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年1月21日 星期五

世界小事筆記 -《「惡國的痛脚」》

自己有痛脚,必須保護安全!但是,世道無常,難免自己踢到坎坷或被人踩到。浮世大國,地圖上看去國土廣闊,似乎有戰略縱深,可以空間換取時間以持久爭勝。換言之,「大後方」是一種「陸權優勢」的戰略想像。

俄羅斯是領土最大的聯邦國家,却廣土寡民,人力資源有限,只能寄望於天然蘊藏的天賦,却又常受制於市場價格的波動;另外,俄羅斯雄踞歐亞大陸的中北地區,可惜幾乎被陸封,只剩東方亞俄的「海參崴」和西方歐俄的「莫曼斯克」兩個較不被冰封、可堪出海的港口。


從戰略家的觀點視之,俄羅斯只是一隻殘障的北極熊。但是,俄羅斯的野心「沙皇」普廷,近期在歐俄接壤烏克蘭東部的「頓巴斯」前緣地區陳兵十餘萬,作勢入侵冀求政治勒索。

米國和歐盟,以及北約表面上緊張,呼籲要和平解决爭議,實則敷衍普廷,作面子給他,讓玩「俄羅斯輪盤」逞勇的「北方肌肉男」對國內展示,有努力在壓迫對手,重建「帝國蘇聯」時代的榮光。

浮世大國爭鋒的劇本都只有一套:「黑道三部曲」;普廷的鳥戲頗像中國「天皇」習近平才剛下幕的對台灣拉弓不射箭的「武統鳥戲」,以重現「中華民族偉大復興」的自欺欺人;爛戲演不下去後,改為“反台獨不反台灣”的鳥戲。

米國的對應陸權大國之道,在於說「英語真方便」,與俄羅斯和中國相同,米國也不失黑道作風:先嗆聲、撂人,再對談。浮世的黑道大哥都只敢上文場演出大哥的架勢,啥麼鳥事都不敢轉成武鬥,否則面子輸不起。

有意思地,歐盟的「偽強權」德國趁機出來爭戲份,扮演「和平天使」和歐盟、北約利益的捍衛者。然而,當烏克蘭求援於德國軍售或派軍艦到黑海作勢相援時,却被德國新政府以德國對俄羅斯曾有侵略歷史的「原罪」而拒絕,全然是來「買空賣空」的「狗頭軍師」。烏克蘭官民正在抗俄備戰中,終於認識到自己的抗敵意志才是最可靠的戰備。

其實,俄羅斯在西線邊界陳兵正是「大後方空虛」的戰略失守;米國可善用海權的巡航亞俄的卾霍次克海到日本海的水域,作勢牽制陸權的俄羅斯在距歐俄九千公里以上之遠的東部戰線。另有「米日軍事同盟」,可利誘日本聲索被俄羅斯佔領的「北方四島」,呼應“米國有事也是日本的事”。

浮世棋局,紙上談兵,「蛋頭書生」俺,觀棋應該不語,然以淺見為文不算違例。以本文致米國的昏君拜登總統左右的參謀首長聯席會議和國家安全顧問卓酌。不過爾等得先讀懂漢字的鳥文。

2022年1月20日 星期四

哲學人生筆記 -《「手與脚的進化」》

小學到中學的歲月,俺學過武術;師父教導,咱們武家不可只動手動脚,至少要先知道,為何要動手動脚?說到底,師父的意思,就是「君子動口不動手」!
果然,近年台灣有一個本土的熱詞「踹共」,究其本意,看似有用脚之處,其實還是「有事出來說!」,仍是要表演「口功」。

聖國以自由民主立國,子民紛紛熱衷「打嘴鼓」說政治,各路的「名嘴」滿街走,蔚為當代有特色的「人文風景」。壯哉!「思想是語言之囚徒」,擅打嘴鼓者,必能善於辯而制敵於文場,基礎在於思想的文理。人民似乎無所不知,啥麼鳥事都能有自己的說法。

