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年3月28日 星期一

園藝生活筆記 -《「時雨潤青綠」》

清明時節的氣候感,就是密雨多日;每年的此時,植物受到時雨滋潤,一片青綠而且鮮活,非常養眼舒適。比較可惜者,櫻花已開,若未及時賞花,很快地就被密雨摧殘凋零。

今年,比較意外的,一株台灣白雪櫻樹,兩年前,作為砧木被俺嫁接加拿大櫻桃穗木,竟然能適應本地的水土氣候,開出白色的櫻桃花。不過,生不逢時又孤株,少了異株授粉的機會,雖然開花却不可能結出櫻桃,可惜!

兩株老青梅樹,往年的寒冬都盛開梅花,却果實未熟就落地。今年,也是一樣慘,樹上只剩兩顆掛果,算是老天給俺的「安慰獎」。桑椹總是隨遇而安,每年的清明時節都會掛果,被採集下來作早餐。

至於,草本香料的薄荷,受惠於時雨的滋潤,又是肥滋滋的青綠。清明,草木滋生,大自然的綠意賞心悅目。

詩人之國筆記 -《「坐包廂」》

看啊!鷹在飛!/

聽啊!犬在吠!/

戰爭,鷹犬先動,侵略來矣!/

快!動員起來!/

爸媽已老,嬌妻如花,子女仍幼/

自己,風華正茂/

好吃的,好玩的,還很多!/

財產,多到用不完!/

全家老少,先顧好!/

焦急啊!怎麼辦?/

對矣!喊反戰!要和平!/

就是不宜「血氣方剛」!/

血壓衝頂,危險啊!/

咻!咻!咻!……子彈不長眼,亂飛!/

哇!哇!哇!……好嚇人喔!/

看!看看戰場上,誰在打仗?/

哇!勇敢的台灣人!不分天龍地虎/

還有「電火球」,拿起掃把/

阿嬤拿起雨傘,阿公揮起拐杖/

人妻,製作「毒包子」誘敵軍/

勇哉!台灣人正在抗敵!/

戰爭,在進行中!勝利在望/

唉!老爸曾連敗,老事已不堪回首!/

自個兒也不耐戰,一戰就敗,怎麼辦?/

幸好!事先有預定/

全家老少,避險「坐包廂」/

遠看台灣人的「國土保衛戰紀實」/

-《「每個時代都有矯情的觀眾」》-

2022年3月24日 星期四

世界小事筆記 -《「戰爭終結時」》

面對真實,很難!世界是以語言編織出來的鏡像,內容有可能是真實,不然就是虛實交雜;再不然,就是蓄意以虛假創造出幻想和虛妄。

當前發生在東歐大地,俄國侵略烏克蘭的戰爭,本質上,是侵略者普丁個人,集偏執、妄想、惡意和欺騙而編織出來的投機爛戲。普丁長期專斷而自以為個人的主觀意志可以駕馭世界的客觀形勢;對外軍事冒進,必然是投機者的優先選項,却以「別無他法」的話術來自我合理化侵略的領土野心。

從普丁為他的「個人戰爭」多次向俄國人民定義為使烏克蘭「去納粹化」,再衍生出「去軍事化」和「中立化」的三項戰略目標;再以俄國境內的訊息管制和壓制質疑戰爭的言論;也可以說,被洗腦後的認知作用,使得多數俄國人民信以為真,欺騙自己而深信不疑,侵略烏克蘭是為了拯救俄語族群免於被納粹勢力滅絕的「聖戰」。

虛構的戰爭理由,意圖重建對抗「納粹德國」而取得「衛國戰爭」勝利的歷史鏡像。從中,被虛妄矇騙的人民彷彿歷史榮光加持在民族和個人;一切的不自由和痛苦都微不足道。虛幻的民族榮光,本質上,那是被欺騙誘引而拒絕面對真實的集體精神鴉片作用。

侵略戰爭何時終結?關鍵在於,被侵略者烏克蘭不屈的抗敵意志,和侵略者普丁自欺的虛妄無以為繼,被矇騙的俄國人民陸續覺醒過來。

2022年3月21日 星期一

世界小事筆記 《「戰場EMBA」》

戰爭爆發,侵略者與反抗者互有攻防;戰利或戰損的戰報紛陳,包括軍事、政治、經濟和社會;以及人民的反抗意志,複雜而多變。

總之,旁觀者在人道關心之外,可以學到者,呈現在眼前的,如果自己是軍政國防部長、戰場指揮官或軍令總參謀長,如何經營這個複雜的戰場?平日,作為企業負責人、負責決策的主管;此時,若戰場如商場,看圖說故事,該當如何處置?

