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年2月28日 星期一

世界小事筆記 -《「老人說故事」》

俄國的專制強人普丁,在對人民的電視演中,敍說一大串歷史曲折的故事,作為出兵「鄰國」烏克蘭的頓巴斯地區“維和”的牽強理由。重點在強調,烏克蘭是俄國歷史、文化和領土「不可分割的一部份」。這款中國式的「鳥故事」,台灣人應該已聽久不當真。

這個近代「俄國沙皇」,表情反映著自身精神病態的症兆。在其病史中,症狀加重可溯源至2014年施展陰謀,遂行併吞烏克蘭的「克里米亞」而被歐、米等西方政經強權視為「野蠻的侵略者」,飽受異樣的眼光;俄國也受到西方工業大國的經濟制裁。

普丁,從此在公示的場合表情,反映著內心的自卑感,以及自感罪責在身的心虛,也難掩對西方的歷史敵意。專制強人,在言行和表情上常反映著自身的精神病態,只是自己陷溺在重建歷史榮光的史命感中,以此話術自欺和迷惑其統治下的人民。

中國的專制強人習近平自欺欺人,虛構「中華民族的偉大復興」,也是同一型的「精神病號」,與普丁的「公臉」相似,都很僵硬和不開心;話語貧乏空洞。如同,老人說戰史,老狗吠影子。

普丁在米國為首的西方強權死咬其不放棄侵略烏克蘭的野心,在辯解無力後,已無樓梯可優雅地下台;其必須再演併吞「克里米亞」的老劇本,這一次的目標是烏克蘭東部重工業區的「頓巴斯」。理由是效法「納粹德國」的元首「希特勒」,藉口保護歐洲說德語的族裔,免於受該地區的武裝衝突迫害而出兵介入。

「希特勒」,1938年出兵併吞當時「捷克斯洛伐克」的「蘇台德」德語區;普丁也對俄國接壤的俄語區找各種機會出兵併吞,想恢復前「帝俄」和「蘇聯」(UdSSR)時期廣闊的領土版圖。普丁在演說中,時空旅行上溯十七世紀,以及共產主義、東正教,就怕在他長期掌權後出生長大的俄羅斯新世代不懂他好戰侵略的苦心。

有意思地,當年希特勒也訴諸公開演說,告訴全體德國人民,為了德意志民族的生存空間,必須向歐洲的東方拓荒,防止共產黨和韃靼野蠻人。

精選文章

法哲學筆記 - 《「黑熊 vs. 白旗」》

浮世多啓示,中國政府執行的「清零防控」突然封區或封城,人民苦矣!俄國政府的「捉兵出戰」使俄國男人四方出逃。稍前時候,台灣有「黑熊民兵」和「拒絕白旗」的保國抗敵宣導。這個世界,來自地緣政治緊張和意識型態的對立,似乎和平已離去矣! 俺認為,和平是偽題,抗戰是必要的意志和理念。旁觀浮世...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