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年1月20日 星期四

哲學人生筆記 -《「手與脚的進化」》

小學到中學的歲月,俺學過武術;師父教導,咱們武家不可只動手動脚,至少要先知道,為何要動手動脚?說到底,師父的意思,就是「君子動口不動手」!
果然,近年台灣有一個本土的熱詞「踹共」,究其本意,看似有用脚之處,其實還是「有事出來說!」,仍是要表演「口功」。

聖國以自由民主立國,子民紛紛熱衷「打嘴鼓」說政治,各路的「名嘴」滿街走,蔚為當代有特色的「人文風景」。壯哉!「思想是語言之囚徒」,擅打嘴鼓者,必能善於辯而制敵於文場,基礎在於思想的文理。人民似乎無所不知,啥麼鳥事都能有自己的說法。

可對證者,隔海敵對的中國雖然以「統一戰線」為其派上文場的法寶,仍不忘提示有「武裝鬥爭」為帝國擴張侵略的野心撑腰。然而,空喊「武統」七十餘年,不能就是不能!無鳥用矣!實力與能力都不足。在思想和制度的文場競比中,空洞而貧乏自欺,無法以文明價值勝出。相反地,趨勢竭盡只有熄燈打烊一途。

以政治文化觀之,中國是一個典型的「太監國」,長久的皇權專制,養成只有主子與奴才二類共構;民族缺乏獨立的思想和自由的精神,民族只為皇權專制的一人一姓而生死相許。近期,更趨向「北韓化」的發展;舉國只有主子高深莫測的天威心意。太監的精神變態,表現在對人的頣指氣使,反過身去又對在上位的大奴才口喊“奴才知罪!”。

以此現象,正足以解構,中國的太監文化使台灣有「入中國者」必先自閹淨身,若仍有不足,必竭力輸誠表態,自甘於成為上位奴才眼中的賤奴才,方法是自賤出身的供養地台灣。

俺曾提醒入中國者,近墨者黑,莫淪為太監氣息的精神變異者。觀之於台灣,有所冀求和懸念於中國的政客,藝人、商人、末將的言行,不成太監衰小者,難矣!

在台灣的自由民主環境中,更有不能適應者,自註「囚居島內的中國人」,認為此身此心的大志在於投奔「太監國」去認祖歸宗。為徹底「淨身」,不惜拋棄主體的思想能力,返祖到想邀主子暴力打台灣人兩巴掌的仇恨心態。奴才之言,無知又無恥矣!

這種語境也應證中國人的打對方巴掌的企圖是「面子心態」,已是不可救的「國粹」。以前,武術師父指導俺:‘’手不勝脚,平日要多練脚的踹功、踢功以自衛和有力反擊‘’。記下矣!俺後來疏於練脚的「踹功」,却進化至動口的「讚功」,對人對事要多說好話讚美和鼓勵,以符合立身處世的文明之道。

精選文章

法哲學筆記 - 《「黑熊 vs. 白旗」》

浮世多啓示,中國政府執行的「清零防控」突然封區或封城,人民苦矣!俄國政府的「捉兵出戰」使俄國男人四方出逃。稍前時候,台灣有「黑熊民兵」和「拒絕白旗」的保國抗敵宣導。這個世界,來自地緣政治緊張和意識型態的對立,似乎和平已離去矣! 俺認為,和平是偽題,抗戰是必要的意志和理念。旁觀浮世...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