有過EMBA個案研究學程者,此時,應該可援用商場和市埸的進退原則來研判戰情和戰勢發展下去的結果。俄國以大欺小,却自己洩密,原來實力和戰力只是一般「部落戰爭」的水準,稱不上有集團軍的「部隊戰力」。

陸權國家的俄國,迷信以往在東歐平原大地上的「坦克大決戰」的勝果,無視於數位網路時代個體「反戰車」武器的輕巧和強大殺傷力,自陷於二戰時期的德蘇決戰勝利方法的「鏡面效應」而複製老戰法上場。

戰爭也是一項投資,以最小成本換最大利益,適用於交戰的任何一方。投資盈虧的關鍵在時間;換言之,時間與空間是可互换替代的概念,也是交戰者的選擇權;其存在,隨著時間的到期而價值減少,也是一種折舊的概念。所餘時間愈少,可以選擇的空間愈小。

烏克蘭以小搏大,只要拉長戰爭的時間,俄國的後勤運補空間將愈大,包括調動遠東軍區的資源,或向中國求援以支應戰需,所剩的自信時間愈短。換言之,俄國手上的選擇權,愈壓縮時間就愈貶值。

論及戰爭,不可不重視經濟管理的兩個概念:存量與流量的互換;俄國看似各類可用資源的存量豐富,但是,國土空間遼闊,資源配置的空間距離,使運補的流量緩慢,而增加時間成本。

這種現象,反映在多次的戰情觀察,戰略要地的「黑海明珠」敖德蕯,早已傳出,將面臨俄國自海上強攻登陸佔領。然而,不比陸上的後援補給,海軍陸戰隊的搶灘登陸,必須有較長和較複雜的海上後續援補。

若缺乏有效率的資源流量,必然在時間上拖慢整場戰爭的決勝。當選擇權的時效將盡,徒有豐富的存量錯置,扣減對已知的嚴重戰損的彌補後,存量與流量趨近於零,俄國最後必然吃下敗戰的恥辱。

園藝生活筆記 -《「櫻花樹下的薄荷」》

春天好時光,看到櫻花樹下長出的薄荷,一片翠綠,好美的意象!俺却想遠矣!遠到東歐去!

戰爭,其實可以不必發生的!人類最具破壞力的行為就是戰爭,因為仇恨和妄想而發動不義的戰爭,又製造出更深的仇恨。和諧共生是多麼地美好!不同的生命調節自己的想法和執念,學習互相欣賞對方,有施、有讓、又有取,互通有無;很多長期積累的偏見或成見,都是可以化解的。

俄國侵略烏克蘭的戰爭,毫無國際法上的合法性,更無自己作為主權國家,在國家法權上的正當性。有那一個自我宣示為主權國家者,敢在自己的憲法上載明,可以對外發動侵略戰爭?除非這個國家的法權執行出現強人的精神病態,偏偏這個國家的內部,和外部的盟友又有人叫好不已。

俄國和中國,不應該是當前的這般好戰的國家品位和邪惡形象的;這兩個國家和人民都有深厚的文化傳統;只是不幸地,期待強人來牽引,而走上邪惡好戰的歧途。

對於俄國,此時,俺特別懷念以前的蘇聯末代總書記和國家主席戈爾巴契夫(Mikhail Gorbachev);他的「改建」(Perestroika),以及「開放」(Glasnost),配上開明的微笑表情,待人友善又親切,以及讓龐大的蘇聯解盟,十五個加盟共和國各自謀生發展去,和諧共生不是很好嗎?

戈爾巴契夫,也讓東歐的附庸國自行決定國家的方向,包括最重要的「東德國家」,也可以和平地和「西德」統一。當年,俺在德國,「西德」內部有一股悲觀的說法,以為當時的蘇聯一定不會放手,必然會出兵鎮壓「東德」的民主運動。

然而,戈爾巴契夫已走在改革的進程上;他的一句千古金言,讓一切的和平夢想成真,就是“未來關於德國前途,解決德國問題的決策中心在柏林和波昂,不在莫斯科!”。多開明的去掉執念!當時,俺聽到此言,知道歷史有了新的發展方向矣!