可對證者,隔海敵對的中國雖然以「統一戰線」為其派上文場的法寶,仍不忘提示有「武裝鬥爭」為帝國擴張侵略的野心撑腰。然而,空喊「武統」七十餘年,不能就是不能!無鳥用矣!實力與能力都不足。在思想和制度的文場競比中,空洞而貧乏自欺,無法以文明價值勝出。相反地,趨勢竭盡只有熄燈打烊一途。

以政治文化觀之,中國是一個典型的「太監國」,長久的皇權專制,養成只有主子與奴才二類共構;民族缺乏獨立的思想和自由的精神,民族只為皇權專制的一人一姓而生死相許。近期,更趨向「北韓化」的發展;舉國只有主子高深莫測的天威心意。太監的精神變態,表現在對人的頣指氣使,反過身去又對在上位的大奴才口喊“奴才知罪!”。

以此現象,正足以解構,中國的太監文化使台灣有「入中國者」必先自閹淨身,若仍有不足,必竭力輸誠表態,自甘於成為上位奴才眼中的賤奴才,方法是自賤出身的供養地台灣。

俺曾提醒入中國者,近墨者黑,莫淪為太監氣息的精神變異者。觀之於台灣,有所冀求和懸念於中國的政客,藝人、商人、末將的言行,不成太監衰小者,難矣!

在台灣的自由民主環境中,更有不能適應者,自註「囚居島內的中國人」,認為此身此心的大志在於投奔「太監國」去認祖歸宗。為徹底「淨身」,不惜拋棄主體的思想能力,返祖到想邀主子暴力打台灣人兩巴掌的仇恨心態。奴才之言,無知又無恥矣!

這種語境也應證中國人的打對方巴掌的企圖是「面子心態」,已是不可救的「國粹」。以前,武術師父指導俺:‘’手不勝脚,平日要多練脚的踹功、踢功以自衛和有力反擊‘’。記下矣!俺後來疏於練脚的「踹功」,却進化至動口的「讚功」,對人對事要多說好話讚美和鼓勵,以符合立身處世的文明之道。

2022年1月13日 星期四

哲學人生筆記 -《「一直輸」的對賭》

又兩項「公民權」的行使決定了國會席次的更新。對於國會席次力量的結構影響甚微;但是,選戰結果的啟示仍有可堪台灣人對現實政治風景的賞析。

接續去年十二月十八日的四項「公民投票」,前後不足一個月,對事、對人的「選擇權」由公民實踐圓滿完成,台灣民主政治的鞏固和深化工程已在公民權的實踐中確立。可從中得到風景印象者,乃是在野勢力「一直輸」。願賭者必須服輸!

可是,為何屈指試算,非政治中人也知道,空洞虛無的對事公投和對人罷免的提案俱是「偽議題」,刧仍要出賽而被對手一路「壓著打」,賠了夫人又折兵。原因在於,輸不起的精神病理,和特定族群仇恨積累的報復又投機的心態。

以往略有年紀的「盤底」群眾,經由呼群保義和小利引誘而形成基本盤大小固化的幻影。物以類聚,人以群化,所以「部落大車拼」的劇本,讓挑戰方的在野勢力有了投機一賭的心態。「天時」,尤其冬天的低溫反而成了決定勝負的關鍵。

本日是週日,除非有熱情,否則,被窩裡是最好的公民選擇去處。在野勢力挑戰執政勢力,如果少估算到冬天投票的風險,十之八九會槓龜。執政勢力,表面上,認真以對,其實在戰術上誘敵深入,放好鬥的在野勢力進來打。愈深入愈心虛,當發現形勢不在己方時已無路可退。

「三國演義」中的「諸葛孔明」料算東風將起的典故,不是隨便說的故事。最大在野黨的「總理孫文」也早就提醒黨人:“人生不如意事總有十之八九”。典型的義理在前,弱智的在野好鬥勢力偏要「一直賭」。「一直輸」也是必然的。

哲學人生筆記 -《「社會面清零」》

歷史悠久的中國十三朝古都西安,正受困於對抗疫情危機的「封城」,至今已傳出人道災難。「中國天皇」習近平自誇對抗疫情是「親自指揮,親自部署」;實踐證明,其抗疫政策僵固,必然無效;缺乏人性,必然發生人道災難。

