃自語「不忘初心」,且要求黨員切記。「習末帝」認為,「改革開放」非其志業,也背離了「毛始祖」的社會主義路線。對於中國「改革開放」取得的果實,「習末帝」認為非其成就,乃以破壞經濟和市場的秩序進行中國的「末代革命」。

精選文章

法哲學筆記 - 《「黑熊 vs. 白旗」》

浮世多啓示,中國政府執行的「清零防控」突然封區或封城,人民苦矣!俄國政府的「捉兵出戰」使俄國男人四方出逃。稍前時候,台灣有「黑熊民兵」和「拒絕白旗」的保國抗敵宣導。這個世界,來自地緣政治緊張和意識型態的對立,似乎和平已離去矣! 俺認為,和平是偽題,抗戰是必要的意志和理念。旁觀浮世...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