德國統一,可以有助於後來的歐盟建構成真;上千年的歐洲各民族國家的攻伐和侵略將被化解和整合成歐洲一體。這一切,都歸功於戈爾巴契夫個人的自我解放和改變思維,由各國人民自決。

政治學的民主化實證顯示:在自由化和民主化的進程中,好戰的勢力必然只是少數,而且這股勢力自己也多數不願上戰場。和平對各方有利;浮世和諧共生,利益眾生,全在一念之間。但是,現實又警惕各方,和平的善願多是美夢而已!不然,軍火工業如何存活?

世界小事筆記 -《「歐洲的宿命」》

人類的歷史是戰爭、戰役和戰場的集合;和平只是休假;休假完再戰,找不同的區域。只是,大戰為何總在歐洲爆發?迄今,被公認的「世界大戰」已有兩次。

目前,俄國發動侵略烏克蘭的戰爭,其實那是自由與極權兩種意識型態對立的戰争。為何世界大戰在歐洲無法根除?思想多元、民族多元、語言多元,必然分歧而難以大一統。分歧,有促進競爭的效果;統一,却有助於壓抑競爭。歐盟是後者,決策是「民主共識決」,無效率是必然的。

俺的研究和理解,在上世紀九十年代,在德國研究公法學和法哲學領域,對於德國統一和歐盟建構的歷史發展、理想與法制的專題研究有所理解,就是千年的統一大夢。

以此為基石,此後的歐洲不再有多元民族、多元語言、多元文化的分歧而肇至戰爭不斷,成為世界大戰。這也是歐盟東向擴展的初心,期待歐洲一家,不分彼此,大家都是歐洲人。從政治哲學的意義上理解,歐盟是一種民主式的帝國。

然而,理想終是夢;遇到俄羅斯帝國自認雄才大略的自欺者,想成就帝王夢的瘋狂亡命徒,以民族偉大復興之名挾持國家與人民,成為對內鎮壓,對外戰爭的邪惡殺人機器。

兩種意識型態的帝國,在地緣戰略競爭上必然對撞,歐盟東擴的進程上,在北約的掩護下,終於被俄國的極權者視為對帝國安全的威脅;即使北約是一個安全互助的自衛防禦組織。以西歐的自由民主價值主導的歐盟,在遇到俄國狂人的末世現象而爆發戰爭,可視之為歐洲的宿命。

當一個邪心啟動,形成地緣海嘯的趨勢,只有等待時間與動能的耗竭,才會出現轉折點而返回。既然「宿命」在當前肇禍,就只能期待「天命移轉」的出現。

歷史上已有前例:強人如毛澤東、蔣介石的統治,止於常年個人慢性疾病的折磨,希特勒亡於自殺,墨索里尼夫妻、希奧塞斯古夫妻死於被處決,凱撒被親近刺殺。耐心等待宿命的揭露吧!

2022年3月18日 星期五

世界小事筆記 -《「帝國戰爭的末路」》

世界的運轉方式和方向,不以個人主觀意志的堅持而改變;唯有動心起念肇事者改變自己或被改變。妥協,對於實現權力意志到極至的強權者,也許沒面子,也不甘心;但是,客觀形勢的現實,戰術時程逾時,佔領進程不符預設,代表原來的戰略設定是錯誤的。

俄國侵略烏克蘭的戰爭初起,就不曾有見好就收的機會,代表「投機」已失敗,若不知停損,只能自我安慰,當作「投資」於泥沼地。長期而言,「帝國主義者」的領土擴張野心是讓帝國,也許不死,只是逐漸潰散消解中。

數位時代的爭勝領域不在領土版圖的擴大佔有。俄羅斯的歷史和斯拉夫民族的意識,受到近世兩次來自西方的侵略,法國拿破崙和德國希特勒的東征,傷亡慘重而對西方,尤其對西歐沒有安全感而特別地警惕,需要中歐和東歐作為安全的緩衝區。

若再上溯至中世紀的蒙古人西征和欽察汗國的二百四十年的長期佔領統治,對於背後之地的遥遠東方,也有鞭長莫及的強大不安全感,尤其需要在與中國之間,必須先改造蒙古,成為去軍事化和表面上獨立的依賴,却是與中國之間的緩衝。