中國,一個奉行鬥爭神學的國家,在面對西安的抗疫失敗後,祭出強制的國家暴力,下令在一月四日必須「社會面清零」,也就是「眼不見為淨」;這也是納粹德國「種族淨化」的當代「法西斯抗疫語境」。

西安的「封城」動機,有傳出「反智」的荒謬,一位校長為此辯護,就是要趁病毒鬆懈不備時發起突擊反攻,殺其措手不及。言下之意,病毒也有上下班時間和休假。若病毒真有此「人性」,當今應該不會傳佈到世界各國,已逾三億以上的人口「確診」,各國人民受困和經濟受壓抑。

一個國家的社會上,有受過高等教育者對病毒有此「反智」的見解,難怪人民曾狂熱於「文化大革命」的「反智」和「造神運動」。攻擊病毒於不備,實現「社會面清零」,正是「納粹集中營」的「最終解決方案」。

「德國納粹黨」正是先驅逐猶太人到「猶太街區」,以利「封區」;猶太人以為這是被安置的地方,漸失警覺心;突然在某天的暗夜裡,由警察和「武裝黨衛軍」牽著兇猛的狼犬突擊「猶太街區」,在大聲吆喝和狗吠不止的恐懼中,將政權欲滅絕的「敵人」和「賤民」驅趕出户送到卡車上。

連夜到天明前,猶太人被轉運至火車上,運到偏遠而無知的地點,仍有勞動能力者先成為奴工;老弱婦孺被趕進「死亡集中營」的「毒氣室」裡滅絕,實踐「納粹黨」對佔領區內猶太人的「社會面清零」。

哲學人生筆記 -《「膨風水雞」》

新年開張,有人樂也有人愁!台灣庶民口語的“膨風水雞找無肉”,相對於“打腫臉好充胖子”;前者較有趣味和具體,不可被虛張聲勢的表象迷惑。

本日有一則引述的外電,米國知名的職業摔角比賽WWE,以往的男性參賽者,身體魁梧,動作和表情誇張,尤其衛冕者常抓舉著WWE頒給的「冠軍腰環」上台想嚇唬挑戰者;招勢用久,已無新意。

後來,WWE有女人參賽的項目,男性觀眾喜愛看身材養眼的女人在台上拉扯互摔,多了些新鮮感。女人摔角既然要有賣點,身材曝露的條件是身材誘人又養眼,平日要多健身;尤其,三圍是「戰略高地」不可不重視。

男人觀眾大多知道,女選手的豐胸是如真包假給專科醫生豐滿出來的;養眼當前,也不必計較真假。戰略機密若非當事人自招,外人只能好奇,那個知名女摔角明星已好久不見矣。

話說,史卡蕾.波爾多(Scarlett Bordeaux)小姐的身材性感誘人,突然在盛名時隱退;她向查詢的媒體自招,在隆胸後急於上場亮相回報男人觀眾,不幸地,在拉扯互摔時,其中一邊大咪咪的「內充矽膠」炸裂矣;隆乳的醫生診斷後建議她改行。本案頗有膨風水雞失守的啟示意義:「吃飯的鍋不能砸」!

引用此案,可對比中國的經濟出事矣!新年開盤日,中國的地產天王「恆大地產」(Evergrande )宣布自香港股市停牌;這代表中國靠地產業灌風以膨脹經濟成長的「火車頭」翻覆後再也無力拉動百業,正式進入「經濟泡沫」破滅的時代。

膨風的經濟曾經讓中國虛張聲勢,耀武揚威,甚至誇口可在七十二小時內「武統台灣」;然而,水雞消風後也無力再喊虛話矣!難怪,在台灣的在地協作勢力自圓謊言為「反台獨不反台灣」。此話頗像「波爾多小姐」崩胸後只剩下的那一半;如何善後轉業?進退皆難!

