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年3月17日 星期四

世界小事筆記 -《「歷史轉折的敘事」-上篇》

在一九八九年深秋,十一月九日上午六時整,俺搭火車從港都漢堡,穿越仍為鐵幕國家,「華沙公約」成員國的「德意志民主共和國」(DDR),於十時左右抵達簡稱「東德」的「圍城西柏林」;氣氛沉重,天氣陰冷,北國天象的上午尚屬昏暗。

行程之一,參訪「帝國議會大廈」的宏偉舊建築,外簷上有帝國代議民主政治承諾的銘文:“奉獻於德意志人民”(DEM DEUTSCHEN VOLKE)。內部正在舉辦「德國問題四十年」的歷史與敘事的展覽。

參訪後,到「布蘭登堡門」遊走,也見識德國分裂的象徵「柏林圍牆」,感受到高牆的分隔意象,有一種無奈又沉重的壓迫感,似乎,當地人的命運就此被禁錮於不自由的專制監獄中。

當年,也是「東德」建國四十年,俺先前,在其國慶大典的實况電視轉播中,聽到專政的「社會統一黨」(SED)的「總書記何內克」的演說,向人民強調「社會主義」和「資本主義」如水與火,是不相容的。意即,人民應該認命,接受「社會主義」的專政!

但是,有夠歷史敘事的嘲諷,在俺參訪遊歷古蹟的當天下午,「柏林圍牆」被人民「破牆」,成為深刻的「歷史轉折點」;俺也在場見證人民追求自由意志的爆發力。歷史的主體,屬於願意奮勇抗敵和反暴的偉大人民。

後來的歷史敘事,包括「德國統一」和和「歐盟」的建構;俺也就身在此歷史進程的場域,進行公法學和地緣政治經濟學領域的各相關專題的研究,提上研討課上討論。-續以下篇

精選文章

法哲學筆記 - 《「黑熊 vs. 白旗」》

浮世多啓示,中國政府執行的「清零防控」突然封區或封城,人民苦矣!俄國政府的「捉兵出戰」使俄國男人四方出逃。稍前時候,台灣有「黑熊民兵」和「拒絕白旗」的保國抗敵宣導。這個世界,來自地緣政治緊張和意識型態的對立,似乎和平已離去矣! 俺認為,和平是偽題,抗戰是必要的意志和理念。旁觀浮世...

返回