當今,俄國普丁對烏克蘭的戰爭有歷史脈絡,就是在西線將烏克蘭改造,扶植成另一個無害的蒙古國。普丁的帝國擴張戰略,基本上,就是「安中攘西」。至於南方的內、外高加索地區是異教信仰區,屬於基督教與伊斯蘭的宗教對立,已有千年以上,在「阿富汗戰爭」灰頭土臉撤軍後,已得到異教勢力的教訓,目前只能自制。

看著俄國遼闊的領土地圖,跨越歐亞兩大洲和十一個時區,佔地表土地面積的八分之一,資源豐富而未有效開發利用,只能棄之於地底;人口又女多男少,人民中多酗酒者,實在難以理解,為何領土野心無窮?

俄國民族有「自我欺騙」、「自我衝動」和「自我催眠」的精神疾病,姑且以「帝國自戀症」稱之,以為此後,俄羅斯將是永固不敗的國家。然而,近代多次的蠶食週邊弱小得逞,將在覬覦烏克蘭的戰略設定錯誤中全盤皆輸,而且淪為邪惡帝國。

世界小事筆記 -《戰國時代,就是「不友善」!》

俄國把台灣列入「不友善國家」的名單上;顯然地,反感於台灣對其侵略烏克蘭的譴責和參加高科技商品禁售的經濟、金融制裁戰爭。依惡棍普丁所言,參加制裁俄國,形同「參戰」。台灣,很榮幸地,參戰「抗俄」矣!

實在是很諷刺也很霸凌,俄國已被聯合國認定為侵略的一方;俄國對無武裝的烏克蘭平民亂轟濫炸,公然違反國際法有關於交戰的約束,自己何曾友善對待這個世界和平民。人必自侮而後人辱之,國家也是一樣。

何況,不久前,俄國和中國簽署‘’友好無上限的合作協議‘’,在其中,俄國應中國的要求,承認陳腔濫調的、虛構的「台灣是中國不可分割領土的一部份」,何曾對不相關的台灣友善過?

俄國與烏克蘭正在談判,俄國的條件之一,就是烏克蘭必須承認被併吞的「克里米亞」是俄國領土的一部份。顯然地,俄國和中國所進行的,正是烏克蘭總統澤倫斯基所指控的,偷偷摸摸的陰謀交易。

台灣被俄國指控不友善,不是始於最近。俺至今仍有印象,台灣在「戒嚴時期」的國策之一是「反共抗俄」。學生時代,俺還曾讀過蔣介石所寫的、「中央出版社」印製的那本書「蘇俄在中國」。台灣被俄國視為不友善,台灣對俄國沒好感,是有近代史上的傳統。

日本與俄國,曾經在1905年有過「日俄戰爭」,本來就互有戒心,當時台灣已是日本在「馬關條約」中得自「清帝國」的南方領土;國際法上,台灣也在日本的領土主權管轄下,曾一體地,加入「日俄戰爭」。

未來,日本仍有可能因「北方四島」的領土聲索,與俄國再起戰爭,台灣人對日本較友善,在地緣戰略上、人民情感上和友誼道義上支持日本抗俄,不是不可能。「日本有事」,也是台灣的「週邊有事」,更是在「日米安保條約」和「台灣關係法」上的「米國有事」,那也是考驗米國自己所一再強調的,對台灣的承諾「堅若磐石」?!

從地緣戰略上觀之,曾被「蒙古人西征」和長期被「騎馬民族」統治過的,而有「斯拉夫民族之辱」的創傷陰影,俄國的最大敵人是東方的中國。獨裁者史大林需要表面上獨立而實質上,去軍事化,經濟上依賴俄國的蒙古國作為與中國之間的緩衝,正如同俄國當前對烏克蘭的戰略野心。

蒙古國對於目前被中國統治的「南蒙古」,也就是中國的「內蒙古自治區」,或「前中華民國」在中國時代的「塞外四省」,仍有同為蒙古民族情感上的聯結。未來,中國仍有可能與俄國因當前喊爹叫娘的噁心狂愛,日後量變而質變淪為狂悲和狂恨,不是不可能!