哲學人生筆記 - 《「俺的新年鳥話」》

總統、國王、天皇、沙皇、主席,…,每到新年,總有話要對浮世放鳥。不遠的地方,忽然傳來人妻歇斯底里的"大話",過新年,何苦啊?! 想必是對"那一個"憤怒至極 ? 假期末日的焦慮症候群。這也是"新年演講"。

俺湊熱鬧,也來說些哲學人生的"鳥話",如下 :

"每年伊始,立大志 ; 每年年終,又跳票。每年如此,這是慣性,也是客觀條件制約下的必然。

承認吧 ! 主觀意志是力有未逮的一個事實,必須服從於客觀條件的另一個存在事實。也就是,回到事實。表象是一時的,不敵事的本質。"

"平安幸福",應該是立身浮世的"事實",俺必須克服無所不在浮現的虛妄,努力回到事實。
__________

索引文章:2021年1月2日

哲學人生筆記 - 《「回到事實」》

新的一年放今開始,去年「疫獸」横行,眾人走避。一位企業界的友人感嘆:“「去年」憑空消失了。“;俺回話:“「時間應無所住」,事實就是白過日子矣!浮世所依的時間既川流又迴轉“。

近日,俺重讀已故的英國哲學家和歷史學家Robin George Collingwood的「歷史的觀念」;正逢過年,而有感於流失的時間「去年」,那只是一種個人的感受嗎?浮世可有本質可言?時間的「移走」讓人焦慮;諾言或要求,如同即將到期的「兌現支票」,迫人奔走。

過去的一年裡,有些商界友人的生意喊停或訂單被迫改期,員工人數縮減,苦悶不已。只有經濟和貿易受到「疫獸」的危害嗎?非也!中國是放出「疫獸」的原生地,去年代號「COVID-19」的「疫獸」,不僅害慘中國自己,也禍害各路的番邦。

有意思地,俺注意到,去年中國的好戰者曾妄言:“2020年一定會武統台灣“;結果去年年終當日跳票。

同樣有意思地,台灣有多方的政治勢力誓言:去年年底前一定要反對米國的「萊豬肉」進口;結果,新的一年開始,米國的「萊豬肉」可以合法地進入台灣,與先到的米國「萊牛肉」喜相逢。

米國還是比中國强大太多了,能夠貫徹國家的意志。從歷史哲學的起點出發,「正向」的語言表述,總是能戰勝「反向」的意志。關鍵在於,出自恐懼而焦慮的心理,會浮現虛構的表象。於是,有人誓言反對到底,却不知以正向的意志「回到事實」,提出不同的「對案」(Alternatives)。

愚蠢的反對者,最強大的敵人是「存在」的事實。 在論及「人性和人類歷史」時,Collingwood指出:“人希望認識一切“;那麼,人卻有「無知」的妄言或妄動;Collingwood又指出,關鍵在於“人缺少關於自己的認識“。

如此說來,俺的理解是,人的「無知」是始於自己的“自以為真理“;眾人如此,於是以表象交織成為浮世。哲學家的任務在於笑看交戰喧鬧的「表象」。最終,回到事實,呈現「本質」;沒有任何強大或荒誕的意志可以打敗「存在」。

以上的論述,在於指出,俺認為“自由就是一切價值信仰的基礎“,而且,「自由就是選擇」。新年伊始,誓言反對米國的「萊豬肉」進口的勢力,仍可以選擇拒買米國的「萊豬肉」或「萊牛肉」;去年白費力氣在打空氣。

中國,也可以放棄「武統台灣」的自欺欺人,選擇尊重台灣已是主權國家存在的事實。那不是和諧共生嗎?「反對台獨」和「武統台灣」,只是中國對內養兵、練兵的「內部鬥爭」所編排的「偽議題」。

精選文章

法哲學筆記 - 《「黑熊 vs. 白旗」》

浮世多啓示,中國政府執行的「清零防控」突然封區或封城,人民苦矣!俄國政府的「捉兵出戰」使俄國男人四方出逃。稍前時候,台灣有「黑熊民兵」和「拒絕白旗」的保國抗敵宣導。這個世界,來自地緣政治緊張和意識型態的對立,似乎和平已離去矣! 俺認為,和平是偽題,抗戰是必要的意志和理念。旁觀浮世...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