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年2月28日 星期一

哲學人生筆記 - 《「衍生詞探源」》

「鬥爭」、「奮鬥」和「戰鬥」,這幾個常見的「法西斯熱詞」是有源流的;字面上都是力量與意志的擴張,想改變弱勢的現狀。「納粹德國」的「元首」希特勒,有一本曾經影響「德意志民族」的著作「我的奮鬥」。中國的「皇帝」習近平,經常將「鬥爭」一詞掛囗。台灣也有政黨的「次團」或「派系」以「戰鬥」標誌「屬性」。

聽起來,這幾個熱詞是有些積極性的想像,卻也有些不善罷干休的糾纏,惹人排斥。為達目的,手段、謀略和造論、造勢不停,以「氣象學」的術語而言,就是「擾動」;較多的理解,可以視為「無中生有」。


研讀中國歷史,在皇權專制的「宮中大內」,干政和破壞宮中、府中的和諧,多出自那股「破而另立」的意志和勢力。

去年本日,俺有讀書心得,証之於一年來的浮世變化,有些現實的地緣或內政衝突和對立的劇本,都源於特定者追求權力,或既得權力者「懼閹的焦慮」。

精選文章

法哲學筆記 - 《「黑熊 vs. 白旗」》

浮世多啓示,中國政府執行的「清零防控」突然封區或封城,人民苦矣!俄國政府的「捉兵出戰」使俄國男人四方出逃。稍前時候,台灣有「黑熊民兵」和「拒絕白旗」的保國抗敵宣導。這個世界,來自地緣政治緊張和意識型態的對立,似乎和平已離去矣! 俺認為,和平是偽題,抗戰是必要的意志和理念。旁觀浮世...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