浮世不靖,地緣上的戰國時代已開始,合縱連橫,遠交近攻是表象,本質上是實力爭強;地緣爭強上,台灣不可能沒事,也不必怕事!為自己的國家利益和尊嚴,應該更強本固實,對那些強權惡棍國家「不友善」,只是自由國家的最低道德義務。

園藝生活筆記 -《「物盡其用」》

有一個多月没有修剪薄荷葉,本日氣溫驟降又從前夜下起春雨,又緊又密。

清晨,看到雨中薄荷的氣色青綠,正巧前幾天看到義大利美食的廚藝教學;歐洲廚師的擺盤飾色,常用的食材有荷蘭芹、羅勒等香草食材。引起食慾!

本日,眼前自家的薄荷葉肥美,又有清綠的色澤和香氣,採下幾片來添入「黑糖老薑紅棗茶」中,既怡色又保暖養身,適合冬春季節更迭,忽暖忽冷又下雨的天氣,可以禦寒除濕。

掀起杯蓋,濃烈的香氣、甘甜的口味,自己給讚!

2022年3月17日 星期四

哲學人生筆記 -《「暗殺與防衛」》

俄國侵略烏克蘭,戰爭慘烈,反抗也頑強;互相狙擊或暗殺也在進行中。這場戰爭,從非直接參戰各方的角度和制裁俄國的立場出發,很明顯地,俄國是不義的、不正當的、不法的野蠻侵略國家。

俄國總統普丁,對攻擊烏克蘭的多次公開宣示立場,讓人極不可思議,被視為他的「個人戰爭」,以致也被質疑他的精神狀態;瘋了嗎?為何不「好好談」?

關於這些質疑,俺的解析是:不要懷疑!他真的病了!精神上的自欺而人格分裂,引發仇恨情緒的噪動和攻擊性格。受害的對象,大者是他的鄰國;中者,是他的鄰居;小者,是他的近衛和舊識。

在他唔見法國總統和自己任用的外交部長、國防部長和總參謀長時,座位相距數公尺遠。從對外的權力對等,和對內的上下關係而言,正常人應該是離權力核心愈近愈好,表示關係的密切。

然而,在場的「遠距喊話」又不改用「視訊」,代表當權的普丁在人格上有自己既無安全感,也對外不想予人安全感,以致有「不容旁坐」和「拒絕分享」的人格自閉。

不必懷疑他,在位已太久矣,自以為是獨尊的皇帝,所有的「他者」都是危險的、有陰謀的「恐怖份子」,必須先發制伏。但是,所有的侵略藉口,都是被迫害妄想而虛構出來的貼標籤!

透過自欺欺人的宣傳洗腦,遠在台灣也有信以為真的被洗腦者,就是不要以小逼大,以弱欺強。烏克蘭為何總不順著俄國的意思?台灣為何總讓中國不開心?俺想到,「奴隸守則」的第一信條就是對強權順心和貼心。

大約十餘年前,俺對門隣居,一位老伯,常獨坐門口進去的客廳,手持一把「老菜刀」,每有人路過,就衝出大門追殺,口喊:“殺死你!”,嚇壞路人,尤其是上下班路過門口的不知情的小姐們,嚇哭矣!知情者,對此現象以「殺死你!」代號標註隱喻,並提醒婦幼小心,不要進入視界危險區。

俺見怪不怪,已習以為常矣!「生活條件與戰鬥條件合一者強」,每次出門前或回到家門前,必要先觀察地形、地物,找出掩護和逃逸的方向。老伯幾次追殺俺未竟全功後,對俺也習以為常;俺竟然免疫矣!

但是,俺依然對老伯保持距離,以策安全。俺知道,老伯所相信的「好朋友」是手中那把陪伴他多年,追殺路人不計其數的「老菜刀」,豈容「他者」旁坐?可憐矣!只相信武器和武力,以為「他者」都是不懷好意的「威脅」。這位老伯,後來不見矣!聽說是在一次「出擊」高喊後心肌梗塞,急救無效。

俺,多年來每經過門口,想到這位孤獨的「老戰友」;俺又想到一位德國哲學家尼采,他生前是知名的「反基督」的「聖戰士」,後來經常喃喃自語出現異常幻想。

在哲學思想史的軼聞趣事中,尼采生前末年曾交待他的妹妹,在他的「告別式」,一定不要讓牧師來主持;他擔心牧師會說他的壞話,替基督反制裁他,進行最後的人格暗殺。

世界小事筆記 -《「歷史轉折的敘事」-下篇》

確實,歷史轉折可能來自丢石入水的偶然,應該為當時在任的「蘇聯共產黨總書記」,戈爾巴契夫的「解構」,其主旨在於「新思維」和「改建」的歷史辯證,有利於人類的文明進程,應給予鼓掌。他後來因為有功於西方赢得冷戰的勝利和仍待驗證的「歷史的終結」而獲頒「諾貝爾和平獎」。

