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年1月21日 星期五

世界小事筆記 -《「惡國的痛脚」》

自己有痛脚,必須保護安全!但是,世道無常,難免自己踢到坎坷或被人踩到。浮世大國,地圖上看去國土廣闊,似乎有戰略縱深,可以空間換取時間以持久爭勝。換言之,「大後方」是一種「陸權優勢」的戰略想像。

俄羅斯是領土最大的聯邦國家,却廣土寡民,人力資源有限,只能寄望於天然蘊藏的天賦,却又常受制於市場價格的波動;另外,俄羅斯雄踞歐亞大陸的中北地區,可惜幾乎被陸封,只剩東方亞俄的「海參崴」和西方歐俄的「莫曼斯克」兩個較不被冰封、可堪出海的港口。


從戰略家的觀點視之,俄羅斯只是一隻殘障的北極熊。但是,俄羅斯的野心「沙皇」普廷,近期在歐俄接壤烏克蘭東部的「頓巴斯」前緣地區陳兵十餘萬,作勢入侵冀求政治勒索。

米國和歐盟,以及北約表面上緊張,呼籲要和平解决爭議,實則敷衍普廷,作面子給他,讓玩「俄羅斯輪盤」逞勇的「北方肌肉男」對國內展示,有努力在壓迫對手,重建「帝國蘇聯」時代的榮光。

浮世大國爭鋒的劇本都只有一套:「黑道三部曲」;普廷的鳥戲頗像中國「天皇」習近平才剛下幕的對台灣拉弓不射箭的「武統鳥戲」,以重現「中華民族偉大復興」的自欺欺人;爛戲演不下去後,改為“反台獨不反台灣”的鳥戲。

米國的對應陸權大國之道,在於說「英語真方便」,與俄羅斯和中國相同,米國也不失黑道作風:先嗆聲、撂人,再對談。浮世的黑道大哥都只敢上文場演出大哥的架勢,啥麼鳥事都不敢轉成武鬥,否則面子輸不起。

有意思地,歐盟的「偽強權」德國趁機出來爭戲份,扮演「和平天使」和歐盟、北約利益的捍衛者。然而,當烏克蘭求援於德國軍售或派軍艦到黑海作勢相援時,却被德國新政府以德國對俄羅斯曾有侵略歷史的「原罪」而拒絕,全然是來「買空賣空」的「狗頭軍師」。烏克蘭官民正在抗俄備戰中,終於認識到自己的抗敵意志才是最可靠的戰備。

其實,俄羅斯在西線邊界陳兵正是「大後方空虛」的戰略失守;米國可善用海權的巡航亞俄的卾霍次克海到日本海的水域,作勢牽制陸權的俄羅斯在距歐俄九千公里以上之遠的東部戰線。另有「米日軍事同盟」,可利誘日本聲索被俄羅斯佔領的「北方四島」,呼應“米國有事也是日本的事”。

浮世棋局,紙上談兵,「蛋頭書生」俺,觀棋應該不語,然以淺見為文不算違例。以本文致米國的昏君拜登總統左右的參謀首長聯席會議和國家安全顧問卓酌。不過爾等得先讀懂漢字的鳥文。

精選文章

法哲學筆記 - 《「黑熊 vs. 白旗」》

浮世多啓示,中國政府執行的「清零防控」突然封區或封城,人民苦矣!俄國政府的「捉兵出戰」使俄國男人四方出逃。稍前時候,台灣有「黑熊民兵」和「拒絕白旗」的保國抗敵宣導。這個世界,來自地緣政治緊張和意識型態的對立,似乎和平已離去矣! 俺認為,和平是偽題,抗戰是必要的意志和理念。旁觀浮世...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