戈爾巴契夫,在「蘇聯」以外享有盛名,却在國內,成為「蘇聯解體」的罪魁禍首和昏君,曾到受守舊勢力軍人的流產政變和政敵的惡言攻擊,甚至在路上被深受經濟崩潰之苦,難以温飽的俄國大媽公然出手攻擊頭部。

這種看似個案的事件,積累民怨氣氛後,也有深刻的歷史轉折意義,就是多年專制和洗腦下的守舊勢力是反動不已的,在台灣的民主改革進程中,歷史的反動和虛無是相似的和熟悉的。

那種氛圍和俄國歷史傳統的專制基因,也結合孕育出當今的俄國強人普丁在歷史的偶然登上政壇,日後以話術建構專制而自欺的「歷史必然」:「重建祖國俄羅斯的偉大榮光」,本質上,是恢復「舊蘇聯」的帝國主義,對野心擴張而吞併進來的廣闊領土和扈從領域再構築起圍牆。

普丁的野心和侵略性的帝國擴張作為,也深刻地影響鄰國那位想作「中國帝國主義千古一帝」的「男兒」,專制的昏君習近平。普丁發動侵略主權國家烏克蘭的戰爭已失利;更受到西方國家和人民在各領域的制裁和反擊,普丁的強人地位將淪落成俄國近代史上政治、經濟和社會再度崩潰的昏君和罪人。

長期押注普丁會一直中頭彩的習近平,將會是下一個「槓龜王」。客觀的歷史形勢的發展方向,不隨主觀的強人意志而轉移;昏君,常年偷抓雞,也有被雞啄傷的時候,誠然。

世界小事筆記 -《「歷史轉折的敘事」-上篇》

在一九八九年深秋,十一月九日上午六時整,俺搭火車從港都漢堡,穿越仍為鐵幕國家,「華沙公約」成員國的「德意志民主共和國」(DDR),於十時左右抵達簡稱「東德」的「圍城西柏林」;氣氛沉重,天氣陰冷,北國天象的上午尚屬昏暗。

行程之一,參訪「帝國議會大廈」的宏偉舊建築,外簷上有帝國代議民主政治承諾的銘文:“奉獻於德意志人民”(DEM DEUTSCHEN VOLKE)。內部正在舉辦「德國問題四十年」的歷史與敘事的展覽。

參訪後,到「布蘭登堡門」遊走,也見識德國分裂的象徵「柏林圍牆」,感受到高牆的分隔意象,有一種無奈又沉重的壓迫感,似乎,當地人的命運就此被禁錮於不自由的專制監獄中。

當年,也是「東德」建國四十年,俺先前,在其國慶大典的實况電視轉播中,聽到專政的「社會統一黨」(SED)的「總書記何內克」的演說,向人民強調「社會主義」和「資本主義」如水與火,是不相容的。意即,人民應該認命,接受「社會主義」的專政!

但是,有夠歷史敘事的嘲諷,在俺參訪遊歷古蹟的當天下午,「柏林圍牆」被人民「破牆」,成為深刻的「歷史轉折點」;俺也在場見證人民追求自由意志的爆發力。歷史的主體,屬於願意奮勇抗敵和反暴的偉大人民。

後來的歷史敘事,包括「德國統一」和和「歐盟」的建構;俺也就身在此歷史進程的場域,進行公法學和地緣政治經濟學領域的各相關專題的研究,提上研討課上討論。-續以下篇

精選文章

園藝生活筆記 -《「大佛手與小愛玉」》

暖陽初冬的好時光即將在今夜變天;遠望高聳的台北一〇一金融大樓方向,西北方淡水方位的天空已有厚重的雲系靠攏。 天邊的概念有多大?雲聚遠天,風起雲湧,真壯觀!但是,這也是東北季風的鋒面將至的天象。換言之,北方的鋒面將帶來風雨,氣溫會急降;今夜起,將有冬天已至的感受。 晴朗的天空下,...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